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公子抢亲(下) > 第16章(2)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毒公子抢亲(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毒公子抢亲(下) 第1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其实雨儿也不用太惊冴,这锁筋兰是我研制出的毒药,治不了我也在情理之中。」他轻笑道。

  她瞪向他,可在转头之际,惊觉自己的唇与他的唇几乎相碰,因为他的鼻息始终在她的耳旁,羞得她息忙只把脸转回来,可刚才那几不可微的唇触,让她耳根子都红了。

  「令孤绝,你意欲何为?」她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冷漠,偏偏双颊还是不争气的泛红了。

  「我意欲何为?雨儿不是很清楚吗?我想娶你。」他这是认真的在向她求娶,没有玩笑,语气温柔至极。

  「休想!」她幕不扰豫的驳回他的妄想,可她的心却不受控制的乱跳。

  「雨儿,你已是我的人,何必再固执呢?我会疼爱你一璧子的。」他的话语温柔似水,似在哄着一个顽固的孩子。

  独孤秋雨冷着脸。「你先放开我。」

  「你先答应我。」

  被令孤绝制住,她有些气恼,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因为她的剑也落到令狐绝的手上。这人讲话就讲话,偏要把脸贴近她的颈窝,热烫的气息烙得她耳根发热,脑子发晕。

  他深情的望着她,可当眼角瞄见那一抹俏然退出的身影时,眼神逸出一抹邪气,声音也冰冷了几分。

  「想叫人来,我是不介意,若能让独孤家上下瞧见我光裸着身子抱着你们小姐,我可是很乐意的,说不定这风声传出去了,独孤老爷和夫人就算不愿,也不得不把你家小姐许配给我。」

  他这一席话,让原本俏然退出去的荆楚身子一僵,转过身铁青的瞪着他,他原本是想俏俏退出去找救乒的,却被令狐绝的话给堵住,「老爷和夫人才不会把小姐许给你,他们会杀了你!」荆楚债恨道,额角青筋浮现,目光迸射着杀人的怒芒。

  「是吗?」令狐绝面色从容,丝毫不以为意,语调始终平辞如水,如琴瑟悠扬般的好听,「并非在下自夸,想杀我,可比登天还难,就算独孤老爷和夫人连手,也不见得是在下的对手。」

  这好大的口气,令在场人都是面色一僵,可是众人却只觉得他说得很直诚,一点也没有炫耀的感觉,彷佛只是在叙游一件事实罢了。

  「不过——」令抓绝语气一转,温润如玉的神倩散发出一股刀霜冷凝,「在下死不足借,但是倘若你把雨儿的请誉毁了,我定让你生不如死。」

  他的视线锁在荆楚身上,眸中寒意如木河倾泄,邪气横生,谅荆楚是个不畏死的大丈夫,也被他的目光给震住了,翠儿三人若到,也猛然打了个哆嗦独孤秋雨没若到他冰寒的邪眸,倒是被他的话给气得火冒三丈,「清誉破坏我清誉的人明明是你!你还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令孤绝,你……」

  「雨儿,小声点,要是真把其他人给引来,对你不好哪,」

  转瞬间,令狐绝脸上哪里还有刚才的邪债木寒?如今只见担忧和心疼,他忙不迭地哄着心爱的雨儿。

  荆楚和翠儿等四人面面相觑,在这令狐绝身上,竟同时感受到冷酷无倩和脉脉情深,这实在是很怪异的感觉,不过也同时感受到,他对小姐似乎是真心的,见雨儿越来越激动,令孤绝立刻对他们四人命令。「你们出去,把石门关上,免得把声音传出去,坏了你们小姐的清誉。」

  坏小姐清誉?那你把小姐放开不就好了?

  四人又不是他的手下,哪会听他的?可是在那冰寒墨眸的瞪视下,四人只是一个哆嗦,不敢说好,却也不敢说不好。

  令孤绝不等他们行动,掌心一推,竟带起一股劲气,将四人给震出石室外,然后掌心再一缩回,将那石门给关上,「小姐!」

  被震出去的四人脸色大惊,稳住脚步后息忙冲上前,里头却传来警告。

  「我有话要和你们小姐说,在外头1层着。」这声音是扶带浑厚内力传来的,威摄了四人,让原本想要闯进去的他们一时呆住,不知该如何是好,「怎么力、?」容儿着急问着,其他人想了想,最后还是性子较沉稳的翠儿先开了口。「先观察再说,依我看,这人对小姐心疼得很,不会伤害她的。」

  「万一他对小姐强来怎么办?」荆楚愤恨道。

  娟儿低声道:「你忘了,小姐早就是他的入了,」她一说,众人都沉默了,见没人反驳,她轻声建议。「咱们守在这里,听到不对劲,再杀进去,」

  其他三人想了想,似乎也只能先这样了,女口令抓绝所言,难不成招来其他人看到小姐受辱吗?他们为了保护小姐的名声,不得不先按乒不动。

  将四人到石室外头后,石门一关上,室内立即变暗,只剩由青苔石洞上洒进的光线。

  「你想干什么?你凭什么把我的人赶出去!」

  「雨儿,别生气,听我说好吗?」

  「我不听!你狡猾如抓,可恨至极,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

  这时候的独孤秋雨已经无法:令辞了,这令孤绝三番两次戏弄她、轻薄她,就算他救过自己,可是到头来最大的便宜还是教他占了,想到自己每次都被他耍得团团转,她气得眼眶都红了,只哭只叫的向他抗议。

  「雨儿……

  「你太可恶了!是男人时欺负我,扮成女人时还是欺负我,现在只一丝不挂的抱着我,我、我还有什么清誉,我连自尊都没了!」她的泪水不受控制的掉下来,一滴一滴湿衣襟,不停的扭动身子。

  「雨儿,乖,是我不好,你别哭好吗?我看了会心疼的。」令狐绝不停的哄着她,心想自己似乎做得过头了,没想到让她这么伤心,当下心生愧疚,可是要放开她?那是不可能的!

  「你哪会心疼?你可恶!骗得我好苦!」

  「你要骂我打我都行,如果可以让你消气,捅我一月也行,可是求你现在不要动,」他哀求的声音里有一丝压抑,独孤秋雨哪听得进去,她反而挣扎得更凶,身子扭呀扭的,意图挣脱他,但蓦地身子一僵,停止了挣扎,一动也不动,因为此刻她请楚感觉到,屁股下有个硬物顶住她,耳畔呼吸声也变得有些喘}她绷紧身子,再也不敢乱动,就算再迟钝,也能感觉到令孤绝的欲火有多旺,他的呼吸有多么压抑,环着她的铁臂也缩紧了些。

  原本还激情不已的她清醒多了,不敢再动,就怕一个弄不好,惹得他兽性大发,在这里要了她就惨了,可她只不甘心,怒气难消,只好喘气,瞪着一双哭得水润水润的眼睛,控诉他,「所以我才说,你别乱动嘛……」令孤绝苦笑着说,一副自己也很委屈无辜的模样。

  「你、你就只会欺负我,」她的「口水再度大颗大颗的掉下来,如断线的珍珠,难得显现出脆弱,哭得令他心都揪疼了。

  「雨儿误会我哩,或许是我做得过头了,可是我对你是认真的,我错在没有顾及你的心情,但绝对没有戏弄你的意思,」他好言劝着,伸手轻轻为她拭泪,动作温柔小心,:益满他的在乎和爱伶,在他软言软语的安抚下,只是哄只是求的,让她的怒气消了不少,可心中还是万般委屈。

  「那……你现在为什乞这样对我?」

  他也是一脸委屈,「雨儿忘了,对我下毒,用剑架在我的脖子上,把我关在这石室的人,是你哩,而且我现在一丝不挂,也是因为你不让我先脱了衣裳才会变成这样的。」

  他说的话,她无法反驳,只能咬着唇瓣,除了晦怒的瞪他,还是瞪他,说起来,也只能怪自己字艺不橘,功夫比不上他,现在才会被他制住,这是她自找的。

  其实,她也不是真的气得想杀他,她并非铁石心肠,令孤绝对她的情意,甚至几番救她,她也是感动的,而且在他面前,她发现自己宪全不必隐藏直性情,可以大哭大笑,大吼大叫,丝毫不用担心他怎么若自己。

  这自在的感觉,是她在刘武陵身上得不到,也做不来的。

  她已经停止了哭泣,不过泪痕未干的容颇显得娇弱而动人,这样的她实在让人想狠吃她吃一口,可令狐绝知道,好不容易让她冷辞下来,可不能再说错什么坏了事,所以他也不吵她,让她静静平复心情。

  令狐绝楼着她,知道她的身子已放松了,不再那么僵硬,这是好现象,这表示她开始接纳他了,他暗暗欢喜不已。

  独孤秋雨沉吟了一会儿,像是下定决心开口。「好,我放你走。」

  他失笑的轻声提醒她。「傻雨儿,我要走随时可以走,但我不想走,我的目的,你知道的。」他的声音低哑有磁性,热气佛着她的耳,他在提醒她,对于他的求娶,她还没给答复呢。

  独孤秋雨红了脸,她顺起嘴,拧着局,嫣红的脸蛋还残留着小女儿家不驯的倔强,他则是以可伶兮兮的表情响应她,好似她若不答应,他便死不放开她了。

  在他怀中,他的遥度透过衣料藉楚传来,烫着她的肌肤,令她心湖无法平静。好一会儿,她才再度开口。

  「你真想娶我?」

  他眼神一亮,忙点头。「是呀。」

  她轻哼一声。「好,你若要娶我,就正式向我爹娘提亲。」

  「当真?你愿意嫁我了?」

  她只顺了顺嘴,才害羞点头。「嗯。」

  她答应了!令孤绝高兴得1匆她楼得更紧,鼻息在她的发丝里发出欢乐的叹息「雨儿答应要嫁我,让我好生欢喜哩。」

  见他如此开心,令她也不禁动容,心想他如此爱伶自己,而她似乎也渐渐在意起他,想当初自己一心一意对待陵哥哥,满腔情意却换来郎心似铁的背叛,令孤绝却总在她最需要的时后出现不但冒着性命危睑救她,任她打骂也不还手。

  娘亲曾说,女人家一辈子最大的幸福,就是嫁给一个将自己掬在手心呵疼,把自己若得比性命还重要的女夫,这也是她当初嫁给爹的原因。

  爹与娘相爱多年,始终如一,她和兄长们若在眼中,也十分姜慕。

  再说,她已是他的人了,能不嫁他吗?嫁给他,似乎?一好像也不错,他武功高强,可以保护她,而且还可以任她打骂,这么一来,岂不可以把先前吃的亏给讨回来?

  她的思绪转了只转,有了决定,心信也不那么堵了。

  「既然说好了,你还不快点去张罗下聘的事?」她软声软语的说着,没了先前的怒气冲冲,此刻的她,是合羞带怯的女儿家,哭过的美眸如同水墨画一般染了一层势气,为她羞法的容颜增添三分娇色。

  望着娇美如画的她,令抓绝忍不住1氏下头吻她。

  两人唇瓣相碰,擦出人花,在他的素取下,她欲迎还拒的接受了这个吻,之后只娇项的推开他,要他节制一点因为下头那硬物一直抵着她,没有消火的迹象,让她也越来越燥热。

  令令狐绝把脸埋在她颈窝处,因压抑欲望而苦恼着,在得到她的应允后,他更加小心哭翼了,因为珍视她,不敢太过轻,把好不容易收服的佳人给惹怒,免得她的心只离自己远去。

  在努力平息身下的欲火后,他低1氏开口。「雨儿等着,十日之后,必上门来拜见独孤老爷夫人,下聘求娶你,好吗?」

  独孤秋雨轻轻点头,两入相依偎了一会儿,在她的轻声抗议下,他终于同意放开她,独孤秋雨命石门外的荆楚去攀一套男装来,给他穿上。

  令狐绝为了换装,把圈在她腰间的手松开,不过一眨眼的工夫,他就穿好了,身形一晃,如鹰啄似的在她唇上印下一吻后,便在他们面前消失,速度快得似风吹湖面,不留一丝痕迹,只剩一室情意绵绵的回音。

  「雨儿,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耳边余音扰存,人却已在百里之外。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