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 > 第5章(1) > 温芯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初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初恋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手机铃声响起,惊醒了陷入回忆中的宝儿。

  她眨眨眼,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满面泪痕,手指抹去泪水,她抓过手机一看萤幕,是母亲打来的。

  她咳两声,接起电话。「喂,妈啊。」

  「怎么啦?」秦母够敏感。「声音好像哑哑的,感冒了吗?」

  「没有啊。」她急忙否认。「只是刚才吃东西,有点呛到了。」

  「这样啊。」秦母顿了顿。「怎样?明天妳姊姊忌日,妳要回来吧?」

  「嗯,我会回去。」

  「那就明天见了。」

  「嗯。」宝儿挂断电话,对着手机发愣片刻。

  然后,她振作起来,把田蜜交代给她的最后一件衣服烫好,看看天色已经很晚了,她收拾好东西,下楼。

  今天只拍半天戏,剧组的人在傍晚时就散得差不多了,只有田蜜接受徐松翰的晚餐邀约,留下来。

  现在两人八成在四楼上演一出男女调情的戏码吧?

  宝儿默默地想,不去理会揪住胸口的那股疼痛,慢慢走下楼,没料到来到屋前的大庭院时,竟瞥见两道人影。

  徐松翰和田蜜,两个人在月色下相偕站着,手上各端着酒,不知谈些什么,笑语隐隐可闻。

  不远处,一张餐桌摆放在草地上,铺上餐巾,桌上一盆灿烂的玫瑰,几盏茕茕烛火。

  是户外的烛光晚餐啊!真浪漫。

  他现在已经懂得用这样的方式讨女人欢心了吗?

  望着这一幕,宝儿以为自己的心会更痛,但没有,她只是麻木地站在原地,就连田蜜主动投怀送抱,两人缠绵地吻在一块儿时,她也只是直直瞪着。

  漫不经心地吻过后,徐松翰轻轻推开田蜜,一眼望见站在白色门廊下的宝儿,俊容翳上一道阴影。

  田蜜也看见她了,柳眉一蹙。「妳怎么还在这儿?」语气略带不满的。

  因为要烫妳那些衣服啊!宝儿在心底嘲讽地回应,表面上却淡淡道歉。

  「抱歉打扰你们了,我马上就离开。」

  她调整一下肩上背包,目不斜视地往前走,不知怎地,她感觉徐松翰灼热的目光似是紧锁住她,彷佛要在她身上烧出一个大洞。

  她有股冲动想回头求证,却又不敢,反倒是田蜜忽然喊住她。

  「宝儿!妳明天过来时,帮我把我的蓝宝石耳环带过来,我放在家里。」

  宝儿凝住步伐,回眸,小心翼翼地将目光定在田蜜身上。「我跟妳说过,我明天有事,要请假。」

  「妳要请假?」田蜜愣了愣。

  「妳回家的时候应该可以顺便拿。」宝儿提醒自己的老板。不用连这点小事都要交代她这个助理吧?

  田蜜没说话,看着她,玫瑰色的唇扬起诡谲的笑。

  宝儿一震,忽然懂了。田蜜之所以要交代她,是因为她今晚并不打算回家,她打算住在这里了。

  原来……如此啊。

  「妳为什么要请假?难道不能明天早上先过来一趟吗?」田蜜问她。

  「我打算坐今天的夜车回去。我跟妳提过了,明天是我姊姊的忌日。」

  「妳姊的忌日?」搭腔的是徐松翰,微变的声嗓听来很惊讶。

  宝儿不由自主地瞥向他,正对他惊愕的表情。

  她差点都忘了,姊姊是在他离开一年后才去世的,他并不知道这件事。

  「妳姊姊死了?」他瞇起眼,追问。

  她默默点头。

  徐松翰怅然,僵在原地。

  田蜜察觉到不对劲。「怎么啦?你认识宝儿的姊姊吗?」她亲密地攀着他臂膀,嗲声问。

  徐松翰不语,阴沈的眼在夜色里更加深不可测。

  宝儿不想再面对那教她猜不透的眼,静静地离开。

  *

  「姊姊,他回来了。」

  春天的午后,阳光温柔地照拂着大地,宝儿坐在坟边,轻声低语。

  每年这一天,不管她在哪里,她都会赶回来这坟前祭拜姊姊,亲自拔去坟冢附近的杂草,拿清水洗净沾上尘土的墓碑,放一束姊姊最爱的香水百合在坟前。

  整理完墓地,她会花好几个小时的时间,静静地坐在坟边,陪伴从小就怕寂寞的姊姊。

  这天,她也是天刚亮就来了,秦家父母祭拜过后,相偕离去,她却坚持留下来。

  「姊姊妳一定还记得他的──徐松翰,他好像长得更高了,也比以前成熟许多,已经完全是个大男人了。」宝儿一顿,闭上眼,似是在脑海里默默回想,比较从前的他与现在的他。「……也对,都过了十年了。」

  她慢慢睁开眼,对身旁刻着字的墓碑微微一笑,带着几分怅然的微笑。

  「他还是一样长得那么好看,不过个性变了好多,变得好冷漠……不过我想可能只有对我是这样吧,对姊姊他一定不会那么冷酷。他对姊姊,一定还是跟从前一样的,姊姊这么温柔可爱,他一定会对妳很好很好的。」

  她抚摸墓碑,在阳光照射下,这大理石的墓碑仍是那么凉。

  「他变成电影公司大老板了,妳相信吗?姊姊,以前他老笑我爱看电影,迷恋连续剧,还说那些都是假的,只有我这笨蛋才会看得又哭又笑的。可是他现在居然接他爸爸的电影公司……嗯,他一定已经原谅他爸爸了吧?对了,不晓得这些年徐妈妈过得好不好?他们夫妻俩一定很恩爱。」

  说着,宝儿忽地轻轻一笑。「唉,想起徐妈妈做的点心,我还是很嘴馋呢……讨厌,姊妳别笑我啊,徐妈妈做的巧克力蛋糕,是真的很好吃嘛!」

  她嘟起嘴,对着想象中与自己对话的姊姊撒娇。

  「姊,妳知道我们最近拍什么片吗?一个台湾女孩跟日本男孩的恋爱故事,他们俩是青梅竹马,女孩是千金小姐,男孩是管家的小孩……呵,我知道妳要说什么,这设定很芭乐,对吧?我也觉得。不过我看过剧本了,写得还不错,有很多小细节,感觉很温馨,不知怎地,我总觉得看着看着会联想起我们小时候的事──」

  宝儿停下来,思绪悠悠忽忽地又回到过去,良久,才回过神,轻轻一笑。「对了,要不我演几段给妳看吧,妳看着。」

  宝儿站起来,闭上眼,假装自己是剧中主角,待情绪培养得差不多后,她便在姊姊坟前演起戏来。

  她一人分饰两角,演男女主角一场吵架的戏,声调一下模仿男主角的低沈,一下又是女主角的清亮,忽高忽低,要是一般人早就把持不住笑场了,她却一本正经,一路演下来。

  她演得投入,兴致勃勃,丝毫没察觉有个男人缓缓朝自己走来,停在不远处,若有所思地看着这一幕。

  直到一阵狂风吹过,一下子吹乱了她的发,她惊叫一声,忙伸手抓住,将不听话的发丝都勾回耳后。

  理好头发,她不经意一个回眸,这才发现身后的男人,俊秀的脸孔,一丝不苟的穿著,浑然天成的贵族气质。

  徐松翰。

  他竟然来了!

  宝儿愕然,明眸圆睁,呆呆地瞧着眼前这位不请自来的男人。

  他无语地扫她一眼,来到秦佳佳坟前,搁下一束鲜花,也是香水百合。

  他还记得姊姊喜欢的花,他还记得!

  宝儿瞪着那束花,眼眶酸酸地泛红。徐松翰摘下墨镜,深思地望着墓碑好一会儿。

  「佳佳,我来看妳。」

  他只有这么简短的一句话,宝儿却差点忍不住激动的呜咽,她伸手掩住唇,极力克制住。

  姊姊一定会很高兴的,十年了,姊姊终于盼到了他!

  她一定……会很高兴的。

  祭拜过后,两人一同离开墓园,一路沈默,直到出了墓园门口,徐松翰才低声开口。

  「我刚刚去拜访过伯父、伯母,他们告诉我佳佳是因为骨癌去世的。」

  她黯然点头。「嗯。」

  「什么时候的事?」

  「你离开后一年。」

  徐松翰惘然。「怪不得她后来都不写信给我了。」

  「你也从来没回信啊。」宝儿冲口而出。她还记得姊姊那时候每天都殷切地期盼他的来信,等到的却永远只是失望。

  后来,她实在看不过,打电话想找他,他同样拒接。

  「姊姊每天都在等你回信,你知道吗?」她哑声问。

  他默然。

  「我那时候只想切断跟台湾所有的一切联系。」过了许久,他才涩涩地回应。

  宝儿一震,禁不住抬头瞥他一眼,可惜他半张脸都隐在墨镜后,她看不清他的表情。

  但就算他藏着表情不让她看,她也能从他干涩的嗓音里猜出他的情绪。

  都怪她!如果不是她在樱花树下对他说了那些话,或许他不会那么毅然决然地选择马上离开……

  「对不起。」她吶吶地低语。

  「妳不用道歉。」

  「你听我说,我那时候──」

  「住嘴!秦宝儿。」他厉声打断她。

  她脸色发白。

  也对,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何况她又能怎么对他解释?难道她能告诉他,那天对他说的那些都不是真心话吗?

  她有勇气对他说真心话吗?

  她深吸口气,转移话题。「徐妈妈最近好吗?」

  「很好。」他僵着脸。

  「我好怀念她做的点心,真的很好吃。」

  「嗯。」提起母亲,徐松翰的脸部线条渐渐变得缓和。「她跟我爸现在应该在地中海吧。」

  「地中海?」

  「他们上个月出发去旅行了,说要去环游世界。」

  「环游世界?」宝儿惊叹,好羡慕。「真棒!」

  「那一直是我妈的心愿,总算能实现了。」

  宝儿浅浅地微笑。「到老的时候,能跟自己心爱的人一起环游世界,感觉好美妙。徐妈妈真幸福!」

  「嗯,她的确很幸福。」徐松翰不否认。

  宝儿讶异地望着他浅勾的嘴角。他能坦然地承认自己的母亲过得很幸福,表示他果真原谅自己的父亲了。

  真好,她为他高兴。他们一家三口现在肯定过着和乐的日子吧。

  徐松翰转过头,发现她抿在唇畔的笑意,俊眉一皱。「妳笑什么?」

  「没事。」她急忙收敛笑容。「没什么。」

  他皱着眉,沈思地瞪了她好一会儿,才转开视线。「我妈也很想念妳。」他涩涩地、彷佛很不情愿地说道:「她交代我,如果来台湾碰见妳,要代她向妳问好。」

  「真的吗?」宝儿眼睛一亮,好开心。「徐妈妈还记得我?」

  「嗯。」

  「呵呵,我也才刚想着她做的蛋糕呢!」她一笑,那灿然的笑容,在阳光掩映下,格外耀眼。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