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来收妖 > 第9章(1)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姑娘来收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姑娘来收妖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为了治疗符圆圆身上的伤,何关细心地照顾她,端茶递水、梳头更衣,就像在照顾三岁的女娃儿一样,又做起保母了。

  在这段期间,符圆圆偶有发烧,何关更是整夜未眠,片刻不离地守在一旁,忧心自责的望着她。

  在照顾她的期间,何关心中也生出疑惑。狐草治疗外伤十分有效,她身上的外伤却好得很慢,不知是何原因?

  狐草是狐妖聚居地所生长出的草,据说狐妖打完架受伤后,都是用这种草来治疗伤口,药效奇好,非常难求,他特地去找来,就是希望能尽快治好她。

  若是能知道是什么妖怪袭击她就好了,可何关问了她好几次,她都说不清楚,他怕引起她的伤心,遂决定自己暗中去调查。

  望着她腿上的伤痕,他眼底渐暗,立誓绝不会放过伤害她的家伙,不管对方是人是妖,他都要把这笔账给讨回来。

  符圆圆原本正舒服地享受着何关的服侍,却突然感到一股阴邪之气袭来,令她突生警觉,发现这股邪气来自何关,她忙唤他。

  “何关,你怎么了?”

  何关怔住,抬眼见她一脸担忧,这才意识到丫头在这方面是十分敏锐的,因此他微笑道:“没什么,就是在想我一定要抓到那妖怪,为你报仇。”

  “不用啦,只要你下次别再随便放我一个人就行了,我只是受点外伤,不碍事的,我不希望你为了我去跟其它妖怪打斗,冤冤相报,没完没了,只要你陪在我身边,我就会没事的,好吗?”

  何关看着她担忧的眼神,心一软,一身邪气也消散无踪,反倒平静下来,含笑答应她。

  见他应了,她也转忧为喜,把脸亲近地在他怀里蹭一蹭,只要她想撒娇时,就会像只猫儿去蹭他,蹭着蹭着,就会把他的怒火蹭没了。

  何关答应她不去找,但他可以派其它的小妖去帮他找。那一日,他虽然不在山洞里,但相信自有其它妖怪耳闻这件事,只要想办法打听,总会有线素的。

  “何关大人!”

  何关顿住,这是灵毓的声音,她怎么找来了?

  灵毓找来,肯定有事。何关看着窝在他怀里、舒服得昏昏欲睡的丫头,便将一旁的外衣拉过来,盖在她身上。

  符圆圆原本困倦地闭着眼,感到身子被轻轻抱了起来,便睁开眼帘,见何关将她轻放在床上。

  “你无神虚耗,需要多休息,睡一下吧!”他低声道。

  “陪我。”她撒娇,嗓音带着娇软。

  “我去看一下灶房药炉的火,过一会儿就来陪你,嗯?”

  她轻轻点头,乖乖地闭上眼。

  何关为她拉好被子盖上,便出了屋门,身形飘飞而上,果然在树梢上发现了灵毓的身影。

  “何关大人。”灵毓见到倾慕已久的何关大人,高兴得摇着狐尾,忙对他招招手。

  何关立即往她那儿飞去。“灵毓,找我何事?”

  “何关大人,灵毓是特地来告诉你,我家主人就要找到这里了。”

  何关拧眉,没想到那个叫冉绝的男人竟是如此难缠。

  “他还有多久会到?”

  “大约再一刻光景。”

  何关愣怔,“这么快?怪了,他离得如此近,我怎么会察觉不到他的气息?”

  “主人用了某种法术,将气息隐藏起来,因为上回被你逃脱后,主人猜测你能探到他的气味,就像他能探到你的气味一般,所以他这次特地布下结界,将气息隐藏起来。”

  “原来如此。”何关拧眉,他不怕冉绝,若与他正面对决,他有胜算,但是圆圆被他找到就不好了。

  “可关大人,你快逃吧!”灵毓催促道。

  何关看向灵毓,见她脸上焦急,正为自己担忧,一双桃花眼眯笑着,勾起了魅惑的浅笑,伸手搔着灵毓脖子上的一撮金毛。

  “灵毓,我该怎么谢你才好?”

  “喔喔……不客气,何关大人又没做坏事,只是我主人……嗯嗯……我主人是个不达目的绝不放弃的人……啊……所以一直紧追不舍……您最好避着他,尽快走吧……唔唔……”灵毓被搔得忍不住想呻吟,果然还是何关大人的手法最好哪!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谢了。对了灵毓,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

  “何关大人请说。”

  “是这样的,有空时,你帮我查查……”何关在她耳边低声交代几句。

  灵毓一边听着,一边猛点头。“是,明白——何关大人放心,这事简单,咱们狐妖众多,所以小道消息也特别灵通。”

  “那就烦劳你了。”

  “小事一桩,包在我身上。”

  灵毓离去后,何关身形一闪,飞回屋子里,抱起床上的圆圆,同时腾出一手轻轻一扫,将她的包袱背在身上,即刻从窗户飞了出去。

  这一串连续动作,全部一气呵成,前后不过一眨眼的工夫。

  “何关?”符圆圆睁大眼,诧异地看着他,发现他们正在天上飞,不明白发生什么事?

  “你师兄找来了。”他道。

  符圆圆睁大眼,张着嘴,一脸惊讶。

  他坏坏地笑问,“你想见他?”

  她忙摇头,“不。”

  他低笑。“抱紧了。”

  他掳着怀中美人,美人衣裳赣江,只用他的外衫包裹着,容貌有些憔悴,娇软无力,若是让人瞧见,恐怕会以为他这只淫妖又出世祸害女人了,殊不知这世事变了,他才是那个被害的妖。

  “丫头,你师兄找你做什么?”

  被他突然一问,符圆圆有些心虚,鸵鸟似地把脸蛋往他胸口埋去,闷闷地道:“我也不知道。”

  “真不知道?”

  “大概……是担心我的安危吧。”

  这丫头肯定有事瞒着他,也罢,他也不想把丫头交给其它男人,遂立即加快速度,逃之夭夭。

  何关带着符圆圆日夜不停飞了三天三夜,他是妖,只需吸食日月精华,便可以不吃不喝,但符圆圆正在养伤,需要进食,得另想办法。

  他戴上面具,将符圆圆带到山下,交给一户上了年纪的老实夫妻,说圆圆是他的妻子,受了伤需要休养,给了老夫妻多一些银子,托他们照料圆圆,接着他马上离开,用自身的妖气将冉绝引到别处去。

  由于冉绝气息难以察觉,让他多费了些功夫与其斗智,这一回,他足足花了十日才把冉绝甩掉,接着何关又花了三日才回来,算起来足足有十三日的时间没见到丫头,想必这丫头很想他吧?当初离开时,丫头还揪住他的衣襟,再三叮咛他绝不可以抛下她不管。

  想到丫头对他的依恋和不舍,想到有个女人在等他回来,何关不禁弯起浅笑,这心口也暖呼呼的。

  他从来不知道,被人等待、被人关心的滋味会是这般美好,他现在恨不得快点飞到丫头身边,将她拥在怀里,好好的亲吻……

  “何关大人。”

  灵毓?

  何关停下来,望向四周,见到灵毓正急急地朝他这儿赶来。

  “嘿,何关大人,您真厉害,连我家主人布下结界也抓不到你,不愧是何关大人呀!”灵毓崇拜地抱着何关的大腿,狐尾翘得老高,摇呀摇的。

  何关摸摸她的狐耳,邪笑道,“这还多亏了有你,我才能顺利甩开他,灵毓,我没有你还真不行哪!”

  “喔喔喔——何关大人别这样——”灵毓双腿都软了,因为狐耳后方正是她的敏感处,被何关大人搔得她都站不住了。

  “对了灵毓,上次拜托你的那件事,可有消息?”

  灵毓身子一抖,整个人又站了起来,“何关大人,灵毓正是专程来回您回禀的,我的手下已经找到了,凶手是蛇妖女上,叫做玉姬。”

  何关神色瞬间阴沉下来。“她在哪?”

  “她就住在这座山的西边,养着一群蛇妖手下。”

  灵毓指的那座山,正是当初他将圆圆的身子藏身的山洞所在地,离西边的山林有段距离,不过一旦有了蛇妖的名字,那就好找了。

  何关向灵毓道了声谢,立即改变方向,往山林飞奔而去。

  另一头,符圆圆安稳地住在老夫妻的屋子里,她身上穿的是老夫妻女儿的旧衣裳,他们的女儿嫁去了镇上,偶尔才会回塞看他们两老,因此屋里还留着几套换穿的衣物。

  老夫妻每日都会摘野菜给她做素斋,面对这位美丽又散发着仙气的姑媳,夫妻俩自是不敢怠慢,殷勤地伺候着。

  符圆圆在老夫妻这儿吃得多、睡得好,脸庞比先前更圆润了些,气色也更好,不过就是心系何关。

  算算日子,已经十四天了,却还不见他的人影,让她十分焦急,但是两人约好,若他过了十五日尚未出现,她再召唤他。因此她一直忍着,心想只要再过一天,若明天他还没回来,她就召唤他回来。

  这一日,一直到了入寝时候,符圆圆躺在床上,却没有睡意,翻来覆去的等待天壳。

  谁想到了半夜时刻,何关便出现了。

  一见到何关,符圆圆惊喜地跳起来,扑向他怀里。

  “怎么去了那么久?你还好吧?可有伤到?”她担心地上下捡查他的身子,没注意到何关看她的目光显得十分锐利。

  “我没事,咱们离开吧。”他沉声道。

  “咦?现在就走?”

  “怎么,你还想继续待下来?”

  她忙摇头。“不,只是没跟大婶他们打声招呼,总觉得过意不去。不过你说得对,咱们还是趁早走吧,免得给他们惹麻烦。”她心想,现在走也好,何关显得有些紧绷,大概是怕人追来。

  她知道大师兄冉绝的厉害,何关肯定费了不少功夫才把大师兄甩开,才会拖这么多天才来接她。

  她也没什么东西好带,就一个包袱,在桌上留些银子感谢老夫妻的照顾后,两人便悄然无声地离去了。

  “咱们要去哪?”她趴在何关背上,双手圈着他的脖子,心情十分愉快。

  “去一个隐密的地方。”

  听他这么说,似乎已经安排好去处了,符圆圆笑嘻嘻地把脸往他背上蹭。

  “去哪都好,只要跟着你。”

  何关笑道,“这地方很隐密,你大师兄肯定找不到。”

  符圆圆被勾出了好奇心,“到底是哪儿啊?”

  “去了你就知道了。”

  去了就知道?符圆圆不禁纳闷。什么地方是她去了就知道?难不成是去御剑山庄?不可能,因为他们此刻前往的方向,正是他们来的那座山。

  难不成是回到那间废弃的小屋?也不是,那小屋在东边,但是他们正往西边飞去。

  符圆圆更好奇了,期待着何关会给她什么惊喜?

  她猜来猜去,都没猜中,直到何关带她来到一处山区瀑布前,将她引向通往瀑布的石路,她才知道原来瀑布后头别有洞天。

  “这是哪儿?”她拧眉,显得有些不安。

  “这是我昨日发现的地方。”他牵着她,继续往洞里走。

  “等等,有妖气,这里住着妖。”符圆圆立即拉住他,神色严肃地告诫他。

  何关回过头,对她勾起轻浅的笑,“你说的没错,这里住着一群蛇妖。”

  符圆圆呆住,就见何关回过身,朝洞里冷沉喝令——“玉姬,出来!”

  霎时,洞里传来阴冷的邪气,伴随着沙沙声,一群黑蛇缓缓爬来,妖气浓烈,将他们缓缓包围,符圆圆立即绷紧身子,偎入何关怀里。

  “这……这是怎么回事?何关,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何圣她搂在怀中,鼻息来到她耳边,温柔的嗓音里却带了一抹阴寒的邪气。

  “丫头,身为修仙人,斩妖除魔不是你的职责吗?上回你不是还跟玉姬打过一场架?”

  符圆圆顺着何关指的方向看去,就见那密密麻麻的蛇群各个低头臣服,其中一只特别大只的蛇妖女正颤抖地抬起头,畏畏缩缩的向他们跪下伏拜。

  “小妖玉姬,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何关大人和仙子,还请留玉姬一条小命。”

  符圆圆完全呆住了,这个叫玉姬的,不正是那一日附身的蛇妖女吗?

  瞧她一脸的恐惧,加上何关奇怪的举止,符圆圆心头大跳。

  该不会何关知道了吧?

  她缓缓抬头,瞧见何关也正低头看着她,脸上虽然在笑,但她却能感觉到他一身的怒火。

  “丫头,我活了那么久,还真没听过有修仙人用震魂鞭来鞭打自己的,你真是开天辟地第一人,我真是长见识了。”

  听听这口气,嗅嗅这股邪火,看着这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她知道惨了,何关现在非常非常的火大,原来他生的不是大师兄的气,是生她的气呀!

  ***

  符圆圆心惊胆跳地看着何关,她能感觉到他这回的怒火跟以往不同,他周身的气场很乱、很危险,还有着……受伤?她心下感到诧异,她可以理解他的怒火,却不明白他为仕么会难过呢?

  何关的确气炸了,想当初他冲回山洞,看到丫头全身是伤、衣物破烂不堪的躺在地上,那时他简直心如刀割,悔恨交加。

  他日夜的照顾她,头一回因为愧疚而心中煎熬,为了补偿,他处处让着她,亲手为她寻找狐草,捣碎成泥,小心翼翼地为她疗伤。每看一次伤口,他就自责一次,划在她身上的血痕,也似划在他的心口上。

  因为她,他开始会愧疚、会懊悔,还尝到了心痛的滋味,当她委屈掉泪时,那泪水也恍若滴在他心上,融化了他冰冷的心。

  她当时一身狼狈的画面早已刻入他的脑海里,每忆起一回,就心悸一回,他立誓要找出伤了她的妖,为她狠报仇,不过是想降低他心中的愧疚,让自己好过一些。

  可没想到,当他找到蛇妖玉姬时,玉姬伤得更重,被震魂鞭打得躺在床上,半个月都下不了床,当初还是黑蛇手下们将她抬回洞中的。

  在他的质问之下,才知道始末。原来这蛇妖从头到尾都是挨打的分,在符圆圆身体里被震魂鞭打,跑出来后还是被震魂鞭打得满地求饶。

  蛇妖玉姬不过是个一小妖罢了,得到机会上了符圆圆的身,还是因为符圆圆元神出窍,脱离了躯壳,玉姬才有机可乘的。

  当何关知道真相后,他真的有种想掐死符圆圆的冲动。原来丫头又耍了他,当初她瞒着静观的事,他已经不介意了,现在她居然利用他的感情,把他耍着玩。

  这天底下还没有一个女人可以得了他的喜欢后把他耍得团团转的,她是第一个!

  符圆圆缩着脑袋,汗颜地看着何关铁青的脸色,他眼中怒芒大炽,着实气得不轻,周身无形的寒冷笼罩着她,压得她心头一颤,她必须尽快说些什么来净化他浑身阴暗的煞气才行。

  “你别生气嘛,我当时也是被逼得没办法,她霸占我的身体不肯还,我只好把她打出来。”

  何关盛怒的语气带着阴恻恻的逼迫。“你为何当时不说?”

  “因为……”

  见她话语犹豫,他邪火又起,直接脱口而出。“因为你觉得玩弄人心很好玩,是吗?”

  说出这句话后,何关自己都愣住了。

  玩弄人心?

  他怔了怔,忽然顿悟,原来玩弄人心是这个意思,被玩弄的人竟是如此难受?

  当初静观与他大斗法,指责他玩弄人心、伤人情感。她说人心禁不起伤,还说他投有同理心,没资格当人。

  他当时不以为意,只觉得静观这女人多管闲事,若那些凡人不来招惹他,他也没机会去祸害他人,却不知感情这事身不由己,情之所至,心之所向,非自己能掌控的。

  这表示……他喜欢圆圆,已经喜欢到会因她的欺骗而心生难过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