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 > 第2章(2) > 温芯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初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初恋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样啊,真可惜。不然这样,宝儿,他去片场的时候,妳帮我偷拍几张他的照片。」

  何必偷拍?她相簿里多得是他的照片。宝儿暗暗自嘲,表面却装出义正辞严的神情。

  「我才不帮妳做这种事呢!花痴,妳要拍自己去想办法。」

  「不要这样啦,宝儿,帮个小忙咩!」卢映苓拉她的手撒娇。「干么那么小气啦?以后不下厨做菜给妳吃喔。」

  「不做就不做,希罕啊?」

  「讨厌,居然这么无情!」

  「不跟妳扯了,吃完我还要赶到片场去呢。」宝儿淡淡撂下话,埋头吃早餐,心思默默起伏。

  *

  他还在!

  而且好像不打算很快就离开,听说他在这栋房子住下了,四楼整层都不开放,作为他私人的工作和活动空间。

  他不嫌吵吗?就算要留在台湾,他也可以随便找家饭店暂住的,为什么非住在这栋出借来拍戏的房子?

  「这还用问吗?一定是为了我嘛!」对于宝儿的疑问,田蜜给了个自以为是的答案。

  「为了妳?」宝儿愣住,瞪着田蜜得意的笑容。

  「松井看上我了。」田蜜眨眨眼,像在分享什么天大的秘密般神秘兮兮地压低嗓音。「我看啊,他一定是想天天都见到我,才故意住在这里,他还邀我今天收工后跟他一起共进晚餐喔!就我跟他,两个人。」

  他邀田蜜共进晚餐?

  宝儿咀嚼着这消息,心头泛开复杂的滋味。

  他喜欢田蜜这一型娇艳妩媚的女人吗?她以为他的品味会更……更不像一般男人的。

  话说回来,这么多年不见他了,她对他现在的女性品味能了解多少?

  正沈思时,片场助理来敲门,通知田蜜拍下一场戏的时间到了。

  「我先下楼。妳记得帮我把晚上的衣服准备好,要性感一点的,我非迷倒他不可。」田蜜兴致勃勃地嘱咐。

  宝儿望着她盈盈离去的背影,半晌,只是僵在原地。

  要性感一点的衣服?多性感?足以挑逗起一个男人最原始的欲望吗?说是吃饭,恐怕那两人活动的空间不会只在餐厅,或许一开始便会直奔卧房吧……

  不!她不要想,不论今晚他跟田蜜打算怎么过、在哪里过,都不关她的事,毫不相干……

  房内电话响起,是负责道具的工作人员打来的,说楼下人手不够,请她过去帮忙。

  宝儿没拒绝。她习惯了,人人都认为大明星的助理必须是十八般武艺全能,耐操耐用,兼呼之即来,挥之即去。

  她下楼,跟着工作人员来来去去,这场戏拍的是倔强的女主角跟男主角打赌,硬要爬上树去,结果一个不慎摔下来,幸亏男主角及时接住。

  就在男主角将女主角抱入怀里的那一刻,微风吹过,樱花飞落,男女主角凝神相望,女主角发丝飘飘,场景唯美得不得了。

  虽然很唯美,宝儿却不想多看。她不喜欢一切在樱花树下发生的事,就算是拍戏,也令她不自在。

  她接过一个重重的纸箱,里头装的全是田蜜在戏里的行头,化妆师要她先搬回田蜜专属的休息室。

  箱子很重,她抱得很吃力,爬楼梯时,不小心掉落了纸箱,里头的东西滚了一地。

  她一一捡回来,正忙碌着,一双闪亮的白色漆皮男鞋映入眼帘。

  一股不祥的预感掠过,她犹豫地抬起头。

  站在距离她几阶楼梯之上的男人,正是徐松翰。他穿着Polo衫,亚麻休闲长裤,打扮很轻松,脸上线条却像从不曾软化过,冷硬如刀。

  锐利的眼眸,持住她。

  她半跪在楼梯上的娇躯顿时紧绷,呼吸不由自主地停止。

  「让开。」他淡淡地说,语气轻柔,却致命。

  她心太乱,一时没弄懂他话中涵义。

  「我说让开。」他冷冽地重复。

  她总算听懂了,再一次,感受到严重羞辱。她紧咬牙关,尽量保持面无表情地侧过身,不让他看出任何一丝心情的激荡。

  他漠然地走过她身边。

  绝对的冷淡令宝儿胃部一拧。看来是她多虑了,他根本看都不看她一眼,又怎会察觉她的激动?

  一股奇怪的酸意涌上喉咙,她强忍住,重新抱起纸箱。

  好重!

  她踉跄得站不稳,又不小心摔落纸箱了,好不容易收拾好的东西,又四散而去。

  她无奈地看着自己造成的一团混乱,好长一段时间,只觉得全身无力,一动也不想动。

  好倦,好倦。

  为什么她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呢?

  她蹲下来,慢慢地再把掉落的东西捡回来,一边捡,耳畔一边回荡着他方才无情的命令。

  让开。

  她苦涩地扬唇。

  他说让开。

  颤抖的笑声从她唇边滚落,她收拾不住,只能任它们散开。

  从跟他再相遇后,他对她说的两句话就是「擦干净」、「让开」──都是毫无感情的命令。

  他们之间的关系只剩下这样的两句话了吗?

  他就那么恨她?那么讨厌她?

  宝儿蒙眬着眼,将东西都收拾好后,第三度试图抱起纸箱。

  这一回,有一双大手抢先她一步。

  「搬不动不会叫人来帮忙吗?」那人一把抱起纸箱,动作很俐落,顺便厉声抛下这么一句。

  宝儿惊愕地看着徐松翰率先走在前面的身影,不敢置信。

  他居然……出手帮她。

  她觉得像颗大石头那样重的纸箱抱在他怀里,却像一只柔软的熊宝宝,没什么重量似的,三两下就让他抱进田蜜的休息室。

  他放下纸箱,没多逗留一秒,转身就走。

  「徐松翰!」她直觉唤住他。

  他僵住身子,却没回过头。

  「谢谢你帮忙。」她轻声说。

  「我不是帮妳,只是不想妳在我房子里惹麻烦而已。」他粗声反驳,语气仍然没什么善意。

  但即使是这样的不善也比全然无情好。

  宝儿苦笑。「无论如何,还是谢谢。」

  他没说话,她可以从他微颤的肩头看出他正隐忍着什么,忽地,他似是忍不住,猛然转身。

  「秦宝儿!妳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

  「这就是妳想做的事吗?」他瞪她,湛眸点亮压抑不住的火光。「跟在一个女明星身边当小助理?每天跟前跟后、搬东搬西的,这就是妳要的生活?」

  她怔住,没想到他会问她这些,一时答不出来。

  「我记得妳的愿望应该是当个女演员吧?什么时候降级成女演员身边的小跟班了?」

  她怔望着他撇嘴冷哼的表情──他很不屑吗?瞧不起现在的她吗?多年以后再相逢,他是堂堂电影公司的大老板,她却只是个微不足道的小助理。

  他觉得她很堕落吧?

  一股闷气堵在胸口,宝儿甩甩头。

  「我要过什么生活,你管不着。」她一字一句地强调,用最冰冷的语气,维护最脆弱的自尊。

  徐松翰一窒,脸色陡然一变,眼底的火光霎时灭了,阴暗下来。

  「我是管不着。」他冷嗤,转身,刚要离开房里,田蜜正巧迎面而来。

  一见是他,她笑靥如花,讨好地绽开。「松井先生,你是来找我的吗?我──」一转眼,看见宝儿也在房里,说了一半的话顿住。

  她瞇起眼,看看脸色苍白的助理,又看看表情不悦的大老板,女性的直觉告诉她这两人之间大有问题,关系肯定不寻常。

  「你们认识?」她好奇地探问。

  「不认识。」徐松翰冷硬地回话,简单三个字,却如利刃,剜割宝儿柔软的心房。

  她忍痛,无言地目送他挺得僵直的背影。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