毒公子抢亲(下) > 第15章(2)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毒公子抢亲(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毒公子抢亲(下) 第15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接下来几日,独孤秋雨都安静地待在自己的院落,不是抚琴就是画画,还真是安分的当起大家闺秀了,三位兄长在知道她和刘武陵的亲事取消时,都跑来找她,她也只是淡淡说了一句,刘公子早有意中人她不愿勉强,便答应成全他了,在这方面,她还是顾虑刘武陵颜面的,不管怎么说,他毕竟是白己爱了好多年的人,在恨他卑鄙的同时,也会为他痛心着,他武功被废,已经得到了教训,她不忍让他连面子都失去,幸好,他们独孤世家的作派一向与世人不同,娘也懂她心意,所以这门亲事的取消,他们一方面放出风声是刘家取消的,二方面派人到刘家密谈,至于谈了什么,便不是她想知道的事了。总之,她把这事交给娘,娘的手段圆滑自然做她继续像个安静稳婉的黄花闺女,攀起针线,绣几朵牡丹或是一对骂鸯,偶尔挥洒丹青,画一幅鱼戏荷叶,或在月下煮茶,抚一曲春江花门。

  独孤秋雨坐在梨花树下,她的头发只绑了一个简单的垂鬓,插上一支素雅玉簪,任其他的发丝披散如缎,身上穿着白色的衫裙,裙襬上绣了淡紫色的水仙。

  日光穿过树梢,在她身上洒下点点金光,让她白里透红的肤目更加明亮,脸上明暗的口影,将她橘致的五官显得更为柔美,微风带着梨花的香息袭来,佛起她肩上的发丝,飘逸而娇媚。

  一抹日光,一阵微风,一把琴,一位素雅美人,形成这幅美丽的仕女画。

  当琴音渐渐止息,独孤秋雨收回按在弦上的纤指,缓缓转过脸来,望向另一张绝美的容颜,早在她弹琴自娱时,那人就一直在旁边听着,她知道人来了,直到一曲抚宾,她才转头望向丽彤儿。

  「你来了,」她抿出一抹淡定从容的浅笑,望了丽彤儿一眼,说了这句话,就像打过招呼一般,便收回视线,拿起搁在石桌上的茶壶,为自己斟了一杯,自忧难地品茗。

  扮成丽彤儿的令孤绝来到她面前坐下,一双美眸打里着她,独孤秋雨任她的目光在白己脸上审视,自己则旁若无人似地悠闲品茶,媛缓放下茶杯后,才抬起水灵的美眸对上她。

  「喝茶吗?」随口一问,她就算不喝,自己也无所谓,令狐绝点点头,她便伸手去端茶壶,为他斟茶,此时身旁无其他丫鬟,一切都是她自己来。

  「翠儿她们呢?」令狐绝问。

  「我吩咐她们没事就去做自己的事,不见得要随侍在我身边,有事再叫她们就行了。」

  「雨儿真是好主子,那三人跟着你可真有福气。」

  「我只不是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女子,所以喜欢自己来,也没把她们当丫鬟,而是当妹妹。」

  为两人倒了茶水后,她将紫砂壶放回小火炉上,把茶杯往他面前一搁,便只细细品尝起来,她的纤纤玉手握着描金的瓷杯,瓷杯上的花乌衬着细长的手指,她微启唇瓣,就着杯口缓缓吞下。

  令狐绝也同样攀起茶杯品茗,不过他的视线却落在她每一个动作和表情上,令孤绝就这么肆无弓禅的盯着她,这样的她自有一股风华绝艳,如此怡然自得、如此闲倩逸致,浑然不似一个刚失去处子之身的女人该有的态度。

  「听说你和刘公子的亲事取消了?」令狐绝试探的问。

  「是呀。」她回答得很轻松,也回看他,彷佛这只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问题。

  「我以为,你会不舍?」

  「我是不舍呀,而且,我还爱着他呢。」她轻笑道,若似不经心的笑着,实则专主观察丽彤儿的反应。她是故意这么说的,为的是要证实心中一个大胆的猜测。

  这话让令狐绝一征,眼中挑起一抹愠怒,她还爱刘武陵?她都已经是他的人了,她的心还敢留着那人的影子!

  令孤绝心中怒不可抑,醋劲大发,却只不能表露出来,唯独放在身侧的手握成了拳头,把自己的掌心肉给掐得死紧。

  「依我看,你值得更好的良配,那胜刘的配不上你。」这话他是合笑说的,脸色却有点僵,天晓得,他都快气得把牙齿咬断了。

  独孤秋雨转过脸,对他眨了眨美眸,一脸夭直的问他。「怎么你看起来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啊?」

  「我当然生气了,像那种男人,你竟然还放在心上。」他眼中的妒忌得双目炯亮。

  这样的他。让独孤秋雨越来越肯定心中的想法。「令孤绝。」他毫不扰豫说出自己的名字,灼热的目光直盯着她的反应,独孤秋雨白了他一眼,一脸失望的收回目光。「他呀。」她只讲了这两个字便摇摇头,一副徽得说的样子。

  令孤绝心头彷佛被一块大石重重一击,料不到她的反应竞如此平淡、如此不在意,自己在她心中,就如此不值?这想法如同他的心头被人用斧狠狠砍了百刀,痛得他目毗尽裂,却只必项苦苦忍住。

  当她说,她希望由令抓绝为她解除yin\毒之苦时,他以为至少她是喜欢他的,自己在她心中有一个位置的。

  可恨她解了毒后,却对他不闻不问,就算是愤怒也好啊,至少表示她对他还是有感觉的。

  她的反应太平淡了,彷佛与他合欢,只不过是吞了药似的那般平常,叫他情何以堪哪!

  一个姑娘把身子给了人,不是应该要那男人负责吗?这几口他暗中观察她,发现她像没事似的自得其乐,让他深感困惑,越来越郁闷,也有点慌。现在看到她在听到自己的名字后,竟露出一副不足为提的表情,更是莫大打击。对了,该不会她不晓得为她解毒的是他吧?对,一定是这样!

  「那夭你被刘武陵下毒后,可知是谁为你解的毒?」他期待的问。

  「知道啊。」她回得很轻松。

  令孤绝一顿。「你知道?」

  「是啊,猜也猜得到,你找了令狐绝来帮我解毒不是吗?」

  她说得轻松,他却听得一脸呆愕,因为她的反应太云谈风轻了,她懂不懂,要解毒就必须占了她的身子,夺了她的处子之身?

  她至少也该表示一下激动,像正常女人那样逼问他令狐绝在哪里,羞急得要他来负责,不该这样无动于衷呀。

  「令狐公子说,他要雨儿放心,他会负责到底,临走前,他留了一块玉链子给你,那是定情物,也是证明。」说话的同时,他的视线朝她的颈子看去。

  独孤秋雨现在穿的祀裙,衣襟是低的,这样的打扮只会在自己的院落出现,随意而轻松,露出她胶好纤细的颈子,而她一双胸脯在衣襟的遮盖下,也显得浑圆饱满。

  令狐绝在打里她的颈脖时,当然没有忽视颈子以下的迷人饱满,让他亿起当他拥着她时的滋味,忍不住心中一热,眸光折折,但只很失望她没戴着那条玉链子。

  「雨儿怎么不戴呢?那块玉可是上好的古玉,价值堪比一座城池。」

  「夷?是吗?」独孤秋雨状若惊异,继而拧起了秀眉。「槽了。」

  令狐绝听了也是一楞。「什么事槽了?」

  「我不知那块玉这么贵重,竟把它送人了。」

  令狐绝一阵错愕,不一会儿又恢复冷静,语气变得有些低沉。「你把玉送人了?」石桌下的手再度握得死紧,:孚起一条一条的n筋,「是呀。」她一脸苦恼道。「没想到它这么贵重,我得快点向刘嬷嬷拿回来,还给令狐绝。」

  令狐绝简直快气炸了,脸上再也笑不出来,变得阴沉冰冷,语气也危险了二分。「你把它送给刘腑腑?还要还给令抓绝?」

  「我只没有打算要他负责,自然应该要还给他呀。」她故意没看他,拿起茶壶帮两入又斟了茶,然后逞自饮着,心下却在偷笑。

  她不要他负责?

  她说不要他负责?

  令狐绝差点气噎了,恼怒的目光死盯着她,想在她脸上找出蛛丝马迹,她说这话到底是因为倔强,还是直不在乎?

  她的处子身被他所破,这辈子是再无法嫁别人了,他一直认为她心高气傲,就算当时情非得已选了他,事后定也会怨他,可他认为只要好言好语哄她,就算让她气怒打骂一番也无所谓,反正他一定会好好疼她一辈子的,想不到听到的竟是她不要他负责的话。

  她怎么可以不在乎?他几番田着生命危险救她,对她如此上心,怎么到后来拍拍屁股想走人的却是她?

  「你怎么能不嫁他?除了他,你还能嫁谁?」他这时:昊发现,自己的语气已经是怒不可抑,无法掩饰了。

  独孤秋雨将他的反应全都若在眼底,故意重更叹了口气,摇摇头,突然转身走开。

  「你还没回答我。」令抓绝亦步亦趋的跟着追问。

  独孤秋雨咕哝了一声,她说得太含糊不清。令孤绝没有听清楚,离她只更近一步,「你说什么?」

  「我说,就算跟他有了肌肤之亲,我也不会嫁给他。」

  令狐绝铁青着脸,他真没想到,她对自己竟是如此的漠视,就算失身于他,也不肯嫁给他,他在她心中如此不值,连让她说上一句的分里都没有,他愤怒,去日也感到悲伤和挫败,生平第一次,他不知道该拿一个女人怎么办,逼她吗?可是他明白,倘若自己这么做,有可没把她逼得更远,自己就更无法走进她的心了。

  但是要他放手,更不可能!

  正当他心思干回百转,不知该如何是好时,独孤秋雨转过身,笑笑的对他说:「不过幸亏托他的福解了毒,欠他的人情,我一定会一扮不少的还给他。」

  她这时的笑容,有着云破日出的绚丽,宛若春江秋水的娇美,荡人心魄,让他一时不由得痴了,下一刻,猛然风云变色,一把利刀喇地拔出,架上了他的脖子。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