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 > 第2章(1) > 温芯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初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初恋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为什么一点胜利的感觉都没有?

  为什么那样刻意羞辱她以后,他竟感受不到一丝报复的喜悦?

  为什么?

  「为什么?!」

  徐松翰猛然低吼,吼声在隔音良好的房里回绕,出不去,来回震荡的声波在他起伏不定的胸口里推涌着。

  他握紧拳头,连搥墙面几记,一记比一记重,一记比一记更让指骨生疼,体内那股躁郁却不曾稍减。

  他抿着唇,来到窗边,手指撑开百叶帘一道细缝,往外看。

  庭院里,工作人员正忙碌地张罗着,田蜜坐在一顶遮阳伞下,让化妆师为她补妆,秦宝儿则在一旁来来去去,一下送饮料,一下接过田蜜甩过来的丝巾,换一条给她。

  徐松翰阴沈着眼,看秦宝儿忙碌。

  这就是她现在的生活?替一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五女明星跑腿兼打杂?她以前那些雄心壮志呢?不是说要成为亚洲最出色的女演员吗?结果呢?

  她到底在搞什么?

  话说回来,这又干他什么事?

  她得意也好,失意更好,反正她跟他,早就是陌路人。徐松翰冷然地想。

  不过想归想,眼光还是定在楼下,调不开。

  试演开始,田蜜和前田圣也对第一场戏,所有人都注视着男女主角,包括秦宝儿。

  她也停下手边的工作,望向两人,视线凝住,似是看得专心,那侧过来的秀颜,似乎流露出一丝羡慕。

  是羡慕吗?徐松翰冷哼,不想去分析,拉回窥视的目光,转过身。

  他随手拿起秘书搁在书桌上要他过目的文件,翻了翻,快读过几页,却是无法专心。

  他烦躁地甩开文件,倚墙,闭上眼。

  他料得没错,虽然她这两年跑去当什么鬼明星助理,其实心里还是渴望演戏的……

  有人敲门。

  他深吸口气,换上漠然的表情。「请进。」

  进来的是他的秘书,小泉优子。

  「社长。」她端来一杯咖啡,庄重地以日语唤他。「方才令尊打电话来,说有些事要跟您讨论,晚一点请您回他电话。」

  徐松翰接过咖啡,啜了一口。「知道了。」

  「还有,台湾这边有些制作人跟导演希望能与您见面,另外还有一些媒体希望安排访问。」

  「给我那些人的名单,收集一下他们的背景资料,不够格的人我不见。」徐松翰冷冷地下令。「至于媒体,一律拒绝。」

  「是。」小泉优子点头。

  「还有事吗?」

  「是。」小泉优子应道,却迟迟不继续。

  徐松翰挑眉,很少见到他这个果决的秘书有这样迟疑的时候。他等着,不去催她。

  「刚刚田小姐问我,社长晚上是否住在这里。」她总算开口了,明眸直视徐松翰。

  田蜜?徐松翰微扯唇,想起方才午宴上,那个娇滴滴的女明星如何巴着自己猛献殷勤。

  傻子都看得出她对他这条大鱼很有兴趣。通常对这种女人他是绝对不假辞色的,可是对田蜜,他却是特别忍耐,或许优子也看出来了,所以才会犹豫。

  徐松翰冷冷一笑。「妳怎么回答她的?」

  「我说我不清楚。」

  好答案。保留了模糊的空间。徐松翰在心里赞许秘书的伶俐,想了想。「妳跟她说,明天我请她吃晚餐。」

  小泉优子扬眉,似乎有点讶异。「在这里吗?」

  「没错,就在这里。」徐松翰淡淡地颔首。「只请她一个。」他补充,深眸掠过一道异光。

  「……是。」

  秘书退下后,徐松翰再度来到窗前,撑开百叶帘一道缝。

  俊眸梭巡,找不着那道纤瘦的倩影,他蹙眉,片刻,忽地醒悟自己在做什么,低咒一声。

  他拾起桌上一个烟盒,取出一根烟,点燃,深思地吞云吐雾。

  *

  「宝儿,早餐好了喔!」一道清脆的嗓子扬声唤。

  「好,我马上就好。」宝儿振作起精神回应,看着镜中的自己,表情无法像声音一样轻快。

  镜中苍白的容颜,明显是一张睡眠不足的脸孔,淡黑的眼皮暗示了她昨夜的辗转反侧。

  忙到晚上十一点多才到家,明明累翻了,却怎么样都睡不着,满脑子只想着那个男人。

  那个她曾经重重伤过,希望能一辈子不再相见的男人。

  一整夜,她捧着那本贴满他照片的相簿,一页一页地翻,一幕一幕地回想着过去──关于他和她,以及姊姊的过去。

  宝儿转头,视线落向五斗柜上一张封在木头相框里的照片,照片上,是一对笑得灿烂的姊妹花。

  看着相片,她的眼神逐渐变得怅然。

  她最爱的姊姊,那么温柔可人的一个女孩,却是芳华早逝,留下的,是她一辈子的遗憾……

  「快点过来吃啊!宝儿,都快凉了。」室友卢映苓催促她。

  她蓦地一凛。「来了。」

  来到餐厅,在一家义式餐厅当主厨的卢映苓已经准备了一桌美味丰盛的早点,日式煎蛋做得十分漂亮,水果优格色彩缤纷,培根芦笋卷让人一看就食指大动。

  宝儿忍不住惊叹。「哇!这是早餐吗?这么丰盛!」

  「这可是特别为妳准备的唷!」卢映苓笑咪咪。「妳不是说了吗?电影今天就正式开拍了,我想妳大概好一阵子不能回来,怕妳在外头又随便乱吃,先给妳补一补。」

  「太感谢了。」宝儿双掌合十,在餐桌边坐下。

  「多吃点!」卢映苓一面替她倒鲜奶,一面说:「跟我住在一起的人居然瘦成这样,让我这个大主厨很没面子耶,妳知道吗?」

  「我也好希望能天天吃到妳煮的东西啊。」宝儿叹气。「偏偏我这工作三天两头要到处跑,我也没办法。」

  「算妳没福气。」卢映苓在她对面坐下,看她拿起筷子吃煎蛋。「对了,听说妳老板这次要跟前田圣也对戏?」

  「是啊。」

  「呵。」一声怪笑。

  宝儿抬头,见好友笑得诡异,心里顿时有谱。她放下筷子,喝咖啡。「妳又想干么了?」

  「前田圣也耶!」卢映苓眼睛闪闪发光。

  「那又怎样?」

  「哪,宝儿,你们现在拍片的地方在阳明山,对吧?很近的,有空我应该可以过去看看妳吧?」

  「看我干么?」宝儿很有戒心地问。

  「送补品给妳啊!」卢映苓笑得无辜。「妳那个老板那么会虐待妳,我怕妳这些日子下来又瘦了一圈嘛。」

  「我看送补品是借口,看大明星才是真的吧?妳老实说,妳是不是迷上前田圣也了?」

  卢映苓噗哧一笑,给了她一记「知我者秦宝儿」的眼神。「前阵子我看了一部他主演的日剧,他演一个冷血医生,超杀的,迷死我了!」

  「我就知道。」宝儿翻白眼。「说什么帮我进补啊,其实是为了看帅哥!」

  「嘿嘿。」卢映苓摸摸头,傻笑,看着秦宝儿的眼眸水汪汪的,好生期待。

  宝儿拿她没办法。「好啦,等我跟那些工作人员混熟一点,再看看有没有机会安排妳跟前田圣也见一面好了。」

  「哇~~太感谢了!」卢映苓跳起来,搂过好友脸颊胡乱亲。「宝儿,我最爱妳了!」

  「少恶心了!」宝儿推开她,手掌抹去她亲过的地方,秀眉似皱非皱。

  卢映苓明知她只是假装恶心,笑容依然灿烂,拿起一卷芦笋培根,咬一口。「对了,你们这部片的出资老板是不是一个叫松井秀一的人啊?」

  宝儿心跳一停。「是又怎样?」

  「妳看这本杂志。」卢映苓找出一本她昨晚看过的八卦杂志。「有提到他喔,听说他在日本电影界很有名,作风却很低调,很少在公众场合露面。」

  他接受杂志专访?怎么可能?据她昨天打探的消息,他从来不跟媒体直接打交道的啊!

  宝儿抢过杂志,仔细阅读内容。

  不是专访,只是记者凭借道听涂说,写的一篇臆测文章而已,连相片也只是一张模模糊糊、根本看不清脸孔的侧身照。

  「看这上面写的,他的身世好像很神秘耶!」卢映苓分享她昨天看到的心得。「听说他是个私生子,妈妈是台湾人,当年曾经跟在他爸身边当秘书,不过一直没有名分,更绝的是听说他老爸本来是黑道老大,为了漂白才投资电影公司的。」

  「记者随便写写,妳也相信!」见杂志上没写什么有营养的内幕,宝儿掷开杂志。

  「话不是这么说,空穴不来风嘛。ㄟ,听说他长得很俊,日本很多千金贵妇都被他迷得神魂颠倒……宝儿,妳不是说昨天那个日本老板要作东请大家吃饭吗?结果怎样?妳有没有见到他?」

  见到了。

  「他本人长得怎样?真的有那么帅吗?」

  帅透了。

  「到底怎样?宝儿,妳怎么都不说话?」卢映苓懊恼宝儿的毫无反应。

  她定定神,以最谨慎的语气回答好友的问题。「他的确长得不错。」

  「这么说妳真的见到他啦?」卢映苓眼睛一亮。「有多不错?比前田圣也怎样?」

  她闭了闭眸。「比前田帅多了。」从小,不论他走到哪里,都是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

  「真的假的?比前田还帅?」卢映苓不敢相信。「哇~~好想见见他!」

  「我想应该不可能。」宝儿浇好友冷水。「他很忙的,顶多这两天过来片场关心一下,很快就会回日本了吧。」

  希望如此,她不能忍受跟他在片场一再相遇。

  每见到他一次,她的心,恐怕就要痛一回……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