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公子抢亲(下) > 第18章(1)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毒公子抢亲(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毒公子抢亲(下) 第1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七日后的夜晚,一群武功高深的黑衣人闯入独孤家,制住了熟睡中的老三独孤守,接着又惊醒了其他人。

  不过黑衣人并未与其他人过招,而是用月架在老三的脖子上,将独孤老爷和夫人,以及其他两位兄弟引来。

  当他们匆匆赶到老三的院落时,发现早有入以逸待劳的等待他们,而当独孤擎喝问来者身扮时,刘武陵的出现,令他们皆为大惊。

  原来,这刘武陵早收买了独孤守身边的一个小丫鬟,让她在三公子的茶水里下了迷药,迷昏了三公子,刘武陵便带人轻而易举制住三公子,并以他要肋其他人。

  这刘武陵狠绝了,武功被废后,仍烧不灭他的」映子野心,一收到小丫鬟的通报,便知独孤府的秘密行动,立即带人将独孤府团团包围,气得大公子和二公子痛斤他一顿,骂他出卖朋友。

  「人各有志,各位怪不得我,怪就怪各位太不识好歹,我奉当今皇上命令,带领各大高手,将独孤府团团围住了,现在独孤守在我手上,你们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刘武陵冷冷的说道,此刻的他,完全不再是那个眼角含笑,谦恭有礼,温文如玉的陵儿了,他1见在身上散发着一股阴沉,与先前判若两人。

  见到这样的陵哥哥,独孤秋雨感到心惊和债怒,她不敢相信,他竟然会如此对待独孤家。

  四周人把将整个独孤府照得亮如白昼,若这势力,包围的人不少,足有百人之众,其中不乏武材中各大门派的高手,如欧阳双燕、南宫家、还有南山派的人都有,让独孤家暗暗心惊。

  「睦儿,昔口老夫待你不薄,我和夫人视你如子,贤儿三人也视你如自家兄弟,你怎可恩将仇报!」独孤擎声如洪雷,眼若洞铃,目光如拒的瞪视他。

  刘武陵只是冷笑一声。「在下正是来报恩的,皇上有意招揽独孤世家,我来,正是给各位一个向皇上投诚效忠的机会。」

  众人目毗尽裂的瞪着厚颇无耻的刘武陵,但老三在他手上,不敢冲动。

  独孤夫人低低轻叹。「家贼难防……」她看着陵儿,见他面色冷漠,若似铁了心,让她心中不禁惋惜,昔口视若己子的陵儿,如今已被名利熏蒙了眼,以独孤家换取他的前程,成了皇帝小子的走狗。

  「皇上驾到」

  在两方对峙之时,传来一声高昂的唱名,听到皇上二字,独孤家众人皆是一惊,没想到皇帝会亲自来,而且来得这么快,实是始料未及,对刘武陵的背叛又怒又是恨。

  在众人簇拥下,一名身长玉立的男子大步而来,人光照亮他俊伟德难的孔,也照出他一身的威仪。

  在他身后的护卫个个威武漂悍,若得出皆是一等一的高手,在他驾临之后,已有人拿了一个座椅放在众人面前,唐允炽长袍一掀,潇洒的坐上去,这动作完全优雅,贵气天成。

  在他坐定后,一旁的护卫喝道:「见到皇上还不叩首!}护卫一说,众入立刻跪伏三拜,高呼万岁,唯独独孤家的人始终冷傲的站着,他们虽是江湖人,但向来不管江湖事,更不理朝廷,要他们跪下,除非拿刀杀了他们。

  护卫等人见他们不跪,厉喝道:「敢不敬皇上,来人!」

  「无肪。」唐允炽挥手制止,原本想上前逼迫独孤家下跪的护卫们,便只退回到原处,唐允识的目光从独孤家众人脸上扫过后,视线便落在其中一名中年男子的脸上,此人气度不凡,双目有神,粱鹜不驯,一若便知是独孤家的主人,而身旁的女子,气质雍容,冷静沉着,自然便是独孤夫人了,「独孤擎,朕这次来,是想招揽你们,只要独孤家肯对联宣誓效忠,月关朕独孤擎冷冷开口,「皇上带着各大门派高手和官乒,围住我独孤府,这还不算为难吗?」

  唐允识面对他的怒目和质问,丝带不以为意,言笑晏景的回答他,「传闻独孤家的人武功高强,江湖各大门派都对你们忌三分,朕其实很想见识见识独孤家的功夫,所以召集各大门派,加上联身后这十六高手,以及外围两干官乒,想试一下,独孤家上下百余人口是不是个个都武功高强?」

  两千官乒?

  独孤家的人皆惊怒不已,皇帝竟然派了两千官乒来围堵由此可见他是势在必得了。其实要突破也不是不可能,可是独孤老三还在对方手上,而且府中佣仆未必人人皆是高手,若要强行突破,必有死伤。

  皇帝打的主意便是用其他人的性命来逼他们就范,虽然他们心中恨得咬牙切齿,但情势所逼,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独孤夫人身段一向柔软,她微笑道:「皇上既然想招揽我独孤家,何必摆如此大的阵仗?只要皇上肯善待府中所有人,我夫妇和儿女们愿意为皇上效犬马之劳。」

  「好!」唐允识哈哈大笑。「夫人不愧是女中豪杰,识大体,懂得体恤朕的心意,朕在此宣布,独孤擎,朕封你为二等候,封你夫入为二等夫人为了以示朕对独孤家的重视,朕闻你有一女,容貌秀美,;昌婉贤淑,朕将纳你女儿为妃子。」

  独孤秋雨惊愕地抬头,她瞪向刘武陵,刘武陵的眸光却移开了,回避了她的视线。

  这男人终究还将她献给皇帝,用她来换取自己的功名富贵了。

  独孤秋雨以为自己不会再心痛的,可是人心是肉做的,明知自己的情意很笨、宁民愚蠢,可她还是心痛了,倘若爱一个^可以随心所欲,想爱就爱,想不爱就不爱,这世间哪来的这么多烦恼和痛苦?

  她现在只觉得悲伤和伶悯,不是为自己堪忧的前途,而是为刘武陵,她的陵哥哥怎么会变成这样子?他应该是光明磊落、威武不屈的大丈夫啊,怎么会变得如此阴睑卑鄙,甘愿屈于权势,成为皇帝膝下的一只询呢?

  刘武陵虽避开她的视线,却只忍不住抬眼,一对上雨妹悲伶惋惜的眼神时,他不由得震了下身子,下巴绷得死紧,拳头也握得青筋浮起。

  不要用这么可伶的目光来看他,他不需要同情,她该担忧的是她自己才对,为何到了这时候,她还有闲暇担心他?那伶悯的目光令他狼狈不堪,恨不得逃之夭夭,还升起一抹自渐。

  不大女夫行事,便该当为则为,无毒不女夫,既然他选择了不择手段,便没有退路。他被废去武功,除了投靠朝廷,没有其他路可选了,在知道如尘公子就是皇帝本人时,他便下了决心要把雨妹献给他。

  很快的,刘武陵的脸色只恢复冷静,目光冰冷得没有一丝情绪,也不再看向那一双水要美眸。

  独孤家的人在听到皇帝的宣告后,明白这么做等于是以他们女儿为要肋了,说得好听是纳妃,赐乎富贵,说得难听扮明是人质。

  独孤擎正欲冲动上前杭议,却被一旁的夫人给拉住。

  独孤夫入赶紧以眼神向艾夫示意,要他忍住,接着她言笑景晏的上前,向这位年轻的皇帝恭敬一福。

  「圣上。」独孤夫人福身后,抬起脸,唇边笑意轻浅,目光合着景仰,悠悠说道:「承蒙圣上抬爱,独孤家深藏荣幸,小女能得圣上眷宠,是她大辈子修来的福气,民妇等人将开始准备三日后让小女进宫。1这夫人不简单,到了这时候如此淡定,唐允炽早听闻这独孤夫人是闻名江湖的女侠,亦是个聪明的女人,此妇虽然已中年,却依然貌美,不知她女儿是否承袭了她的美貌?

  打从听到皇帝来了,独孤秋雨便掩身到兄长身后,刚好文件住皇帝的视线,现在一听到皇帝要纳她为妃,心知终究躲不过,要露馅儿了,唐允识微微一笑,命令道:「不用等三日了,今日就让她随朕一块儿走吧,」话中充满威仪,听起来是没得商里的余地了,独孤夫人心中一""t。但表面上不动声色,依然浅笑款款,恭敬右加。

  「圣上有令,臣等哪有不遵守的道理,可否给民妇一点时间,和女儿说说话,毕竟是嫁女儿,总是要打点打点,」

  唐允识心想,这么短的时间,谅他们也搞不出花样来。

  「准,」

  「谢圣上。」

  独孤夫人转身,拉着女儿回到屋里,状似要帮她准备行班,还有说些出嫁前该叮嘱的话。

  把女儿带回屋里后,独孤夫人立刻神色一凛,先在肩内四处察看后,再回过身,面色一""t。对女儿正色道「独孤秋雨,身为独孤家的人,在这急难的当口,你可愿意不借代价,助家族人脱困?」

  独孤秋雨一听娘突然连名带姓的唤她,并且一脸严厉,便知道在这生死存亡的当头,娘有任务要交乎她,她立刻正经的回答。

  「娘,秋雨虽是女子,亦跟丈夫一样不畏生死,为了保全独孤家,女儿就算一死也不足借。」

  「好!你现在仔细听着,我独孤世家是荣是死,便靠你的机智和胆识了。」

  独孤秋雨目光一亮。「娘的意思是?」

  「臭皇帝围我独孤府围得滴水不漏,他以为这么做,就能摆平我独孤世家吗?他也太小看咱们了,咱们能让武材各大门派畏俱三分,可不全靠武功,这次咱们只是输在时口不够,措手不及,只要给我十日,包那皇帝小子也拿咱们没辙。」

  「娘,您有办法让大家平安脱困?」

  独孤夫人点头。「当初你祖父盖这座大宅时,建了秘密通道以防万一,此事只有你爹和我知道,连你兄长们都不晓得,如今正是存亡危息时刻,独孤家上下要全部脱困,就靠这密道了,可恨你爹和哥哥们被制住,加上高手太多,若强行脱困,必有死伤。」

  说到这里,独孤夫人眼中露出悲债。「孩子,为了让独孤家上下百余人口全身而退,娘不得不以你当赌主,皇帝小子一旦1匆你带走,他必认为有人质在手,不怕咱们不听令于他,这时定会松懈,绝料不到咱们还有后手。能不能走,就在这一时了,所以你听好,你跟皇帝走后,这十日内要想办法保护自己,到了第十日,你一定要逃走。」

  她刻意压低声音,除了自己和女儿,别人是绝对听不到的,独孤秋雨一听便明白了,爹娘会在第十日带着所有人逃离,到时消息必会传到皇帝耳中,她必须在皇帝震怒动了杀机之前逃走,否则将难以幸免。

  成了,独孤家全部脱逃,败了,只有她一人牺牲。

  不管成败,死伤将只有她一人,这已是计划中最好的结果,换成她,也会这么做。

  独孤秋雨精神大振,她脸上没有丝毫悲伤畏俱。

  「娘,我明白了,你放心,身为独孤家的儿女,必不负使命,」

  独孤夫人望着女儿的笑容,不禁红了眼眶,她抚上女儿秀美灵慈的脸蛋,她的孩儿呀,她怎么舍得让她冒险,可现在除了这方法,确实没有其他的了,她原本想拖得三日,可那臭皇帝狡诈得很,连三日都不肯给,若是能拖得三日,便能等到那武材奇人令孤绝,想到这里,她目光闪了闪。

  或许,在女儿的一线生机,便掌握在令狐绝手中,但她没有说出口,只紧握住女儿的手,只低声说了些话。

  半个时辰后,独孤秋雨带着包袱,在皇帝派来的护卫监视之下,向爹娘和兄长们辞行,只望了高叔和梅香峡及其他仆人一眼,翠儿二人原本拚死拚活想跟随她,幸好娘亲点了她们的睡穴,否则要是她们跟来,到时要逃走就更难了。

  她将他们脸上的难过收入眼中,她潇洒一笑,转身离去,离开了独孤府。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