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来收妖 > 第3章(2)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姑娘来收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姑娘来收妖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符圆圆全程目睹,没逃走也没惊叫,只是直直瞪大眼,张着嘴,整个人像木头一般。

  她完全没想到会看到这么香艳的一幕,这赤裸裸的画面对她的冲击太大,让她整同人被定格在原地,瞠目结舌。

  可对何关而言,这种场面不过是小菜一碟,他甚至连眼皮都懒得动一下。

  世人想得到的最淫乱的场面,他都看过,对纵女色欲这种事,他见怪不怪,要不是为了要让丫头看到真相,他根本懒得来这屋子。

  对他来说,男女交欢跟路边看到的动物交合没什么不同,差别只是人类除了冲动,还有情欲的作弄,情欲之心会让人沧陷,激出最原始的本性。

  那欲念就傻黑色的丝线,缠缠绕绕,勾得人心痒痒,生出许多绮念,他能看见这些淫欲的丝线纠缠在人们的身子里,这条线勾着那条线,谁对谁有欲念,都瞒不过他的眼。

  来到山庄的第一天,他就看遍了整个山庄,他能见到每个人身上缠绕的欲念之丝,嗅到淫味,而他便是从二夫人那儿寻到了大总管这儿,也知道二夫人今晚会来找大总管。

  他早知道会有这一幕,也是故意把丫头带来见识见识。

  他瞟向符圆圆。就算丫头是修仙人又如何?人间岁月不过匆匆一瞥,她不过才十六岁,对已经活了上百年的他来说,不过就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孩罢了。

  见她整个人都看呆了,那惊呆的表情取悦了他,他勾起魅惑的邪笑,磁哑的嗓音来到她耳畔边。

  “楚啸想夺取御剑山庄庄主之位,二夫人是他的同伙,今夜二夫人为他偷来了铸剑密笈,这就是真相。”当然,顺带奉送一出香艳刺激的好戏,请笑纳。

  “何关,我头昏。”

  “怎么,你是第一次瞧见男女合欢的情景,所以吓得头昏了?”何关坏坏一笑,却在看见她转过来的脸庞时,瞬间呆住。

  只见符圆圆一脸苍白,鼻下还挂着两管鼻血。

  “何关,我真的头昏……”她眼前一黑,身子一软,人便倒进何关的怀里。何关变了脸色。他怎么也想不到会发生这种状况,她的反应竟是晕了,还流了鼻血?!

  当下他有些慌,也没了玩笑的心思,两人结为血誓,她的生死与他息息相关,他立刻打横抱起她,离开了密室。

  符圆圆身子挺好,只不过有个长年的小毛病,就是容易流鼻血。

  为此,她的爹娘请过不少大夫来为她诊治,却都治不好这个毛病,大夫说过,这不是大毛病,但就是无法根治,只能多加注意。

  而自从被师父收为弟子,跟着师父修行之后,她已经很久没流鼻血了,直到这一次。

  她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家,虽然多少也知道男女那回事,不过并不清楚细节,就算是坊间的小书,也只是作画,怎么也没想到会看到如此震撼又写实的画面。这画面对她的冲击,确实大了点。

  符圆圆缓缓睁开眼睛,上方是何关英俊的面孔,她的头正枕在他的大腿上。

  “醒了?”他板着脸孔。

  她望着何关,一时有些迷茫。“我怎么了?”

  他脸色更沉,质问道,“怎么了?你不记得自己是怎么晕的?”

  符圆圆想了下,突然记起来了,霎时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何关,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何关,我吓到了。”

  何关被气笑了,“我活了那么久,从没见过有人看了这种事竟会吓到流鼻血晕过去,还真是长见识了。”

  符圆圆好委屈,委屈得眼眶都含泪。

  “何关,我难受。”

  “亏你还是修仙人,连这种事也禁不起,以后还怎么去收妖伏魔?”故意带她去看的人是他,目的达到了,但他却莫名很不悦。

  符圆圆侧过身,伸手抱住他的腰,把脸往他怀里埋,声音哽咽。“人家不舒服……”

  何关嘴角抖了抖。这丫头若是他徒弟,他一定把她修理一顿再重新磨练,但是见她抱着自己哭,像只受了委屈的小兽,让他满腹想骂人的话不知怎么就梗在了喉间,心里莫名烦躁,却又觉得好笑。

  她这一哭,把他的脾气都哭没了,最后叹了口气,把她抱起来,放在自个儿大腿上。

  “哭什么?真没出息!”嘴上虽念,但抱着她的动作却不自觉多了抹温柔。

  符圆圆很自然的偎入他怀里,双手也圈住他的脖子,把脸埋入他颈间,用哭腔回答。

  “我以前没看过嘛,头一次看,好可怕喔。”

  又不是断手断脚或是肠穿肚烂的,不过是男女交合的戏码,她居然说好可怕?真是出息!

  “天地万物,阴阳交合再正常不过,你们修仙人难道连这个都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

  “知道你还怕看?”

  “因为不好看嘛。”

  何关啧了一声,不屑地道:“男女交合都是脱光了衣服做那档子事,你爹娘也是这样,所以才会生下你,那里还管它好不好看。”

  原本埋在他颈窝的一张小脸抬起来,不服气的对他说,“那不同,我爹娘很相爱的,他们在一起时,周身会散发出很甜蜜的气场,连周遭的人都能感染到这份喜悦,会让人不自觉的微笑,可大总管和二夫人之间并没有爱,做那件事时散发出来的气场很浊、很可怕,让人很不舒服,我不喜欢。”

  她拧着秀眉,明明是一张美丽的脸蛋,可鼻孔里却塞了纱布止血,修仙人的气质都被她破坏殆尽。

  何关见到她这模样,气也不是,笑也不是,还得努力维持威严,他这辈子心情从没这么五味杂陈过。

  “世人为欲而淫,到外可见,你最好快点习惯,修仙人的颜面都被你给丢光了。”

  她又把脸埋入他颈窝,咕哝道:“我不舒服,休息一下。”这是摆明了当鸵鸟。

  这耍赖的样子简直就是个孩子,何关被她弄得啼笑皆非,最后还是骂了一句。

  “没出息!”

  她收紧手臂,把他抱得更紧上用行动来表示她的耍赖。

  而他,数落归数落,却也由着她抱,早忘了一开始自己是抱着看她笑话的心态。

  他还想对她说教,怀里却传来呼噜噜的声音,他一呆,低头一看,她居然睡着了!

  他瞪着她许久,最后终于挫败地摇摇头。

  罢了罢了,现在大半夜的,也难怪她困了,他正想把她放下,不过才一动她,她就嘤咛一声抗议,不肯脱离他的怀抱,想赖在他怀里。

  这丫头平日把他当座骑就算了,现在倒好,直接把他当床睡了?不过他发现自己并不讨厌,甚至觉得有如此依恋他的怀抱也挺好的。

  他忍不住自嘲地笑了笑,是因为太久没抱女人了吗?居然舍不得这柔软的触感和温度,竟放弃了把她丢开的想法。

  他低头看她。这丫头睡得很沉,丝毫没有防备,好歹他也是男妖,她就不怕他对她做出什么不轨的事吗?

  他缓缓眯起眸,眼中闪着诡光,突然抬起一手,黑雾从掌心飘出,侵入她眉心,进入她梦中。

  在梦中,他看到了绿草如茵上,柔软的草地上躺着一个人,那人正是她。

  他缓缓进她走去,蹲下身,低头看她,她睡得正香,丝毫没发现危险近在眼前。

  何关散发一身邪气,勾着阴恻恻的笑,伸手掐住她的脖子。

  “哼,你终于落到我手上,看我怎么整治你。”这是入梦术,可以在梦中掌控一个人,他要控制她,而不是被她控制。

  “告诉我如何破解簪子的法术。”他一身黑压压的邪气环绕她全身。

  符圆圆半睁着惺忪的睡眼,一张粉色小脸蛋满是迷茫的神情,丝毫不知危险已至。

  她歪着脸瞧他,突然格格笑了,张开双手圈住他的颈子,投入他怀里,脸蛋朝他蹭了蹭,撒娇地道:“乖,陪我一起睡。”

  说完,她乔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他怀里继续呼呼大睡。

  何关愣住。她是太迟钝还是太愚笨?梦境都被人入侵了还想睡,真是……到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醒来!”他粗鲁地摇她。

  符圆圆被摇醒了,拧眉嘴,显然困极了,又见他吹胡子瞪眼的,遂伸手捧住他的脸。

  “乖,别吵喔。”她送上唇,在他嘴上香一个。

  何关呆住,唇与唇的碰触柔软如绵,宛若一道曙光,瞬间驱散所有邪气和阴暗,在他一时失神之际,瞬间被弹出梦境。

  何关睁开眼,仿佛如梦初醒一般,他呆呆地望着怀里的符圆圆,她依然睡得香甜,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她轻柔的呼吸声让这世界显得安宁美好。

  何关久久回不了神。这丫头竟然亲他……虽然像是大人在哄小孩似的碰碰嘴,不带任何情色,却教他失神许久,一颗浮躁的心就此平静下来。他望着她的睡颜良久,接着叹了口气,抱着她一块躺下——既然甩不开,那……就抱着一起睡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