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 > 第4章(1) > 温芯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初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初恋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喔,罗密欧,你为什么是罗密欧?」

  学校礼堂的舞台上,话剧社的同学精心布置了莎翁名剧的场景,宝儿穿上自己一针一线缝制的欧风礼服,对着虚拟的月亮独白。

  今天是校庆,校园里除了热热闹闹地办起园游会,各社团也是卯足全劲举办各色表演,尤其是话剧社的演出,更吸引了黑压压一群观众,除了本校的学生,也有不少外校来捧场的。

  观众愈多,话剧社的同学演得愈发起劲,每一幕戏都是有模有样,对白充满感情,动作也做到十足。

  其中又以女主角茱丽叶的表现最为亮眼,她一出场,所有人都屏气凝神。

  「太好了!宝儿,大家都很喜欢妳的演出呢!」趁换幕时,几个同学围住宝儿,兴奋地叽叽喳喳。

  「我刚在学校绕了一圈,我们的演出是最受欢迎的,连海报都被人撕下来,说要作为纪念。」

  「呵呵,大成功!」

  「剩下最后一幕了,加油,一定要征服这些观众喔。」

  「嗯,我尽量。」宝儿红着脸,眼睛闪闪发光。

  为了这场校庆演出,她不仅跟这群同学排演了将近三个月,每天回到家后,她还会躲在房里继续背台词,对着镜子揣摩演出的方式。

  这是高中最后一次公开演出了,她已经跟母亲立下协议,上了高三就退出社团,所以这次表演无论如何非成功不可,也算是为自己的高中生涯留下美好的回忆。

  抱着这样的心情,宝儿再度上了台。这场戏演的是茱丽叶以为罗密欧死了,伤心欲绝,于是决定服毒殉情。

  尴尬的是,茱丽叶在服毒前,还深情地吻了罗密欧。饶是宝儿酷爱演戏,在排这场戏时,还是与饰演罗密欧的男同学多次笑场,直到最后,都不能完全投入。

  无论如何,这次一定要来真的,如果连这么纯情的吻戏都演不好,以后还怎么当女演员?

  宝儿鼓励自己,也下定了决心,可偏偏她上台时,无巧不巧瞥见了礼堂角落,站着一个年轻男子。

  是徐松翰!

  他倚着墙,深邃的眸光持住她,嘴角勾着淡淡的、说不出是什么意味的笑。

  她心跳瞬间加速。

  他怎么会来?该不会是专程来看她演出的吧?他来嘲笑她的?

  这么一想,宝儿身子瞬间僵硬起来,几乎挂不住脸上属于茱丽叶的表情。

  怎么办?她居然要在他面前演出,还是这么令人尴尬的一场戏!她可以想见,当她吻住罗密欧时,台下会传来无数惊叹的声音──高中生演吻戏,同学们不想歪也难,她早有心理准备,可是她不想连徐松翰也加入揶揄的行列。

  她不要在他面前演吻戏,更不想他以后拿这件事来逗她,如果他笑她,她会……她会……

  会怎么样?宝儿心乱地无法思考,只知道自己无论在谁面前丢脸都没关系,就是不能在他面前示弱。

  谁笑她都可以,但她不想被他笑……真讨厌!他到底为什么要来?

  宝儿好懊恼,同学们看她在台上迟疑,或许只有两、三秒,她自己却觉得彷佛过了整个世纪。

  但懊恼归懊恼,戏还是要演的。宝儿深呼吸,催眠自己是茱丽叶,忘了周遭的一切,只专注在戏里。

  专注地看着罗密欧,她最心爱的人。

  她悲伤地独白,心碎地痛哭,沙哑的嗓音,透明的眼泪,都是货真价实,一点也不假。

  同学们被她自然不做作的演技迷住,痴痴地望住台上。

  她将罗密欧抱在怀里,慢慢地捧起他的脸……

  猜出她要做什么,台下传来一阵骚动,同学们兴奋地窃窃私语。

  察觉到气氛微妙的变化,宝儿胃部一拧,差点演不下去。她直觉抬起眸,偷偷朝徐松翰的方向望去。

  他正看着她,嘴角还是那么讨厌的、令人心慌意乱的淡笑,他扬起眉,双手环抱在胸前,一副等着看她即将演出什么好戏的表情。

  可恶啊!他明明就是等着嘲笑她,他笃定她会出错吧?他是否在期待她演不下去?

  她不会让他得逞的,她要证明给他看,她秦宝儿可不会因为这一点小小困难就退缩。

  她绝对要证明给他看!

  她低下头,柔软的樱唇不顾一切地吻下去──

  *

  「没想到妳真的吻下去了。」

  演出结束后,宝儿和所有话剧社的同学站在舞台上,接受观众喝采,回到后台,徐松翰竟等在那里。

  他一见到她,便是这么淡淡一句。

  「你很惊讶吗?」宝儿哼一声。「既然要演戏就演到底,我才不怕呢!」

  他没答腔,只是深深望着她。

  「看什么看啊?你想笑我吗?笑就笑啊!我才不在乎!」宝儿嘴硬。

  他果然笑了,俊唇扯出一个迷人的弧度。

  她气极,瞇起眼,正想发作时,他忽然说了一句教她讶异万分的话。

  「演得不错。」

  她愣住。「什么?」

  「我说妳演得不错。」他微笑。

  他赞许她?宝儿瞪大眼,不敢相信。

  「我本来以为高中生演的话剧,一定很幼稚,没想到你们挺认真的,道具、服装都有模有样,演出也很卖力,尤其是妳。」星眸定在她脸上,催动她心跳。「不愧是女主角。」

  她说不出话来。

  她没听错吧?这个老爱逗她、整她、欺负她、看她出糗的男生居然……称赞她?

  她呆住了,脸颊不知不觉地发烧。

  「听佳佳说,妳以后想当女演员?」他忽问。

  她不由自主地点头。

  「以妳的才华,应该是有希望的吧。」他淡淡地评论。

  她心跳一停,不能呼吸。

  看她张口结舌的模样,他似乎颇觉得好笑,抬抬眉,正想说什么时,一个少年忽地闯过来。

  「宝儿,大家说要去庆功,一起去吧!」说话的少年正是饰演罗密欧的男同学,他咧嘴笑着,显然还沈浸于演出成功的喜悦中。

  徐松翰认出他,脸色一沈。

  「我有话跟妳说,宝儿。」在宝儿出声回应男同学前,他抢先一步开口。

  「什么事?」

  「总之妳跟我来就是了。」徐松翰握住宝儿臂膀,不由分说,霸道地拉她离开,一路走出校园。

  「喂!你要带我去哪里啦?」出了校门,宝儿感觉情况不对劲,拉高嗓子问。

  他不回答,继续拖着她走。

  「徐松翰!」她抗议。

  他还是不理,拉着她来到学校附近的河畔,在一株樱花树下停住。

  时值三月,正是樱花盛开的时候,偶尔微风吹过,便会飘落一阵浪漫花雨。

  「你干什么啦?」宝儿用力甩开徐松翰的手。「有话快说,我还要跟社团同学去庆功呢!」

  他默默注视她,眉宇蹙着,眼神变化万千,似是陷入某种挣扎。

  奇特的表情教宝儿莫名地紧张起来。「你……到底想说什么?」

  「昨天,那个男人又来了。」他突如其来地说,语音喑哑。

  「那个男人?谁啊?」

  「……我爸。」

  「你爸?」宝儿一怔,想起几个月前在他家见到的那个中年男子。「他来看你们吗?」

  「他要我们去日本。」

  「日本?」宝儿震惊。「为什么?」

  「妳不知道吧?其实他是日本人。」徐松翰幽幽地说:「当年我妈是跟在他身边做翻译秘书。」

  「原来是这样。」宝儿低眸,咀嚼着这个令她惊愕的消息,没想到徐松翰是台日混血儿,人家说混血儿总是长得特别好看,怪不得他的五官会出奇地俊秀。

  「为什么你爸会忽然要你们去日本?」她问。

  「因为他老婆死了。」

  她很快就领悟。「所以他想跟徐妈妈结婚,接你们到日本去?」

  他点头。

  她望着他沈郁的表情,一颗心也不知所以地直往下坠。「所以你跟徐妈妈会离开台湾喽?」

  他要离开台湾了……一念及此,她顿时黯然。

  「还不一定。我妈说要问我的意见。」

  「问你的意见?」宝儿先是一愣,两秒后,懂了。「徐妈妈要你同意,才肯跟你爸结婚?」

  「嗯。」

  「那你还犹豫什么?赶快同意啊!」

  他一震,湛眸复杂地盯住她,彷佛很惊讶她会这么说,又像早在预料当中。

  「你不是也很清楚吗?你爸爸妈妈是真心相爱的,只是因为你爸已婚才不能在一起,现在他们好不容易有机会长相厮守了,难道你要破坏他们?」

  「我没破坏他们的意思!」他粗声反驳,眼角狂跳。「我只是──」

  「只是不甘心,对吗?」她柔声接口。

  他抿唇不语,神色阴沈。

  「因为这么多年来,你爸一直都不肯给你妈名分,还把你们母子俩丢在台湾,所以你有点恨他,对吗?」

  「岂止有一点。」他冷冷撇唇。

  这么说,是非常恨了。

  宝儿叹息,凝视着他的眼涌上连自己也不曾察觉的温柔。「你很爱你妈妈吧?」

  「……」

  「如果你爱她,就不应该让她错失幸福,徐妈妈也是因为爱你,才坚持得到你的同意,你忍心让她因为你,一辈子活在遗憾当中吗?」

  「……」

  「徐松翰,我不相信你是这么小气的男生。」她提高声调。

  他怔住,无言地注视她良久,嘴角浮上一抹苦涩。「妳又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了?」

  「我当然知道!」她手插腰,摆出泼辣的悍妇样。「你这人虽然很自大、很嚣张,又老爱欺负我,可是基本上人还是不错的,高兴的时候也可以很体贴。就拿我上学期补考英文的事来说吧,虽然你的嘴脸真的很让人讨厌,不过还是花了一晚上帮我复习,让我补考能顺利过关……咳咳,可见你这人也不是坏到底的啦,也是有好的一面。」说到后来,她嗓音逐渐细微,芙颊不情愿地染上红霞。

  他凝望她,眼神下意识地软化,浮上一片温柔。「真不晓得妳到底是在亏我,还是夸我。」

  「不是亏也不是夸,我只是实话实说。」她嘟起嘴。

  他笑了。「秦宝儿,妳真是个很奇怪的女生。」

  「哪里奇怪了?」她不服气。

  他不回答,只是低低地笑着,好像在品味着某种只有他才知道的秘密似的,教人捉摸不定地笑。

  说她奇怪,他自己才莫名其妙呢!

  宝儿懊恼。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