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来收妖 > 第9章(2)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姑娘来收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姑娘来收妖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只小手拉拉他的衣角,引他回神,见她一脸愧疚,十分着急。

  “你别生气,是我错了,当时被你关着,我心里也委屈,见你回来,又看你一脸焦急,所以想让你心疼我,就瞒着你了,我不是有意的嘛……”

  何关盯着她,她此刻既担心又难过,还有些焦急,是因为她也在乎他,所以看他生气,她也难过了吗?

  何关这心口渐渐舒坦不少,浑身那股抑郁的邪火也没那么难受了,但火气还是有的。

  他把脸转开,冷漠地道:“你这样玩弄我,实在让我失望。”

  “我不是有意的,当时没想这么多,对不起嘛,我错了,别生气好吗?”

  他把她的手甩开,背对着她。

  他不让她碰,她就干脆从身后抱住他,发挥死缠烂打的本事,就不信他舍得把她用力甩开。

  “对不起,原谅我吧,我下次不敢了……”

  符圆圆猜对了,何关还真是舍不得用蛮力推开她,即便是盛怒之下,他心中始终有一块柔软之地无法对她硬起心肠,没再拨开她的手,而是任由她抱着。

  他回头横了她一眼,见她满脸都是懊悔之色,那小心翼翼哄他的模样可爱无辜又逗人,他突然觉得这样的她十分迷人。

  小家伙平常总是嘻皮笑脸,骂她、凶她,她都不痛不痒,还敢天不怕地不怕的惹他,像这样小媳妇似地向他陪罪,实属难得。

  见她这样,他怎么突然有种吐气扬眉的快意呢?

  既然硬不起心肠,那就讨回一点颜色。桃花眸闪过一抹诡亮,唇角似有若无的邪笑,他故意冷着脸对她淡淡开口。

  “咱们有血誓之约,保护你是我的职责,是我护卫不周,才会让你遭遇此事。

  现在我已经收伏了蛇妖族,它们为了赎罪,愿意提供庇护之所,暂时让我们栖身在此,并且受我们差遣。这几日你先在此疗伤,等伤也再离开吧!”说完后,他便吩咐玉姬带他们去安置房间。

  玉姬蠕动着身子,恭敬地点头,颤巍巍地领着他们往山洞里走,其它蛇妖手下们全都自动让道,任由他们从中间通过。

  何关跟着玉姬,并未再看符圆圆一眼,符圆圆只好默默跟在他身后。

  她小心地看着他,双手不安地捏着,见他已经没适才那般大发雷霆了,却仍然冷着脸,全身上下透着疏离。

  符圆圆跟在他身后,不敢再多说什么,只求他快点消气。

  其实瀑布后的山洞别有洞天,它通向另一个出口,出口外是一座世外桃源,在一片平坦的地势上建了几间屋子。

  原来蛇妖在修炼中也学着人类盖起了屋子,模仿人类的生活,但毕竟未修炼成人形,所以偶尔栖居在山洞里。

  这几间屋子刚好供他们两人住,符圆圆被安排在其中一间屋子,这屋子不过就是简单的土屋,上头以茅草覆盖,屋里有床和桌椅,摆设十分简单。

  领她进屋的蛇妖仆人恭敬地道:“仙子稍候,小的去为您准备茶水。”

  符圆圆点头,待蛇妖仆人走后,何关进屋来,她一见到何关,立即露出讨好的笑容。

  何关瞟都没瞟她,将她的包袱放在桌上,转身就要走,她急忙上前拉住他。

  “你要去哪?”到目前为止,他们这一路同行都是同住一屋,见他要走,她忍不住问。

  “我去哪重要吗?反正不管我去哪,你只需召唤一声,就能把我叫回来,不是吗?”他收回被她拉住的手,转身出去,态度始终冷淡。

  符圆圆碰了钉子,心里有些难过,为了避免讨,但这心里着实不好过。

  不得不说,这地方确实是最好的躲藏之处,不但能躲开师兄,还能好好休养。

  她每日静心打坐运气,闲暇时便在附近走走逛逛,跟小蛇妖们混熟之后,她发现它们其实也挺可爱的,而蛇妖们也发现,这位仙子其实脾气很好,个性也很好相处,有事没事便会聚在她身边。

  这些蛇妖们无非就是想当人,对当人怀有无限憧憬,符圆圆很好奇,问蛇妖们为何想当人?

  “当人好呀!”蛇妖们七嘴八舌地说:“当了人,就有双手十指可用,可以念书识字、穿衣梳头,学习各种事物。”

  “人为万物之灵,有了人的灵识,才有机会修仙啊!”

  一提到当人的好处,大家就停不了,诉说着各种关于人类的故事,符圆圆听着觉得十分有趣,原来在这些未成人形的妖眼中,人的生活是如此多彩多姿。

  说着说着,有小蛇妖说到了玉姬。

  “玉姬小姐爱上了一个男人,但它是蛇妖,未成人形,所以它希望有一个人身,如此便能和那男人在一起了。”

  符圆圆听了诧异,“她爱上一个男人?”

  “是啊、是啊。”蛇妖们纷纷点头附和。

  原来玉姬爱上凡人,为了想和对方在一起,才会想投机取巧,跑去抢她的身子,目的就是希望能以人的身分和对方在一起。

  符圆圆听了摇摇头。“当人不容易,要一步一步来,何况就算有了人身,也不见得就能得到对方的。”

  “咦?是吗?为什么?”蛇妖们纷纷好奇地问。

  符圆圆轻笑。“因为喜欢一个人,也是一种修行呀!”

  这句话很快就传到何关耳中,他细细咀嚼着,禁不住低笑。

  是不是修行,他不知道,可喜欢上这个鬼灵精又顽皮丫头,却是他的劫,他虽然故意冷落她,但她在这儿的一举一动,蛇妖都会向他——报告,例如她今日吃了什么、睡了多久、跟哪只蛇妖谈笑,包括她让一条小蛇妖去伺候她涂药。当他听到这里时,忍不住皱眉问:“帮她涂药的是男是女?”

  蛇妖仆人笑嘻嘻地回答。“何关大人,您糊涂了,咱们蛇妖是用雌雄来分的。”

  何关手中冒出的黑霉如利箭射出,打得蛇妖连滚好几圈,最后黑雾化为一只爪子,把蛇妖踩在地上。

  “是女的!女的!”蛇妖趴在地上急急喊道。

  何关收回黑雾,冷哼一声,其实他非常非常的不满,这几日丫头竟然没来找他。她不是对他心有亏欠,想跟他道歉吗?他本以为她会像以往那样,想办法来缠着他,或是抱着他撒娇,但她非但连个人影都没有,居然成天跟那些蛇妖们有说有笑。

  为她梳头的是蛇妖,为她叠床铺被的是蛇妖,为她抹药的还是蛇妖。

  今早,他还见到她坐在树下,身上穿着蛇妖献给她的新衣裙,一头长发如丝缎披在身后,耳边插着一朵蛇妖摘来给她的小白花,周身围了一圈的蛇妖,手上拿着的是蛇妖进献讨好的红果子,她小口小口地吃着,听蛇妖们说着有趣的故事,格格清脆的笑声传入他的耳,搔得他心痒痒的。

  清晨的阳光穿透树叶,洒了她一身金光,而她不施脂粉的脸蛋上,因为笑容而染起两朵淡粉色的红云,嘴唇也因为沾了红果子的汁液,让一张小嘴更加艳红,这样的她美如天仙,宛若晨光中的女神。

  何关当时瞪得气血上涌,有一股冲动,恨不得上前去把她抱在怀里,狠狠地吻着。

  本想晾她个几日,好好收伏这个顽皮的丫头,谁想到她倒是去哪儿都能随遇而安,才不过几日,就收伏了一群蛇妖,整日绕着她献殷勤。

  何关烦躁地在屋子里跺步,她不来找他,难不成要由他去找她?若是如此,他岂不是白冷着她了?

  该死的臭丫头,她不是喜欢他吗?还说喜欢一个人是一种修行,她修行到哪儿去了?成天跟蛇妖们鬼混!

  何关低低骂着,却忘了这还是他起的头,故意冷落她,不去伺候她,所有事全让蛇妖们代劳,这会儿却怪她不来找他伺候了。

  可他哪里知道,符圆圆是在等,她知道他身上的怒火已经消了,却老是故意不理她,对她态度冷淡。

  她想跟他撒娇,缠着他窝在他怀里,亲亲他、蹭蹭他,不过这也需要机会呀!

  如今她身上的伤已经好了许多,结的痂都掉了,只留下淡淡的粉红,这狐草果真有生肌之效,见自己身上痊愈得差不多,是该给自己制造一些机会了。

  她穿好衣裳,走出屋子,朝何关所住的屋子走去,来至门前,举起手正要敲门时,却听到里头有女子轻浅的笑声。

  她感到狐疑,悄悄来到窗口,朝屋里看去,便愣住了。

  只见何关横躺在床上,而他身边却有三名妖艳的女子正伺候着他。

  一名女子跪在一旁,为他剥着果子,把果实亲手喂入他嘴里,一名女子跪在他身后,用木梳为他梳理一头墨发,而床前的女子则捧着水盆和手巾,随时为他拭手。

  至于何关,他嘴角勾着笑,享受着美人们的伺候。

  “何关大人——”喂他果子的女子用轻柔的嗓音说:“小妖仰慕大人已久,愿意一辈子服侍大人。”

  梳头的女子也附和道:“咱们三姊妹今日能有幸伺候大人,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捧着水盆的女子娇滴滴地央求,“只要大人开口,咱们三姊妹都随大人的意,一切听凭大人差遣。”

  何关伸手勾起床前女子的下巴,言语暧昧地问道,“是吗?我叫你们做什么,你们都愿意?”

  “是的,大人,任君使唤。”三名女子同时回应,嗓音娇嗲,甚至偎近身子,柔若无骨似地黏在他身上。

  何关轻笑,把脸移近,在她们耳边轻声细语,引得女子们笑语不断。

  符圆圆目睹这一切,打眉沉吟了会儿,便默默转身离去。

  待门外的人一离开,何关原本带笑的神情立即敛下,沉声命令。

  “本公子乏了,退下。”

  何关手一挥,三名女子立即恢复元身,化成雌蛇妖,在他周身漠冷的威压下噤若寒蝉地退下,不敢有半分耽搁。

  它们能够化为人形,完全是他赐予的妖术,藉由他的法力幻化人形,享受了短暂的乐趣。

  他知道圆圆在门外,因此故意让她看到,藉此激她一下,好让她紧张。

  他挥退蛇妖后,便一人在屋内饮酒。

  其实不管是饮酒还是吃果子,不过是尝尝味道罢了。他耐心地等着符圆圆,但是左等右等,都过了午膳时刻,也没等到丫头来跟他撒娇道歉或是吃醋。

  这丫头该不会自己跑回屋子里伤心了吧?

  何关想到此,便有些坐不住,但随即一想,磨磨她也好,看她下次还敢不敢这么玩他?

  等她来了,若她跟他抗议那三名女子,那么他正好藉此训她,以后不准跟其它雄蛇妖太过接近。

  做好这打算后,他又等了半个时辰,可仍迟迟等不到人,他决定去看她。若是她真的在屋里哭,他就乘机问她哭什么,给她一个机会诉苦,然后哄哄她。

  想到这里,他便站起身往她屋子走去。来到她屋前,他推门而入,左右看了看,都没见到人,于是他又去外头寻她,也没见到她的影子。

  他抓了一只平日伺候她的蛇妖来问,蛇妖也说没看到,何关继续去找,问了许多蛇妖后,都无蛇知道她在哪儿。

  他脸色越来越阴沉。“立刻把她给本公子找出来,若是找不到,我就将你们挫骨扬灰,毁了这座山头。”

  在他的警告下,蛇妖们慌了,连忙派人到处去找,找不到就打听,最后有一只看守山门的小蛇妖被带到何关面前,它跪在地上,颤巍巍地禀报。

  “禀大人,符仙子出洞了……”何关一听,当场震怒,手中黑雾如盘丝,将跪在地上的蛇妖缠得差点透不过气。

  “谁准你放她出洞的!”

  “大、大人饶命——仙子说她的狐草没了,要去找狐草作药,她说已经跟您说过了,小的才——唔——”

  蛇妖七寸被制,盘丝掐得它口吐舌信,无法收回嘴里,面色苍白,在同乎就要毙命之际,盘丝突然一松,将它丢开。

  “滚——”

  何关一声暴喝,吓得众蛇妖四处逃窜,两名蛇妖把躺在地上的兄弟用尾巴一卷,匆匆拖走。

  何关愤怒地低咒,这个臭丫头居然背着他偷偷出去,打算自己找狐草,简直存心跟他过不去!他发誓等抓到她,非脱她裤子打屁股不可。

  至于另一头的符圆圆,此刻已经出洞走了一段路程。她之所以不告而别,便是存心气何关的。

  她虽然法力差,但她的脑子可不差,她知道那三名女子是蛇妖,因为她嗅得出妖气,可他居然让那三名女子伺候他,还故意在她面前跟她们调笑?

  因此回到屋里后,她便简单收拾东西离开了。

  想故意让她看到是吧?她看了,然后如他所愿,她出走给他看,哼!

  她不怕与何关分开,因为只要一声召唤,何关便来了,但她偏不召唤他,让他急一急。

  这民间的话本子她也看得不少,冤家之间互斗的戏码她都能倒背如流,何关既然想激她,她就演一场小媳妇伤心出走记给他瞧,才不枉费他安排的一场好戏。

  她慢悠悠地在山路上走着,一路看风影,偶尔停下一歇歇脚,顺便等着有人追来兴师问罪。

  她漫无目的走了两个时辰,忽而山风呼啸,周身吹起一阵狂风,树叶在她周围飞舞,恍若一道墙,将她困在中间。

  她立即捏了一个诀,破了此阵,树叶纷纷掉落,彷佛下了一场雪,飘得她全身都是叶子。

  她轻轻拍落沾在身上的吐子,忽然感到腰间一紧,原来是树藤缠上她的腰,她立即施展仙法,张开的手心冒出一把利剑,她挥剑砍断树藤,同时提气纵身一跃。

  不过她才刚要飞出去,脚上却绊了下,原来是被树藤卷住了脚踝,她挥剑斩断,随即一阵狂风扫来,挟带着灰尘,呛得她猛烈咳嗽,乱了真气,身子便从空中落下。

  她尖叫一声,因为她下头可是山路旁的万丈深渊,掉下去可不是开玩笑的,不过她身子才落一半,便被黑雾卷过去,落入一道宽阔熟悉的怀抱里。

  她不用看,只闻气息便知道是何关。她立即伸手紧紧抱住他,就像在大海中攀住浮木一般。

  “好可怕,吓死我了,呜呜呜——”她把脸埋在他颈窝处,呜呜哭着。

  “不过是简单的妖术就把你吓的,你就这点出息!”

  他果然追来了,而且还会骂她,那就表示他在乎她。

  符圆圆死死巴着他,继续呜咽道,“你又欺负人。”

  “哼!到底是谁先欺负谁!”

  “叔叔——”

  每当她示弱时,就会娇娇地喊他一声叔叔,喊得他火气都消了七分,他现在嘴上虽在骂人,但是搂着她的手却收得很紧,将她牢牢抱在怀里。

  “你竟敢跑了!”

  “你不要我了,我被人嫌弃,当然走啊。”

  “谁说我不要你了?”他火大的质问。

  她抬起小脸,含泪的美眸熠熠生辉,一脸欣喜道:“原来你还要我啊?”

  他一时语塞,发现自己冲动说溜嘴,对她骂也不是、哄也不是。

  这丫头真是存心来气他的,见她泪眼汪汪地瞅着他,一副无辜样,两人又靠得如此近,他只需把脸移近,就能吻住这张小嘴,而他也这么做了。

  既然舍不得打她,就只能惩罚性的吻她。

  符圆圆立即热情地回应,千言万语的赔罪都比不上一个吻。

  两人吻得难分难舍,符圆圆被吻得晕晕然,沉醉在唇舌的纠缠中,而何关的火气也因这柔软的唇而渐消,不过他的妖力强,对方圆百里的感知比符圆圆敏锐多了。

  他猛然停止这个吻,目光朝远方盯去,沉声道,“来了。”

  符圆圆脑子一片懵,傻傻地问:“什么来了?”

  何关没好气地瞪着她,“你那个阴魂不散的师兄找来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