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来收妖 > 第11章(2)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姑娘来收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姑娘来收妖 第1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冉绝两字一入耳,何关便觉刺耳,他忆起那男人谈到圆圆时所说的适,将她从小到大所做的事全部细数一遍,这也等到在提醒何关,冉绝与他的豆豆相处多,都是他陪着豆豆长大、陪着豆豆练功,之后他还想娶豆豆为妻,陪她一辈子……

  何关心口好似压着石头,被堵得不行,偏偏符圆圆又没注意到他的脸色,一迳儿地诉委屈。

  “哼,仙门这么多师弟师妹,练不好的又不只有我一个,师兄偏偏就找我的碴,动不动就训我——呃——”她瞧见何关冷沈的脸色,不禁顿住,突然忆起那日她潜入冉师兄屋里找面具时,被冉师兄逮个正着,虽然后来她龟缩不出,会权交给何关去应付,但是冉师兄想娶她的事,她可是听得一清二楚。

  这会儿看到何关变了脸色,她便明白他在不悦什么,她心虚地把头缩进水里,只露出鼻子以上。

  何关脑中浮现冉绝那张刚冷的面孔,再瞧瞧眼前这似水做的美人,不禁眯起了桃花眼。

  以他牵了上百条红线的经验来看,不得不说,冉绝这小子的确一表人才,法力又高强,同是修仙人,门当户对,这是一段郎才女貌的良缘。

  何关冷着脸,意味深长地笑了。“师兄千里迢迢,紧追不舍,只因心系小师妹,这份心意可真感人哪!”

  听听这口气,瞧瞧这脸色,符圆圆缩在水里,睁着一双眼睛往上瞅着何关,难不成他在吃醋?

  何关觉得心头窒闷。这感觉比上回看到她与雄蛇妖有说有笑时更加不悦,恍若自己好不容易喜欢上的东西就要被人抢走了。思及此,他目光一沉,掌心冒出黑丝,朝水中的人儿撒去,将她网住。

  “啊!”符圆圆惊呼,但已经来不及了,何关手一收,便把她这条美人鱼给卷进了怀里。

  怀中馨香软躯,竟是赤裸裸地不着一丝寸缕,何关搂着这身子,不禁呆了。

  “你的妖火把人家的衣裳都烧了。”她气羞地控诉。

  何关先是惊讶,接着目光转成了幽深,低低道:“怎么不早说?”

  “你怎么不早问?”她反驳,娇嗔的语气带着甜甜的任性。

  何关一瞧便明白了,小家伙是故意不说的,她是在勾他。

  他虽然吻了她,也摸遍她的身子,却始终没真正要了她,只因她手臂上那一颗守宫砂令他不敢过于放肆,但他现在却改变了主意。

  他与丫头有血誓,本该为她找个有缘人,牵成红线,也是一想到她躺到别的男人身下,吟着悦耳的嗓音,夜夜承欢,把原本对他的撒娇嗔媚,全都转成了对其它男人……

  何关感到心里一缩,这难受的感觉令他烦躁不安。

  他盯着丫头手上的红线。这条红线他不想牵给别人,就算试图将她的红线与自己的绑在一块,但是他手上没有红线,根本无法与丫头的红线牵在一起。

  他不禁大胆猜测,是否要了她之后,就能将她的红线斩断,再也无法与他人牵在一块了?若是如此,那么他便要她真正成为他的女人。

  “何关,你怎么了?”符圆圆小声唤他,一脸茫然。

  何关什么都没说,便猛然吻住她,撬开她的唇,霸气的火舌滑入,将她的呼吸吞没。

  符圆圆心头一跳,感觉到他身上的气场变了,一抹浓得化不开的情欲正慢慢将她包围,霸气的、强硬的,那是一种占有——他想占有她。

  她闭上眼,双手主动圈他的脖子,也赤裸的身子更加贴合他,热情地回应着。

  何关向来擅于掌控情欲,此时却感到有些控制不住,欲罢不能。

  狠狠的吻了她之后,他压抑欲望,放开她的唇,隔着一点距离问她。

  “丫头,你喜欢我吗?”他以鼻尖轻轻磨着她的鼻头,问得温柔而蛊惑。

  她不答,却同样学他的语气。“你呢?喜欢我吗?”嗓音酥媚入骨,诱惑竟是一点也不含糊。

  “喜欢。”他毫不犹豫地回答,甚至带了一点威胁的狠劲。“非常喜欢,喜欢到不想放你走,想与你一直纠缠下去。”

  符圆圆仔细打量他,他脸上的神情是从没有过的认真,身上散发的气蕴浓烈而强势,彷佛她要是说一声“不”,他会很生气、很生气。大

  她能感受到他此刻强烈的情感,他的心在颤动,她能听到他的心跳声正为她痴狂。

  他在乎她是否玩弄他。因为冉绝而醋劲大发,他的心渐渐地被她找出来,他的情感,越来越像个人了。

  符圆圆知道机不可失,羞涩地笑了,媚眼如丝,唇贴着他的唇,轻轻吮着。

  “你可愿立下咒誓,这一世,这颗心只属于我?”

  仙妖的立誓远比凡人的嫁娶更有约束力,凡人嫁娶不过是一张契约,仙妖的立誓却是受天地的制约。

  此刻符圆圆的心也是紧张的,不知道他会如何回答?

  何关紧紧盯住她,一字一句对她承诺,“我何关立誓,今生今世,身心只属于符圆圆,若有违此誓,魂魄俱灭。”

  符圆圆听完,低低一笑,突然往他唇瓣咬下去。何关微微拧眉,却没挣扎,只觉得唇边有淡淡的血腥味。

  符圆圆伸出小舌,如小兽一般轻舔他唇上的血,嗓音娇媚喑哑。

  “我收下你的血咒了,丛此以后,我是你的,你也是我的,守住你的誓言,紧紧抓住我,别放我走。”

  何关眼神一缩,脱下衣袍将她的身子裹住,接着抱起她飞往高处,找了一处隐密僻静之地,手一挥,树上花朵被他打落,纷纷飘下,铺了满地。四周的树木枝叶密密地将他们两人罩住,形成一处屏障,隔绝了外头。

  他将她轻轻放在花床上,掀开包裹住她的衣袍,白皙粉嫩的身子裸露在外。

  她一身湿,皮肤上是点点晶莹的水珠,长发还滴着水,他一施法术,她的身子便干了,一头青丝墨发也更滑顺地披散而下。

  符圆圆看着他,明明树藤遮住了耀眼的阳光,她却能在他眼中看见跳跃的光亮,像是被揉碎的日光嵌进他眼中,耀眼得惑人心神。

  魅惑众生是何关的本能,不用学习就已经浑然天成,尤其当他真心想要一个女人时,他散发出来的情欲直让人悸动得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他的掌心罩住她胸前的柔软,喑哑的嗓音在她耳边厮磨,坚定地宣布。

  “今日,我便要了你的处子之身,真正成为我的女人。”

  ***

  面对何关赤/裸/裸的求欢,这时候姑娘家都要羞上一羞的,但符圆圆不是一般的姑娘家,她是从小立志要和何关在一起,甚至不惜入仙门修仙也要抓住蝴蝶妖的姑娘家。

  她不会欲拒还迎或是娇揉造作的请君怜惜,而是主动扑上他,满心满意皆是恨不得将他吃干抹净的雄心壮志。

  擒贼先擒王,伏妖先伏心,她等了这么久,诱他、勾他这么久,为的是什么?为的就是等待他有心,心里装的都是她,再用她的处子之身把这个魅惑众生的妖给收了。

  她主动送上香唇,攫住他的嘴,滑入的小舌对他攻城略地,两手大胆地在他身上游移,尽往他身上的敏感处点火。

  这些都是她从他那儿学来的,每回他吻她、抚摸她,往往将她撩拨得全身着火,而那时候的他总是坏笑得有些邪恶,因此她决定以牙还牙,也要让他尝尝被撩拨的滋味。

  她是何关的软肋,也是他的情劫,注定要与他纠缠。

  她亲吻他的肌肤,在他身上留下吮咬的吻痕,两手一路抚摸揉捏,她的灵力也发挥到极致。他哪儿敏感、喜欢什么,不须言语,她都能——感应到,毫无保留地满足他,直把他撩拨得脸红气喘,一身妖气也被她的仙气笼罩。

  何关不禁低吼,翻身将她压在底下。

  “你这个小妖精,去哪儿学来的手段?”他惊讶于她的挑逗能力,竟是如此高明。

  她低低笑着,嗓音软甜地对他说:“因为我每天都在想,要如何抓住你的弱点,把你给吃了。”

  她令他邪火一起,在她身上作乱放肆。

  他不想第一次就让她太疼,但他觉得自己已经把持不住了。

  符圆圆哪里会放过他,她就是想看他失控又欲罢不能的样子。她伸出小舌,舔上他的唇。

  “夫君……”亲昵的两个字,宛如最强的仙法,将他一网打尽。

  何关抽了口气,憋红了眼,再也压不住那勃发的yu/望。

  男女交/合,情之所至,以往他只把这种事当成人间的游戏,想吃就吃,吃了就忘,恣意妄为,从不用心。

  但如今,他却因为拥有她而觉得心生美好,看着她在身下承欢,那双似要融成一滩水的眼瞳中,清楚地映着他带点癫狂的俊容。

  她是一朵被采撷的花蕊,让他尝到了芬芳,这朵花在他的滋润下,变得更加娇娆动人,她白得圣洁,却也红得妖艳,他不明白,她怎么能同时拥有这两种颜色,令他贪婪却也怜惜。

  他已经分不清是自己在吃她还是被她吃,他只知道,他的身边再也少不了她,她的一颦一笑,已成了他人生中不可缺少的风景。

  他吻遍她每一寸肌肤,不分白天黑夜与她交欢,他从不知道,拥有一个人会是如此的美好,心中的空虚都被填满。

  他与她共享鱼水之欢,白天背着她去看花,晚上带她飞上天看星星,天天为她采摘甜美多汁的野果,搜集清晨花瓣上纯净的露水,没有世人的打扰,仿佛身在仙境,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

  何关以为他们两人能够永远作伴下去,可事情却没他想得容易。

  这一日清晨,符圆圆像往常一样窝在他怀里醒来,但仍旧贪睡,不想起身。

  “懒虫。”他轻点她的鼻尖,语气有着无限眷宠。

  “我饿了。”

  “今日想吃什么?”

  她立即溜溜的说出一长串莱单,“粟子菇、松茸、山苏、龙葵、苋菜、绿笋、蜜桃、红果串,这些就好。”

  何关挑了挑眉。“这些?丫头,这不只一些,是很多。”

  符圆圆往他脸庞蹭了蹭,撒娇道:“可是我想吃嘛。”

  何关失笑摇头,“贪吃鬼,行了,我这就去帮你找,等我。”

  她立即点点头,缩进被子里,打了个哈欠,半眯着惺忪的睡眼。“等你回来。”

  何关低头吻她一会儿,便起身出了门,咻地一下不见人影。

  待他离开后,符圆圆立即睁大了眼,哪里还有半点睡意?

  她起身下床,来到屋外,抬头一看,一只仙鸟停在那儿,这只仙鸟看似平常,一点也不起眼,但她却认得它。

  这是师父的信鸽。师父叮嘱过,见到此鸟,便是她该回去的时候了。

  她拉起袖子,手臂上的守宫砂是师父为她亲点的,如今处子之身已破,守宫砂也跟着消失,上头的咒语便也传回去,师父已知她将身子给了何关,便派仙鸟来召她回去。

  她故意把何关支开,便是准备离去,而现在正是时候。

  她望着何关离去的方向,心中万分不舍,但是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她有再多不舍,也得硬起心肠离开。

  符圆圆做了个深呼吸,对仙鸟轻道:“下来。”

  仙鸟仿佛有灵性,听她召唤,便展翅飞到她面前。

  符圆圆捏出一个仙诀,朝仙鸟指去。

  “变身。”

  原本一只不过鸽子般大小的仙鸟,立即化身为一只大鹏,双翅伸展开来,足足有十人合抱那么大。

  符圆圆在跳上大鹏之前,忽而想到什么,遂将发上的蝴蝶簪拔下,在地上写了“静观”二字后,便将簪子搁在地上,宛若遗失一般。

  凌乱的屋子,加上遗失在地的蝴蝶簪,看似经历了一场挣扎后被人掳去。做好这一切后,符圆圆深吸一口气,似是下定决心一般,跳上仙骑。

  “起!”她喝令。

  鹏立刻展翅,一飞冲天,日行千里,载着她迅速朝仙门而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