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来收妖 > 第1章(1)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姑娘来收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姑娘来收妖 第1章(1)
  目录 下一页
  符圆圆在寻找一支记忆中的蝴蝶簪,那时她才三岁,却记得清清楚楚,簪头是一只蝴蝶,蝴蝶翅膀是用色泽璀璨的宝石镶嵌而制,簪身做工精致,远远看去,恍若一只栩栩如生的蝴蝶。

  她知道这支蝴蝶簪里住着一个妖叔叔,他的名字叫做何关。说起两人的相遇,便要回溯到她三岁的时候,那时她还是个孩子,乳名豆豆。

  遇见何关的那一天,天气晴好,她和所有贪吃的孩子一样,一看到从南方运来的美味荔枝,就忘了大人的叮咛,不管不顾地吃着,因为吃得太开心,不知不觉就把整盘的冰镇荔枝给吃光,等到回过神来,小脑袋瓜才猛然想起娘亲和刘婶的叮嘱,警告她今天不可以再吃荔枝了。

  至于为什么不能多吃荔枝,她不懂,只知道娘亲生起气来会教训她,接着她也想起来,这盘荔枝好像不是给她的……

  符圆圆脑子里浮现娘亲威严的表情。娘说了,她要是不听话就要打屁屁,想到这里,符圆圆的屁股开始发痛。

  她才三岁,打屁屁对她来说是天要塌下来的事,为了护住她的屁屁,她必须躲起来,于是她立即付诸行动。

  躲在庄园里肯定会被娘亲找到,所以必须躲到庄外去;还有,不能让其他人看到她,因为他们会告诉娘亲——在这个庄子里,没人敢骗她娘,她娘在庄子里是很威风八面的。

  为了不被打屁屁,三岁的她第一次离家出走,而她的离家出走,只不过是跑到附近的湖边。

  别小看这段距离,对大人来说,从庄园到湖边不过是两刻的光景,但是对于腿短的三岁娃儿来说,那简直跟翻山越岭一样远,路途上还得躲避大人的视线。

  她知道湖边一大片茂密的芦苇足以盖过她的身高,天真地认为只要躲在那儿,娘亲肯定找不到她。

  于是她发挥玩躲猫猫的长才,避开众人的视线,悄悄出了庄子来到湖边,钻进了芦苇丛里。

  符圆圆觉得自己完成了一件不得了的壮举,毕竟还小,在芦苇丛里玩耍,很快就忘了会被娘亲打屁屁的事。

  她的小脑袋瓜东瞧西看,直到发现了芦苇丛中的蝴蝶,一双漂亮的眼睛就这么定住了。

  她被这只美丽炫彩的蝴蝶给吸引,伸出小手抓住了它,却发现这只蝴蝶不能飞,原来它是假的。

  珠宝镶嵌而成的蝴蝶翅膀在阳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绚丽夺目,令她看得目不转睛,连自己流鼻血了都不知道。

  偷吃荔枝的报应来了,因为火气大,她流了两滴鼻血出来,其中一滴还适巧落到蝴蝶翅膀上。

  她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流鼻血,却明白蝴蝶突然活了过来。

  一抹奇异的黑雾从蝴蝶簪里飘了出来,黑雾越冒越多,汇聚成一个人形,先是头发、身体、四肢,最后是五官,简直就像变法术一样,再度令她看得目不转睛,又把流鼻血一事给抛到脑后去了。

  她永远记得与何关第一次见面的这一刻。他的出现是如此的独特而与众不同,他整个人浮在空中,长发飞扬,衣袍翻飞,宛如蝴蝶飞舞,令她看得又惊又喜。

  她不害怕,甚至第一眼看到他,她就喜欢上他了,这种喜欢是不含男女之情的,只是单单纯纯的喜欢。

  在她眼中,他如同天上下凡的谪仙,一头墨发如丝绸飘飞,扬起的墨袍上印着七彩云纹;他的剑眉斜飞,一双凤眸炯炯有神,深邃的眼瞳比湖水的颜色更加变幻无常;他的肤色晶莹剔透,好似阳光可以穿透。

  符圆圆从没见过这么美的人,她年纪尚小,不识男女情愫,只知道他是特别的,他的相貌身形深深烙印在她的小脑袋瓜里,并在她单纯美好的小心灵中,占据了重要的地位。

  她很高兴,只有她看得到他,只有她能听到他说话,这是她与何关之间的秘密,连她最亲爱的娘亲都不知道她身边有个美绝人寰的妖簪叔叔。

  他会陪她玩,抱着她飞,让她骑在他的肩上,让她的视野更加宽广,而他的肩膀宽厚,总带给她一种安心感。

  她住的庄园里养了很多马,以往她觉得骑马很开心,可自从有了何关之后,她便觉得骑在何关背上才是最幸福的事。

  何关会生气,也会瞪她,还会阴沈着脸,但奇怪的是,她不怕他。

  不管他的表情多么阴沈可惧,她知道他不会伤害她,也不会不管她,偶尔他还会露出拿她没辙的无奈表情。别看她是个孩子什么都不懂,其实她很会察言观色,尤其是观察何关的颜色。

  何关天天带她飞东飞西,他还能幻化成蝴蝶,在她身边翩翩起舞,有他的陪伴,她的世界变得缤纷多姿,每天都像过年一样好玩。

  何关的俊美足以灭国倾城,所幸她还小,不懂这些,不过在见过何关的美丽之后,无形之中,她已经对天下所有出色的男人免疫了。

  她会在何关背上玩耍、在他怀里休憩,饿了或渴了,何关会喂她;如果她累了,就会睡在何关的胸膛上。

  何关的怀抱冬暖夏凉,挡风遮雨,还能防蚊驱蝇,有他陪伴的日子,是她这一生最幸福也最神奇的时光,可是有一天,这个妖簪叔叔却说他要离开了。

  这一日,天气依然晴好,是个适合出游的好日子,何关来找她,她像以往一样,习惯性的张开双手要他抱抱,对她来说,这个怀抱专属于她。

  何关将她抱起来放在大腿上,捏捏她的小脸蛋,对她说话。

  “豆豆,我要走了。”他的声音总是那么好听。

  她呆了呆,还眨了眨圆圆的眼睛,好奇地问:“叔叔要去哪?”

  “去云游四海,你要跟我走吗?”

  “好啊,咱们走,飞飞。”她开心地说道,伸直两手做出飞翔的样子,丝毫不懂分离的滋味。

  她以为,他们会一直在一起,就像每次他出门一样,不管去哪儿,不管白天或黑夜,他一定带着她,而她当时不晓得,这是因为血誓的禁咒,她的鼻血沾在簪子上,等于跟何关结下血誓,所以何关才无法离开她太远。

  他之所以出现,是为了修复她娘与她爹的姻缘线,当红线牵上的那一刻,他的任务便结束了,两人的血誓也随即解除,便是他离开的时候了。

  所以这一回,他是来告别的。

  她不明白他为什么非走不可,望着他那双如宝石般美丽的眼瞳,虽然含笑,却似乎没有笑进眼底,还有一股说不出的寂寞和忧伤,她突然就心疼了。

  她还是个孩子,不知道要用什么言语安慰他,她只能伸出手攀上叔叔的脖子,希望用拥抱来安慰他,就像她难过时,娘会温柔地抱抱她一样。

  她不想离开他,因此在抱着他时,她也随手抓住他的头发,小小的心灵头一回感受到一抹说不出的心疼,天真地不想让他离开,而她也知道,他其实是舍不得离开她的。

  可惜的是,她最终没留住他,他的身影化为黑雾逐渐消散,她的额头还留有他离别亲吻时的余温,而他眼中的忧伤,也留在她的心里。

  她呆呆地坐在床上,望着他消失的方向。她没抓住他,但当她低头时,却发现自己手中残留着他的一根头发。

  她的小手紧紧握住这根发丝,彷佛握住了他们俩曾经一起度过快乐日子的证明。

  何关说当他离开后,她会忘了他,她后来的确忘了,可是当有一天她拿出小荷包,摸了里面的头发后,她又记起了一切。

  为了不忘记妖簪叔叔,她小心翼翼地将头发保存好,因为她知道,只有这样她才不会忘记他。她将妖簪叔叔的头发做成结绳,与她的头发绑在一块,这样一来,她时时刻刻都能记住他。

  随着年龄的增长,她渐渐明白了何关的不平凡,并且生起一股寻找他的愿望。这个心愿烙在她心底多年,如同刻在石头上,不因时光飞逝或世事多变被削磨,反而如同刻入骨子里一般的强烈。

  一般姑娘家大约都是过了十二岁之后,便有了情窦初开的对象,父母会开始帮女儿物色适合的男子,等女儿及笄后,订亲成婚。

  符圆圆却跟其他姑娘家不同。她在三岁时,心里就住了何关,找到他已成了她毕生非做的一件事不可。

  而在她十六岁这一年,她终于找到他了。

  看着手中的蝴蝶簪,就像看着多年的伴侣一般,她将簪子温柔地搁在案上,下头还铺了一层软垫,那小心的动作似是怕碰撞了什么宝贝似的。

  若要叫出簪中的蝴蝶妖,必须以鲜血召唤,结成血誓,因此她毫不犹豫地从腰间抽出一把锐利的小刀,在自己白嫩的指尖上刺了一下,指尖立即冒出一滴鲜血。

  她将鲜血轻轻涂在蝴蝶翅膀上,没多久,彷佛活物一般,鲜血尽数被吸附进簪子里,丝毫不剩,就跟她三岁时的记忆一样。

  符圆圆唇角弯起浅笑,一双明媚的大眼亮如星辰,欣喜满溢,不一会儿,果然见到簪子起了变化。蝴蝶翅膀上冒出了黑雾,越来越大,最终凝结成一名男子的身形。

  男子形貌终于化为实像,他五官俊美,皮肤白,一头墨发在空中飘扬,身着墨底七彩云纹的宽大长袍,整个人飘浮在空中,四周的空气因他而扬起一阵风,将她的长发也吹得如翻飞的丝绸。

  那一双桃花眼缓缓睁开,如同天边升起的星辰,彷佛能吸摄人魂似的深邃幽亮。

  符圆圆呆呆地望着他。十三年过去了,她从一个娃儿长成了二八姑娘,而他依然没有改变,还是当年的那个他,这十三年来他也仍然被关押在簪子里,一次又一次的等待有缘人与他结成血誓。

  想到自己在找到他之前,他都是这么过日子的,她不禁心疼,不过又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心又释然了些。

  没关系,她找到了他,从此以后,她不会再让他一个人了,想到此,她眼里有了笑意。

  她就这么直直地盯着他,彷佛想要弥补这么多年来的岁月,好好将他看个够。

  何关挑了挑眉,一双妖魅的墨眸饶有兴味地打量这个年约十六岁的年轻姑娘。她拥有何关满意的条件——年轻貌美,处子,白洁净,是个大美人,不过美人儿的反应却令他感到有趣。

  “你好像不怕我?”在她身上,他找不到恐惧或是惊吓。

  “你看起来并不可怕,我有什么好怕的?”别说怕,她高兴都来不及,还觉得很新鲜,因为她不再是三岁的娃儿,能以大人之姿跟他平等说话。

  这是她盼了多年的事,如今总算遂了心愿。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