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来收妖 > 第12章(1)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姑娘来收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姑娘来收妖 第1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三十三天天外天,九霄云外有神仙,神仙本是凡人做,只怕凡人心不坚。

  仙门石碑上刻着这二十八个字,仙门难进,唯独有缘人。

  仙门外头布了阵法,终年云雾缭绕,凡人或是妖魔难寻仙门,不得而入,只有修仙人才能寻得此门。

  入仙门后便是山路,过了云雾就是一片青山绿水,没有高楼石柱或大院,而是许多朴实的小屋,有高有低,分散坐落在山谷间。

  一名女子站在自家小院里,一如户小民,她手里拿着米麦青菜做成的饲料,轻轻撤在地小山鸡们叽叽喳喳地啄食,吃得十分欢快,唯独有两只悍鸡为了争夺吃食,居然打起来了。

  女子轻叹一声,一左一右将两只打架的小山鸡提起来。

  “说了好几次,别老是打架,怎么不听呢?”

  山鸡恍若没听到,即使被抓起来,还继续不死心地用小喙互啄对方,叽叽叫个不停。

  女子不恼,却是弯起了唇角。“若是不听,我就只好拔了你们的鸡毛煮来吃了。”

  山鸡不动了,彷佛能听懂人话,吓得噤声不语。

  “咳,静观师妹……”

  此女正是静观,清丽的脸蛋看起来不过三十出头,其实已有六百多年的修行年岁。

  她循声转身看去,见到来人,嘴角的微笑如春天初绽的花朵。

  “纳海师兄。”

  眼前眉清目秀、儒雅不凡的男子是她的师兄,法号“纳海”,他身着一身朴素的白袍,一头长发只用一根带子束在身后,全身上下透着仙气,反观女子,则是一身灰色棉衣,为了喂鸡,两手袖子还卷起来,头发也只是简单梳了个髻,用布巾包着,朴素得像个村姑,秀美的脸蛋上还沾了些灰,但是在纳海眼中,却仍是极美的。

  “咱们吃素的,不能杀鸡。”纳海温柔地劝道。

  静观轻笑,“我知道。”

  纳海师兄也笑了,随即又问,“师妹既然知道,为何突然养鸡……”他听说静

  观师妹昨日带回了几只小山鸡养着,嘴里还叨念着这些山鸡养肥了肯定很好,所以他今日特地从另一座山飞来,想看个究竟,没想到亲耳听到师妹说要煮来吃。

  静观看着手中两只小山鸡,一脸可惜地说,“因为好几百年不知肉味了,所以养几只鸡,看看鸡翅膀,瞧瞧鸡腿,再望望鸡屁股,望梅止渴一下,也是好的。”

  纳海一听,无奈地失笑,“师妹还是如此顽皮哪,瞧你把那两只鸡吓得都发抖了。”

  静观瞧了瞧,小山鸡抖个不停,确实是吓到了,她也禁不住格格轻笑。

  “师兄不准我开荤呢,我可以不吃你们,但是下回你们再打架,我就拔了你们的鸡毛做掸子,可听清了?”

  两只鸡忙点头,静观一放开它们,它们立即叽叽喳喳地逃开。

  静观转头笑看师兄。“师兄来作客,可我这儿没有人参鸡汤可招待师兄呢。”纳海微笑走上前,伸手牵住师妹的手,握在厚实有力的掌心里。

  “无妨,我带了雪山梅子酒来与你共享。”

  一听到酒,静观双目放光,“有酒?太好啦!”

  两人偕伴正要进屋,这时一名修仙弟子匆匆来禀报,“纳海师父、静观师父、圆圆小师妹回来了!”

  静观愣了下,微笑道:“这丫头终于回来了。人呢?”

  符圆圆匆匆进了院子,一见到两位师父,立即上前跪拜。“徒儿拜见师父、纳海师父。”

  纳海含笑点头,转头对静观道,“你们师徒半年未见,必有话聊,我自去休息。”

  “我和圆圆说些话,晚膳再与师兄其饮一杯。”

  纳海点头应好,便转身出了院门,留给她们师徒安静的时光。

  待师兄一走,静观立即对符圆圆吩咐,“你随我来。”

  “是。”符圆圆恭敬的跟着师父入了屋。

  待其它人不在一只剩她们师徒俩时,静观对符圆圆温柔地说:“孩子,过来,让师父好好看看你。”

  符圆圆原本恭敬地立着,一听到静观如此说,立即奔上前,“师父——”

  她投入静观的怀里,如孩子见到母亲般地撒娇,这世上除了爹娘,她最喜欢的就是师父了。

  私底下,师父对她亦师亦友,没有一般师父的架子。

  静观慈爱地轻抚她的脸庞,温柔道:“出山历练半年回来,其它徒弟通常都轻减不少,唯独徒儿你,怎么胖了呢?”原本轻抚的手改成捏着她圆的脸蛋。

  符圆圆一脸无辜道:“徒儿怕师父挂念,所以一直努力好吃好睡的养着,免得回来后让师父看到伤心,白费了徒儿一番孝心,倒是师父您,这腰抱起来倒是圆润了不少呢。”

  静观捏着她的脸,美眸眯笑得更弯了,“丫头,你是拐个弯嫌师父胖了是吗?”

  “师父,疼。”

  “臭丫头,我让你下山是去收妖,你倒好,居然把你大师兄也收了,还压倒他,让他为你茶不思、饭不想的,你存心找茬吗?”当时静观正喝着茶,拿起照妖镜,想看看丫头和何关这两人的进展如何?却赫然瞧见这丫头居然把冉绝压在床上,还大胆挑逗他,害她看了差点没喷茶。

  “师父,冉师兄不喝茶、不吃饭,真的不干我的事呀。”

  静观用力捏住她的脸蛋,往左右两边拉。“你再给我耍嘴皮子试试。”

  “酥服——”

  “喔?舒服是吗?那多捏一点。”

  不是舒服,是“师父”啊,因为脸蛋变形所以口齿不清。每回师父生气时,总是捏她的脸,捏得她好疼啊。

  符圆圆欲哭无泪,她就晓得师父知道这件事肯定会问罪。

  “师父英明,压倒大师兄的人是我,但做这件事的其实是何关啊!”

  静观拧眉,放开了她的脸,命令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把前因后果仔细说来。”

  符圆圆揉揉印着手指印的脸蛋,一五一十的把过程讲给师父听,对师父,她是从不隐瞒的,因为她能去找何关,也是师父答应让她去做的。

  听完了徒弟的解释,静观又好气又好笑,“你可真出息!居然……唉……罢了,这也不能怪你,那何关迷惑人的本事,师父是知道的,你大师兄已经被派去山顶闭关清修一年,以定心神,山上的师父自会开导他。”

  对于大师兄,符圆圆也是挺抱歉,不过心下却松了口气,接着想到何关,她禁不住担心道:“师父,那何关……”

  静观瞟了她一眼,眯笑问,“怎么,舍不得?”

  她老实的点头。“我怕他看不到我会生气,一生气就入魔了。”

  “放心,他得了我最可爱的徒弟,就不会入魔了。”

  “师父的意思是?”

  “你乖乖等着,他很快就会找来了,这件事师父自有主张。”

  “是。”符圆圆想了想,又小声补上一句。“师父手下留情,别太整他,他对师父您的怨气可大着呢。”

  “你是担心师父我,还是担心他?”

  符圆圆叹了口气,一副为人娘亲的架势,语重深长地说,“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静观气笑了,左右夹攻她的脸蛋。“死丫头,就会耍嘴皮子。”

  “酥服——”师父,疼啊!

  两日后,如静观所料,山下弟子来报,何关找上门来,发现仙门,试图闯阵,与山下守门的弟子大斗法,弄得惊天动地。

  静观听了,只是淡淡一笑,继续喂着她的小山鸡,对来报的弟子说:“你去告诉何关,给他两个选择,一是拜我为师,从此听为师差遣,二是我为他解除仙咒,放他自由,圆圆嫁予他人,从此不相见。”

  “遵命。”弟子拱手,带着师命驾云下山传递消息去。

  符圆圆从屋子里探出头,见传送消息的师姊走了,再瞧瞧师父,见师父专心喂着小山鸡,她便轻手轻脚出了门,悄悄想溜去。

  “不准去。”

  符圆圆身子一僵,转过身,见师父依然好整以暇地撒着饲料,她忍不住上前,拉拉师父的衣角。

  “师父,徒儿去看一眼就好,不会让何关看到我的。”

  “小不忍则乱大谋,你若是为他好就别去,若是连这点都忍不了,我怎么放心把他交给你?”

  符圆圆“喔”了一声,接着一呆,拧眉抬头,“师父,不对吧,应该是说,怎么放心把我交给他才对。”

  静观白了她一眼,摇摇头,一边喂着小山鸡,一边说道,“何关虽然被我以仙咒禁锢在簪子里,但他心中始终不服,我让他牵红线,表面上是赎罪,实则是让他藉此学习人性,看遍人间男女情爱,习得同理心,但他依然冷心冷性,直到遇上你,他终于有了点凡人的情感。”

  静观停顿,弯身把一只抢不到吃食的小山鸡给拔了过来,撇下一堆小米,这才继续说下去。

  “他对你生情,识得心痛的滋味、想拥有你,若要让他心服口服,就得让他尝尝得不到的苦,现在正是他做出抉择的重要时刻——是否愿意为情牺牲?”说到这里,静观转身望向徒弟。

  “倘若他愿意为你牺牲,那么他便真正有心了,我便放心将他交给你,让你们结为夫妻,由你带领他走正道,继续修行;若是他选择了自由……”

  符圆圆心中一紧,紧张地道:“不会的,他会选择我的。”

  静观看着她,伸手抚上徒儿的脸蛋,温柔道,“为师看得出来,你已经用情收伏了他这只妖,否则他有了面具,又没了被关押在簪子里的禁制,大可远走高飞,他却宁可选择自投罗网,闯入仙阵,虽然很莽撞,却已经展现出他对你真正的心意了,为师估算着,要不了几日,他就会为你做出决定。”

  这时候一名徒弟又匆匆跑来,向静观禀报。

  “师父,那只蝴蝶妖说想见你。”符圆圆啊了一呆,静观却弯起了满意的笑容。

  “我倒是低估他了,居然连一日都不到,他就做了决定,走吧,徒儿,随为师去仙门看他。”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