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来收妖 > 第6章(2)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姑娘来收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姑娘来收妖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时及时躲起来的符圆圆,背脊莫名泛起一股寒意。

  肯定是有人在骂她,这人不是别人,必是冉绝师兄。

  没想到冉师兄找来了,真是阴魂不散,幸好她躲得快,看样子这座城镇不能再待下去了,得尽速离开。

  “何关速来。”

  她一呼唤,何关的身影立刻出现,她欣喜地上前。

  “何关,你跑去哪了?我刚才逛着逛着,就没看见你了。”

  何关俊容冷静,没有任何暴怒,像往常一般与她说话,“这正是我要问的,不过一眨眼你就不见了,你该不会是在躲人吧?”

  符圆圆心头大跳,面上却装傻,故意一脸奇怪地问:“躲人?我要躲谁?”

  “刚才在街上,我嗅到仙气,是从一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男人肯定是修仙人。”

  符圆圆心下有些紧张,小心地问:“你遇上修仙人了?没事吧?”

  何关状似不在意地回道:“你也知道,我讨厌修仙人,能躲就躲。”

  符圆圆听了大大松了口气。“那就好,修仙人会收妖,能避开最好,不过你身上有仙咒护身,其它修仙人也收不得你。”

  “既然如此,你又为何能收得了我?”他把脸探近,魅眼如星,流光四溢,盯住她的眼神像要看透她一般。符圆圆心下暗骂,一时说太快,居然说溜嘴了,不过没关系,她反应机灵,随口都能胡诌。

  “那不一样,我有法宝,每个修仙人都有独一无二的法宝,不过我不能告诉你,这是秘密。”

  何关心下冷笑。所谓的法宝怕是跟静观那女人有关吧?既然她是静观的徒弟,师徒同源,自然能找出办法将他从簪子上的束缚。

  此刻他终于明白了,符丫头明明看起来弱得很,身上却有强大的护身术,这肯定是静观的杰作。

  静观派这丫头来到底有什么目的?以为能随便把他玩弄于掌心之中吗?用血誓困住他,想让他就此听丫头的使唤?哼,没那么容易!

  不过他虽然愤怒,却不会冲动行事,论手段,区区一个修仙丫头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他不动声色,也不揭穿此事,而是像平日一样,没什么不同。

  符圆圆见他没有异样,也确是松了口气。当时看到冉师兄的身影时,她吓得躲起来,就怕被冉师兄发现,也怕被何关发现她和静观居士的师徒关系。

  可她哪里晓得,何关早得知了一切,之所以按兵不动,是另有打算。

  “你在生气吗?”符圆圆问。

  何关望着她,故作狐疑。“我看起来像是在生气?”

  “我觉得你好像在生气……”

  何关突然想到,是了,她在这方面敏锐得很,当时她也发现了芽儿身上没有杀气,虽然此时他隐下怒火,但那股怒气肯定被她察觉到了。

  他借故找了个理由,很干脆地承认。“当然生气了,当时那位修仙人看到我脸上的面具,还想抢走,我差点就跟他打了起来。”

  符圆圆心下诧异。这可不行,得趁早走,现在就走!

  “何关,这几日城里也逛得差不多了,咱们出城吧!”既然师兄来了,这城里是不能再待下去。

  在仙门中,师父、师叔还有其它师兄姊都对她很温柔,唯独冉师兄对她很严厉,她若是练功练得不好,训她最凶的也是冉师兄。

  冉师兄总爱对她管东管西,所以每回见到师兄,她都会脚底抹油,先溜为上。

  这回她私自带走面具,师兄肯定是来兴师问罪的。

  何关点头。“也好,咱们去更大的城里走走。”

  她欣喜地附和。“好啊,咱们现在就回客找收拾收拾。”

  幸好何关也答应了,不用她再费心找理由劝说。

  为了避开冉绝,何关拿下面具,带着她飞回客栈,简单收拾了包袱又付了银子后,两人便神不知鬼不觉的出城去。

  ***

  出城后,符圆圆便放心了,不用再担心会遇到冉师兄。

  她肌在何关的背上,打了一个呵欠,突然感到十分困倦。

  “怎么,想睡了?”

  “唔……不知怎么着,突然觉得很困……”

  “睡猪。”

  符圆圆格格笑着,把脸往他肩上蹭一蹭,睡猪就睡猪。她索性趴在他背上,闭上眼睡觉。

  她记得小时候,何关的背又宽又大,她总爱趴在他的背上睡得昏天暗地,她知道不过她怎么睡,妖簪叔叔都会护着她,如今她长大了,是个姑娘了,她依然喜欢伏在他背上,享受这份专属于她的肩膀。

  趴在他身上睡个好觉,是她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这副肩膀承载着她今生最快乐的回忆,而她不但谨记这个回忆,还想让它持续下去。

  睡意渐浓,她的意识也逐渭朦胧。

  “叔叔……”

  何关顿住脚步,回头问:“你叫我什么?”

  回答他的,是她呼噜呼噜的呼吸声,符丫头已然熟睡。

  何关挑着眉。这丫头睡糊涂了,居然喊他叔叔?

  见她沉睡着,他唇角勾起邪笑。小丫头的江湖经验果然不足哪,这么容易就中了他所下的迷药。

  符圆圆在睡梦中,躺在一片青翠柔软的草地上,四周宽广无际,湖光山色,鸟语花香,远处还能见到终年不化的雪白山峰,阳光穿透云层洒下莹辉,远处马儿成群,鸟儿在湖面上戏水飞舞。

  由远而近的脚步声让她缓缓睁开眼帘,她抬起头,对上那双墨染似的俊眸。

  何关就站在她面前,低头望着她,唇角微勾的弧度,总是带着一抹迷人的不羁。

  她也笑了,脸上是刚睡醒的惺忪,显得天真无邪,看在何关眼中,如一朵春雨洗净后的白莲,令人生起不忍摧残之心,他不禁移开了目光。

  看着四周的风景,他勾着笑,“你这里的风景总是如此美丽,与世无争,每次都不同,这一次换成了广阔的大草原,你可真会享受。”果真是涉世未深的小丫头,在她的世界里,永远都有一份与世无争的纯朴。

  她欣喜地问:“这地方你喜欢吗?”

  何关看了看,觉得有些熟悉,却没多想,因为她的梦境总是有类似的山水美景,或许正是如此,他才有似曾相识之感。

  这不重要,他进入她的梦中,不是来看风景的。

  他低头望着她,眼神忽然转为锐利。“丫头,给你一个机会,把你师父加诸在我身上的仙咒给除了。”

  符圆圆心头陡地一跳,故作狐疑。“你在说什么啊?”

  “别再装了,我知道你是静观那女人的徒弟。”

  符圆圆恍然大悟,原来他知道了,难怪他会变脸。她心下暗骂,这事肯定是从冉师兄那儿泄漏的。

  真是的,她千算万算,没算到会碰上冉师兄,坏了她的好事。

  见他眼神不再有笑意,她立即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你别生气嘛,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早猜到你怨着师父,所以我根本说不出口。”

  “丫头,我也不跟你废话,只要你把仙咒解了,我可以不跟你计较。”

  “我根本不会解呀。”

  “少装了,你既然是静观的徒弟,有本事解除簪子对我的束缚,就应该有本事解除禁锢在我身上的仙咒。你最好乖乖听话,把仙咒解了,免得后悔莫及。”

  他一身邪气横流,周身的青草沾染他的邪气,瞬间枯萎,化为一片荒原,只除了符圆圆自己,因为仙法护身,所以不受影响。

  妖毕竞是妖,就算他平日风流倜傥,斯文如谪仙,一旦邪火升起,便妖气尽现,围绕着她的周身。

  符圆圆紧抿着唇。何关对师父的怨气很深,连带对她也没有好脸色,看样子这时候不管她说什么,他都是听不进去的。

  她起嘴,插腰道:“唉,你实在很笨耶!”

  “你说什么?”

  “你不该这么快就跟我翻脸,要我帮你解除仙咒的方法多得是,你应该用更高明的方法才对。比如说……你可以用姿色诱惑我呀,先让我迷上你,然后再利用我为你做事,这样不是简单多了吗?你翻脸得这么快,把一切都挑明了,我怎么可能答应你嘛!”

  她摇摇头,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

  何关挑了挑眉。呵,这丫头不但不怕,还反过来怪他不聪明,她看似天真,其实是很有胆色的。

  “丫头有意思,这方法的确不错,不过我有比这更好的方法,想不想听?”

  她的好奇心被引了出来。“什么方法?”

  何关弯下身,把脸移近她,邪魅的桃花眼闪过一抹诡光,用最温柔的嗓音对她轻吐,“我让你从此沉睡不起,困在梦境中,如此你便无法召唤我,奈我不得,虽然仙咒未解,但是你给的面具能让本公子在人前现形,本公子一样可以在人间逍遥法外,过着自由的日子。”

  符圆圆呆住,心下一惊,立即暗中施诀,想从梦中醒来,却发现自己似乎真的被困住了,不禁暗叫不好。

  她拧起眉瞪他。“你对我做了什么?”

  “放心,只是让你吸了迷药,不会伤身,只会沉睡不起罢了。”

  符圆圆心下懊恼,没想到自己竟然大意,中了他的计。

  她看着他,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对他哀求。“你不会这么狠心对我吧?”

  何关眼中的笑意更深了,轻柔的语气带着一丝警告。“当初你的师父对我如此狠心,那么身为她徒弟的你,我是不是也该好好回报,以求公平呢?”

  他是认真的,她知道。

  符圆圆终于收起了笑,露出怯弱的表情,低头小声地道:“我真的不会解,禁铟仙咒是由很强大的法力所下的,你也知道我只是一个小修仙人,道行不够,怎么可能有能力解开仙咒?”

  何关冷笑。符圆圆这话能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他。当初他就怀疑,丫头不过只咬了他手臂一口,便能解除簪子对他的禁锢,不必再关回簪子里,还能召唤他,绝对不简单,只是他一直找不出原因,直到得知她是静观的徒弟,他才恍然大悟,原来她一直在骗他。

  这样耍他很好玩吗?他被簪子禁锢了百年,怨气已深,只求有朝一日能将红线牵完,解开仙咒,重获自由,谁知她却突然冒出来,与他结成血誓,随意召唤他,叫他做什么,他就得做什么。

  她真想把他当成召唤兽一般的使唤?既然她自己找上门来,就别怪他不客气了。

  丫头就算没有解除仙咒的法力,也肯定知道解除的办法,而她不肯合作,他丝毫不意外,她若那么容易听话,他也毋须如此大费周章的让她昏睡了。

  “我给你三天时间慢慢考虑。”他站起身,打算退出梦境。

  “等等!”符圆圆在他消散前想上前抓住他,可惜只抓住一片空气,眼睁睁的看着他消失,只留下一地的残枝枯草,以及孤伶伶身在其中的她。

  出了梦境后,何关盯着熟睡中的符圆圆,她的身体平躺在铺了树叶的地上。

  既然妖术对她无效,他便用最普通的方法,趁她不备时对她下药,没他的解药,她便会沉睡不醒。

  关她三天,受点小罪,说不定能让她想清楚一点。要知道,一个人孤单地困在梦境里可是不好受的,就像他困在簪子里,忍受着孤寂。

  想到此,他神色更加阴冷。

  “你若有怨,就怨你师父吧!谁叫你是她徒弟,哪儿不去,偏要自投罗网来招惹本公子。”他冷沉地对昏睡中的她喃喃说着。

  不过符圆圆当然不会照他说的去做,她好不容易找到他,才不会受他几句要胁就轻易投降,不过就是关个三天嘛,小意思,她忍。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