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公子抢亲(下) > 第19章(2)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毒公子抢亲(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毒公子抢亲(下) 第19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马车行走了两日后,入城时已过午时,看着窗外的胡同,她心想,这皇上似乎也不急着回宫,说不定会在这座城里停留数口。

  才这么猜测,马车便来到一座府邸前,从侧门驶入,在侍女的带领下,她被分配到一间独立的院落。

  自从那一夜令狐绝半夜摸进她的房后,这几口都是在马车上夜宿,没机会与他相处,令狐绝也尚未对她透露如何离开的计划,今夜宿于这栋宅子里,他应该会半夜摸来吧?看他来了,她一定要问问他。

  「姑娘,请准备冰浴。」监视她的其中一位侍女对她说道,一听到沐浴,独孤秋雨警觉立生,才刚入府,大白天的就要她冰浴?

  「晚一点吧,我肚子俄了,何时开饭?」

  「皇上有令,要姑娘们沐浴净身后,到主院陪皇上用膳。」

  独孤秋雨璧眉不悦,唐允炽用意是要她洗得香香的,然后去伺侯他吃食吗?

  想来实在生气,看着侍女们面无表倩的态度,似乎她若是不从,她们便会强来,如此吃力不讨好,除了忍似乎别无他洁,她突然一顿,回头问侍女。

  「你说,皇上要姑娘们冰浴?那位李姑娘也一样吗?」

  「是的。」

  听到这里,独孤秋雨心头一安,随即想到,不对呀,令狐绝就算扮女人再像,总不可能把该有的东西变没有,没有的东西变成有吧?他要是把衣裳一脱,岂不是孤狸尾巴都露出来了?

  她开始为他担心,明知他神通广大,但还是怀疑他有何妙法可以避人耳目?

  在两名侍女的带领下,她去了浴房,两人负责监视她,自然连洗浴都不会放她一个人独处,所以整个过程,她都由她们侍候冰浴宾毕的,相信令孤绝也是同样的倩况,不过在她洗浴完,换上干净素难的衣裳后,都没听到任何惊动传来,心中孤疑更甚。

  为她梳妆打扮后,侍女领着她走向唐允识所在的主院,尚未走到主院,就听到了悠扬的琴音,音色藉撤,沁人心脾,当她步入厅里,便瞧见了那对如天上璧人的一双玉影。

  坐在主座上的,是冰浴过后的唐允识,他穿了一袭湖蓝色的宽袍,衣襟松垮,微微露出结实的胸膛,他的墨发此刻披散在肩膀上,不像平日玉冠束发,此刻半斜躺在软榻上,前方的几上摆放着菜肉美搜和水果,他的手上攀着琉璃酒盏,嘴角嗯着轻浅的笑,这样的他,少了一分威严,却多了几分风流调俏。

  坐在他左侧的一名女子,穿着一袭浅桃红的宽袖罗裙,乌亮的垂马鬓上插着一朵谈粉色的珠花,眉如黛染,唇如朱点,眉眼间尽是娇媚风情,这美人可不正是那令狐绝吗?

  此刻他正坐在琴案前,手指若兰花,轻拢懊抢抚出宛转的琴音,举手投足间,无不流露出柔媚的韵致。

  在场的还有七王爷和十公主,这两人虽也是一个俊朗、一个美丽,可是有唐允炽和令狐绝扮的李茵菌在场,他们便只能成了陪衬,光华都被比下去了。

  独孤秋雨忍不住盯着令狐绝,他换了衣裳,看样子也是冰浴过的,怎么没有露陷儿?

  她被领到唐允炽右侧的位子,待她入座后,立刻感到唐允识投射来的视线,她低眉敛目,始终不敢和唐允炽的目光对上,想到白天那几名护卫的对话,心想只要自己表现得严肃冷漠,说不定可以让唐允炽不会人主意她。

  每人的案上都摆放着大鱼大肉和水果,她是最晚到的,众人已经在吃食了,她坐定后,便也小口小口的吃起来,一双眼俏俏瞅着现场所有人。

  令狐绝一曲弹宪后,唐允识鼓掌叫好,笑道:「想不到李姑娘不但人美,琴艺也这么棒。」

  「茵茵能得皇上一句赞赏,便心满意足了。」他起身向皇上微微一福,姿态是说不尽的娇柔婉约。

  一旁的七王爷也赞美道:「想不到这天底下有李姑娘这等才貌双绝的美人,宫中的公主、夫人都被比下去了。」

  「七王爷见笑了,茵茵只是一介粗俗的民女,哪能比得上那些金枝玉叶的公主、夫人呢?」他笑语嫣然,水眸合羞地望了七王爷一眼便收回。

  这一抛一收,却让七王爷看得色授魂与,独孤秋雨将这情形若在眼底,心下不禁汗颜,看来那护卫说的不错,她的媚功的确输给令孤绝,这家伙到底是去哪儿字来的媚术啊?

  看完了七王爷和令狐绝,她的视线改茗在十公主身上,发现这十公主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彷佛有心事,不知是怎么了?她一直来到这座府鄙才看见七王爷和十公主,不知是不是被皇上另外派了任务?

  当她正沉思时,一旁传来侍女的低唤,叫了三声,她才猛然回神,回头望向侍女。

  「独孤姑娘,皇上命你倒酒呢。」

  她一征,转头望向皇上,发现他正盯着自己,不禁令她心生戒慎。他叫她倒酒?自己没手吗?分明是故意的,她有些怕唐允炽,更是干百个不愿意替他倒酒,于是忍不住朝令狐绝看去,见他一脸淡定从容,正扶着菜,小口吃着,吃完后,还会用绣帕拭嘴,动作优难美丽。

  她收回目光,缓缓起身,来到皇帝身侧,跪在他身旁,执起描金绘花的酒壶,为他手中的琉璃酒盏注了六分满后,便将酒壶放下,然后理所当然的站起身,要走回自己的几座,可她才起身,手腕突地被大掌握住,一个拉扯,她的人跌到了唐允炽的怀抱里。

  「啊!」她低呼,下意识要挣扎,耳畔却传来唐允炽带笑的好听嗓音。

  「秋雨去哪儿?陪朕喝一杯吧。」唐允炽低笑,他的气息靠得很近,异息拂入她发间,引得她背脊僵硬。她被迫偎入他体里,背贴着他微露的胸膛,热度隔着衣料传来,让她一颗心都吊起来了。

  「喝就喝,一定要靠这么近吗?」

  如此直率不加掩饰的顶嘴,反而惹得唐允炽大笑,当他大笑时,胸膛鼓动起伏着,摩搓着她的背部,让她更加僵硬。

  「来,朕这杯酒赐你,喝。」大掌端来的酒盏,递到她嘴边。

  她心中气恼,虽不愿却也不敢件逆他,反正只是喝酒,尽快喝宪尽快闪人,于是她伸出手要接过酒杯,腰间的手臂却突然环过她的双手,往内一缩,将她整个人困在横过的臂膀内。

  「朕喂你。」低哑的嗓音带着三分挑逗、七分调情,他低下脸,一手环她,一手执着酒杯,这让她更加陷入他的怀抱里。

  独孤秋雨的双颊很快呈染成两朵红云,泄漏出她不习惯这种太过亲密的举止,尽管她脸现僵色,却更添不矫揉造作的风情,她不知道这样的自己,正是吸引唐允炽的原因。

  她心不甘情不愿,却只无可奈何,只好让他喂饮,顺从的喝下甜酒,一杯喝完后,她以为唐允炽会放开她了,想不到他只让入倒了第二杯,还要喂她,令她火大了。

  「我不想喝了。」她恨恨地说道。

  「才第二杯就不喝了?不行,你得喝。」他轻笑。

  「我喝了这杯,你就放我回座吗?」

  唐允炽了挑眉。「你在跟朕讨价还价?让朕想想,嗯,这样好了,让朕用嘴喂你,朕就放你回座,如何?」

  独孤秋雨脸色刷白,他要用嘴喂她?在这么多人面前?别开玩笑了,她死都不愿!可是倘若他强来怎么办?她看极力反杭,是否会触怒他?还未到第十口,她不能冲动。

  忍耐,独孤秋雨,你答应过娘,为了族人一切要忍耐,眼若唐允识就要将那酒盏移到嘴边,打算喝下去再喂喃她,令她不禁全身泛寒,脸色苍白。

  就在他张口要饮下酒之前,另一双柔黄轻轻握住他端着酒盏的手。

  「皇上。」

  娇柔如琴音宛转的嗓音,软软的传来,令孤绝容色照人的容颇近在眼前,他眠出一抹妖晓魅惑的笑容,甜美的说道:「这么不解风情的女子有什么好?让茵茵来吧。」说完拿过酒杯,一饮而尽,接着捧起唐允炽的脸,最上唇,喂他酒。

  独孤秋雨呆了,她玩完全全的呆了,张着嘴,瞪着眼,看着令孤绝与皇上两人嘴对嘴,那酒液还从嘴边缓缓滴漏着这是一个很美又春色欲染的画面,一位美人亲口将酒液喃入男人的嘴里,看得当场所有男人,不管是七王爷还是那些护卫,都感到口干舌燥,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十公主则是翻了翻白眼,似乎对于女人勾引皇帝哥哥的行径,早就见怪不怪了。

  将酒液媛媛喂完后,令孤绝轻轻移开唇,伸出诱人的小舌,舔了舔唇边的酒液,慢不经心地散发娇媚动人的韵味。

  砰!

  一声巨响传来,是独孤秋雨跌到地上的声音,因为皇上放开了她,而她只看傻了眼,来不及反应,所以一个不稳跌到地上,还撞到桌角。

  「唉,独孤姑娘是否野惯了,连坐都坐不好,居然跌下去了。」令狐绝以袖掩嘴,格格笑道。

  这个妖精!

  独孤秋雨尴尬狼狈的从地上爬起,胀红的脸蛋像是被灌了一坛酒似的。

  他居然和皇上嘴对嘴!就算知道他是在帮她,可是这种帮法也太让她惊叮了,这才会一时恍神,摔到地上,不过也因为这样,让她成功脱离皇上的怀抱和注意力。

  令狐绝取代了她的位置,依偎在皇上怀里,为皇上斟酒,剥水果皮,再送入皇上嘴里,显然令狐绝大胆的行径,是在博取皇上的关注,而唐允炽一点也不介意女人为他争风吃醋,他虽贵为皇帝,后宫佳丽众多,但是像李茵茵这样的女子,的确有着勾魂摄魂的魅力。

  独孤秋雨怕自己的表情遮不住,只好埋头苦吃,不敢抬起头,只敢用眼角偷瞄。

  「皇上,今夜让茵茵伺候你可好?」

  这话只让独孤秋雨差点从椅子上跌下去,幸好这次她有手撑着,才没像刚才摔得一场胡涂。

  侍候?!

  他怎么侍候?难不成软骨功还可以让他前凸后翘,「那个」变不见?

  她实在大震惊了,一双眼忍不住往令狐绝身上瞄,直盯着他的胸部,要不是有别人在,她恐怕会忍不住将视线往他的「下面」移。

  他想找死吗?万一被发现是男的怎么办?

  唐允炽望着李茵菌爱慕的美眸,莹莹含羞的波光溢满柔情万种,这样的美人,他哪有拒绝的道理?

  「英雄最难消受美人恩,茵茵如此痴情,朕允你今夜侍寝。」

  「谢皇上。」

  独孤秋雨心头咯瞪一声,困难地吞咽着食物,一双眼从头到尾都死盯着自己的酒杯,脑筋里一片混乱。

  一旁的十公主则轻轻叹了一口气,若有所思的饮着酒,想着那个让她心心念念的俊男子令狐绝,她也想躺在他怀里,亲口喃喂他酒哪……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