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 > 第1章(2) > 温芯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初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初恋 第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田蜜坐下,风情万种地向同桌众人投去一笑,瞥了眼另一边的位子,是空的,知道是留给主人的位子,很是满意。

  她转过头,吩咐秦宝儿。「这边不用妳了,妳也找个位子坐下,吃东西吧。」

  秦宝儿点头,离开前,瞥了王导一眼,对方恰好也看了她一眼,却是漫不经心的,一下子便把视线收回,重新集中在田蜜身上。

  他不记得她了。

  秦宝儿苦笑。

  当然不记得了啊!她不过是数年前,曾在他戏里轧上一角的无名演员,演的还是一个没几句台词的小配角,他这个大导演哪里会有印象?

  她究竟在期待什么?

  秦宝儿懊恼地甩甩头,看看四周,见帐篷最靠外的角落那桌还是空的,走过去。

  这张餐桌恰巧离樱花树近,坐在位子上一抬头,正对着浓密花荫,风吹过,几朵花瓣飘落桌面。

  侍者过来,她要了一杯红茶,拾起花瓣,轻轻吹去上头的灰尘,然后将花瓣洒进骨瓷茶杯里。

  樱花茶。

  她微笑,静静望着漂浮着花瓣的液面,出神。

  花茶海幽幽的、深深的,牵引着她的回忆,她漂流在时光隧道里,连周遭忽然一阵骚动也浑然不觉。

  一辆敞篷跑车开上来,车门打开,一个男人下了车。

  男人身材挺拔,傲然站立的姿态像一尊神祇,轮廓深邃的俊脸上挂着副深色墨镜,却掩不住他犀利的眼神。

  他往帐篷这边走过来,身后跟着一个男助理,一个女秘书。男助理长得不错,女秘书也很漂亮,不过跟他这个俊帅的老板比起来,都相形失色。

  除了发呆的秦宝儿,帐篷里所有人的目光全被他吸住了,黏在他身上,动弹不得。

  他像是很习惯这样的注目,行走的姿势很自然,很从容不迫,隐约带着股霸气。

  他走过来,像一头王狮,毫不迟疑地踏过属于自己的领土。

  「他就是松井先生?」田蜜远远望着他帅气的身影,捧着心跳急促的胸口,晕红着脸俏声问王导。

  「应该是吧。」虽是久闻大名,王导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幕后老板。

  「这么年轻?」田蜜不敢相信,有钱有势的大老板通常都是些脑满肠肥的老头,她早做好心理准备要应付一个恶心的色老头,没想到出现的却是这样一个性感迷人的年轻男子。「真的是他指名要我演女主角?」

  「是啊。」

  「哇哦!」田蜜玉手掩住唇,拚命克制内心的激动。

  莫非这富有的帅哥是她的影迷?就算不是,至少也很欣赏她,否则不会指定她出演这部片的女主角。她咽口口水,知道自己多年的心愿即将实现了,这一次,一定要把这个金龟婿钓到手。

  她兴奋得坐立不安,有股冲动想立刻拿出化妆包来补妆,她期待地注视着男人,下意识地咬了咬唇,希望咬出更红艳的唇色。

  眼看着男人踏进帐篷,她的心跳愈发狂野,他就要过来了,要过来了……

  「啊!」一声尖呼蓦地扬起,划破了帐篷内奇异的氛围。

  是秦宝儿,她不知怎地打翻了茶杯,杯子滚落地,杯内的液体无巧不巧溅上男人的皮鞋。

  男人停下脚步,众人屏气凝神。

  眼见自己闯了祸,秦宝儿才猛然回神,她先蹲下身,捡起杯子,然后抬起头,对男人道歉。

  「不好意思,我──」认清男人的脸孔,她顿住,明眸惊愕地睁大。

  不可能吧?她是在作梦吗?认错人了,一定是,一定是她看错了,他不可能是……

  男人缓缓摘下名牌墨镜,俊俏的五官毫无遮掩地完全显现,众人惊叹,秦宝儿惊骇。

  惊叹也好、惊骇也罢,男人都是毫无感动,面无表情,只有一双锁住秦宝儿的眼眸透出凌厉的光。

  她脑子一晕,双手赶忙抓住桌缘,稳住自己。

  真的是他,是他!

  血色从秦宝儿脸上褪去,体温一直降、一直降,降到她整颗心都发凉。

  多年不见,他似乎更有魅力了,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掩饰不住的男人味,很霸气很自信的。

  还是那么酷,还是那么……牵动她的心跳──

  「好久不见。」她强迫自己打招呼。

  他没有回应,冷冷地看着她,两秒后,眼眸闪过讥诮。

  「擦干净。」薄薄的俊唇张开,吐出三个字。

  秦宝儿一愣。「什么?」

  「鞋子。」

  「鞋子?」秦宝儿还是茫然,理智完全地混沌,一团乱,她无助地看着他,无助地迎向他毫无温度的眼眸。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僵在原地不知所措,他也不为所动地站在原地。

  然后,她懂了。「你是……你要我帮你擦鞋?」

  他没吭声,嘴角噙着的嘲讽却证实了她的猜测。

  他真的要她替他擦鞋!

  秦宝儿倒抽口凉气,不敢相信。「徐松翰,你──」她心跳狂乱,嗓音颤抖得无法成句。

  多少年了?自从那年春天在樱花树下一别之后,两人多久没见了?如今再度相逢,他开口的第一句话竟是要她替他擦鞋?

  「妳闯的祸,难道不该收拾?」彷佛看出她脑中的思绪,他冷漠地、不带感情地扬声。

  只不过是将饮料溅上他的皮鞋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他什么时候成了这样一个颐指气使的小气男人?或者,是故意针对她?

  他真的这么恨她吗?恨到要这样当众羞辱她?

  「擦干净。」他还是这一句话。

  秦宝儿别过头,拳头握紧。

  这种侮辱,她绝不接受,她可是有自尊的。

  「妳在做什么?快擦啊!」田蜜感觉情况不对劲,深怕这个不识相的助理毁了自己的美梦,连忙走过来,推了推秦宝儿。

  她一动也不动。

  田蜜只好对徐松翰陪笑。「不好意思,是松井先生吗?」

  他漠然点头。

  「哇,没想到你会说华语呢。你好,我是田蜜。」她极力笑得妩媚,把对镜子练习多时的招牌笑容摆出来,伸出玉手。

  他却没反应,田蜜手僵在半空中,脸上的笑容当场挂不住。

  不会吧?竟然无视她的魅力!她咬牙,目光一转,将气出在秦宝儿身上。

  都怪这个笨助理得罪了大老板,连累她跟着没面子。

  「宝儿,妳发什么呆?还不快把松井先生的鞋子擦干净!」她硬将纸巾塞入助理手里。

  秦宝儿还是倔强地不动。

  「妳要是不识相一点,别怪我炒了妳。」田蜜附在她耳畔,气愤地磨牙。「我会跟所有人说妳工作态度散漫不尽责,看以后还有谁敢用妳。」

  秦宝儿闻言,惊愕地瞥她一眼。

  「快擦!」田蜜强硬地命令,用力推她。

  秦宝儿踉跄一下,跌在徐松翰脚前,她瞪着那溅了几滴红茶的皮鞋,上头,还沾了一片樱花残瓣,像一滴浮在黑海里的眼泪。

  她看着,眼眸也涌上了类似泪的雾。

  没关系,就当是还欠他的情吧,就当是为当年她说的话表示歉意,就当是为了消弭他对她的恨──

  只不过是擦个皮鞋,算得上什么?她不也常常替田蜜擦鞋吗?

  虽然她从来不曾像这样半跪在地上,为一个人擦鞋……

  她用纸巾,一点一点擦去皮鞋上的茶滴,也一点一点,眨回眼中不争气的泪水。

  将他的皮鞋擦干净后,她站起身,努力挺直背脊。「这样可以了吧?」

  语毕,也不等他说话,她转身,踩着伤痛却骄傲的步伐,头也不回地离去。

  她没发现,他深沈郁结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傲然的背影。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