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来收妖 > 第12章(2)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姑娘来收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姑娘来收妖 第1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仙门位于两座山之间,不管是地面或上头,都布了各种阵法,以防妖魔入侵。她们尚未到达,远远的就见到两座山头之间弥漫着一股烟雾,在烟雾之下,身着青袍的守门弟子正与一人对峙,那人正是何关,他一身墨袍破损,处处集团,显然是被仙火所击。

  他一人孤军奋战,明知一人难敌众手,依然不肯离去,显见他的决心。

  静观扬起唇角,这时候忽感身边有人,她看向一旁,见到纳海师兄。

  纳海与她其乘一云,轻笑道:“我陪师妹。”

  “多谢师兄。”

  纳海含笑点头,接着看向停在她肩上的一只小山鸡,摇头失笑。“怎么把你的爱徒变成小山鸡了?”

  “我这徒儿,腾云驾雾的功夫太差,做师父的只好顺便载她一程了。”言外之意就是变成小山鸡方便随身携带。

  山鸡符圆圆也不恼,讨好地说,“多谢师父厚爱。”不管是山鸡、土鸡是乌骨鸡,只要师父不要对何关太苛刻,她都无所谓,因为她知道,师父这么做自有其用意。

  她用鸡爪抓好,把鸡屁股安分地孵在师父肩膀上。

  两人一鸡来到仙门,落于何关前头一丈之处。

  静观望着何关,见他目光阴沉地瞪着自己,面对凶险的阵法和环伺的修仙人,他即使一身衣袍破损、模样狼狈,却依然挺着背脊,冷傲地立在那儿。

  静观轻叹了口气,“果然很俊……”

  “咳……”纳海在一旁轻咳嗓子,目光却隐含警告。他可吃醋了哟,竟然在他面前赞美其它男人,即使那男人是只妖。

  静观不依地瞟了师兄一眼,接着敛起笑容,正色道:“何关,本仙来了,你的决定呢?”

  何关听闻,狭长的桃花眸显出厉芒,一身妖气冲天,这瞬间爆发的强大气场,似有与对方同归于尽之感。

  四周弟子感受到这股邪恶之气,皆举剑于手,准备随时划出仙诀抵御,纳海也一脸肃穆,暗施仙法,随时护着师妹。

  山鸡符圆圆见状,却不着急,而是睁大明亮的鸡眼,紧紧盯着何关,她相信何关,虽然他妖气冲天,但是他没有杀气。

  静观挑了挑眉,依然脸上含笑,好整以暇地等待他的答案。

  在众人的目光下,突然何关往前跪下,朝静观伏身而拜。

  “弟子何关,拜见师父。”

  出乎众人意料之外,他居然向静观下跪了,愿意称她一声师父,受她管束,自此成为她的弟子。

  静观静静地望着他,提起步伐,缓缓来到他的面前,见他始终伏身,依然保持伏跪的姿势。

  “何关。”

  “弟子在。”

  “你可怨我?”

  何关沉默着,没有回答她。

  静观再度缓缓开口。“把头抬起来。”

  何关身子一僵,最后终于慢慢抬起头来,目光直视着她。

  “既然怨我,为何愿意拜我做师父?”她轻问,目光清澈锐利,直看入他眼底。

  何关沉吟了会儿,这才说道,“你说我没有心,我当时不明白,历经这百年来,如今我有心了,这颗心会高兴,也会痛,虽然我对你有怨,但我这颗心也是因你而修来的。所以说起来,你的确够资格当我的师父。”

  静观依然直直的看着他,见他目光坚定,未曾闪躲,知道他没有说谎。

  他或许会有不甘,但他的心是服气的,一只傲视众生的妖终于肯折弯他的腰来向她臣服,尊称她一声师父,可见他已有顿悟。

  她终于弯起了唇角。“从此刻开始,你何关便是我静观的入门弟子了,从今以后,你受仙门戒法严格管束,在我仙门修行,守我仙门的法规,明白吗?”

  “是,师父。”何关低头,伏身恭敬一拜。

  “起来吧。”

  何关立即站起来。他毕竟是妖,也不拐弯抹角,既然拜了师父,这膝盖也跪了,他的索求也必须得到回报。

  “师父,我的妻子在哪里?”

  静观微微笑,也不跟他卖关子,伸手将肩膀上的小山鸡直接丢向他。

  山鸡突然被抛出去,急忙扇动翅膀,扑向何关,投怀送抱。

  何关接住小鸡,拧眉盯着她,心想这只山鸡发什么神经?正想质问静观,小山鸡却兴奋地开口说话了。

  “何关,我在这里,我好想你啊!”

  何关瞪大眼,直直盯着小山鸡,这眼神……这表情……还有这声音……

  “圆圆?”

  “是我、是我!”

  符圆圆兴奋地说,她一直隐忍着不作声,但其实她担心死了,当她见到何关愿意跪下拜师父为师,她说不出有多么高兴,也不管自己现在是人还是山鸡,只想抱住他,表达对他的思念与欢欣。

  何关抱着小山鸡,他是高兴没错,但更多的是震惊,她怎么会变成了山鸡?

  “难道你的元神是……山鸡?”

  “我是人啦,是师父施了法术把我变成这样的,不过你别担心,师父会把我变回来的,是吧,师父?”小山鸡笑嘻嘻的说,脸上洋溢着天真无邪,以及全心的信念。

  静观慈爱地笑了,温柔说道:“既然何关已在我仙门下为我弟子,我便信守承诺,将你俩的红线牵在一起,结这一世的夫妻情缘。”

  静观举手捏了诀,手中冒出红线,伸向他们二人,红线似有灵识,卷上何关的手腕,接着伸向小山鸡的翅膀,两条红线打了一个结,然后化成一条线。

  结消失了,那条红线也没有任何缺口,宛如一条与生俱来的红线,牢牢地绑着两人。

  何关盯着手上的红线,呆立原地。没想到他牵过那么多条红线,而他自己的红线却是由静观亲手牵成。

  他抬头看回静观,后者脸上一片祥和,眸中带着慈爱,竟是师父看着徒弟的关爱眼神。

  原来,她不但给他一颗心,也给了他一个伴侣。

  喜欢上一个人,也是一种修行,原来是这个意思。

  他抱着小山鸡,再度向静观叩首,“谢师父成全。”这一回,他是心甘情愿的向她磕头。

  静观慈祥地道:“以后我就把圆圆交给你了,助她提升法力之事也全权交给你负责。这丫头虽有慧根,性子却懒散,到现在连腾云驾雾的技巧都学不好,就像山鸡一样,空有一双翅膀却不会飞,她什么时候飞得好,身上的咒术就什么时候解除。带她好好修练吧!”

  啊?什么意思?

  “师父,你说什么?”小山鸡觉得自己一定听错了,咒术?师父对她下了咒术?

  何关嘴角抖了抖。他是听明白了,真没想到静观对她的爱徒也舍得来这一招。

  学会了飞,咒术便解除,这招够狠,但不得不说,治丫头这个顽皮鬼却是最有效的一招,他心中怎么就突然感到莫名的快意呢?

  “不行呀!师父,你不能这样对我啊——”

  不管符圆圆如何哭喊哀求,静观依然笑得慈祥,对爱徒挥挥手,随着师兄纳海一起驾云而去,祝福的声音远远传来。

  “等你学会了飞,就随关儿回北方草原去探视你的爹娘,让他们看看新女婿吧!”

  其它师兄姊妹们笑得笑、闪得闪,心想难怪师祖们都说静观师父收妖的功力最好,因为她会编织一张网,让你掉入陷阱,再冥顽不灵的妖也会乖乖的去修行。

  何关带着小山鸡在仙山处找了一座山住下,小山鸡在他怀里哭了三天三夜,诉说师父的无情。

  何关既同情又想笑,静观整人的方法他有深切的体会。他搂着小山鸡,除了安慰,还是安慰。

  到了第四天,天还未亮,小山鸡就叽叽喳喳的报晓,催他快点起床。

  何关睁开眼,迎目所见,是小山鸡放大的脸。

  “何关,快教我练功,今天我一定要快点飞起来,好破了这该死的仙咒!”

  何关无言地看着小山鸡激动地拍飞翅膀,雄心壮志的要练功,心头不得不承认,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静观这一手确实够厉害,居然让懒散的丫头天未亮便急不可待地去练功,不用他三催四请的。

  他笑笑的起身,陪着丫头在山头上一次又一次的御气纵身,从清晨练到太阳升起,从白天练到晚上。

  丫头从未如此勤奋过,自此何关见到了她的毅力。直到太阳落下山头,在最后一次提气纵身与时,小山鸡周围的雾气卷起一朵云层,让她成功的飞上天,在云彩霞光之下,山鸡化成了美人,她衣袍翻飞,长发飞扬,美如月仙,对何关灿烂地笑着。

  “何关,我成功了——我飞起来了——啊——”随着一声惊呼,仙子一时得意忘形,乱了气息,从云端落下,一如落入凡间的仙子。

  何关展开双臂,将她接个满怀,磁哑的笑声在她耳边轻拂。

  “莫怕,我接住你了。”



  【全书完】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