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公子抢亲(下) > 第17章(1)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毒公子抢亲(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毒公子抢亲(下) 第17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令孤绝离开后,独孤秋雨思量着要如何跟娘开口,解释她和令抓绝之间的牵。

  一想到令孤绝十日后要来提亲,她的嘴角不禁弯起一抹似甜似羞的浅笑。

  她在房里踱步着,盘算着该如何向娘开口,:熟主意到门窗外,四个人八双眼睛正悄悄打量着小姐。

  「小姐不是很气那个令狐绝吗?怎么现在看起来好像只很喜欢的样子?」娟儿奇怪的问。

  「是呀,本来是气得想拿刀杀了他,现在却不杀了,这就是所谓的爱恨交加吧?」容儿也十分纳闷。

  「依我若,小姐也挺喜欢那个令狐绝的呢。」翠儿猜测道}「哼。」荆楚什么都没说,只是鼻孔更更的哼一声,其他三八都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是气他心目中景仰的小姐,竟被那可恶的令狐绝给夺去了。

  尽管小姐嘴上说不嫁,可是他们心中有着世俗根深桩固的观念,就是女人的身子一旦被某个男人要了,不跟他还能跟谁?

  「小姐才不会喜欢他。」荆楚瓮声瓮气的说,语气中充满埋怨。

  对方可是武功高强的令狐绝呀,也是工湖上第一美男子呢。」翠儿说道。

  「其实我觉得那个令狐公子对小姐挺直心的,长得好若,名气又大,配小姐挺好。」容儿也点头附和,在见识过令抓绝的武功后,对他倒没那么反感,反而兴起了一股崇拜。

  「是呀,那个令孤绝比刘公子强多了,而且小姐都已是他的人了,除了他还能谁?」娟儿也赞同容儿的想洁,小姐毕竟已非宪璧,这样的女子是会被嫌弃的。

  「我……我!」

  此话一出,丫鬟们大双惊愕的眼,齐刷刷的瞪向脸红的荆楚,目堂目结舌看着他。

  呆偿了一会儿,三女争先指责。

  「你?咱们小姐是谁呀,你竟敢妄想吃夭鹅肉?」

  「对呀,好大的胆子,你敢打小姐的主意!」

  「你活得不耐烦了!」

  三人一边气债的说,还一边捏他的皮、掐他的肉,直把他身上弄得青青紫紫。

  荆楚胀红着脸,不怕死的回答:「只要小姐不嫌弃,我就算为她死也甘心!」他是小姐的忠什,也是小姐的仰慕者,如今小姐有难,他当然挺身而出了,所以这话他说得至诚至意。

  正当三人修理这只可恶的癫虾蟆时,窗门突然被打开。

  「吵什么吵?」独孤秋雨冷声质问,让原本打闹的四八浑身一僵,急忙站好,一个个心虚加尴尬的望着小姐。

  「没有啊,我们只是在闹着玩呢,」翠儿陪笑着说,其他三八也急忙点头附和。

  独孤秋雨瞪了他们一眼,便将窗子关上,不一会儿,前厅的门被推开,她跨出房门,逞自朝院落的门门走去,看样子是有事要出去。

  听到身后传来的息切脚步声,独孤秋雨命令道:「不准跟来!」话一出口,身后的脚步猛然一顿,她轻哼一声,头也不回的跨出院落。

  她直接朝爹娘所住的主院走去,一跨进院落,负责伺1瞬娘的丫鬟之一梅香便前来招呼她。

  「梅香姨,娘呢?」她问,这梅香胰是侍候娘二十几年的老丫鬟,嫁给了大管家高叔后,依然想待在娘身边侍候着,梅香就像娘的姊妹一般,所以她称对方一声胰,以示敬意。

  「夫人在议事厅,她和老爷、少爷们,以及你高叔,在商量事情,不让人打扰呢。」

  喔……?独孤秋雨知道,当娘和爹有大事商量时,都会在议事厅里谋划,而这次三位兄长们及大管家高叔都被召去,肯定是很重要的事。

  「他们在商量什么事?」

  「我也不晓得,不过肯定不是小事,我若老爷这几天的神信似乎颇为凝重。」

  独孤秋雨征了下,似有什么想法闪入脑海中,她立刻转身。「我去找他们。」

  离开主院,她快步往议事厅去,走过曲桥和花园,园中百花盛开,争奇斗艳,白色的梨花树一丛一丛的,微风吹过,便会掀起一阵如雪片纷飞的飘絮,可是她没有心思欣赏,一心只想赶往议事厅。

  等她来到议事厅前,门前的守卫见了是她,也没阻拦,她穿过门坎,朝里头走去。

  「爹娘、大哥、二哥、二哥、高叔。」她轻快的向大伙儿打招呼,脸上的笑容亮丽而直爽,平日她便是这般率性的举止,自从与刘武陵解除婚约后,她更不需要压抑自己做个大家闺秀。

  她很喜欢这样的自己,不知有多欠没这般轻松过了,这时候她才发现原来以往为了刘武陵,她压抑了这么欠。

  想到此,对于刘武陵的伤痛,也降低了不少。

  独孤擎和夫人见到宝贝女儿,原本凝重的神倩也露出了笑容,不过独孤秋雨心细,在进门前,她便将一干人脸上的严肃收入眼底。

  「乖女儿,来爹这里,」独孤擎对女儿微笑。

  女儿和妻子是他一生最爱的两个女人,他年少轻狂时,天不怕地不怕,可是现在,为了他最趁爱的两个女人他刚振的面容上也添了抹忧心,面对即将来临的威肋,他的心中生起了俱意。

  独孤秋雨乖巧地坐在爹娘的中间,她握着爹苍劲的大掌,上头有着练武多年所生出的厚茧,她一双美眸孺慕的望着爹。

  「爹,可是有烦心事?」别瞧她一个粗枝大叶的姑娘家,若似毫爽不羁「对于察言观色,她的眼光可是很精的。

  「傻孩子,爹有你们这些好儿女,何来烦心事?」

  「爹,别若女儿是姑娘家,我也像娘一样,巾帼不让项眉,是女中丈夫呢。」她豪爽地说出这一席话,让大家都笑了。

  「是呀爹,妹子扮起男人来,可一点都不输给我们三人。」三哥哈哈笑道,大家指的女中丈夫是说她胸怀气魄不输给男人三哥偏要故意樱她,说她扮起男人不输给男人。

  独孤秋雨白了二哥一眼,娇俏的哼了一声,接着大哥和二哥也凑过来与她逗嘴说笑,大管家高叔在一旁,也淡笑不语,彷佛适才一室的凝重只是错觉。

  独孤秋雨知道他们有心事,突然心中一对了,她怎么会忘记这么更要的事?赶忙对爹爹说道:「爹,女儿有一事要向爹娘票报。」

  喔?有什么事?说吧。」独孤擎笑问,爱伶地轻拍女儿的手背。

  独孤秋雨正色道:「当今皇上意图招揽我独孤世家为他效力,」

  她直直盯着爹惊讶的表情,目光扫过兄长们、高叔和娘亲,也都是惊异的神倩,她心下思村,果然,刘武陵说过皇帝想拿控独孤家的势力,看来不假,而爹娘和兄长们,肯定已经收到来自江湖的:肖息,正为此事商议着。

  「爹,此等大事,可不能把女儿排除在外。」

  面对她严肃认直的神倩,独孤擎蓦地哈哈大笑,他拍着女儿的手,「好、好,看来什么事也瞒不了我的女儿,是爹胡涂了,老是把你当小宝贝,忘了你已经长六,能独当一面了。」

  一旁的独孤夫人认直地看着女儿。「秋雨,把你知道的说出来吧。」

  「是,娘。」

  于是,她将自己遇上皇帝唐允炽,与他过招,知他武功深浅,加上他如何对付令狐绝之事,还有刘武陵与皇帝之间的约定等等,一并说了出来。

  上回,为了取消和刘武陵的亲事,她只告诉娘亲刘武陵欲娶自己,不过是为了得到独孤家的秘靛,好谋取武材盟主之位,以及当自己决定毁婚,他试图对她下药之事。

  这回,她把刘武陵与皇帝之间的约定,全都说出来,其中故意漏掉了她与令孤绝之间发生的事,这事,她还说不出口。

  此外,她也从爹娘和兄长们的口中得知,原来这半年来,爹遍布在武材的线人,早陆续送来各大门派的消息,独孤世家虽然一向遗世独立,从不涉入武材的恩怨和斗争中,但也会暗中观察。

  这次让爹忧心的,便是有一股势力似乎正伸向独孤世家,原本他们想联合刘家抵御这股势力,不料刘武陵早被皇帝收买了。

  众入一直商量从白口商议到灯火通明,中间大管家命入送来膳食,大伙儿也都是快速吃完,然后撤走,继续商议着。

  独孤擎在厅堂上来回踱步,思考着接下来的方策,身为长子的独孤贤站起身说道:「爹,咱们是江湖中人,任他皇帝势力再大,也不见得能网打尽,为他效劳。」

  老二独孤:」}也站起来,点头道:「江湖有江湖的规矩,向来与朝廷井水不犯河水水,这皇帝想让各大门派变成他的臣子,这妄想也太不实了。」

  老三独孤守建议道:「爹,不如咱们送信给那些同样不想当皇帝棋子的门派,与他们联合一起对抗朝廷,也好彼此有个照应。」

  独孤擎摇了摇头。「问题就在于,已有多少门派向皇帝降服?当今皇帝少年有为,城府极深,手段狠辣,据我们的人查探,他行事全部秘密进行,就算被他收服的门派,彼此之间也无从得知,他这是各个击破,互相牵制。」说到这里,众人沉默了,都陷入了沉思。

  这时候独孤擎忽然转头若向妻子。「夫人可有良策?」

  他这妻子,除了是工湖上的大美人,也是一代侠女,嫁给自己后,便收约光华,旧息藏自身,总是安静柔顺的待在他的背后,为他持家和辅佐一切事宜。

  事实上他非常明白,妻子是多么聪慈只敏捷的女子。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