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来收妖 > 第11章(1)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姑娘来收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姑娘来收妖 第11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何关成功丛冉绝身上拿回面具,也抢回了他的女人,带着面具和女人立即远走高飞。

  妖食日精月华,他不吃不睡,带着符圆圆一连飞了数十日,沿路消踪灭迹,把冉绝远远甩开。

  两人行至人烟稀少之地,选了个山间,避世而居。

  幸好丫头只要摘些野菜或素果便能果腹,这些吃食易得,又有山泉能取得饮水,找个山凹处,盖间芧屋面居,便能遮风避雨。

  他忙了大半日,才把这几日的居所打理好,又在这座山前前后后搜查了几遍,确定这是个易守难攻之地,无其它妖怪盘聚,这才放下心来。

  反观这丫头,没心没肺的好吃好睡,脸上笑嘻嘻的,倒像是来游山玩水。

  他望着丫头与世无争的灿烂笑容,真不知该气还是该笑?当初在蛇妖盘聚的那座山,他本是气她耍了他,故意对她冷淡,没想到这丫头不但没缠着向他道歉,反倒自己离家出走,他气急败坏的出山寻她,这才遇上了阴魂不散的冉绝。

  说来说去,他与冉绝你追我跑的斗了那么久,费了这么大的功夫,如此劳心劳力又劳神,为的是什么?全是为了这丫头!

  他跟冉绝唯一的其识,便是深深觉得符圆圆就是个让人不省心又操碎心的女人,放不下又打不得。如果打了,自己心口又疼,但是不教训她一下,这口气又憋得难受,她用鞭子打自己,骗他心塞的这笔账他都还没跟她算呢!

  如今甩掉了冉绝,也没有其它闲杂人等来吵他们,他总算可以好好的思考该如何处置这丫头了。

  最起码,他认同冉绝说对了一件事——做为一个修仙人,这丫头实在太不合格了。

  “提升法力?”

  符圆圆呆呆地看着何关,她没料到他竟会突然提出要帮助她修行的建议。

  “这……不好吧?”她有不妙的预感,防备地看着他。

  何关笑得分外亲切,嗓音比平日更温柔了些。“丫头,多亏了这次的事件,让我深深觉得你的法力真不是普通的差,而是非常差,做为我的召唤者,法力这么差,实在让人不敢领教。”

  符圆圆强端着笑,目光却开始闪躲,“这学法术也是要看才能的,我师父说,各人有各人的资质,一切随缘,强求不得。”

  “勤能补拙,依我看,你资质不差,而是太赖。”

  “这有什么关系,我有你嘛,你这么厉害,我若遇到危险,召唤你来救我不就得了?”这讨好的话她顺口说来一向很溜,但是何关这一回却不吃她这一套。

  “话是不错,但是万一我人不在你身边,远水救不了近火,如果你提升法力,起码能自保,我这也是为你好。”

  符圆圆步步退后,何关步步进逼,尽管他笑得温柔,话也说得在理,但是她很敏锐,总能嗅到他的企图。

  他打算严格训练她,不教会她就不死心。

  “我走心法,不走武术。”她很认真地强调。说实在,她最讨厌练功了。

  “心法与武术合一,修仙人讲求的更是修心与修行合一。”

  “咦?阁下对修仙人挺了解的嘛!”

  “我这个妖都懂这个道理了,你这个修仙人懂了却不做,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她咬牙道:“我没那么差好不好,起码我还打赢玉姬呢!”

  说到玉姬,何关怒火又起。

  “哼,你还好意思说,对手是这种我一手就可以捏死的小妖,居然让你斗到全身是伤?”

  他简直是恨铁不成钢,他知道丫头道行差,却不知道会这么差,不过是被妖上个身,就能把自己给伤成这样,还让他白心疼一场。

  为了避免以后这种事再发生,他非好好的磨练她不可。

  “咱们先从轻功开始学。”他笑得像只千年老狐狸。

  符圆圆心头一突,眼溜溜地一转,猛然转身拔腿就跑。

  “想跑?”何关手中射出两道黑雾,如幽灵鬼爪一般朝她抓去,将她的身躯卷住,如同老鹰抓小鸡似地拎回来。

  “丫头,凭你也想逃出我的魔爪,再练个几百——呃?”何关的笑容收起,因为他手中抱的是一个穿着衣服的木头娃娃,娃娃上头还画了眼睛和嘴巴,对他顽皮的笑着。

  “凭你也想抓到我?再练个几百年吧!”符圆圆躲在树后,学他的口气,朝他做了鬼脸。

  何关原本亲切的笑容改成了邪笑,“移花接木术?丫头使的这招不错,只可惜你也就这点能耐而已。”双掌猛然飞出千百条黑丝线朝她射去。

  符圆圆立即脚底抹油,逃之夭夭。她虽有仙法护体,但仅止于避免恶意的法术伤害,虽何关并无恶意,只想抓住她,她还是必须逃。

  她在林中逃窜,后头的黑丝线像千百条蛇般紧追不放,范围越来越大,仿佛黑雾蔽日,渐渐将她包围。

  “啊!”她低呼,被黑线卷住,全身包得得跟粽子一样,在地上挣扎。

  何关好整以暇地来到她面前,轻松地将全身被捆住的她抱起来。

  “我前后左右包抄,这样你总跑不了吧?”他低笑出声,把小家伙搂在怀中,拨开她散乱的长发。

  那张小脸羞怯地抬起,谁知却不是符圆圆,而是一只野猴子,野猴子也睁大着眼,呆呆的看着他。

  “这叫做偷天换日,死木头你不爱,弄只活生生的猴子给你好了。”符圆圆在树上吃吃笑着,不怕死地说道。

  何关将猴子丢到一边,立即朝符圆圆追去。“死丫头,给我过来!”

  “有本事来追我啊!”

  “你法力不行,逃命的功夫倒是练得炉火纯青!”

  “过奖、过奖。”

  何关口中念诀,喝令一声,“起!”

  原本逃得正欢的符圆圆忽然撞上前头立起的一道叶子墙,往后一弹,她两眼冒着金星,尚未回神,便感到手脚一紧,赫然发现四肢被树上的藤蔓缠绕,将她吊了起来,动弹不得。

  树根和藤蔓好似一张巨大的蜘蛛网,她则成了一只被绑缚的蝶儿,她这只可爱又美丽的蝶儿正嘴瞪眼看着何关,适才的得意早已不见。

  何关闲适地来到她面前,讪笑道,“还想逃吗?”

  “你欺负人!”

  “你若是好好学轻功,就不会这么快被我抓到了。”

  “你以大欺小,以强凌弱!”

  “丫头,我才用了半成功力而已。”符圆圆无语了,一双无辜的水眸瞅着他,如一池清澈的湖水。

  何关被她这么瞧着,禁不住心软了。

  她全身上下就这双眼睛最会说话,不用开口,这么一瞅,就把他的心给揪住了,他不免开始怀疑,她的眼睛是不是练了什么法力?

  “别瞅了,你一定得练,这事没得商量。”他绷着脸,神情坚决,投有妥协的余地。

  符圆圆逼不得已,只好从了。

  她身上的伤痕才刚复原,元神也才刚恢复,就被他抓着每天在山谷间磨练,符圆圆心想,练就练,她就不信自己唉个两声,跟他撒撒娇,他会不心疼。

  不过这一回她料错了,何关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竟然卯起来跟她较真,俨然一位严师,丝毫不马虎,跟冉绝比,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一日,天才蒙蒙亮,何关就把符圆圆唤醒。

  她贪困,想赖床,何关根本由不得她,把她从床上卷起,直接往天上丢,吓得她睡意都没了,气得指着他正要大骂,哪想一团妖气已经扑天盖地的打来。

  她惊得立刻提气纵身,从这棵树跳到那棵树,再从那棵树飞到下一棵树。

  “你这不叫飞,叫做跳,太低了,再飞高点!”他千里传音,声音犹如在耳畔。

  她东闪西躲,被何关的妖气打得眼冒金星,这下好了,她的仙法护体不会让她受伤,反而让何关无后顾之忧,朝她猛打。

  符圆圆不想挨打,发挥了逃命的本能,拚命往上提气,捏了诀,御气而飞。

  这天上的气流不好驽奴,她左右摇晃,气得歪歪斜斜的,让何关看得好气又好笑。

  “别跳舞,快点飞!”

  谁在跳舞了?她气得想回头大骂,却见到他手中一团妖气如火球打来,吓得她赶忙集中力量往旁边一闪,连回嘴的时间都没有。

  要知道,即便她有仙法护体,但护的是她的元神,若是被打中,身体还是会疼的。

  她心中叫苦连天,努力集中精神,身后火球又打来,她左闪右躲,成功躲开,朝他得意一笑,却没料到才转身,居然还有第三球!

  她一时闪避不及,被打得正着,惊呼一声往下掉。

  “丫头,你得意得太早了,快御气!”

  符圆圆的身子却继续往下落,何关立刻追了上去,正要伸手去接她时,她却突然然对他打出仙火。

  伺关的长袖起火,他拧眉,徒手将仙火灭了,但长袖也被烧掉了。

  “这丫头……”何关摇摇头,知道她是故意的。

  扑通一声,符圆圆的身子掉进山谷的湖水里,掀起了水花,以及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何关落在水面上一双足轻点,如履平地,湖水清澈,将他谪仙出尘的身影倒映在水里,美中不足的是,他这一身美丽的墨衣红纹被仙火烧掉了袖子,丫头分明是负气报复,令他不禁失笑。

  “臭丫头,居然烧我衣袍,看我不把你裙子脱下来打屁股。”

  他站在水面上,等着丫头出来,水底却突然冒出一条鞭子,捆缚他双脚,将他拖进水里。

  何关勾起邪笑,看来丫头一旦生气,也是不好惹的。

  打斗有利于法力的提升,他好整以暇地迎接,震魂鞭能捆住妖魔,但必须法力够强,丫头虽然用鞭子捆住了他,却道行不够,他轻松一拉,就从鞭子里脱身,反过来伸手要捉她。

  符圆圆立即弃鞭逃命,像鱼一样一下子游远了,何关在水中继续追,追到了湖边,却不见丫头的身影。

  这丫头打不过,躲起来却很有一套,何关摇头叹气。

  “丫头,出来。”

  回答他的是一片静悄悄。

  “丫头,你躲得了今日,也躲不了明日,该练的功夫还是得练,识相的乖乖出来,否则被捉到,可是要打屁股的。”

  湖边依然悄然无声。这儿的草长浓密,遮住了视线,若丫头掩去声息,一直躲着不出来,他确实得费一番心思找她。

  何关沉下脸。“丫头,你再不出来,我就烧了这些草,到时你避无可避,被我抓到,我可是会好好整治你。”

  这时候附近水面冒起了波纹,浮起一张小脸,不是符圆圆还会是谁?那张小嘴翘得老高,一双怨怼的美眸正水汪汪地瞅着他。

  何关肃着脸命令。“过来。”

  她倔强的摇头。“不,你欺负人。”

  “过来。”他嗓音低哑,却带着不容违拗的强硬。

  “你讨厌,跟冉绝师兄一样,一天到晚逼我练功,练不好就欺负人家。”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