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来收妖 > 第6章(1)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姑娘来收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姑娘来收妖 第6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绸锻庄将订制好的衣裳送到客栈。

  符圆圆高兴地拿了衣裳去屏风后更衣,换好之后,她走出来,对何关转了一圈。

  “好看吗?”

  何关打量着她。不可否认的,换上新衣裳的丫头确实令人惊艳,果真是人要衣装,佛要金装,加上她本就是个美人,有了衣裳的衬托,整个人顺眼多了。

  何关心下赞美,不过面上却是淡漠地敷衍一句。

  “还算人模人样。”再瞧瞧她的头发,又蹙起眉头。“就是发式差了点。”

  符圆圆这回没跟他辩,她在镜前照了照,也觉得配上这套衣裳,头发随便绑个辫子的确不适合。

  于是她来到镜前,把辫子解开,用木梳梳着长发,然后梳了一个姑娘髻,像献宝似地又来到何关面前。

  “如何?好看吗?”她指着自己梳的姑娘髻。

  何关再次受不了地抖了抖眼角。这丫头梳得什么头发,这么难看,让他都看不下去了。

  “难看死了!”他嫌弃地数落,亲自推她到镜前坐下,动手把她的发髻给拆下,手张开,掌心多了一把象牙梳,用他自己的梳子为她重新梳理。

  “你会梳头?”她好奇地问。

  他冷哼。“总归比你强。”

  他不但会梳女人的发髻,而且会绑的样式可多了,诸如飞仙髻、百合髻、双刀髻、灵蛇髻等等,任何能够表现出女人之美的都难不倒他,他自有一套心得。

  至于符丫头适合什么发髻,他也早有看法。梳飞仙髻太俗气,太特意的清高反而显得低俗。

  配合这套新衣裳,他为她梳了个简单精致的脑后垂髻,既不会显得太笨重,又能变个花样,不刻意彰显清高,却给人纯真利落之感,接着他再将簪子插上,宛如一朵蝶儿停在发上。

  毋须太多的饰品装饰,只需插上那根簪子便足矣,展现画龙点睛之效。淡雅中有朴实,平淡中有仙气,就像她的人一样。

  何关十分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瞧,这样多漂亮。”

  符圆圆看着镜中的自己,亦是眼睛一亮,不禁弯起微笑,佩服和开心都写在脸上。

  “等等。”何关觉得似乎少了点颜色,于是他打开梳妆台上的胭脂盒,用小拇指沾了点胭脂,另一手托起她的下巴,将胭脂涂在她的唇上。

  这轻轻的一点红,红了她的唇,令她整张脸蛋都立体起来,变得更加明亮。

  修仙人沾染了仙气,气色和相貌都会变美,符圆圆也不例外。她肤色白嫩剔透,不需多余的粉妆,只需在唇瓣涂上淡淡的胭脂,便会让整个人亮丽不少。

  何关总算满意的点头。“这样才算大功告成。”

  在他的巧手之下,总算把符丫头打扮成该有的样子,清雅脱俗中有几分娇俏可爱。

  他原本只是打量,却发现她越看越美。

  她的眼睛会笑,眼瞳似星空,可以装得下世间所有美好的事物,纯洁无瑕,干净得彷佛不曾沾染尘世。

  两人对望,凝结的视线彷佛让时光就此胶着,他竟然移不开眼,生起了想要一亲芳泽的悸动。

  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后,他立即收回视线,转身道:“行了,上路吧。”说完,也不等她回应,迳自离开房间。

  待他出去后,符圆圆这才打开手心,手上赫然是那把象牙梳。

  她嘿嘿一笑。这把象牙梳是何关的梳子,她要好好收着。

  事后,何关才想起自己的梳子,发现被她收去,向她要,她却不肯还,还撇着嘴说:“借我用一下会死喔?”

  他当时冷冷地嘲讽。“借?是抢吧!”

  她很认真地考虑了下,最后跟他说:“就用这梳子抵房钱吧。”

  听听,她还真说得出口,藉这个名目将他的梳子占为己有,不过他也懒得跟她计较。

  但从这天开始,她只要闲来无事,就会用象牙梳为他梳理长发,何关也任由她去。

  他从没想过,他这个妖会与修仙人结伴而行,没有目的,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你师父是谁?”有一天他突然问她。

  这是何关第一次问她师父的事,因为无法探索她的记忆,只能用问的。

  符圆圆早料到他总有一天会问,也不惊不怵,转头对他扬起甜美的笑容,嗓音清甜地道:“我师父呀,她是这世间最好最好的人,她的心里装着天下百姓,慈悲大度,是个活苦萨。”

  “喔?”他也笑得俊逸迷人,嗓音清朗。“那么,本公子可有这个荣幸能知晓贵师父的大名?”

  符圆圆看着他,眨眨眼。“你为何想知道我师父的大名?”

  “能教出像你这样独一无二的徒弟,肯定不是简单的人物,本公子心生仰慕。”他怀疑丫头身上的护身仙术肯定是她师父下的。

  “我不知道师父的大名,因为名字是修炼之人的忌讳,不能随便告诉他人,总之我都叫她师父。”

  “她总有仙号吧?”

  “师父是个云游四海的人,居无定所,也不喜欢繁复的称谓。”

  “是吗?”何关微微眛起桃花眼,狐疑地盯住她。

  她没有躲开视线,任他打量,还一脸好奇地问:“可不可以告诉我,当年是哪位仙士将你收伏的啊?”

  何关听了立即脸色一沉。“问这做啥?”

  “我好奇嘛。”

  “不关你的事。”他收回视线,撇下她往前走去,不予理会。

  咦?这就翻脸了?

  她不服气的起嘴,“你问我,我都说了,怎么轮到我问你,你就翻脸不说了。”

  “本公子的事,不用你多管闲事。”

  听听这口气,蛮横得很呢!符圆圆跟在后头,悄悄地吐吐舌。

  何关对于被关进簪子里赎罪一事还怨气冲天,她可不能让他知道当初收伏他的静观居士就是她的师父。

  师父是得道仙人,以居士的身分云游四海,收的妖魔不计其数,世人看师父,以为师父不过三十好几,唯有修仙弟子知道师父是再世人转生,带着修行的仙法已经转生了好几世,若以仙界的年龄来论,师父成仙后已经活了有六百多年之久。

  在自己踏上寻找何关的旅途时,师父便交代她,有些事说不说要看时机,时机不对,好话变恶语;时机对了,逆耳忠言也会变得顺耳了。

  符圆圆心想,此时还不是告诉何关自己就是静观居士的弟子的时候,一切等时机成熟再说吧!

  想到此,她立即将何关翻脸的事抛诸脑后,脚步轻快地追上前,打算像以往那样赖着他。

  她这人有个最大的长处,就是不爱计较,何关对她凶或损她都没关系,只要他是何关、是她的妖簪叔叔就行了。

  更何况她明白他的性子,尽管他嘴上骂骂咧咧,也不会真正伤害她,就像三岁时的她遇到何关,何关虽然总是凶她,却将她护得好好的,到后来根本是宠着她。

  妖有妖的睥气,因为他们是妖,妖性喜怒无常,很有自己的个性,尤其是修炼成人的妖,他们天赋异禀,太过率性而为,又随兴所至,才会触怒天法,犯了人间戒律。

  她正要上前勾住他的手臂,哪想到她才走了几步,整个人就震惊地定住了。

  远远地,人群中出现一抹身影,吓得她倒抽一口凉气,立即火速躲起来。原本走在前头的何关突然想到不对。丫头说她是从《伏妖录》中知道他的事,那么里头应该有提过是一位仙号叫“静观”的女人将他禁锢在簪子里的。

  他生出疑心,打算回头再仔细弄个明白,谁知他一回头,身后除了街上的百姓,哪里还有丫头的影子?

  人呢?

  他目光在人群中搜寻,心下低骂,这死丫头跑哪去了?该不会他说了一、两句不好听的话,她就气跑了?

  不,不会的,相处多日,他早看出丫头是个心大的,不会因为他说几句不得体的话就不高兴,丫头看起来柔弱,其实心性强得很,当然,脸皮更厚。

  该不会她是看到什么好吃的素斋所以跑走了吧?

  他额头浮起青筋。要是被他找到,他非好好骂她不可,这个贪吃鬼!

  他才正想着,忽然感受到一股异样的气场,转回头,就见到一个男子从人群中缓缓走来。

  这男子穿着一身银纹白袍,腰系蓝带,头上梳着英雄髻,以玉冠盖住,相貌俊朗,周身飘着仙气,神色十分严肃。  何关眼中闪过异芒,不动声色地缓缓走向前,直到两人擦身而过,那银袍男子突然停住,转头看向何关。

  “这位兄台。”

  何关也停下来,转头看向男子,与他目光对视。

  “请问阁下脸上这副面具,是从哪里得到的?”银袍男子问道。

  何关淡淡地回道:“别人所赠。”

  “请间相赠之人的大名是?”

  “不便告知。”何关不再理会对方,迳自迈开步子,继续往前。

  他穿过人群,从大街拐入小巷,小巷里没有其它人,他走了几步便停住,缓缓转身道:“你一直跟着本公子,是何用意?”

  银袍男子冷冷地看着他,抽出鞘里的剑,直直指着他,沉声道:“你身上有妖气,并非凡人,那面具乃是仙界法器,你偷盗法器已触法,识相的便乖乖还来,本君或可饶你不死。”

  何关早已嗅到对方的不寻常,猜测他来自仙道,因为这男人身上散发着一股强烈的气场,法术不弱。

  何关邪笑,饶有兴味地盯着他。“若本公子不给,你又能奈我何?”

  面对这银袍男子,何关当下就决定不多解释,因为就算解释,对方也不见得相信,最快的方法便是以武力解决,而他也已经准备好接招了。

  冉绝目光锐刹如刀,沉声道:“好个狂妄的妖,本君念你修成人形不易,本想网开一面,怎知你不肯认错,就别怪本君将你打回原形。”

  “依本公子看,狂妄的人是你吧。”

  何关的法力已经恢复了七成,他正想找个欠揍的家伙练练手,这男人自己找上门来讨打刚刚好。他一向最看不惯这种自命不凡的修仙家伙,不过修了点道行就自大地认为有资格替天行道,不给他一点教训,小子不知天地有多大。

  况且当年众仙围剿他,比现在都要惊险万分呢!

  冉绝眼中厉芒大放,以剑捏诀,往空中一划,一股强大的气劲冲向对方。何关不闪不躲,他想试试这小子的气劲有多强,但尚未使出招数,这股气劲便被他身上的仙咒给破解,消失于无形。

  “咦?”冉绝惊讶,狐疑地打量何关,浓眉不由得紧拧。“你身上有仙咒?你是谁?”

  此妖身上的仙咒强大,分明是被某仙收伏过,还被禁锢着,因此他伤不了这只妖,更遑论收伏他。

  何关不禁感到大失所望。果然如他所料,这小子破不了他身上的仙咒,仙咒不破,他就得继续受制于赎罪之身,不过他倒是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

  这小子打出的气劲,跟符圆圆身上仙咒弹出的气劲是相似的。

  “阁下出自哪一仙门道派?”何关沉声问。

  冉绝拧眉,稍一想了下,忽然有所悟。“难不成你身上的仙咒是静观前辈下的?”

  听到“静观”二字,何关立即变了脸色,沉声问:“你跟静观那女人是一伙的?”

  听这大逆不道的语气,冉绝判断自己猜对了。此妖身上的仙咒来自于静观居士,静观居士是他师父纳海的师妹,他见到静观居士,也要恭敬地喊一声前辈。

  冉绝盯着这只妖,此妖脸上戴着面具,令他无法用仙法透视其真面目,一时之间也分辨不出这是什么妖,看不出对方的元身。

  “你是何方妖孽?既然被静观前辈以仙咒困住,没有魂飞魄散,便是饶你不死,仙咒未解,表示你是赎罪之身,不好好赎完罪,却偷取仙界法器,你是想罪加一等吗?”

  何关却不理会他,只是冷冷地问:“你可认得符圆圆?”

  一听到符圆圆的名字,冉绝立即沉下脸。“我师妹在哪?你如何识得她?”

  师妹?

  冉绝与符圆圆师出同门,他正要寻找符师妹,却没想到会从这妖口中听到师妹的名字,难不成师妹有危险?

  “我师妹在哪?你把她怎么样了?这面具是从她那儿偷来的吧?”

  何关冷哼。“本公子没空与你废话,滚!”

  他不想解释,也懒得解释,若非身上只有七成的功力,加上仙咒的禁制,他早把这小子给收拾了。

  冉绝见他要走,欲阻止他,剑气才出,又被妖身上的仙咒弹了回来。

  静观前辈法力高强,冉绝破不了仙咒,只得放那妖一马。那面具本在符师妹身上,却落入妖的手中,冉绝觉得此事蹊跷,待他找到符师妹,非好好质问她不可。

  想到符师妹,冉绝俊逸的脸庞黑了一半,咒骂道:“欠揍的丫头!居然把面具搞丢了,就别让我找到,若找到了,非好好教训你一顿不可,真是皮痒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