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来收妖 > 第7章(1)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姑娘来收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姑娘来收妖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很快的,三天过去,何关又来到她的梦境中。

  一进入她的梦境,他便愣住了,只见丫头蹲在地上,把一根一根的草苗用土埋起来。

  他拧眉问:“你在干什么?”

  “净化。”

  “净化?”他嗤笑一声。“怎么看起来像在种草。”

  “上次的草被你的邪气弄死好多,丑死了,所以要种草净化。”

  何关嘴角抖了抖,决定不跟她罗嗦,直接问道:“你想通了没有?”

  她回过头对他道:“我想通了,你先放我出去,然后我再想办法去帮你查解咒的方法。”

  何关沉下脸。“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既如此,我就把你关在这里,再饿个三天,仙术只能护住你妖魔不侵,却护不住你饿肚子。”

  她听了之后,哭丧着小脸,睁着水汪汪的眼睛,怨怒地看着他,那模样就像是被遗弃的小猫似的,看起来十分可怜。

  何关下巴紧绷,拳头握了握,心下有些不忍,但是为了解除仙咒,他也只得狠下心对她了。

  “你最好尽快考虑清楚,省得受罪,我三天后再来。”

  符圆圆见他要走,没有商量的余地,她便决定豁出去了。在他离去前,对他轻轻喊了一声。

  “叔叔。”

  何关顿住,回过身来,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丫头,就算你喊我爷爷,本公子还是那句话,若不想困在梦中,就解了仙咒。”

  “叔叔,你真的想不起来吗?以前,你常常带着我在北方的大草原飞飞呢,还记得湖边那片芦苇丛吗?那是我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何关愣住,微微拧起眉头,盯着符圆圆。她神情认真,说得煞有介事,况且她这话听起来十分熟悉,的确勾起他一点记忆。

  草原?湖边的芦苇丛?

  他狐疑起来,脑海中闪过一些片段的记忆,渐渐组合起来。

  说到大草原,他曾经牵过一名女子的红线,她便是住在北方大草原的庄园里。

  那女人的名字叫什么来着?对了,叫牧浣青,她的丈夫是镇远侯符彦麟……

  等等,姓符?芦苇丛?飞飞?

  何关盯着她,想起了牧浣青的庄园、马群以及芦苇草丛中,那个流鼻血的女娃儿……

  何关直直地盯着符圆圆那张脸,有些不敢置信。

  “豆豆?”

  她立即开心地点头。“是我。”

  符圆圆就是豆豆?

  那个总是黏在他身上到处爬的女娃儿?

  何关万分惊讶。眼前这个女人竟然是豆豆?那个成天窝在他怀里,把他当摇篮的豆豆?!

  他太过震惊,以至于半天回不了神,而且紧盯着她上下打量。

  他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还会再遇见豆豆。这眼睛、这鼻子、这嘴巴,虽然长大了,容貌变了许多,但是这笑容还有这眼神,的确还有着豆豆小时候的影子,这便是为何他第一次见到符圆圆时,会有似曾相识之感。

  豆豆是乳名,庄园里的人都叫她豆豆,何关也只知小家伙叫豆豆,以至于一时没认出她。

  再见故人,何关有说不出的意外和吃惊,只因为与他结成血誓的女子,在牵红线的任务结束后也会忘了他,将不留存任何与他相处时的记忆。

  可豆豆不但记得还找来了,这教他如何不震惊?

  “你记得我?”

  “我全记得,所有关于你的一切,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他怔怔地望着她。过去血誓的对象无人记得他,豆豆是第一个例外,原来不知不觉中已经过去了十三年,豆豆不再是三岁的女娃儿,而是十六岁的大姑娘了,她本名叫符圆圆,是符彦麟和牧浣青的女儿,亦是静观的弟子。

  想到静观那女人,何关终于回过神来,神情从惊讶渐渐转冷。

  “是静观让你记起来的?”

  “不是的,你离开的那一天起,我从来就没忘记过你,为了找到你,我才踏入仙门,因为只有入仙门,才有机会找到你。”

  她没告诉他的是,她是靠着结发才一直记住他的,不过她怕他把东西要回去,所以还是先瞒着他比较好。

  何关再么诧异。没想到竟是这么一回事,她竟然还存着记忆,并且为了寻找他而入仙门。

  他蹙眉。“为什么?”

  符圆圆禁不住红了脸,害羞地说:“因为我喜欢你嘛,想跟你在一起。”

  何关的内心是说不出的复杂。在知道她是豆豆之后,他的确犹豫了,望着她期盼的美眸,他不禁避开了眼,沉声道:“你既入了仙门,就该知道,仙妖不同道。”

  “我查过典籍,仙妖结亲也是有的,只不过很少罢了,更何况,凡人生命短暂,只有入了仙门,才能延长寿命,如此一来,我便能长长久久的陪伴你,不会留你一人孤单了。”

  结亲?难不成她还想嫁给他这个妖?

  何关直直地盯着她。他这辈子被不计其数的女人爱慕过,甚至还有修仙人禁不住他的诱惑,也落入他的情网中,却从没遇过像符圆圆这样,以他为目标而去修仙。

  关于豆豆的回忆,一点一滴浮现在他的脑海里。那是一段快乐的时光,他也很疼爱豆豆。他望着她,俯下身,伸手摸着她的脸庞,邪魅的俊眸也转为温柔,深瞳中映照出她美丽水灵的脸蛋。

  “你这么说,让我很感动,真没想到我的豆豆已经长成漂亮的大姑娘了。”

  符圆圆娇羞地笑了,被他抚过的脸庞染上淡淡的红晕,美若天仙。

  “你真想跟我在一起?”

  “想。”她毫不犹豫的点头。

  何关的掌心轻抚过她柔嫩的脸庞,最后来到她漂亮的下巴,轻轻托起,指腹轻柔似羽地抚过她的唇瓣。

  这撩拨般的挑逗令她脸上更添了几许艳色。

  他轻轻叹了口气。“小家伙长大了,这眼色竞是懂得含春弄情,连我看了都忍不住着迷了。”

  “叔叔……”她羞怯地轻喊一声。

  他勾起唇角,靠近她,温柔地在她额上印下一吻,见她眸若桃花,媚色撩人,低低一笑,又在她鼻尖上落下亲吻。当他的唇缓缓移到她唇边,只差咫尺的距离时,他以为她会羞怯地躲开,却发现她依然睁大眼,不闪不躲,还状似期待。

  这双眼太过清澈,他能清楚的透过她的眼瞳瞧见自己的影子,不知怎么着,他突然于心不忍,也似是心虚,避开她的唇,改移到她的耳边,薄唇擦过她的耳,嗓音如暗夜的温柔,带着蛊惑的磁性。

  “帮叔叔把仙咒解开好吗?”

  “这……不行的……”

  “为何不行?怕我跑了?”

  “是啊。”

  “小傻瓜。”他轻叹。“知道你是豆豆后,我又怎么会抛下你呢?你不是打算跟着我了吗?更何况,我的任务是必须把血誓的对象嫁出去才行,我怎么能把你嫁给其它男人呢?所以把仙咒解开,对你、对我都好,你说是不是?”

  “可是……”

  “乖,解除了仙咒,我们一样能在一起,从此以后,你我相伴,云游四海,岂不是人生一大乐事?”

  符圆圆听他这么一说,亦是动容,却又抿了抿嘴,面有难色。“不是我不愿意解,而是我根本不会解呀。”

  何关顿住,移开一点距离看她。“你真的不会解?”

  “真的不会。”

  何关望着她一脸无辜,原本带笑的俊眸渐渐冷凝下来。

  说了半天,这丫头根本不愿意为他解咒,口口声声说喜欢他,原来也只是敷衍他。

  “你以为本公子那么好骗,由得你耍?既然你不愿意解,留你何用?你就继续待在这里吧。”

  他冷漠地放开她,把袖一甩,倏然转身要走,符圆圆忙站起身追着他。

  “叔叔你听我说啊!”

  可惜她只抓住一片空气,何关的身影已然消失。

  “叔叔,何关——你等等呀,我真的不会解咒啊!”不论她如何喊,何关都不再回应。

  符圆圆懊恼地在原地跺脚。她都把自己的身世托出来了,原以为让他知道她就是豆豆,能够让他心软,却还是一样说服不了他。看样子何关是铁了心了,她得另行想办法才是。

  她只知道如何解开簪子对他的禁锢,但是真不晓得如何解仙咒,更何况这还是她求了师父很久,师父才教她的,当她咬了何关一口时,也同时下了新的血咒。

  师父同意她把何关放出来的条件是,他必须听从她的召唤,这血咒就是让何关成为她的召唤妖。

  真可恶,他也不想想,她若是真有这么强的法力,哪里还会被他关在梦里出不去?臭何关!笨何关!

  符圆圆烦闷地在原地踏步。她需要好好想个办法,万一被师父知道何关这么对待她,肯定会大发雷霆,到时候恐怕就不只是把何关禁锢在簪子里如此简单了。

  她得尽快想个办法说服何关才行。于是她盘腿而坐,将一手的手肘靠在腿上,撑着腮,开始回想适才跟何关的一番对话。

  当她跟何关表明自己就是豆豆本人时,她能感觉到何关对她是静观居士弟子一事的怒火的确消了下去。

  他对她,的确还存着那份疼爱之心,只不过这理由还不够充分,敌不过他想解咒的欲望。

  当他诱惑她时,她感觉不到他的情动,只感觉到他另有所图,这就是为何她能不受诱惑的原因。她原本就擅长透过表面,看入对方内心的真实相,何关在这方面是骗不了她的,这也是师父愿意让她来寻何关的原因。

  所幸她与何关之间的血誓让他无法离她太远,也不能伤害她,这点何关也明白,所以何关绝不会让她饿死的,不过若是他一直让她沉睡下去,那就不好玩了。

  符圆圆摸着肚子。即使是在梦中,她也觉得好饿。

  修仙者修行到一个境界,可以有段时日不食五谷杂粮,但她才修了十年,几天不吃不喝还是可以的,就是饿得难受。

  臭何关,居然狠下心饿她肚子!

  她往后一倒,躺在地上,忽然笑了起来,她花了那么名的心力找到他,一直走到今天,终于可以与他并肩而行,一切才刚开始,她才不会这么容易就放弃呢,如果连这点毅力都没有,别说收妖了,连当个修仙人的资格都没有。

  她闭上眼不想了,决定先养好精神吧!

  三日后,何关又来了,这一次他没有空手而来,而是带了一盘香喷喷的素斋饭过来,看得她一双眼都亮了。

  “叔叔,那碗饭……”

  “肚子很饿吧?只要你肯把仙咒解除,就能从梦中脱离,好好尝尝这一盘素斋,如何?”他邪笑地看着她,等着她开口投降。

  她可怜兮兮地道:“叔叔,我没骗你,不是我不愿意解,是真的不会解。不如这样好了,我带你去求师父,求她网开一面,好不好?”

  何关沉下脸。“还没想通吗?看来只饿六天不够,那就再多饿个几天吧。”说完,他不多废话,又立即转身走人。

  出了梦境后,何关睁开眼,盯着躺在树叶堆里的符圆圆,他将她的身躯藏在这一处隐密的山洞里,特意选在人类罕至的森林里,便是为了远离人居,避免其他修仙人找来,若无他的解药,她便会一直沉睡下去。

  他静静望着她,将她细细打量,接着伸出手,指腹轻触她的脸蛋,抚过她的眉眼、鼻子和小嘴。

  他本想利用豆豆喜欢他的心,好让她解开仙咒,但小家伙狡猾得很,不肯就范,既如此,索性饿她个几天,吓吓她,等她意志薄弱,说不定她身上的护仙术变弱,他便能趁此掌控她。

  何关打着这个如意算盘耐心等待,三日后,他再次入梦。

  一进来,他又愣住了。梦中的风景又变了,一块块田地拼凑起来,而符圆圆就蹲在田地中央,忙着用铲子挖土,不知在搞什么名堂。

  “啊,你来了啊?”察觉他的到来,她轻快地打招呼,没有生气,没有哭闹,而是像平常那般对他露出灿烂的笑容。

  何关将她的笑容收进眼底,缓缓来到她身边,沉声问:“你又在做什么?”

  “唉,你、不知道,我被关在这里,哪儿都去不得,闲着也是闲着,肚子饿嘛,就想说种些菜来吃好了。”

  何关气笑了。“你以为在梦里种个菜,就能解饥了?”

  “不能解饥,起码可以望梅止渴啊。”她继续煞有介事的用铲子挖土,把种子种下去,然后再煞有介事的埋土、浇水。

  不一会儿,土里就冒出了绿油油的小菜苗,上头的水珠还反射着日光,亮晶晶的,好似珍珠一般,十分可爱。

  何关抬眼望去,被她净化的地方都成了绿油油的小菜圃,展现一片生机盎然。

  他忽尔有些不忍,劝道:“你何苦如此,只要你点头答应,我立刻带你出去,你不是最喜欢吃桂花糕吗?想吃多少,我都买给你。”

  符圆圆转过脸来,泪眼汪汪地瞅着他。“你也知道我喜欢吃桂花糕啊,每回要你背我去买,你总是嫌弃我。”

  “唔……”他窒了窒,有些心虚,不自觉用起哄人的语气,“以后不会,你想吃什么,我都带你去。”

  “真的?”她目光闪亮。

  “真的。”他点头,接着补了一句。“只要你愿意解除仙咒。”

  她两边的嘴角倏地垮下,把脸转开,低头继续挖土。“那我还是继续待在这里饿肚子种菜好了。”

  何关冷着脸,一股怒火油然而生。这个固执的臭丫头!

  他负气而去,离开时留下一句话。“既如此,你就永远待在这里吧!我只需让你不死,无法召唤我,反正有了这面具,我依然可以行走人间。”

  他的离去卷起一阵狂风,将她种好的青菜又拔地而起,乱成一团,毁了她大半天的苦心。

  符圆圆气得跳脚,指着他消失的地方数落。“切!小气鬼,不给吃就算了,还把我的青菜也拔了,真不厚道!”饿肚子算什么,如果一个修仙人因为饿肚子就随便向妖投降,那她在仙妖两界也不用再混了!

  她负气地蹲下来,继续用铲子挖土,净化她的田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