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来收妖 > 第10章(2)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姑娘来收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姑娘来收妖 第10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丫头,你把我脱光动手又动脚的,可投见你这么脸红过。”何关的语气十分危险。这丫头只是看到冉绝一丝不挂的影子就脸红了?

  “这不一样嘛。”

  “哪儿不一样?”

  是嫌他身材不如冉绝?她要是敢这么说,看他怎么收拾她。

  “他是大师兄,非礼忽视。”

  “我还是你叔叔呢,你怎么就不对我非礼忽视?”

  “因为你是我男人嘛。”

  “……”

  何关就不明白,自己也算是仙妖两界出了名的花花公子,怎么每次丫头几句甜言蜜语就能把他说得哑口无言,心底还莫名的快意,真是奇了。

  符圆圆对冉绝是忌惮的,因为从小到大,每当冉绝一靠近她,她就能立刻感觉到一股说不出的沉重,总觉得冉绝身上散发的气场压得她心惊胆跳,有些透不过气来。

  她不明白这是何故,却知道最好和冉师兄保持点距离,这样她才能放心。

  为了拿回面具,她只得尽量压低身子,悄悄来到屏风后,目不斜视,目标对准了矮凳上冉绝脱下来的衣物,她猜想或许在那儿,便爬过去,仔细翻找。

  当她在翻找时,冷不防被一条狐尾给扫到,她一呆,瞪着狐尾,缓缓往上瞧,赫见灵毓正站在木桶里,拿着布巾在擦洗身子。

  真是见鬼了!

  符圆圆瞠目结舌地瞪着灵毓,她此刻是人身狐脸一头金色长发垂肩,两手拿着条长布巾,正在给自己洗身子,若不是亲眼看见,光从屏风后头瞧影子,不会知道是她。

  “灵毓?怎、怎么是你?你、你在干么?”

  灵毓转过头来,瞧见符圆圆,立即露出了性感的笑容。“原来是仙子呀,我家主人命令我在这儿洗澡。”

  “命令你在这儿洗澡?为什么?”

  “因为我让她化为人身,装成是我,好让我在一旁看看,是谁半夜偷偷跑进我屋子里翻找翻西的?”冉绝低沉的嗓音如暗夜投石的古井深潭,令人心头一颤。他的气息就在她耳边,人就站在她身后,神不知鬼不觉的,连点声息也无,她以为自己的行动够小心隐密了,却没想到这一切早在师克的掌控中,等着她自投罗网,掉进他设下的陷阱里。

  符圆圆心惊胆跳地转头,对上师兄深不见底又透着犀利的眼瞳,一如照妖镜一般,将她鬼祟的行止全看得清清楚楚。

  “师兄……”她困难地吞咽着口水。这时候她实在挤不出顽皮的笑容来,因为师兄的气场完全笼罩住她,再度压得她喘不过来。

  他身上的气场总会让她心跳加快,密密麻麻的似一张网,像要将她困住一般,让她迷失在云雾中,伸手不见五指。

  他的人此刻靠得很过,弯着身子,两手放在她左右两旁,虽然没碰到她,却将她的人全置于他高大的身子下,令她不敢动弹,因为一动,就会碰到他。

  符圆圆的心跳又加快了,在冉师兄的逼视下,她缩着身子,似一只误闯陷阱的可怜小猫。

  冉绝意味深长地盯着她,“这么晚了,你到我屋子里来想找什么?”语调虽是质问,但他的姿势却是暖昧的,峻凛的脸宠靠得太近,呼出的气息足以撩起她垂在脸蛋上的几丝鬓发。

  “我……”她根本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觉得这气息很危险,想逃开,身子却动弹不得,她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心中焦急得不得了。

  “嗯?怎么不说话?”冉绝目光如渊,直直地锁住她。

  符圆圆美眸闪过一抹诡亮,原本怯怕的眼神,此刻却换上魅惑的眯笑。

  “真不好玩,居然被你发现了。”姑娘家天真的语气里,带着不服气的娇嗔。

  冉绝一怔。“玩?”

  何关笑咪咪地转过身子,与他面对面,一双灼亮星的美眸盯进他眼中,语气是不满的轻哼。

  “我本来是想趁着师兄洗澡时来偷你的东西,只可惜被你摆了一道,真不好玩。”

  冉绝恍悟,不禁无奈失笑,“师妹,你也太大胆了,好歹我在洗澡,你就这样闯进来,不怕……”

  “怕什么?”何关眨着眼,娇蛮地瞅着他,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

  冉绝心头一跳,被她瞧得脸又红了,却又故意摆出师兄的姿态,低声斥责。

  “你一个姑娘家,半夜闯入男人的屋里,就不怕看到什么不该看的?”

  “我怕什么?反正洗澡的是狐狸,我还真没看过,正好见识见识。”说完还大胆的转头去看灵毓洗澡。

  灵毓被这么一瞧,禁不住害羞得红了脸,浑身都发烫了,能被何关大人偷窥,她三生有幸哪!

  冉绝一愣,继而拧眉,搂住她的肩,带她绕过屏风,低斥道:“非礼忽视,幸好那只是只狐狸,要不然——”

  “要不然我看了对方的裸身,就得负责了是吗?”何关捂着嘴,格格笑道,“好啊,不然大师兄把那金毛狐狸让给我好了。”

  冉绝拧眉,“胡说,她是召唤兽,与我签了死誓,不得随意更换主人的。”

  “既然如此,那么我吃亏点,跟你要那张面具好了。”

  冉绝这才恍悟,原来她的目的是想偷面具,难怪在他屋里到处翻找。他伸出左手,张开手心,一张银色面具赫然出现。

  “你想要这面具?”

  何关见到面具,立刻伸手要拿,但冉绝把手移开,让他扑了空,他抬头看向冉绝,立刻起嘴,可怜兮兮地央求。

  “师兄,这面具给我吧,你法力那么高强,根本不需要这个法器,我就不同了,法器越多,我才越安心。”

  冉绝望着符圆圆娇美动人的神情,在他有生之年,何曾见过师妹如此向他撒娇过?每一回师妹见到他,不是拘谨着,便是恭敬疏离,他多么企盼有一日也能见她对自己任性一回、撒娇一回,甚至是耍赖也好,就像她对其它师兄师姊那般顽皮的对待他。

  没想到他终于等到了,师妹对他的态度不再像以往那般害怕,甚至会主动亲近他,会对他哭,也会对他央求,这样的她让他惊喜交加,一颗心因她的娇美而怦然心动,再也把持不住。

  可他哪里晓得,眼前对他笑得魅惑众生的师妹其实是何关,符圆圆因为害怕大师兄,早就缩头缩脑的躲起来了,改由何关作主。

  何关本就是男女通吃的祸水蝴蝶妖,又吸了狐仙的灵气,自然将符圆圆那三套死皮赖脸的本事学得唯妙哨肖,甚至还能发扬光大。

  他瞧出了冉绝对符圆圆的心思,本想趁此机会勾他一下,目的只是为了得到面具,打算点到为止,东西拿了就跑。

  却不料这一勾,勾出了冉绝压抑多年的欲火,他忽而将符圆圆搂在怀里,低下脸,温柔地对她说:“你放心,不光是这面具,等我们成了亲,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

  何关望着冉绝,天真清澈的美眸里暗藏着危险,漂亮的唇瓣弯起浅笑。

  “师兄,你是在说笑吗?”

  “我没有说笑,原本我是打算将你带回仙门,再与你说这事的,但现在先告诉你也无妨。”他伸手轻轻抚上她的脸蛋,神情是以往所没有的柔情,赤裸裸地呈现在眼前,“仙门师父都同意你我的婚事了。”

  符圆圆没有慌张或惊喜,而是笑了,应该说是何关恶狠狠地笑了,他把脸上那只吃豆腐的手像打蚊子一样拍掉。

  “师父们同意?怪了,怎么从来没有人问过我同不同意?”

  冉绝顿了下,投有生气,却是沉重地问:“你不愿意?”

  当然不愿意!丫头是他的口中肉,哪能被他人叼去,这小子竟敢打他女人的主意!

  话正要出口,何关想到面具,及时忍住,心中邪升起,却笑得更加娇艳了。

  “静——”他本要说静观那臭女人,但及时改口。“我师父也同意了?”

  “静观师父不反对。”

  那个臭女人!

  冉绝没说的是,静观师父虽未反对,却告诉他,若他能说服圆圆同意,她做师父的没意见,冉绝有私心,没把这话说出来,其实有没有说都没差,因为他相信自己可以说服符师妹。

  他喜欢她很久了,总是利用机会指导她练功,悉心教她、照顾她,他看着她一天一天长成了大姑娘,想得到她的心思也一天一天在他心中生根滋长。

  他觉得她就该是属于他的。

  “仙门的师父都一致认为,你练功练得不好,性子总是定不下来,腾云驾雾的本事到现在还学不好,若是遇上妖,没我照应,你可怎么行?”

  何关咬牙道:“这是我的事。”

  冉绝摇摇头,“你十岁时遇上猪妖,被它追着跑,还是我赶跑的,十一岁御剑登山顶,被大风吹落千丈崖,是我接住你的,十二岁被厉鬼压床,哭着灵魂出窍,是我发现你的,十三岁与桃树妖斗法,结果被人家用桃子收买了,还有十四岁——”

  冉绝——举出符圆圆修仙不及格的种种事迹,何关听了嘴角猛抽,越听越火大。

  他知道丫头法力差,却没想到会这么差!这个不不成材的丫头到底是怎么入仙门的?静观那女人的眼光到底哪里出了问题,这种徒弟也敢收?

  细数完符圆圆种种不及格的事迹后,冉绝一本正经,神情严肃地道,“哪一次不是我帮你收拾残局的?师父们一致认为,你实在太让人操心了,这回你下山,先是法器被蛤蟆精抢了,还被他弄得身上都是伤,你说,你是不是让人不省心?”

  岂止让人不省心,她还被蛇妖附身,结果用鞭子把自己打伤了,把他吓得心塞,简直可恶至极!何关在心中暗暗补上丫头的劣迹。

  “因此得有人看着你、照应你,而除了我,还有谁能这样时时照顾你?所以咱们的婚事就这样定了,回仙门后,咱们就成亲。”这不是商量,而是告知,冉绝决定的事向来言出必行,说要娶她,便娶定了。

  何关眨着美眸,望着冉绝坚定的神情,听似柔软的话语却带着强势而固执的追力。

  难怪丫头龟缩得躲起来,把身体让给他。今日幸亏是他附身在丫头身上,听到这一席话,否则他还不知道原来这小子打他家豆豆的主意很久了,还不管丫头同不同意,就等着洞房花烛夜把人吃了。

  可惜冉绝千算万算,少算了何关这只妖孽,他的豆豆岂是其地男人能肖想的?旧恨加上新仇,何关不怒反笑,顶着符圆圆这张仙姿美貌,笑得妖娆而天真无邪。

  “谁说我让人不省心的?”他轻轻笑一声,伸手一推,将冉绝推到床上,接着大胆地跨坐在他身上,既任性又骄纵,却美得风情万种。

  冉绝不呆,痴痴地看着她,也忘了反抗。

  何关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伸手贴在他胸膛上,挑逗地抚摸着,还用食指画圈圈。

  “你瞧,我轻轻一推,你就倒了,我可一点也不弱呢。”

  冉绝紧紧盯着她,黑不见底的墨眸幽深似潭,多了星火在其间跳跃,对于师妹的大胆,他不仅惊喜,亦是痴迷。她坐在他身上的触感,以及抚摸的小手,都似施了法术一般,令他冷静的心也为之一荡。

  他由着她任性,宠着她的放肆。这样的师妹是他从未见过的,原来她也可以这样调皮,这么的……妩媚潋滟,那食指画在腹上的圈圈,好似划在他的心尖上,撩得他心弦颤动。

  直到她的手指揪住裤间的腰带,他才伸手压住她的手背。

  “别玩火,我是个男人。”他的声音沉静,却含着蓄势待发的欲火。

  何关娇滴滴地笑道:“我当然知道你是男人。”纤纤玉手抚着他的小腹,来到肚脐眼的位置,肚脐眼的神阙穴是个要穴,与命门穴一脉相连,阴阳和合,是修练者的水火之官,亦是真息的潜藏部位。

  何关只需往这个神阙穴灌入妖力,冉绝就算不重伤,也将功力大失。

  若是以前,此刻他已经毫不犹豫的下手,如今算这小子运气好,他被关了百年,妖性大减,累积了人性,对于修仙人,他不会再冲动地下狠手,不过给点小小的教训是一定要的。

  他掌心冒出黑雾,蓦然侵入冉绝腹中,冉绝神色剧变,心中大惊,却已经来不及,他浑身麻痹,动弹不得。

  “你是谁?”冉绝沉下脸,眼中厉芒暴射。眼前的人不是师妹,师妹没有这阴邪的功夫……是妖!

  何关捂着嘴娇笑,轻轻拍着冉绝英俊的脸蛋,倾下身,吐气如兰,媚眼如丝。

  “小子想跟我斗,再练个几百年吧!”

  “是你!”冉绝眼睛一缩,认出了这语气,原来是他一直追缉的妖,这妖竟然附身在师妹身上?!“你好大的胆子,快离开师妹的身体!”

  何关离开他,拿起面具,离去之前,冷冷地对他警告。“圆圆是我的女人,看在她的分上,我就饶你一命。”

  冉绝愤怒地大喝,“灵毓,杀了他!”

  灵毓一听到主人的召唤,立即冲出来,何关在同时破门而出,飞了出去,灵毓正要追,却又赶忙煞住脚,来到主人身边,一脸为难地问。

  “主人,那只妖附身在仙子身上,我这是杀,还是不杀?”

  冉绝听了,赶忙改口。“别杀,抓住他!”

  灵毓目光一亮,立刻应道,“是,主人!”身形一闪,也追了出去,远远还传来她的大喝,“何方妖孽!快束手就擒!”

  当然,灵毓也只是做做样子,有时候当个召唤兽也须懂得混水摸鱼,才不会过劳死,一世保平安,既不得罪主人,也不得罪何关大人,她这个修行,真是修得太有才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