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来收妖 > 番外:静观与纳海 > 莫颜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姑娘来收妖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姑娘来收妖 番外:静观与纳海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静观是个修仙人,她天生有仙根,绝顶聪明,外表看似懒散,实则骨子里灵活通透。

  说起修仙,是一条漫漫长路,而修仙路上什么怪人都有,有道貌岸然的、自命清高的、修了点皮毛就鼻子翘上天的、一天到晚去收妖来打响知名度的,或是打着修仙的名号来欺世盗名的等等。

  不过这不劳她操心,修仙修的是心,心不到,就不可能成仙,仙人自有一套过滤的程序。

  至于她自己呢,不过就是个随遇而安且低调的修仙人,尽管她是修仙界里最被看好能列位仙班的人之一。

  这一日,她风尘仆仆的来到京城,只因为这儿正在举办一场伏妖大会。

  京城之地,妖魔肆虐,为此有道行高深的修仙人召开伏妖大会,号召各地的修仙人来参与盛会,其同谋划应变之策。

  她捏了个仙诀,化身一名相貌平凡又略显肥胖的老妇去参加这场伏妖大会,为何她要变成这副丑样子?前面说了,她是低调的修仙人。

  出席伏妖大会之人都是来自各方的道士和修仙人,且必然都有些实力,因为没达到一定实力的人是进不了会场的。

  而前述各种奇怪的修仙人也将齐聚一堂,难免多生是非。她向来喜静,默默观察,一如她的法号“静观”,所以她要化身,让自己显得平凡而不起眼。

  她挑了一个角落的位子落坐,刚坐下不久,隔壁的位子也坐了一个人,她抬眸朝对方看了一眼,不禁顿住。

  纳海师兄。

  她一眼便认出他,理由不是因为他长得很英俊,虽然他确实是修仙界盛名远播的美男子。

  修仙对人最大的好处,便是外表也会变得姣好,或许是仙气使然,好比腹有诗书气自华的意思一般。书念多了便有书卷气,修仙修久了,风采也会不同,而对于那些天生就长得好看的人,修了仙后,外貌更是上了一层楼。

  纳海师兄便是这样的人,她是少数被认可有修仙天分的人之一,纳海师兄则是之二,不过他的道行比她更高,在仙法成绩上,他总是拿第一,而她也总是名列第二。

  静观与他并不熟,只在修仙习会上与他见过几次面,不过她觉得他并不记得她,因为他总是被人群围住,而她则是默默站在角落的人。

  “静观师妹。”

  她怔住,抬眼看向纳海师兄,对上他正凝望过来的眼,那好看的眼缓缓流淌着温意,像星光般神秘。

  “你想收什么妖?”

  部分的人都有雄心壮志,都会选择最可恶的妖怪来当目标,越是坏的妖,那收伏的功德越高,往上进阶的机会也更多,但她不想跟其它人抢,所以她选择的是比较不穷凶恶极的妖。

  “蝴蝶妖。”她道。

  她看见纳海师兄眼中的意外,接着露出了然的笑意。

  “这妖怪的危险性不大?”

  “他长得俊,比较养眼。”

  她很老实地说,同时瞧见师兄再度一愣,眼中似有玩味,看她时的目光挺意味深长的。

  她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他大概嫌她“以貌取妖”吧!

  “我明白了。”

  明白什么?她觉得奇怪。

  纳海师兄一如既往的神秘,连说话都这么令人三思,随后他被人群包围,她与他再没机会说话,事后她才想起来,她化身为胖妇,他是怎么认出她的?

  果然是第一名,竟然能看出是她,虽然她反省了半天,也想不出自己哪里露出破绽,只当自己没第一名能力好。

  事后她开始搜寻关于何关的资料,发现这只妖是有天分的,也很特别。蝴蝶本无机会修炼成精,只因生命短暂,他却因吸取了狐仙的灵气而得以长寿,所以修成了第一只成精的蝴蝶,还修成了人形。

  为了收伏这只妖,她开始布局。

  收妖有时会利用法器,而她为何关准备的法器是一支蝴蝶簪子,至于为何选择簪子?因为携带方便,簪身小,不占空间,又可以装饰在头发上,她个人觉得比葫芦或是大刀、长枪轻便多了。

  此时何关藏身在一位将军家中,将军痴恋保关的俊美,就连宫中的公主也想抢何关,做为她的入幕之宾。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抢同一个男人,静观觉得很稀奇。在她看来,将军和公主其实比较相配,只可惜他们选择当情敌,且还斗得很凶。

  何关男女通吃,将军为他误了军情,公主为他犯下杀戒,为了收伏这只蝴蝶妖,静观化身成将至府中的平凡侍女,进入府中。

  府中有一场宴会,是她见到蝴蝶妖的机会。

  她拿着酒瓶,——为宴会中的客人倒酒,当轮到纳海师兄时,她不禁一愣。

  纳海师兄竟然也来了?他该不会也是来收伏蝴蝶妖的吧?他是第一名,她怎么抢得过他?

  她正在思考这个问题时,耳旁熟悉的声音响起——

  “多谢静观师妹。”

  她顿住,抬眼看他,见他正优雅地饮酒,适才因她为他倒酒,他则轻声谢谢她。

  他怎么又认出她来了?接着想到他是第一名,法力比她高,所以能看出她的化身,她只好认了。

  “师兄也想收蝴蝶妖?”她低声问。

  “不是。”

  这答案令她意外,奇怪地看他,他不是来收妖的?那他来干么的?

  彷佛看出她眼中的狐疑,他低声道:“我来看看,这妖是有多养眼?”  她恍然大悟,心想何关果然是个男女通吃的厉害角色,连师兄都忍不住跑来看他。

  最后,他们果然见到了何关,何关是她这辈子见过最美的妖,他俊美得惑乱人心,妖修成人形可以美到这种地步,他也算是天下一绝了。

  不少修仙人说,要灭了这只淫妖才能永绝后患,但她却有不同的看法。

  她觉得何关很有天分,需知要经过多少个百年才能出现一只这么有才华的蝴蝶妖,所以她决定保住何关。

  “你舍不得收伏他?”纳海问。

  她抬头看他,发现纳海师兄有些紧张。看来他对蝴蝶妖很担心,于是她安慰道:“我不会杀他,关押他就行了。”

  她本以为如此说,纳海师兄会松一口气,却没想到他的神情看似更沉重了,似乎她的答案并没有让他满意。

  她,这蝴蝶妖果然厉害,连师兄都为他心疼了。

  她欣赏这世间一切美面的事物,所以她欣赏何关的俊美,一只妖能修成这么美,确实有才华,只可惜他修得人形,却没修到心,所以他才玩弄人心,伤人情感。

  空有美丽外表的妖,却没有一颗懂人性的心,无论他的外表再完美,修行也是不及格的。

  她与何关大战三百回合,凭着强大的仙力,将他关进瞽子里,她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结束了,谁知此时却传出对她不利的谣言,有人说她迷上了何关,舍不得杀他。

  当时仙界也跟人界一样分成好几派,因为想法不同,意见也分岐,有修仙人认为斩妖险魔,就是必须把妖斩了、把魔除了,而何关是妖,自然该斩。

  她一向清心寡欲,被人误会她迷上何关,对她实在没什么影响,所以她也不太介意。毕竟修行修的是心,修炼仙法不过是为了惩恶助人罢了,她心中自有明镜,不是别人一、两句言语的伤害或误解就能改变她的想法,要说服她,得先拿出道理来。

  她后来才知道,将谣言散播出去的是一位师姊,她也曾经试图收伏何关这只妖,却反过来被何关收伏,并且爱上了何关,只因被伤了心,因爱生恨,所以想要何关神魂俱灭。

  之前说过静观为人一向低调,但是在仙会上,她头一回独排众议,为何关担保。她说他只是不懂人心,但从未伤过人命或妖命,罪不至死,只可惜无人谅解,倒是她就此名声大响,不过响的不是好名,而是恶名,大家都说她迷上了妖,一意孤行。

  众人批评她时,她没什么压力,但是当纳海师兄找上她时,她的压力来了。

  纳海师兄的法力高于她,若是打起来,她肯定输,那何关就危险了。

  正当她考虑是否要带着何关远走高飞时,纳海却只问了她一句。

  “你是否迷上了他?”

  师兄的神情从未如此严肃过,她直视他的眼,也很坦然地回答他。

  “欣赏外表和处置他是两回事,倘若他罪大恶极,我就算杀了他,也依然觉得他长得好看。”

  当她说完这一席话时,也不知道自己是哪句话戳中了他,他居然笑了。

  “我明白了,你放心。”

  她不知道师兄要她放心什么?只觉得奇怪,他问一句就走了,没跟她吵,也没跟她打。

  事后,她终于晓得师兄叫她放心是何意,因为他在仙会上居然挺身支持她的做法,并且为她担保。

  她不杀何关,人家说她迷上了妖;纳海师兄说不杀何关,人家就说他慈悲为怀,普度众生。

  她不得不再次感叹,人缘好就是吃香啊!

  她悄悄摸了摸发上的蝴蝶簪,心想,何关俊美到连师兄都舍不得杀他了。

  也罢,目的达到就好,她清心寡欲,不计较名利得失。

  她帮何关安排了新的修行,要他以血誓为牵引,等待有缘人,为女子牵红线做为赎罪的代价,每牵成一条红线,就得回一点妖力做为奖励。

  她相信,在牵红线的过程中,能让何关学会付出、看懂人心,为他自己修出一颗同理心。

  不过她虽然收伏了何关,却没收伏他的心,为免他再犯错,她得暗中跟在他身后,时时盯着他。

  这一日,纳海师兄来找她,手上还带着一面照妖镜。

  “你不用时时跟着,看着这镜子,就能知道他做了什么事。”纳海师兄说。

  望着手中的照妖镜,她感到讶异,因为这是一年前在仙法竞赛上的最大奖赏,当时她只得了第二名,输给了纳海师兄,被他抱走了大奖,却没想到他现在竟然将这镜子奉送给她。

  她再度感叹,何关何德何能竞能得到师兄如此关爱,连这么珍贵的照妖镜都愿意拿出来贿赂她,何关真是一只幸运的妖呀!

  她从镜子里看着何关牵红线的过程,不出她所料,他果然是一个聪明的孩子,牵红线的方法花招百出,无所不用其极,不像月老牵红线那般中规中矩,而是把欺拐哄骗都用上了。

  当她看着镜子发笑时,纳海师兄也在静静地看着她。她瞧见师兄微拧的眉头以及若有所思的眼神,她想,纳海师兄既然都舍得把照妖镜给她了,她也有义务跟他回报一下。

  “何关很聪明呢,他牵红线的数量是月老的三倍,做得很漂亮。”

  “你……很欣赏他?”

  “是呀。”

  她只是据实以告,何关做得很好,纳海师兄应该高兴才对,但他的笑却为何没笑进眼底喔?

  由于修仙人还在修行中,不可能完全免除烦恼,她想师兄或许只是事情多,有心事吧?

  做为师妹,加上她前后也从师兄那儿得到不少帮助,光是在仙会上为她站出来说话就是一件大功德了,因此在考虑了三天后,她决定主动去关怀一下师兄,尽她所能的为他开解。

  “师兄有何心事,可愿说出?若我帮得上忙,愿为师兄尽一分心力。”她诚心开口询问。

  纳海师兄在她开口后,显然感到意外,接着就直直的盯着她。

  她不明白这句话哪里说得不对?只知道师兄看她时的眼神,好似比以往都要明亮。

  “我确实有心事,师妹也能帮得上忙,就不知你愿不愿意?”

  “我愿意的,师兄请说。”

  她豪气的保证,纳海师兄却沉吟了,最后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缓缓开口。

  “不知师妹可愿与我双修?”

  听到双修二字,她呆住了,因为她没想过,纳海师兄会找她做为双修的对象。

  在修仙界,双修是两人一起修行,让彼此修为更上一层楼,比单独修行的速度更快。

  有些修仙人为了突破修行上的瓶颈,会找适合的对象来双修。为了彼此增进默契,吃睡皆在同一个屋檐下,日夜相处,亲密无间,所以双修的对象通常都会找自己喜欢的人,或是合得来的同伴。

  她知道有不少师姊期盼跟纳海师兄双修,但是师兄从不接受,因为他法力高强,仙姿聪颖,加上他一向独来独往,根本就不需要藉由双修增加功力。

  但是,他却对她主动提出双修的要求。

  她惊讶地望着纳海师兄,见到他脸上浮起可疑的红晕,这是几百年来,她头一回见到他脸红。

  她恍然大悟,原来……师兄喜欢她,但他一直未曾表态,而她也从未注意过,直到此刻。

  许多事情一旦摊开,那些原先不懂的事便——变得明朗了。原来他一直有意无意的陪在她身旁,默默的、隐晦的喜欢着她,为她说话、替她争取,给她照妖镜,问她何关的事,都是有原因的。

  “师兄,你喜欢我多久了?”

  “三百多年了……”

  居然暗恋她三百多年了?师兄,你也太会藏了吧!

  静观不明白师兄为何会喜欢她,毕竟在修仙界,比她迷人的女子很多,而她唯一的长处,就是法术学得很好。

  面对师兄的告白,她不知该如何回答,他明明是个温润如玉的君子,但旦是此刻身上却多了抹迫人的气势,似乎不等到她的回答,便不肯死心。

  他以真诚待她三百年了,她就算无法回报,也该以诚意相告。

  “师兄,我是一个清心寡欲的人。”

  “我也是清心寡欲的人,所以我们很适合。”

  “……”这句话说得毫无破绽,让她无语了。

  她生平第一次觉得为难。双修是大事,马虎不得,当师兄坦诚了他的情意之后,她无法不重视它。

  纳海看出了她的为难和犹豫,可不但没有退却,反而走近她,声音低哑。

  “你讨厌我?”

  “不讨厌。但……你为何喜欢我?”

  他深思了下,对她低低地道:“喜欢一个人,也是一种修行。”

  修仙人的情爱与凡人不同,他们是精神大于肉体,她不知道自己喜不喜欢师兄,却很清楚的明白,师兄这句甜言蜜语的意境很高,打动了她的心。

  她羞涩地低下脸,轻轻点头应允了。

  就这样,她与海纳师兄开始了双修之路。她原本就是低调的人,纳海师兄也跟她一样低调,没有事先说好,但两人却似心有灵犀,十足有默契,没有对外高调宣布他们的交往,而是低调开始双修之路。

  修行是一条漫漫长路,要禁得起诱惑和孤独,静观看着照妖镜里的何关,看着他一次比一次成长,她甚感欣慰,但何关的愤恨和怨气依然存在,若是积久了恐怕成魔,因此她需要找一个适当的人在适当的时机去化解何关的戾气。

  止时她得了师兄的喜欢,享受着情爱的美好,让她突然悟出倘若喜欢一个人是一种修行,那么她就为何关找一个缘分来修行吧!

  她注意到一个女娃,年仅三岁,是镇远侯之女符圆圆,乳名豆豆。

  何关对豆豆竟是如此容忍,明明嘴上骂着,却用心照顾着她,这已经超出了血誓的规范。

  她对何关下仙咒,是要他保护血誓的人没错,但可不包括把屎把尿、擦口水或当马给娃儿骑。

  骄傲的何关对豆豆是特别的,而豆豆也确实特别的,于是静观好奇改了一下仙咒,让豆豆触碰到何关的发丝便能记住一切,不会将何关忘怀。

  她也没想到豆豆竟然展现了她的天资聪颖,将发丝做成结,如此便能将妖簪叔叔放在心上。

  三年过去,豆豆六岁了,她小心翼翼的保存着发丝,等待自己长大去寻找何关。

  这孩子有心,是个懂得心疼人的姑娘,且她确实有慧根。因此在豆豆六岁时,静观决定引领她入仙门修行,与何关结一段缘,至于往后的路如何走,却得靠豆豆自己去努力,静观不过是为两人开启了扇门。

  何关在忙着解决牵红线的问题,豆豆在忙着修仙,而静观和纳海之间的情感也受到了考验。

  传言纳海师兄受师祖之命去南海收妖,在他离开的这一年间,爱上了其它南海修仙女子,据闻这名女子貌如天仙,美丽不可方物,他们患难与其,日久生情,纳海师兄甚至还豁出性命保护她而受了伤,女子也有情有义的照顾他,日夜不离不弃,相守相知。

  这一连串的传言不用她去打听,自有人到她耳边细说。

  静观听了之后,只关心问了一句。“纳海师兄人可安好?”

  “他被那女人细心照顾着,正在享清福呢!”

  静观松了口气,弯起笑容,“没事就好。”

  她的忧心来自对师兄的安危,师兄性命无虞,她便放心了。

  众口铄金,大家都说纳海师兄变心了,他与那南海仙子才是天上一对,地上一双的良配。

  静观继续修行,不因其它变故而有懈怠。

  半年后,纳海师兄回来了,他望着她,轻轻道,“别听外头胡说,那都不是真的。”

  她看着他,发现那张向来沉稳的俊容上竟有一丝紧绷。

  她忽然心如明镜,明白了他的紧张,俏皮地笑了。

  “我明白的,师兄忙完了,就会回来找我的,我信师兄。”她伸手轻抚他的脸蛋。

  她就算不相信纳海师兄,也该相信自己的眼光。其实当她看到纳海师兄就明白了,他眼中始终有她,即使不在身边,他的心里也放着她。

  不用太多言语解释,她的表态就让他明白了一切,不管别人说什么,她的眼、她的耳、她的心,总是清澈明亮。

  纳海将她揽入怀里,轻轻地唤着她的名字。

  之后,他将自己这一年来在忙的事告近她,原来真相是那位南海女子为救他而受伤了,他为了偿还这份义气,花了一年的时间去为她寻仙草灵药来救治,一治好对方、还了情分,便立即告辞。

  静观感到十分欣慰,她的师兄果然道行高尚,心能纳海,有情有义,是个真君子。

  “这一年来,我虽然不在你身边,却也不断用仙鸟传讯予你,你为何不回复我?”纳海疑惑地问。

  仙鸟传讯?她愣住,突然恍悟什么,逐潮红了脸,竟是露出难得尴尬的神色,一脸惭愧的陪罪。

  由于这一年来她心情郁飞,闭关在内,仙鸟叽叽喳喳的在她屋顶上吵得她心烦,遂被她当成修炼的猎物给打坏了元神,落入山林间,这会儿恐怕都成了山鸡了。

  她低头愧疚不已,纳海却搂着她猛笑。原来他消失的时候,她也不是那般淡定的。

  “没关系,这也怪我思虑不周,咱们把山鸡找回来,好好助它们修行。”

  她轻轻应着,心想自己还是火候不足,欠修行哪!

  不过考验无处不在,何不以平常心对待?修仙之路就是要增添波折,才不会太无聊。

  对她来说,何关就像她在外收养的一个误入歧途的孩子,而符圆圆却像是她怀胎生出来的孩子一样。

  在圆圆十六岁时,她应允徒儿出山去寻找何关,她相信圆圆天生的识人这能,能让她看清事物的真相,不受何关外表的迷惑。

  而事情果然如她所料,这世间一物克一物,这徒弟天生就是来克何关这只妖的。

  从照妖镜里,她看着两个孩子一路打骂、互相扶持,她被逗笑了,遂将丫头如何整治何关的戏码分享给纳海师兄听。

  “师兄你信不信,要不了多久,我这徒儿就能把何关这只妖给收伏了,瞧,他连召唤兽都肯做了,也会心甘情愿的为她做牛做马,我很快就会多一个徒弟了。”

  纳海见她笑得欢欣,温柔地搂着她,为她梳顺一头柔软青丝,低笑道,“这就是你故意让她把面具带走的原因?我当初还担心你这徒儿法力太弱,对付不了何关,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

  静观轻轻摇头,身子一松,舒服地靠着他的胸膛,嘴道,“我这徒儿天资聪颖,鬼灵精得不得了,让她去收何关这只妖,最适合不过了,只不过……师兄,你不会怪我自作主张,让绝儿出去找圆圆吧?”

  冉绝是纳海师兄收的徒弟之中最有天赋的,唯一的弱点便是对圆圆有执念,当他提出想娶圆圆一事,她没有反对,而是决定让他自己亲自去看,也藉此来考验何关。

  纳海笑道,“绝儿性子耿直死板,能有此劫让他去磨一磨也好,这对他修行有利,你不必歉疚,咱们且看着就好。”

  静观轻轻应着,弯起笑容,偎在师兄怀里,坐看仙山云雾缭绕,云起云落。

  而符圆圆这徒儿果然不负静观的期望,虽然没有高强的法力,却靠着多年钻研仙书典籍、研究何关的性子,把这只蝴蝶妖收拾得没了脾气,光是一张嘴,就能把他逗得对她又爱又气,最后还激发出他的人性。

  最终,她的好徒弟不是用法力收妖,而是用情绑住了何关,让他净化了一身戾气,乖乖地放下身段,破天荒地低头拜她做师父,也算得上是仙界一绝了。

  静观因为此次收妖事件而声名大噪,《伏妖录》再添一笔新史静观居士伏妖,收何关为入门弟子,为其牵红线,以良缘助其修行。

  她与纳海师兄继续过着细水长流的双修日子,有一日,她与师兄在研究更高深的幻术时,突然想起一件事。

  “师兄,当时你是如何看破我的化身的?”

  她想起当年不管自己化身成什么样子,师兄总能认出她。

  纳海的视线从书中抬起,朝师妹瞟了一眼,接着叹了口气。

  “因为当你化身时,我正看着你,静观,我的目光一直追随你,只是你没发现罢了。”回想过去自己追了她三百多年,她却一点感觉也没有,纳海不禁要为自己叫屈了,他的仙气这么强。她还感应不到,自己的魅力有那么差吗?

  静观一呆,终于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

  通常一般女子听到心上人这番表白,都会感动一把,但静观不是一般女子。

  “师兄,原来你一直在偷窥我啊!”

  纳海脸色一僵,儒雅俊逸的脸上瞬间染红了,一如天边云彩的霞红。

  他这尴尬羞赧的样子把静观逗笑了,她笑得顽皮而灿烂,令他心儿痒,手中捏诀,数十条仙索朝她射去,抓住这个意图逃跑的坏丫头,将她收入怀中。

  “我现在终于知道圆圆那一张利嘴是跟谁学的,她仙法不好好学,倒是把你这斗嘴的功夫全学到精髓去。”

  他没给她开口的机会,直接烙下深吻,封住她的小嘴,用三百年累积而成的情意,收伏这个心尖上的人儿。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