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来收妖 > 第2章(1)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姑娘来收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姑娘来收妖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何关,你被关在簪子里时是醒着还是睡着的?簪子里是什么样子?有没有灯火啊?”

  他懒得理她。

  “何关你看,蝴蝶耶,看到以前的同类,你会不会跟它们打招呼呀?”六道轮回,他早就脱离畜牲道,蝴蝶跟他没关系。

  “何关,我肚子饿了!你说今天咱们吃什么好呢?自从成为修仙弟子后,我就吃素了,你也吃素好不好?”

  妖怪吸引日月,不需要吃东西,修仙人居然连这个也不知道。

  “何关,你能不能跟那些狼哥哥们说,请它们别再跟着我了,吃修仙人的肉不但罪孽深重,还会拉肚子喔。”

  何关沉着脸,连续三日下来,这个修仙丫头在他耳边不停的叽叽喳喳,就像麻雀一样吵,说东说西的吵死人了。

  他瞪她,但丫头却不怕他,见他有反应,她还兴奋得越说越多,他不予理会,想用冷淡的态度让她自讨没趣,偏偏这女人神经大条到被无视了也无所谓。

  她身上有一层防御的仙术能抵挡他的侵入,这令他十分不悦,一个十六岁的姑娘,修仙年资并不高,他感觉不到她身上有高强的法力,但他这个百年妖却动她不得,赶也赶不走,实在令人气结。

  不管是仙还是妖,都能感应到对方法术的强弱,越是法术高强的人,周身的气场越强,让人避之唯恐不及,比如当初将他封印在簪子里的那个女人,她的法术就很强大,令他这个百年妖逃避不及,最后被对方收了去,关在簪子里。

  眼前这个丫头气场弱得很,明明是个道行很低的修仙人,他却拿她没办法,难不成她可以隐藏自身的气场?

  不,不可能!

  何关排除了这个猜测,修行岂是那么容易的事,他当初也是修行了百年才好不容易修成人形。

  他本是森林里一只生命短暂的蝴蝶,因缘际会遇上了受伤的狐仙,在狐仙死亡也,他无意间吸收了狐仙体内散出的灵气,灵气延续了他的生命,得以长命百岁,继而能修行百年,成为人形。

  即使是当初把他关押到簪子里的那个女人,也有五百年修行的功力,符圆圆这丫头不过才十六岁,根本不可能有百年的法力,难不成她也吸收了其它仙物的灵气?

  何关对她充满了疑心和防备,何况他本就对修仙人有怨气,自然不会给她好脸色看,但是也不知这丫头是太没心没肺,还是心太宽,对他的冷漠居然丝毫不以为意。

  “啊,下雨了耶,快让我躲躲。”符圆圆也不管何关同不同意,迳且躲到他怀里,双手抱着他,果然见到他周身不沾水,似有一圈法术隔绝了雨水,为她遮蔽。

  “有现成的雨伞真好。”她舒服得叹了一口气。

  何关黑着脸,被她当成了雨伞,十分不悦,冷冷嘲讽。“怎么,难道你连最简单的隔水术都不会?”

  “借我躲一下也没差,别那么小气嘛。”她笑嘻嘻地道,对他的冷嘲热讽丝毫不以为意,甚至还当成了情趣。

  如她所言,他还真是没办法甩开她。因为昨日他试过,不管自己飞多远,只要她召唤,他的人立刻会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强制召回她身边,而当时这丫头还开心的拍手大笑说:“太好了,我这召唤妖的法术比召唤那些其貌不扬的妖兽好太多了!”

  当时,他听得脸都绿了,他堂堂蝴蝶公子,竟成了她呼之即来的召唤兽。

  行!既然他甩不开她那就别怪他不客气了。到了晚上,趁她熟睡时,他侵入她的梦中,打算用入梦术来控制她,可当他一入她的梦境,却整个人呆掉了,只因为梦里的她正在沐浴净身。

  她全身一丝不挂的泡在池子里,只有双肩露在外头,胸部以下都在水里,她一头如丝缎般的墨发漂浮在水面上,水底下的身影若隐若现。

  他阅女无数,任何绝色美人都魅惑不了他,却被眼前的影象怔住了,不同于白日的死皮赖脸,此刻的她端方高洁,美丽不可方物,如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水中莲花,仙气飘然的同时,还有着三分出尘的媚骨之姿。

  这画面不沾情色,却令人心神向往,让他不由看得痴迷,直到女子的惊呼声传来,紧接着一股强大的气劲将他整个人弹出了梦境,直把他撞飞好几丈远,还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不但全身剧痛,魂魄差点都散了。

  更可恶的是,隔日一早这个死丫头见到他的黑眼圈,还奇怪的问他,妖也会睡眠不足?

  他不是睡眠,而是花了一晚上的时间才把被打散的三魂七魄找回来补齐,自此这后,他再也不敢随意进入她的梦中。

  何关低头望着她,不禁陷入沉思。这丫头把梦境里的事忘得一干二净,黏上来巴着他躲雨,想甩都甩不开,跟梦中那个仙子气度的她相较,完全不同。

  何关觉得很郁闷,暗骂自己昨晚真是鬼迷心窍了,居然被个洗澡的小丫头给迷住,他垮着一张俊脸,整个人阴沉沉的。

  他们此刻走在镇里的大街上,路上百姓本就看不见何关,而在何关的隐身术之下,百姓自然也看不见勾着他手臂的符圆圆,因此她能恣意开怀大笑,不用在乎他人的眼光。

  何关低头看她,见她哼着歌,眼里嘴角都是浅浅的笑意,心情始终很好,不管身边的他是冷着脸、垮着嘴还是瞪着眼,都不影响她的好心情,而她的姑娘发髻上插着那支蝴蝶簪子!也是她全身上下唯一的饰物。

  感觉到他的视线,她抬起脸,对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他面无表情的把脸转开,过了一会儿,又将视线移到勾着自己手臂的那双手。右手腕上有一条红线,那是她的姻缘线,线的那头是全新的,从未与男人牵起过,代表她尚未与任何男子结过缘。

  既然能看到她手腕上的红线,就表示他牵红线的任务还在,也就是说,若他帮她找个男人,牵上红线,便能解除跟她之间的血誓了。

  思及此,他俊逸的薄唇勾起漂亮的弧度,邪邪一笑,心中有了计较。

  凡人皆逃不过情爱,这丫头就算是个修仙人,却嫩得很,既然法术无法赶她走,不如帮她找个男人,牵成了红线,解除血誓,他就不信摆脱不了她。

  忽而,街上起了骚动,周遭百姓纷纷走避,何关和符圆圆也被这突来的状况被吸引,正疑惑间,就见一人一马在大街上奔驰,往他们的方向疾速奔来。

  何关圈住符圆圆的腰,手一收,如大鹏展翅跃于空中,那狂奔的马儿便从他们下头冲过去,奔势不减。

  在何关搂住符圆圆的腰时,她的双手也很自然地攀住他的脖子,两人浮在空中,她好奇地往下瞄去。

  只见驾驭马儿的是一名全身包得密不透风的黑衣人,紧追在后头的则是一群汉子,黑衣人甩出手中的马鞭,将路边的摊子打歪,好让摊子上的木桶滚向路中央,试图阻止后头的追兵。

  “这男人做了什么事,若得一堆人追他?”符圆圆疑惑地问。

  “她是女人。”何关冷淳。

  符圆圆诧异地看向他。“她全身包得跟棕子一样,这样你也看得出来她是女的?”那黑衣人明明是做男子打扮,而且还蒙住了脸。

  “这有什么难的,就算她易容,我也瞧得出来。”讪笑的语气里,明明白白嫌弃她一个修仙人,居然连这点眼力也没有。

  呵呵,鄙视她?符圆圆眨了眨眼,伸手指着黑衣人所骑的马。

  “那你说说,那女人骑的是公马还是母马?”

  何关嘴角的讪笑蓦地顿住,她则是笑得很贼。

  “是母马,就算离得很远,我也瞧得出来喔。”她学他用着讪笑的语气,嫌弃他身为妖,居然连这点眼力也没有。

  何关嘴角抖了下,一时无语。

  “啊!”

  下头传来女人的痛呼声,何关和符圆圆两人同时看去,就见那名黑衣女子手臂上中了箭,从马背上摔落下来,因为这个变故,让她逃走失败,被后头赶上的汉子们团团围住。

  这时领头的男子上前,把刀架在她肩上,令她动弹不得,而他们似乎在等着什么人。

  过了一会儿,又有一名男子骑马而来,他下了马,大步走上前,其它人自动让出一条通道,在男子来到黑衣人面前时,其它人立刻将他们围起来,挡住所有人的视线,并驱散其它好奇围观的百姓。

  这名男子相貌堂堂,身形挺拔结实,气度威严,冷凝的利眸盯着黑衣人,伸手一把扯下女子脸上的布。

  符圆圆禁不住赞叹。“长得真是好看。”

  何关瞟了她一眼,“怎么,看上那男的?”

  “不是,我是说那女人,她长得真美。”

  何关再度无语。

  岳应天盯着眼前的女子,薄唇抿得死紧,拳头紧握,沉声道,“芽儿,原来是你?”

  芽儿本是他府中的婢女,平日负责扛理他的起居,却没想到竟是卧底的杀手。

  那叫做芽儿的女子被识破身分,只是望着庄主眼中的怒火,接着垂下眼,没有任何辩解。

  “既然被抓到了,我认命,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岳应天冷笑,“想死,没这么容易,说,是谁派你来刺杀我?”

  芽儿沉默不语,岳应天眸光转厉,突然上前点了她几个穴道,她痛唔一声,感觉到内力被封住,接着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将她带回去审问。”

  “是。”

  两名手下上前,一左一右将芽儿架起来押走。

  符圆圆立即对何关道:“走,咱们跟去看看。”

  何关瞟她一眼,忽而降落在一处屋瓦上,把她拎到一边去,冷道:“不去。”

  符圆圆如同一只小兽被他嫌弃的推到一旁,她不死心的又靠近他。

  “为何?”

  “事不关己。”他盘腿坐下来,一副不想多管闲事的态度。

  “不不不,非常有关系,有人要刺杀那个男人,我们不能不理呀。”

  何关一双桃花眼瞟向她,冷问,“那男人跟你有什么关系?”

  “没有关系。”

  他瞪了她一眼,“没关系就走开。”他嫌弃地再推开她,就像嫌一只苍蝇似的挥赶。

  符圆圆又被鄙视了,但没关系,她是修仙人,修仙人都很容大度的,她立刻原谅他,再度不死心的黏回去。

  “他是御剑山庄的庄主岳应天,年轻有为,才华洋溢,是武林中的大好青年,这种人要是死了多可惜啊。”她的语气中充满了仰慕之情。

  何关挑了挑眉。“怎么,敢情你是看上人家的美色了?”

  “其实我是看上他的人品。”她不羞不臊的回答。

  何关盯着她,她也直视不讳的看着他,一脸诚挚认真,他能看她多久,她就能撑多久。

  “不去!”他再度嫌弃地推开她,但符圆圆哪是那么容易打发走的,干脆上前死死抱住他。

  “滚开!”

  “不滚!”

  “你这个女人,大白天的抱住男人,还要不要脸?”

  “我师父说过,做人要分清面子和尊严的差别。爱面子的人得不到尊严,有尊严的人不在乎虚有的面子,我这么不要面子的求你,是为了救人,救人之心才是做人的尊严,我若见死不救,就枉为人了。”

  “你——”

  “知道什么是歃血为盟吗?就是你血中有我,我血中有你,咱们结成血誓已经合为一体,不能分开的。”她紧紧抱住他,连双腿都用上了缠功,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何关气得脸色发青,一如地狱来的阎罗,如她所言,因为血誓的关系,他伤她不得。

  他的拳头握紧了放开,放开了又握紧,最后还是把怒气忍了下来。

  罢了,与其继续在这问题上纠缠,不如尽快帮她找个男人嫁了,说不定那个叫岳应天的男人就是个好对象。

  只要她嫁了,他才能图个清静。

  “行了,要去御剑山庄是吧。”

  见他松口答应,她一脸惊喜。“我就知道你是好人,肯定不会见死不救的。”

  好人?何关嗤之以鼻。他根本不在乎不相干人的死活,只想把岳应天和这丫头送做堆就行了。

  “咱们走吧。”符圆圆主动改而攀上他的背,调整了个舒服的位置。

  何关没动,却是转头瞪她。“你自己没有脚吗?”

  她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那个……轻功这一门,我向来练得不太好,还是跟着你比较快。”

  轻功不好!修仙人的基本功就是轻功,否则如何练到腾云驾雾?她居然连飞上天都做不好?

  他死死地瞪着她,而她则是一脸陪笑,一双臂膀却很坚定的攀着他,一点也没有要放开的意思。

  “我还真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修仙人。”他说得咬牙切齿,心想自己怎么就跟这样的人结下血誓了?

  “做人嘛,得擅用自己的长处来弥补自己的短处,我虽然不擅长轻功,但我有识人之能呀,你这么厉害,我跟着你就好了,嘻嘻。”她一脸自傲,说得好似他会飞,她甚是欣慰骄傲。

  何关懒得再跟她废话,他现在恨不得快点把这个丫头卖给男人,只要她的姻缘线牵成,他就能立刻跟她后会无期了。

  他正要点地而起,飞往御剑山庄,她忽然急急地道:“啊,等等。”

  “怎么了?”他一脸狐疑。

  “麻烦你顺便载我去买块桂花糕……”

  何关黑着脸,不想理她,直接飞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