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来收妖 > 第3章(1)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姑娘来收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姑娘来收妖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符圆圆记得师父说过,修仙之人也各有所长,有人擅长布法,有人擅长破阵,有人能净化魔障,有人能通心灵。

  收伏之法五花八门,因为而异,而她符圆圆擅长的,便是通心。

  她能透过表面的假象,看进每个人内心真实的自我,藉由对方散发出来的气蕴去人能分辨对方内心的感受,这就是她来到御剑山庄的目的,当她看到芽儿的第一眼,便知道她没有杀意,因为她在芽儿身上感觉不到恨。

  虽然芽儿表面冷漠,但她散发出来的气蕴却是温柔的,还带着些悲意,现在她还看出了她对岳应天的爱意。

  芽儿呆住了,她没料到自己的心事竟被一个陌生女子看出来,这女子似乎能看透她内心的想法,她也能感觉到对方对自己的善意。

  最后她终于苦笑,轻轻点头承认。

  “是的,我爱他。”

  “既然爱他,为何不告诉他呢?”

  芽儿摇头,“只要能保护他就够了,我刺杀他也是同时要提醒他,有人要他的命,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相信他现在已有万全的防备,不会有事的。”

  芽儿只透露到这里,其它的不肯再多说,她的苦,外人哪里能了解?指使她潜入山庄做婢女的人对她全家有救命之恩,偏偏她爱上了要刺杀的人,下不了手,又不能出卖恩人,唯一的办法就是牺牲自己,只有自己死了,就不必再遵守报恩的诺言,也不必亲手杀害心爱的男人。

  接下来不管符圆圆如何问,芽儿只是摇头,不肯再多说一个字。

  出了大牢后,她对何关道,“我想救芽儿,帮她洗去冤屈。”

  “本公子的血誓对象是你,其它人一概与本公子无关,恕不奉陪。”何关轻身一飘,坐在大树干上,双臂交于胸前,往后一靠,打算闭目假寐,对其它事不予理会。

  符圆圆望着他冷漠的面孔,想了想,忽而弯起嘴角的笑,“这样好了,咱们做个交易如何?”

  何关闭着眼,连应都没应。

  符圆圆继续道,“你帮我找出真相,我就帮你解除部分的禁制。”

  何关半睁眼睨她,依然显得漫不经心,“喔?是吗?”

  符圆圆笑嘻嘻地说,“只要这件事你肯帮我,我就助你在人前现形。”

  “你能?”

  俊美的脸庞突然近到咫尺,仅仅是眨眼的瞬间,他便已从树上来到她面前,欺近的鼻息吹拂着她的脸,妖异的眼眸闪着诡异的亮光,似要收拢人心,直直看进她的眼底。

  面对他的突然欺近,她不闪也不躲,胸有成竹地回答,“我能。”

  “其它人也能看得见我?”

  “是的。”

  “没骗我?”

  “骗人的是小狗。”

  他把长袖一甩,喝令道,“小狗算什么,立咒为誓,若有违,遭天谴!”

  他说的立咒为誓,一旦立下咒誓,便受咒语所束,任何一方若有违背,便会遭受惩罚。

  符圆圆点点头,爽快答应,“行,咱们立咒为誓!”

  她捏了一个誓约的咒诀,何关也同样随她念咒,两人誓约成立,不得反悔。

  立下咒誓后,何关这才相信她,他倒是小看了这丫头,没想到她竟然有办法能让他现形于人前。

  百年来,除了血誓的对象,没有人能看见他、听见他,这种孤独非一般人能忍受的,即使是妖也不例外。

  不被人们看见,仿佛世间只有你一人,那种被忽视的感觉如同无底深渊,会把人逼疯,也会让人窒息,好似你已被这个世界无情的抛弃,只能留在黑暗中孤单的逝去。

  他迫切想恢复人身和法力,再次出现在世人面前,而不是像一抹幽魂,无人在乎、无人关切、无人知道他的存在。

  立了誓约后,何关果然变得万分积极,而符圆圆也总算瞧见他的实力,不出半日,何关便查了出来。

  “山庄大总管有问题。”

  “你怎么知道?”

  “怎么,你能嗅出芽儿没有杀气,却嗅不出大总管的阴谋?”何关讪笑看着她,这便是又在取笑她这个修仙人的道行了。

  符圆圆不服气地起嘴,“口说无凭,证明给我看,若是,我就服了你。”

  他挑眉,“你真要看?”

  “当然。”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看到真相吓到了,可别怪我。”何关妖异的眼底闪过一抹邪气的笑。

  “我才没那么胆小呢。”她哼道,心想反正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往他背后躲,他俩结了血誓,何关一定得保护她,她不怕。

  于是当天入夜,等到众人入睡时,何关便带着符圆圆潜入大总管楚啸的屋子里。

  楚啸年三十五,生得眉清目朗,刚冷中带了几分儒雅,虽不如庄主俊逸,却也是相貌堂堂,为人处事沉稳,是过世前的老庄主提拔上来的人选,从一个管事做到了大总管。

  楚啸洗漱完正坐在案前,就着灯火执笔练字,看起来没什么异样。

  符圆圆疑惑地问何关,“咱们在等什么?”

  “等你要的真相。”何关嘴角勾着慵懒的笑,在静夜中,不知是不是烛光的关系,显得更加魅惑诱人。

  符圆圆见他一脸神秘的样子,不禁嘀咕,“最好是真的,大半夜不睡觉来看人写字,你不困,我看得都困了。”说时还打了个含泪的呵欠。

  这位大总管楚啸在庄里的地位,符圆圆略知一二,山庄里,除了大公子岳应天之外,第二个说话最有力的便是这个楚啸。

  楚啸平日不苟言笑,行为举止十分严谨,不喝花酒也不赌博,律己甚严,待人处事公正,多年来,对岳应天亦是忠心耿耿。

  三年前,当岳应天遇袭时,他还为他挡了一刀,差点丧命,因此全山庄的人都对这位大总管十分敬重,没有人怀疑大总管对庄主的忠心,因此符圆圆实在看不出这位大总管哪里有异心,但是何关却说这人有问题。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背叛庄主,更何况,我在他身上没察觉到任何不好的气息呀。”倘若楚啸心术不正,她必然有感应才对,所以她很疑惑。

  何关只是露出不屑的讪笑,“丫头,你的江湖经验还太嫩,有些人的坏不会表现出来,因为他不认为自己坏,这世上,可不是单单用好与坏就能区分。”

  符圆圆听了一怔,何关的话不禁令她陷入深思,这世上不单是用好与坏就能区分……是呀,她很认同,就像何关,他是妖,因为坏了人界的规矩,所以被仙术关进簪子里。

  可是当她还是孩子的时候,何关带给她的却是一份单纯的好,直到今天,她依然能感觉那时候的美好,没有任何目的,就只是单纯的疼爱。

  在她六岁时,她遇到了云游四海的静观居士,也就是她的师父,师父说她命中有奇缘,引领她入门修仙,她当时就想到了何关,于是她问师父,如果修仙,是否可以找到何关?

  谁知师父只是笑笑,没有回答她,只是问她一句,“为何想找他?”

  “他一个人好可怜,我想抱抱他。”她当时没有想太多,她关心何关,想到他离开时眼中的悲意,她小小的心灵就揪疼着。

  于是想找到他的心愿就这么在她心里生了根。

  师父摸摸她的头,温柔地笑了,轻声对她应允,“好好修仙,你就能实现心。”

  而她很幸运,她的娘亲牧浣青也非一般女子,有广阔的胸襟和识人的远见,在与师父深谈之后,娘亲便毅然决然答应她入仙门,就算身为镇远侯的爹爹反对也没用。

  据刘婶说,当时娘亲拿出一张契约书,对着爹爹说——“当初离开侯府时,候爷答应过,女儿是妾身的,一诺千金。”

  据说当时爹爹脸都气歪了,两人为此还冷战了一个月,最后还是爹爹认输妥协,不过爹爹虽然认输,却连续好几夜在床上惩罚娘,让娘都下不了床。

  成为修仙弟子之后,她渐渐知道更多妖魔和仙道的事,这才明白,原来何关是蝴蝶妖。

  在修仙道场的藏书馆中,记载了许多被收伏的妖魔的事迹,何关便是其中一个。

  伏妖纪录里说到,何关吸取了狐仙的灵气,得以长命百岁,修仙成人,但他却玩弄人心,伤人情感,因此被封押在簪子里赎罪。

  师父说,不管是人或妖,皆有善根和恶根,取决于两方的多寡罢了。

  何关对她无私的疼爱,代表他也有善根,他看似坏,却也藏着一分对她的好,同样的话,也从何关嘴里说了出来。

  他说,人不单单只是用好与坏来区分,不也正是此意吗?

  她眼底流露淡淡的笑。有些人的确不能用好与坏来区分,何关亦是。

  烛火晃动了下,楚啸的笔突然顿住,接着他搁下笔,缓缓站起身,走到摆放书柜的墙边。

  他扳动一个暗格开关,将书柜推开,出现一道窄门,走了进去。

  这突来的状况让符圆圆立即坐直了身子,精神都来了。

  她和何关跟着进了那道门,里头果然是一间密室,这间密室还有另一条暗道,从暗道中走出了一名女子,符圆圆认得她,正是山庄的二夫人。

  去世的老庄主娶了两房,大房是大夫人,亦即岳应天的亲娘,二娘则是老庄主的小妾,庄里的人都称她三夫人。

  二夫人平日不问事,自从老庄主死后,她便陪着大夫人吃斋念佛,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后院,甚少与人见面,平日也没跟大总管有任何瓜葛,这时候却出现在大总管屋内的密室里,走的还是暗道。

  夫夫人一见到楚啸,立即向他投怀送抱。

  “啸……”她亲昵地唤他的名,双手攀上他的肩,将身子偎入他怀里。

  符圆圆瞪直了眼,嘴巴惊愕得合不摆,手指着他们两人,不敢置信地看向何关。

  “他们……”

  何关却丝毫不意外,淡笑给了两个字,“没错。”

  大总管和二夫人竟然有奸情?

  符圆圆仔细打量对方。这位二夫人虽然年过三十,但是保养得宜,算得上是貌美如花。

  楚啸对她的投怀送抱并未阻止,但也没有主动回应,只是淡淡开口。

  “我要的铸剑密笈,你带来了吗?”

  “我若没带来,哪敢来见你呢?”

  “密笈呢?”

  二夫人突然离开他的怀抱,飘然转身,脱下绣靯,坐上密室里的床榻,媚眼如丝地瞟着他,娇媚一笑。

  “密笈在我身上,想要,就自己过来拿。”

  楚啸看着她的狐骚样,嘴角勾了勾,却不急色,只是缓步上前,坐在床沿,伸手一拉,就把二夫人拉进怀里,一手搂着她的腰,另一手不客气地在她胸脯上摸索。

  二夫人任由他的大掌在自己身上揉捏,禁不住轻吟,脸蛋也渐渐发红,轻轻喘息着。

  在摸索一遍后,楚啸便开始剥她的衣裳,直到把她脱得一件不剩,女体完全裸露在外,却仍没看到他要的东西,不由得拧眉。

  “密笈呢?”

  “你确定每个地方都找过!”二夫人爱娇含羞地提示。

  楚啸看了她一眼,嘴角勾起笑,伸手摸向她双腿间,二夫人抖颤了下,身下的刺激让她禁不住呻/吟出声。

  想要密笈,就得先满足她。楚啸鄙视地瞟了她一眼,不再客气,低下头吮上她的胸脯,操弄这个欲求不满的女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