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公子抢亲(下) > 第19章(1)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毒公子抢亲(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毒公子抢亲(下) 第1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来了,在她感到绝望的时候,他出现了,在这紧息的当口,用最惊世骇俗的方式现身,他为她而来,为了她愿意深入龙穴,这种喜悦,比她意料中的还要强烈。

  独孤秋雨的心跳怀杯敲打着,胸口间的喜悦几乎要满溢出来了。发现眼底一涩,她赶忙低下头,深怕被人发现她差点夺眶而出的泪水,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让心情平复下来。

  因为他的出现,解除了她被皇上拆吃入腹的危机,由于他向皇上说有事票报,这显然是一个不容旁人偷听的密事,所以皇帝放过了她,让她回到自己的马车上,独孤秋雨强力克制着内心的激动,不让彭:拜的倩绪显露在脸上,毕竞现在车厢内还有两名侍女在监视她,她绝不能露出任何让人起疑的神色,马车只开始行进了,内心翻腾的情绪让她必项掀起小窗格帘子,让黄昏的微风吹去一些燥热,浮动的心才能有一分难得的平静。

  今晚夜宿在骤站,当马车来到骤站时,护卫首领递给派驻在骤站的官乓一个玉符。

  骤站官乒拿出另一半的玉符和护卫首领所出示的玉符核对之后,便急急去通报大人,不一会儿一名官员赶忙出来迎接,将一行人请了进去,马车交由负责的人牵去。

  独孤秋雨分配到一间独立的厢房,两名侍女守在前厅,前厅与内房只不过隔了一个帘子,她有任何举动,都瞒不过那两名侍女。

  既然玩不出花样,稍做梳洗后,她便乖乖就寝,吹熄了灯人,躺在庆榻上,眼l睁得大大的,直盯着庆顶,她是一点睡意也没有。

  不知道令狐绝睡在哪一间厢肩?除了前厅的侍女,周遭铁定还有人守着,要想与他单独相处,根本没机会。

  她想问问他,他是否已有脱身之策?

  像他这么狡猾的家伙,连皇上都被他骗了,肯定已有万全之策,她根本不需要为他担心,想到这里,她的唇角抿出了笑意。

  躺在床上,闭上眼,她告诉自己多想无益,昨夜睡在马车上,今夜要好好补个眠。

  才这么想着,突然间她感到异样,才翻过身,便在黑暗中望见一双明亮的眼睛。

  「谁」一字尚未问出口,唇上一热,对方捣住了她欲开口的唇。

  「是我。」

  令孤绝?!

  一听出他的声音,她立刻静止不动,还没来得及起身,一双有力的手臂已抱起她将她楼在宽大的怀抱里。

  「雨儿。」熟悉的轻唤如冬口的暖阳,;温暖了她的心头。

  就算黑暗中看不见彼此的脸,她也能听出他、感受他、闻到他,不知何时,她竟然已经对他如此熟悉了。

  在他的体抱里,她的心从没跳得这么厉害过,甚至有种想就这样一直窝在他怀中的想去。

  干头万绪,她有好多好多的委屈想对他说,却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在他面前,她竟不自觉流露出小女儿家的媚态。

  「怎么现在才来?」她委屈的声音压抑了一扮哽咽,其实他来得已经很快了,可是她就是要向他抱怨几句,彷佛不这么做,便无法发泄自己的苦闷,这也是在对他撒娇。

  「对不起,让你受惊了。」他轻抚她的发,呵宠的语气令她听了只是心头一酸,只是感动,似乎唯有依偎在这肩膀上,才能让她的心灵得到休憩。

  以往类似这样的肉麻话,她听了不知多少次,却都没有比这一次来得让她开心他来抢回她了,直到此刻,她才直正感到踏实,知道这男人是真的爱着自己。

  她闭上眼,细细感受他宽阔的胸膛、有力的臂膀,以及耳畔吹拂的气息,听他说着爱慕的话语,可也因为这样,才让她擂然觉醒,突然发现一件事,他现在是男儿身,不是女儿身!这么做岂不危险?

  「你也太大胆了,竟然恢复了男儿身,还夜闯进来,要是被发现怎么办?」她忍不住轻责他,令狐绝目光一亮,听出她语气中的担忧。她在担心他?嘿嘿,这表示她在乎他哩,而且从刚才他就注意到,雨儿没有推开他,还乖乖让他抱着,果然烈女怕缠郎,可见死缠烂打是有用的,他的臂膀只收紧了些。

  「放心,那两个侍女都被我点了睡穴,不会发现的,」他似有若无的与她耳拜厮磨着,用他灵敏的异子噢着她沐浴后的清香,「你怎么知道我被皇帝带走?」她好奇的问,「你娘告诉我的。」

  「你见到娘?」

  「我不只见到丈人和丈母娘,还有大舅子、二舅子,他们受人要肋,我这做女婿的当然要全力帮忙。」他一边低声说着,一边主意她的反应。

  独孤秋雨听到他要帮忙,再也抑不住心中的激昂,抓着他的衣襟问道:「你打算怎么帮?」

  感受到她的期待和依赖,他笑了,她居然没有反对他话中的称呼,他故意说出这些称谓,甚至自称女婿她都没抗议,等于是认同了?很好!很好!

  他将见到独孤擎和夫人的原委说乎她听,他与他们批定了计策,他们依然照原计划第十日出走,他已经在水井中投毒,这毒药并不会致人于死,却会让人失去功力三个门,而且不会立即发作,中毒者也不会察觉到,这足以制住刘武陵带来的手下以及那些门派高手。

  他将解药给独孤家的人暗中服下,又留下几瓶毒药给他们,告诉他们使用方法,并与他们约定好联络方法和会合地点,便连夜赶来救她。

  就算皇帝的人马和高手再多,也不会料到有他令孤绝从中搞鬼!毒公子的名号非虚,何况他是暗着来,不会傻得去跟那么多人正面拚斗。

  一旦那些人毒性发作,独孤擎和夫入便可以带着所有入平安进入地道,守在外围的官兵也不足俱了。那些发作的人瘫软在地上,哪里还有空闲去追独孤家的人?等三个月过去,独孤家的人早就从中原消失,去大漠了。

  听到这里,独孤秋雨再也抑不住内心的欢喜,酸涩的眼止不住高兴的流下两行热泪。

  令狐绝抱着她,立即察觉到她脸上的湿润他捧起她的小脸,;昌柔的、心疼的、安抚的亲吻着她的眼睛、鼻子,还有小嘴,绵绵柔情,一点一滴的偎暖她的心,牵动她的情,逐寸化解她的坚强,攻占她的脆弱。

  独孤秋雨让他亲吻着,她从息度紧绷转为放松,整个入软陷在他的体抱里。

  她被他吻得昏昏沉沉,一颗心也被他的温柔寸寸浸染,没有察觉到他今夜对她,亦是有备而来的。

  她虽然思绪迷离,但仅存的一丝理智让她想起了一件事,遂用双手抵着他的胸膛,将他推开一点距离。

  「对了,你怎么会有白鹤山庄的令牌和玉佩?」她问。

  咦?还能思考啊?果然不好糊弄,得再接再厉。

  「那令牌和玉佩是从白鹤山庄夫人的尸体上找到的。」他低声回答,暗用内力,让低哑的嗓音显得特别磁性动人。

  「白鹤山庄夫人死了?」她一双大眼骨碌碌的,借着窗外微弱的银光,映出两点星芒。

  「是的,我来此的途中,发现她死在路上,是被人所害,恐怕是仇敌所杀,反正他们也打算向皇帝投诚,我便将计就计,扮成白鹤山庄的人,诌了不少事。」他一边低哑地说着,大掌盖上放在胸膛上的小手,一边俏俏移开,让两人的距离再度拉近。

  「原来是这样……」

  她心想,扮成白鹤山庄的人的确是好方法,只是没想到白鹤山庄的夫人遇害了,江湖恩怨多,打打杀杀是常有的事,看来和爹娘兄长哲时远离中原,远离算计恩怨,日日在大草原上骑马奔驰,实是人生一大快意之事。

  解除心中的疑惑后,她的思绪又开始迷离了,她不知道当令狐绝在她耳边轻语、亲吻她时,都暗暗输入了内力,这股内力藉由碰触和亲吻,输入到她体内,游走她周身十二经脉。

  这内力不会伤她,只会让她感觉很舒服,宛若踩在云端上,飘飘欲仙,松松软软得让人想沉沦下去。

  她只被吻得呈呈沉沉的,连听到稀稀嘘嘘的声音,也只觉得有些熟悉,却没深思那是什么。当她再度找回一点神智时,是因为身子一凉,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的衣裳都被扒光了。

  她羞得想抗议,可小嘴却被申入的火舌攻占,再度陷入一片迷乱中,冰凉的身子也被他灼烫的体温包围,他赤裸的身躯困住她,他的手臂、胸膛、和下腹的坚挺及大腿,如同着了火,摩擦着她的木肌玉肤,撒烧着她,寂辞的夜,一场木与火的庆典正在舞动,交缠的蔓子映在庆帐上,无声的喘息被压抑着,既痛苦只欢偷,身下的人儿似乎觉醒得六后知后觉了,羞怒的捶打他,这才明白他为何要田险恢复男儿身了,原来讨的是这个,不过她的抗议无力,千民快就被压在上头的人连哄带劝的征服,与他同游云端,沉沦欲海,隔日一早,用过早膳后,马车继续出发,独孤秋雨安静地坐在马车上,在她对面的,依然是皇帝安排来监视她的两名侍女,不晓得这马车是驶向皇宫,还是另有目的地,这两位侍女口风非常紧,表情也不多,她不开口,她们也很沉默,而且不管她怎么问,都问不出个所以然来,既然问不出,她也不再浪费口舌了,反正时间一到,令孤绝便会带她离开,去和爹娘兄长会合,想到令狐绝,她不禁脸颊泛热。令孤绝的一吻一触,历历在目在目,在这种四面楚歌的情况下,他还敢摸上她的床,直是胆大包天。

  下半身微酸的身子,是一夜缠绵的结果,她还得小心翼翼维持严肃的神情,不让人发现异样,所以一路上,她不是故意看着窗外的风景,便是闭目养神。这时候她隐隐听到前方传来笑声,让她好奇的聆听。

  这笑声?是令孤绝和皇上?

  「那位李姑娘似乎颇得主子的欢欣。」

  这时马车外传来低低的讨论声,是负责守在她四周的护卫,独孤秋雨若似闭目养神,实则凝聚耳力静静听着,此时只闻另一名护卫的声音。

  「那李姑娘天香国色,只懂得讨皇上欢心,回到皇宫后,肯定受宠。」

  「她那股骚劲,直是说不出的诱人,今早我不小心与她对上眼,光是这一眼,就让我魂都飞了。」

  「皇上对女色向来节制,却也对她另眼相若,让她共乘一骑。独孤家的小姐虽也是貌美如花,可惜太过严肃,一点女人的媚劲都没有,输李姑娘一大截。」

  独孤秋雨听了只好气又好笑,她输给令孤绝?她这个货直价实的女人居然输给那个假女人?

  虽然她一点都不想去讨好皇上,可是被说不如一个男人有媚劲,还直叫人不服气哪。也不知那令孤绝是怎么讨皇上开心的?他邪门歪道的本事还直多,竟让皇帝没再碰她,也没唤她,就连身边这些护卫都对他的美色动容。

  唉,有一个美色男女通吃的丈夫,似乎不是一件好事,总觉得令人忧心,不太妙呀。

  突然,她被自己的想法征住,尚未成亲,她竟然已经把他当成自己的夫君了?实在羞煞人哪,可是话说回来,她都和他欢好了两次,自己只对他动了心,不嫁他嫁谁呢?

  她伸手摸着颈子上的古玉链子,那是令孤绝昨夜给她戴上的,要她别再拿下来,摸着古玉的温润光滑嘴角不禁弯起甜甜的弧度,这时她冷不防抬眼对上两双打里的目光,独孤秋雨心中一警,赶忙只回复成冷莫严肃的表情。

  前方笑声隐隐传来,她也不禁勉起了唇角,好一个妖晓狡猾的祸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