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公子抢亲(下) > 第18章(2)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毒公子抢亲(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毒公子抢亲(下) 第18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独孤秋雨坐在马车里,马车行走了一夜一日了。

  昨夜宿在马车里,一路颤簸让她睡得很不安稳,不过她并不是一点苦都吃不得的弱女子,所以这点颠簸难不倒她,而且她知道从现在起,自己必项养精蓄锐,随时应付未来的困难。

  在马车里,她忐忑不安担忧着爹娘和兄长,不知道他们是否能在第十天顺利脱困,同时也头痛地思考自己的脱身之计。

  她所乘的马车外围都布了高手以防她脱逃,连与她共乘的两名侍女都是武功高手,是唐允炽安排来伺候她,也是来监视她的。

  在这层层监护下,她根本连逃走的机会也没有,独孤秋雨不禁开始担忧,万一自己脱进失败,恐怕会惹得皇帝震怒而杀了她。

  想到死,她却是悠然一笑,只要家人没事,她独孤秋雨死只何妨,只是惹了爹娘和兄长伤心,让她于心不忍。

  她掀开小方格帘子,望向天边一朵云彩,此刻已近黄昏。不知为何,脑子里竞令狐绝的脸。这家伙还说要向她家人提亲呢,等到他来,却发现人事全非,她还被皇帝带走了,他会如何反应?

  会来救她吗?

  亿及他几次救她于危难中,在范无头绪之际,她对他有了期待。

  想到这里,独孤秋雨不禁苦笑着摇头。

  秋雨啊秋雨,你不是很气这个人吗?怎么会思念起人家来呢?就算令狐绝真的喜欢你,可如今要对杭的是朝廷呀,莫说皇帝自身便是一个武功高人,他只要一个命令,就可以调乒迪将,以数十万之众来攻战一人。

  再者,现在几个重要门派都落入他的掌控中,除了逃,谁敢与朝廷为敌?

  她自嘲着,可不敢把自己想得多有魅力,令抓绝不会傻到为她自投罗网,付出性命的。

  马车突然停下,独孤秋雨收回神智,好奇地望着外头。

  离开凤城后,走了一夜,此时已接近晚膳时刻,马车停在官道上,一旁便是青山绿水,还有大片草地,这些人若似要在这里稍做歇息。

  她并不打算下车,十日被皇帝看到自己,其实现在她担心的便是皇帝见到她之后的反应。皇帝一直把她误认为是丽彤儿,她也将错就错,万一他认出自己,便会明白她欺骗了他。

  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帝哪,岂容人把他要得团团转?想到这里,她不禁打了个冷颤,不安像一层乌云,逐渐笼策她,因美景而愉悦的心情也蒙上了阴影。

  「独孤姑娘,皇上召见你。」车外这时传来一名男子的声音,独孤秋雨叮得浑身一僵,她刚刚才在担心要见皇帝,现在居然就来见她了。

  「皇上召见我何事?」

  「姑娘见了皇上自会知道,何项问这么多,快走。」外头的男子显然没有太多耐性。

  独孤秋雨暗暗咬牙,心想该来的总是来了,既然躲不过,就兵来将档,水来土掩吧,到时看着办,她掀起车帘,跳下了车,跟着男子走向前头,来到唐允炽的马车前。

  「禀皇上,独孤姑娘带到了。」

  这时绘着玄纹的车帘内,传来一句低沉沉威严的嗓音。

  「掀开车帘,」

  两旁的护卫1芬车帘高高掀起,露出高坐在车厢内那威仪尊贵的身形,以及俊逸无匹的面容。

  独孤秋雨低着头,却可以感觉到随着车帘的掀起,一道灼锐的目光射来,正盯着自己。

  「咦?」

  一阵衣袂飘动,在众人还来不及回神,独孤秋雨也没想到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刻,她的下巴便被大掌托起。

  原来就算她低着头,唐允识依然一眼就认出是她。她不知道,从那口在琴仙坊与他过招后,她的一耸一笑、一举一动,甚至是一个眼神,都已经刻在他脑海里了。

  「是你?」他的气息突然靠得好近,热气拂过她薄嫩的脸皮,令她感到措手不及。

  众护卫也被皇上突如其来的举止叮到,料不到尊贵的皇上竟会为了一个女子跳下车,一反他平日沉静稳重的形象。

  唐允识昨夜并没有注意到独孤家的女儿生得是何模样,他要纳她为妃,只是权衡考虑。对一个皇帝来说,纳一个妃子,跟宫里多一个人吃饭役有分别,他没料到,自己带回的女子竟是那个丽彤儿,不对,她不是丽彤儿。

  他似是明白了什么,精亮的目光逐渐转为幽深,笑意从眼中扩散到嘴鼠俊美得迷人却也诡异得让人心惊胆颤。

  独孤秋雨此刻觉得他的笑很贼,让她一颗心吊得老高,也讨厌这种被人算计的感觉。

  「没事干么笑这么贼?」她的口气大不尊敬,引得其他人眉头紧皱,可唐允炽却一点也不介意她的无礼。

  他粗鲁的指腹缓缓滑过她柔嫩光洁的下巴。

  「原来你是独孤家的女儿。」

  被他托着下巴,逼得独孤秋雨不得不与他对视,正当她想拍开他的手掌时,唐允炽将她腰间一搂,带上了马车。一阵风带过,车帘也被盖下,遮住了外头所有的视线。

  「都退下。」他对车厢里的侍女命令道。

  两名侍女立刻匆匆下车,宽大的车厢只剩她和皇帝两人,却没有因此感到宽敞,反而因为唐允炽姗气的威逼而显得更加狭官。

  她不盈一握的腰陷在唐允炽的铁臂中,被迫贴着他的身躯,闻着他身上好闻的气息,她从他眼中看见了点撒的欲人,让她心中咯瞪一声,花容瞬间苍白,倘若他现在就要碰她,她可如何是好?

  十日,本以为只要撑过十日,但是才过了一日,这皇帝就对她起了色心,能不能撑过今晚都不知道。

  唐允炽细细打里她橘致的面容,指腹也缓缓抚过她的唇,迫人的目光令她冷汗。还能听到自己紧张的心跳声。

  唐允识眯细了眼,「怪了,我怎么觉得你这双眼睛,好像在哪儿看过?」

  独孤秋雨紧抿唇瓣,全身紧绷,感觉每一根寒毛都竖立着,哪里还有心思理会他的话,「芍儿?」

  当唐允识喊出这个名字时,她忍不住轻微一震,虽然她极力想隐藏,可是两人靠得太近,唐允炽何其心细,绝不会漏掉她细撒的反应。

  「果然是你。」他原本还有些疑虑,见到她的反应后,便确定了,脸上有赞叹和欣赏。

  他恍然大悟,自己并非好女色的人,怎么会同时思念着两个截然不同的女人?想不到她们竟是同一人。

  望着这张美丽中带着英气的容颜,想到初见她时,带给自己的惊艳,那时她的身影就在他脑l每里洛下了深刻的印象。

  他欣赏聪慧的女子,没想到在收服独孤家时,会一并得到她,这大概是他此行最大的收获了。

  思及此,他眸光转为幽深,心内撒起一股热,括下唇,吻住她的嘴,她的惊呼被他姗气的吻尽数吞没,成了唔悟的挣扎声。

  他的手臂一收,圈住她的腰,将原本要急急退开的她给揽入体里,另一手扶着她的后脑,将她的芳唇迎合他的吻,让人舌探入,:咨意品尝。

  独孤秋雨气债交加,慌乱得不知该如何杭拒,十日未到,她不敢强拒,却知道皇帝情动了。藉由相贴的身子,她感觉得到他身下的硬物正抵在她腿间。

  在挣扎无效后,她强忍着羞愤,一张唇瓣在他的吮吻逗弄下,已经微微浮肿,嫣红得恍若涂上了牡丹的花正当她急急想着该用什么办法来让皇帝消火时,这时有人通报。

  「圣上。」

  有人来了,她心中欢喜,这一声叫唤来得直是时候!咦?他怎么不应呢?

  臭皇帝居然还在吻她,没有中止的打算!而且他的大掌开始不规矩地在她身上游移着,眼看就要摸到她的胸部了。

  「唔有人来了。」

  「不必理会。」

  不理会?开什么玩笑!真是色欲熏心!她的功夫比不上他,只无法将他推开,这可怎么办才好?

  不!她不要他碰她!难道最终,自己还是躲不过这一关吗?

  独孤秋雨眼眶一热,心中气苦,升起一股绝望。这时她不由得想起令狐绝,尽管每次紧要关头他总会及时出现,可是这一回,十日是等不到他的救援了。

  直到此刻,她才发现自己多么希望他就在身边,多么渴望听到他促狭的耳语,即使是逗她的,却也僵柔无比,总有一股安抚的力量,平复她的不安。

  在她不抱任何希望时,外头只传来手下的低唤。

  「圣上,白鹤山庄的人来了,」

  听到白鹤山庄,唐允炽终于停手,却也没放开她。

  「白鹤山庄派人来了?」

  「禀圣上,来人已带到,正等着勤见。」

  「掀帘。」唐允识威严下令,护卫立即将车帘掀起,挂在上头。

  在马车旁,一名女子正低首伏蹲,她身着一袭淡紫色的轻纱罗裙,头上梳了一个垂董,身姿如玉,伏蹲在下,等着皇上的指示,而她身后,则同样伏蹲了六名男子,整齐画一的排两排,低着头,「你是白鹤山庄的人?」唐允识问。

  「是的,民女是白鹤山庄庄主之女,特奉爹爹之命,前来将白鹤山庄的令牌献给皇上,白鹤山庄上下皆愿意效忠皇上,任皇上差迪。」

  独孤秋雨心中一惊,白鹤山庄乃天下第一大连白鹤山庄也向皇帝投诚了,不过奇怪的是,为何这女子的声音听起来那么耳熟呢?

  「抬起头来,」唐允炽命令,伏蹲在下头的女子缓缓抬起头,这是一张倾城美貌,含波似水的眼儿如天上星子。

  一见这张脸,独孤秋雨差点把眼珠子给瞪得凸出来,那张脸明明是丽彤儿!不对,是令孤绝,只不过穿着打扮改变了,但确确实实是令孤绝那张祸水的颜。

  他何时变成白鹤山庄的人了?

  她太惊冴了,欢喜的情绪充斤胸间,幸好唐允炽没有发现她的异样。

  唐允炽沉静地打里那张艳冠群芳的容颜,视线从美目到颈子,逐一往下打量后,再回到那双秋水如门的美眸。

  「你叫什么名字?」

  「民女李茵茵。」

  「有何身份证明?」

  李茵茵从怀中拿出一块玉佩,恭敬地说道:「民女这块玉佩,是当年爹爹娶娘时,以这块碧玉作为信物,向江湖人宣示对娘的心意,这块玉极为稀有罕见,相信江湖人都识得,娘把这块玉给了菌茵,就是要请皇上过目。」他的嗓音如珠玉相击,婉转好听,话中的诚意极为打动人。

  唐允炽朝护卫首领示意,那名护卫首领随即上前,拿过玉佩细若,他是江湖人,自然可以判断这块玉的直假。

  在仔细分析后,他朝皇帝点点头,便将玉佩交还给李茵茵。

  「你爹派你来,除了送上令牌,还有何交代?」皇帝的语气放柔,听得出是信了。

  「爹说,皇上是一代枭雄,亦是明君,白鹤山庄能为皇上效忠,是敝庄的福气,除了命孩儿亲送令牌来,也命孩儿随侍身侧,听凭差迪,以示对皇上的忠诚。」说着,只呈上刻有白鹤雕纹的令牌,交给了护卫。

  当他说到「随侍身侧,听凭差迪」八个字时,那张芙蓉脸上呈染了一抹红,如天边晚霞的红光,绮丽迷人。

  唐允炽锐目幽亮,薄唇逸出一抹意〔未呆长的浅笑。「庄主对朕如此示诚,令朕甚为感动。」

  化名李茵菌的令孤绝,那一双秋水波光,与皇上炯炯有神的鹰眸对映着,最终,似是受不住圣颜龙眸而羞怯得低下脸,举手投足不胜娇羞,恍似她不只折服皇上的尊贵,亦对这年轻俊朗的当朝天子心生爱慕。

  举几世间男子,:没有人会排斤自己被其他女人仰慕着,更何况是如此娇羞的大美人,唐允炽亦不例外,他身为习于掌控人心的天子,对于李菌菌的爱慕神倩是满意的。

  他向李茵茵伸出了手。「过来,」

  「是,皇上。」

  李茵茵,不,应该是令狐绝,他仙姿妮溺的起身,伸出袖里的凝脂玉手,放在唐允炽的掌心上。他的笑,绝美艳丽得连天边彩韶都为之失色,他波光数滥的美眸,合情脉脉盯着皇上。

  无人知晓,他是笑里藏刀,这把刀无比锋利,一月下去,杀人不沾血的。

  当他的目光缥到一旁苍白却带着惊喜的小脸时,瞬间转成了遥柔春水。

  他是来抢亲的,唐允识竟敢带走他的女人,管他是玉皇大帝还是人间帝王,动了他女人,就等着付出代价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