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 > 第4章(2) > 温芯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初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初恋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看着她皱鼻撇唇的丰富表情,笑意更深,忽然问:「妳希望我去日本吗?」

  「什么?」她一愣。

  「如果我去日本,妳会想念我吗?」他问得好直接。

  她整个人呛到。「谁、谁会想念你啊?」他发什么神经?居然问她这种暧昧的问题!她才不会想他呢……就算真的想,也死都不会承认!

  「我管你要去哪里都好,最好都不要在我面前出现,免得把我气得半死!」她倔强地声称。

  他眼神一暗。「妳真那么讨厌我?」

  「超讨厌!」

  「永远不想见到我?」

  「对啦!怎样?」

  「妳喜欢那个学弟?」

  「哪个学弟?」

  「演罗密欧的那一个。」他撇撇嘴,声嗓不知怎地很是干涩。「妳是不是因为喜欢他,所以那场吻戏才能演得那么自然?」

  他在胡说什么啊?她瞪他。「那只是演戏啦,跟喜不喜欢无关!」

  「那妳到底喜不喜欢他?」他不放松地追问。

  「关你什么事?」

  「这么说妳真的喜欢他?」

  「不喜欢啦!」她简直快被他烦死了。「你这人是怎样?干么一直追问这种无聊问题啊?我告诉你,演戏就是演戏,你别胡思乱想!」

  「只是演戏吗?」他喃喃低语,像是在思索着什么,看着她的眼,一闪一闪地灼亮逼人。

  宝儿瞬间红透了脸,无助地垂下眸。

  可恶,她居然不敢看他!真是胆小鬼!她在心里暗骂自己,没注意到他发现她的脸晕红后,嘴角扬起的、那带着点放肆意味的笑。

  长臂忽地朝她伸过来,她惊叫一声,再回神时,整个人已被他结结实实地扣入怀里。

  她惊慌地挣扎。「你、你、你想干么?」

  他强悍地圈紧她,一手捧起她的脸,俊唇毫不迟疑地往她柔软的樱唇贴过来。

  她陡然失神,忘了挣扎,更不晓得如何反应,傻傻地愣在原地。

  他摩挲着她的唇,很仔细地,一毫一厘地碾过,彷佛要借着这样的吻,确认自己的领地,宣告对她的主权。

  她只觉得双腿发软,完全站不住,要不是他托着她的腰,恐怕她会当场趴倒在地。

  她应该抗拒的,应该狠狠推开他,痛斥他的无礼,可是她什么也没做,相反地,胸口还升起一股疼痛的渴望。

  她在渴望什么?她不知道,只知道她竟奇怪地不想这个吻很快就结束,她还想感受更多,体验更多,她想回吻他,很深很深地吻他,就像小说上描写的,男女主角抵死缠绵的热吻。

  她昏昏然地攀住他,双手紧掐住他的肩膀,掐得他隐隐发疼。

  他感觉到她的激动,放缓了节奏,更温柔、更悠闲地吻她,直到她的唇,因不堪蹂躏而红肿。

  他终于放开了她。

  她却仍然处在失神中,迷离着眼,回味着方才的吻,不知不觉地跟之前在舞台上那个吻做比较。

  那时候,她虽是鼓起勇气吻下去,却只是蜻蜓点水,还莫名地觉得有点恶心。而方才的吻,她等于是被强迫的,却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应该擦掉了吧?」他在她耳畔低语。

  她怔望他。「擦掉?」

  「他在这里留下的印记,我要全部抹掉。」他用拇指轻轻抚摸她的唇,霸道地宣称。

  她愕然。是她听错了吗?还是他沙哑的嗓音果真含着醋意?莫非他在嫉妒那个演罗密欧的男同学?嫉妒他们俩因为演戏而接吻?

  他为何要嫉妒?为何要这样吻她?

  「刚才的吻,可不是演戏。」他幽幽地强调,深眸锁住她。

  她说不出话来。

  「妳喜欢这个吻吗?」

  「我、我……」她颤抖着嗓音,心跳如擂鼓,咚咚咚地几乎响破她胸口。「我不知道!」

  旋过身,她很不争气地落跑。

  *

  到底怎么回事?一向互看不顺眼的两个人怎么会忽然吻在一起?

  逃离徐松翰后,宝儿也顾不得参加什么社团的庆功宴了,一路奔回家,躲进自己房里。

  因为身体不舒服提早从学校返家的秦佳佳,看见妹妹惊慌地跑回来,吓一跳,敲她房门。

  「宝儿,宝儿,妳怎么了?没事吧?」

  「我没事,姊姊。」宝儿喘着气。

  「没事的话妳开门让我进去。」

  「……」

  「宝儿!」秦佳佳提高嗓门。

  过了好一会儿,宝儿才打开门。

  她很快地扫了姊姊一眼,一下子便转开,不敢直视姊姊满是关怀的脸庞。

  秦佳佳觉得怪异。「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宝儿。」

  「没事。」她在床沿坐下,咬着唇。

  秦佳佳在她身旁坐下,柔声问:「怎么啦?为什么不肯告诉我?妳以前不是说过,我们两姊妹间不可以有秘密的吗?」

  宝儿身子一僵。

  不错,她是曾经这么跟姊姊撒娇过,不许姊姊私藏着心里话不跟她说,可是……

  她能跟姊姊说吗?说徐松翰在樱花树下强吻了她?说自己不但不讨厌那个吻,还挺享受的?

  姊姊会怎么想?她一直那么喜欢那个邻家哥哥啊!如果知道这件事,肯定会很伤心。

  不!她绝不能告诉姊姊。

  「姊姊放心,我没什么啦。」宝儿强笑。「只是刚刚在校庆里演出话剧,有点太兴奋了。」

  「对呀,我差点都忘了你们话剧社今天要表演呢!怎么样?一定造成空前轰动吧?」

  「还好啦。」宝儿腼觍地摸摸头。

  「我就知道,凭我妹妹的演技,哪有失败的道理?一定──」秦佳佳蓦地顿住,脸色一变。

  「怎么了?姊姊。」宝儿迷惑地抬眸。

  秦佳佳不语,明眸盯住妹妹红肿的唇,眼神慢慢地黯淡。

  宝儿还不晓得自己的唇泄了底,担忧地追问:「姊,妳没事吧?」

  「……」

  「对了,妳今天怎么也那么早回家?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她急切地抚探姊姊额头。

  秦佳佳拉下她的手。「宝儿,我有话问妳。」

  「什么事?」

  「妳今天……是不是见过松翰哥了?」

  姊姊怎么会知道?宝儿呼吸一停,脸上的红霞一下子褪去。

  见她的反应,秦佳佳也猜到答案了,脸色跟着苍白。

  两姊妹瞪着彼此,都有千言万语想说,却都吐不出来一个字,气氛静寂,连一根针落地的声音恐怕都能听见。

  玄关处传来动静,有人回来了。

  两姊妹还是一动也不动,沈默不语。

  「……唉,佳佳这病,也不知道能不能好。」进门的是秦母,她拿着手机,也不知道在跟谁讲电话。「医生说如果她再发病,恐怕──」她顿住,叹气。「偏偏佳佳怎么样都不肯做化学治疗,她说宁可早死,也不要变丑……我也在想怎么劝她啊,可是──」

  接下来秦母说些什么,宝儿已经完全无心听了,她惊恐地瞪着姊姊。

  「姊,妈在说什么?为什么妳需要做化学治疗?妳……妳得了什么病吗?」

  秦佳佳别过头,咬唇不语。

  「姊妳说话啊!」宝儿焦急地攀住姊姊臂膀,摇晃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妳别瞒着我啊!」

  「……」

  「姊!」宝儿尖叫,尖叫声惊动了秦母,连忙挂电话冲到房里来。

  「怎么妳们两个人都在啊?」秦母好惊讶。

  「妈,妳告诉我!」宝儿转过头,改变追问的对象。「姊是生了什么病了?为什么要做化疗?」

  「这个……」秦母瞥了脸色雪白的大女儿一眼,很犹豫。

  「妳快说啊!」

  「是骨癌。」秦佳佳见母亲为难,主动开口。

  宝儿一震。「什么?」

  「是上次住院的时候,医生诊断出来的。」秦佳佳幽幽地解释。

  宝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怦怦地跳。「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

  「是我要爸妈别跟妳说的,怕妳太担心。」

  「姊、姊!妳怎么可以这样?」宝儿被这突如其来的坏消息炸得头昏眼花,几乎崩溃。「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要瞒着我?妳……妳会好的,对不对?」她捉住姊姊肩膀,哽咽地闷:「其实没那么严重,妳会好的,对不对?」

  秦佳佳不说话,明眸,静静地泛开泪雾。

  宝儿胸口剧痛,在姊姊惆怅的泪眼里,认清了事实。

  她最爱的姊姊,或许将不久人世了──

  那是她人生中第一次,深刻地感受到绝望。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