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公子抢亲(下) > 番外篇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毒公子抢亲(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毒公子抢亲(下) 番外篇
上一页 目录  
  踏春时节,百花齐放。

  梨树,桃树白红交接的盛开,风一吹来,白色与粉红色的花瓣交错之下,如同粉蝶在雪花中翩翩飞舞黑虎帮,是江湖赫赫有名的大帮派,走私盐铁,开设赌场,酒楼,打通地方官府人脉,把帮派的名声经营得很响亮黑虎帮的帮主石虎,旱个健壮狂野,又桀惊不驯的男人,据说,他除了有把黑虎帮经营成无下第一帮的雄心壮志外,也旁搜罗天下美人,充实他的后院。

  一个月前,他抢来一名大美人,即将娶她做第七名夫人在大喜当天,来自各方的舵主和分舵主,带着贺喜的大礼,纷纷赶到黑虎帮总坛恭贺帮主。

  总坛广阔的大堂上席开百桌,人声鼎沸,觥筹交错,处处是碰杯撞碗之声,以及帮里兄弟们的议论声。

  「据说,帮主这次要娶的第七位夫人,生得美艳动人,更胜其他六位夫人哪」

  其中一名舵主弟开,说着打听来的消息,令其它人纷纷拉长耳朵,探过头,另一名弟开也将打听到的消息提供给各位。

  其它人喔了一声,兴致更加高昂了,就见,其中一名弟兄,继续说道:「帮主这回可真迷上了这女人,前六位夫人都是清白之身嫁给帮主,可这一位七夫人却有个五岁的儿子。」

  「非也非也,咱们帮主认定那五岁小子是她亲戚的小孩,因为那小子跟七夫人都一样姓独孤,虽说也有从母姓的,但咱们帮主打听过,那七去人不曾许人,所以帮主不但执意娶她,还为了哄她欢喜,说要收那五岁小童当自己的义子,视如己出呢。」

  「嘿,这娘儿们真这么迷人,把咱门帮主迷得连干儿子都肯认,咱们可要好好拜见这位七夫人,到底是何等绝色?」

  议论之声不绝于耳,这些来自东南西北的各路人马,都热切讨论着这位明艳照人的七夫人,这时有人不小心碰了其中一人的背,害得那人喝嘴里的酒洒了一身,湿了一大片衣「哪个不长眼的撞了老子!」虎背熊腰的男人气得拍桌子大骂「啊……大爷对不起,奴家不是故意的哩」娇笑声中,软软腻腻的嗓音如羽毛般搔得人心痒痒,那回阵一笑的妩媚妖娆,令男人瞪大了眼,凸着眼珠子惊艳得说不出话。

  只一晃眼,那销魂的芳影便钻入人群里。

  「啊!等等。美人……」男人急于狐住她,一起身,却一个不稳,踉跄的步伐绊倒桌脚栽到地上,引起其他人哄堂大笑。

  「老铁!瞧你猴急的,咱们帮主的成亲仪式还没开始,你就急着洞房了?」

  此话一出,众人更是笑得前后仰。

  坐在石板地上的老铁也不知道自己怎会突然摔倒,他只不过喝了半坛酒而已,适才的惊鸿一瞥,让他整个人呆愕住,不明白自己是太过惊艳而腿软?还是醉到瘫软「在喧嚣吵嚷中,一名手下高声唱喏。「新郎新娘到一」

  在众人期时中,热闹的嘀吶礼乐齐鸣,高大威武的新郎帮主,穿着大红袍,手执同心结红捆带,领着他的第七位媳妇儿洋洋得意的进入大堂,开始成亲。

  当执礼的手下大声唱喏一拜天地时,却突然被人打断。

  「且慢!」

  这声音清亮有力,虽然珊场闹烘烘的,却足以让每个人都听到。

  石虎刀削般的俊容垂时沉下来,声如雷鸣的厉喝道:「是谁说且慢的!」

  「是我」随着一句清朗如琴音拨捻的软桑,一抹曲线玲珑的芳影从人群中聘婷走出。

  当此女现身时,大堂中所有视线齐刷刷的看过来,剎那间,惊艳了四方才狼,震撼了八方虎豹。

  这是一个绝色大美人,比在场的任何女人,或是帮主的任何夫人都要美上几份黛眉朱唇,媚色敛洒,明明她们也是美丽的五官,可这女子就是多了令男人魂牵梦萦的狐媚。

  当石虎见到眼前的女子时,野不禁惊为人天,他以为自己娶的第七位夫人已经是国色天香了,想不到眼前的女人一点都不输给她,那狐媚的气韵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焉媚的女子轻轻笑道「帮主,我可不同意这门亲事哪」

  这娇爹暧昧的嗓音,听得都要酥入骨头里去了,让石虎一团火气瞬消,取代的反而是熊熊欲火「你是……」

  「奴家丽彤儿,见过石帮主。」说着姿态袅娜的屈膝一福,那身子柔若无骨,似湖边水仙一般芳名一报,大堂哄闹之声再起,这丽彤儿艳明远播,有不少人风闻过,他乃几年前风靡一时的琴仙坊花魁,据说当年被自称金云国男人抢去,想不到出现在此石虎一双眼紧紧盯着他,正要开口询问自己和她在哪儿邂逅的,身后的新娘子已经先开了口「你来做什么?」嗓音带着不快,却也是悦耳动听,让人不由得想象在这红盖巾下的容貌,回事如何的风华照人丽彤儿柔媚的笑道,「雨儿出嫁,怎能不通知我呢,你我是自己人,你要出嫁,我自来陪嫁」媚眼转向石虎「帮主我和雨儿一起嫁给你,可好?」

  众人倒抽一口气,连石虎都呆住,他向来大享齐人之福,却没想到艳福不浅,在他成亲这日,又有一个美人投怀送抱,竟要嫁他做第八位夫人飞来艳福,岂能不受?会遭天打雷劈的!

  「不行!」不等石帮主开口,新娘子已经叉起腰,嗔怒的反对。

  丽彤儿娇笑一声。「雨儿,我看人家石帮主挺愿意的呢,出嫁从夫,还没嫁出去就违背未婚夫的心意,怎么行呢。」

  石帮主和众兄弟个个点头,不等独孤秋雨唱反调,丽彤儿已经欺身上前,一把捉住她得手腕,巧笑嫣然的对时候说道:「这媳妇儿向来固执,脾气得很,待我拉下去劝劝,烦请众人先候着,喝喝酒一刻后再来个双喜临门」

  语罢,便强拉新娘子回房,两抹倩影在众人睽睽下翩然离去,连带也带走一双双痴迷的目光。

  美人一走,大堂再度哄堂而笑,众弟兄频频向版主道喜,想不到今日一箭双鵰,这洞房开双门,喜床睡三人,春宵左拥右抱,怎不羡慕天下所有男儿?

  石帮主更是笑得乐不可支,只当是天降艳福,自己是古今第一风流人物,当真是好大的风光众人只知艳羡,殊不知那丽彤儿,乃天下最大的骗局,这个骗局,只有独孤家少数人知道,其中一人便是还没拜堂的独孤秋雨。

  手腕被有力的五指紧扣,一路拉回内房的独孤秋雨,事实上一点都不生气,反倒幸灾乐祸的笑着他果然来了众人以为她是被石虎抢来的,其实不然,她是故意被抢走的,丝毫不挣扎,还开出条件,石虎若要娶她,就必须昭告天下,广发喜帖,大肆宴请各路人马哼,她就不信这丽彤儿——不应该是令狐绝,这个假女人真男人的毒公子,听到有人要娶她的风声,不会急着千里迢迢赶来抢亲一回到内房,把门砰的关上,原本笑晏晏的丽彤儿,猛然转身,面色一沉,唰地扯下想娘子的红盖巾,露出那张花容月貌相比令狐绝眼眸中的锋芒狠劲,独孤秋雨一双美眸,像是清泉洗过般的亮澈晶莹,﹢水汪汪的瞅这他,带着三分调皮七分明媚,涂了胭脂的巧唇,弯起悦目的弧度几个月不见她竟是更美了令狐绝喉头一干,胸口的火气似遇上春雨秋露,一下就消了,可一想到自己若是慢了一步,他孩子的娘就要和别的男人白糖了,立即又火上眉梢「你竟然和他拜堂成亲!」

  「没有呢,被你这程咬金破坏拜不成」

  「哼!我若不来,你就真的和他成亲了?」

  独孤秋雨不但不心虚;还一副「都是你害的」的表情。

  「人家抓了儿子要挟我,我能怎么办?」

  令狐绝一愣。「玉儿被抓了?」

  她一脸委屈。「可不是,人家欺我弱女子,男人不在身边;便把我们母子抓来了。」她低着头,以袖遮面,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偷偷吐吐舌。

  令狐绝听了面色再度变得阴沉。「他敢动我的老婆小孩,我便叫他黑虎帮变成黑鼠帮。」

  独孤秋雨白了他一眼;轻哼道:「谁是你老婆;我又没和你成亲。」

  她不说还好,一说让令狐绝为之气结,暗暗运力,在缩骨功的运行之下,身体开始膨胀,只听得骨头咔吱咔吱的歧的裂开,他由一位娇美苗条的女子变成身材的男子_谁会想得到艳冠群芳的花魁竟是江湖奇人毒公子所假扮,回复男儿身的他,一双墨眸似幽夜『气度儒雅飘谗似谪仙,却又罩着一股邪气』这股邪气『只有他想「吃人」才会散发出来。

  他现在,就很想吃了她,猛然大步上前,没给她后退的机会『便用力拉她入怀』罩下唇,狠狠吻着她『当他走向她时,破碎的衣裳也纷纷落下』直到抱起她『刚好遮挡他一身的赤裸。

  这个外表披羊皮,内心似狼的男人,用他狠狠的思念来惩罚她的唇,滑入的火舌席卷着她的小舌;直把她吻得喘不过气来。

  独孤秋雨被他暴雨般的热吻搅得心口直跳;唉;要不是想念他;她怎么会出此下策?

  为了躲开皇帝的招揽,她独孤世家远走模北,隐藏起来,他又被皇帝和武林诵缉,只好诈死,为了儿子的安全,她待在漠北养育儿子,但他行走天下,北边的沙模、南边的海岛、东北的长白西边的异国;都有他的身影。

  虽然偶尔他会潜行到大漠来与她和儿子共度数月;可是当他不在身边;她想他时怎么办?

  她不想绑着他的人,因为她明白,他是天上的龙,一只不受束缚的龙最好的束缚方法就是绑住他的心,人就算再远;心在情在,缘系天下不会断。

  只要自己一天不嫁他,他就会心心念念的想她一辈子。

  昭告天下,广发喜帖,还不是为了诵知他吗?瞧,不是来了?

  她的双臂环住他宽厚的颈肩;丁香小舌纠缠着他;回应他的思念。

  令狐绝心口一热,因为她的回应;让下腹的欲望也变得坚挺了。

  就算有再多的怒气,这会儿也浇熄了,两人吻得如痴如醉后,他放开被吻肿的唇瓣,低叹道:「你呀……」

  轻轻的两个字,道尽了他的疼惜,拿下她的凤冠;拆下那些繁重的头饰;他开始轻解她的罗衫。「在这里?你疯了!」她猛一回神,忙压住他的手;脸色潮红,嗔怒的他这人怎么那么急色鬼;想在这里要她?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令狐绝挑了挑眉『故作一脸无辜。「雨儿想锴了,我是要帮你更衣』好换装离开这里『怎么……原来雨儿迫不及待想我这样对你?」他笑得一脸促独。

  独孤秋雨被他反将一军『羞得耳根子都红了』气不过的伸手打他。

  「就你这张嘴坏『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故意装出一脸馋相;好让我误会』然后取笑我!」

  令狐绝大笑,抓住她的拳头,一把将她压下,含住她的耳垂,将耳饰轻轻咬下,磁沉的笑道:「雨儿别担心外头那些家伙吃了我下过药的菜肉,又喝了我下过药的酒,此刻八成倒的倒头睡了;哪里还有口管我们洞不洞房?」

  她讶异;原来他早动了手难怪这么色胆包天。

  躺在他身上,感费他的温度,空气中飘的都是他的清爽气味,他是她的良人呀,她好想念他,美眸逐湔迷离,眉宇间透着媚意,瞳仁像是墨染的画,意乱精迷的直勾得他一阵心火燎原。

  令狐绝瞳仁转深,反正这身大红嫁衣不是为他穿的,看着碍眼,索性不客气把它撕了;露出凝脂润玉般的肌肤,哞光一灼,在她身上恪下青青紫紫的吮吻,这向来是他最爱做的事,好比自己要盖章以示所有权。

  独孤秋雨被他抚弄得面颊如火烧直被他吻得似白雪要化成了水低低的轻吟,男人浓重过了她的喘息;但没多久,她细细软软的呜咽又盖住他的粗重低喘。

  一床缱绻,满室浓情。

  令狐绝狠狠吃了个饱后,换上事先准备好的男袍,再帮被他吃得连骨头都不剩的雨儿穿上干净的肚兜和亵裤;及行动方便的窄袖劲装。

  然后,便去接他们五岁的儿子,大大方方走在一片狼藉的大堂上,带着他的女人和儿子离开黑虎帮。当然,临走时,还顺道挑了些最贵重的珠宝带走,以及把那些走私盐的暗帐送到官府,当做抢他老婆的惩罚。

  明日,江湖上将会流传,黑虎帮帮主不但着了别人的道,两名新娘子也不翼而飞,还被官府围捕;人财两失。

  他这个脸丢到江湖上去了;却始终不晓得;到底是何方神圣暗算了他。

上一页 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