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 > 第6章(1) > 温芯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初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初恋 第6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超尴尬。

  跟一个冷淡的男人锁在一个车厢里,原来是这样一种僵硬的氛围,想找话来说嘛,明知对方不想理妳,跟着沈默嘛,又觉得情绪纷乱,怎样也定不下心来。

  宝儿不知如何是好。

  她只有个念头──赶快下车!

  「呃,我看你送我到火车站就好了,我自己坐车──」

  「我答应过伯母平安把妳送回台北的。」徐松翰冷冷打断她。

  「没关系,我妈她不会知道的──」

  「妳的意思是要我打破自己的承诺吗?」他转过头来,严峻地瞥她一眼。她顿时愣住。

  「我会送妳回台北。」他厉声重复,颇有此话题到此为止,不必多谈的意味。宝儿暗自叹息。

  既然这样,她只好面对现实,强打起精神,熬过接下来度日如年的几个小时了。

  她默默地看车窗外,默默数着一辆辆经过的各色轿车。

  徐松翰打开音响,听音乐。

  啊,是M.C.  Hammer!宝儿惊奇地听着音响传出的饶舌歌。以前她就觉得徐松翰品味很怪,居然喜欢听这种快节奏、也不知道在念些什么的黑人歌曲,没想到现在还是一样。

  对音乐的品味,他倒是一点也没变。

  宝儿侧过眼,偷偷地觑他。

  他没发现她在看他,抿着嘴唇,直视前方。

  看着他那俊美又冷冽的脸部线条,她心一动。「我觉得很奇怪。」轻轻地开口。

  他一动也不动,没表情。

  她知道他一定听见了,继续说:「我记得你以前对电影没什么兴趣的,还常常笑我为戏剧疯狂,怎么现在会变成一家电影公司的老板了?」

  他没答话,下巴抽动一下。

  「你爸爸应该有很多其他事业吧?我听说他在日本生意做很大的,开了好几家饭店跟餐厅,还投资很多上市公司。」

  「没想到妳的消息倒挺灵通。」他讥讽地撇唇。

  「你一定不知道,从前几天你出现开始,就成为八卦的主题了吧?片场里每个人都在传,连八卦杂志都在捕风捉影。」

  「八卦杂志?」他挑眉。

  「他们把你们父子俩描写成传奇人物了,说你在日本娱乐圈很有影响力,说你爸爸──」宝儿蓦地顿住。

  「说我爸怎样?」

  「这个嘛,呃……」

  「怎么不说了?妳不是一向最多话的吗?」他嘲弄她。

  她瞪他,一股气涌上来。「他们说你爸本来是黑道大哥,后来才漂白投资正当生意的。」

  「是又怎样?」

  「什么?」宝儿怔住。

  她以为他听了肯定会生气,至少也会极力否认的,没料到竟然只是这样淡淡地承认?

  「如果真是这样,妳打算跟日本警方告密吗?」他闲闲地逗她。「我可不晓得他们会不会理一个外国人。」

  「我才……才不会那么无聊呢!」她胸口窒闷。「就算你爸真的是……黑道,也不关我的事。」

  「妳知道就好。」

  对话又卡住了。宝儿好懊恼,为什么她要提起这么敏感的话题呢?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说的对,她是不识相。

  她咬住唇,不悦自己的失言。

  她不说话,反倒是徐松翰幽幽扬声。「既然妳那么不客气,打探我爸的背景,那我也有话想问妳。」

  她一愣。他居然主动问她话?「什么事?」

  「我听田蜜说,妳之所以会到她身边当助理,是因为妳以前闯了个很大的祸,是她救了妳。」

  宝儿闻言,身子僵住,脸色发白。

  田蜜……都告诉他了?可恶!她干么那么多嘴?

  胸口一波波情绪的浪,激动地起伏,宝儿紧紧拽住座椅边缘,指关节用力到发白。

  徐松翰察觉到她不安的心情,转过头来,深深看她一眼。

  「听说,妳曾经拿刀子差点刺伤一个电影制片?」虽然看出她不愿提起这件往事,他还是提了。

  她倔强地咬住牙关,一声不吭。

  「田蜜说幸好她刚好经过,阻止了妳。那个制片很生气,坚持要告妳,是田蜜好说歹说替妳求情,他才肯放过妳。」

  「……」

  「为什么做那种事?」他逼问。

  「你管不着。」她阴郁地瞪他一眼。

  「无缘无故,妳不会想拿刀子刺人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说别问了!」她怒了,瞪视他的明眸烧起火。「就像你说的,无缘无故,我的确不会拿刀子砍人,是我不想告诉你为什么,可以吗?我不想再提起那件事,而且那也不关你的事!」

  他沈默两秒。「我知道了。」

  她无助地看着他的侧面。他生气了吗?她方才尖锐的话语刺痛他了吗?

  她彷徨地绞着手。「你自己说的,我们不是朋友,既然不是,你又何必管我的事呢?」

  他凛着下巴。

  气氛又再度沈寂,冷冷的,足以让一个人从头到脚都结冻。

  宝儿咬着牙,一时不知所措,想再说些好话,却拉不下脸,只能跟他一样,端着一张没有表情的脸。

  手机铃声忽然响起,她偷觑他拿起耳机,戴在耳边。

  「哪一位……田蜜啊,有事吗?」

  是田蜜!

  宝儿胸口一震,愣愣地听着身旁的男人跟自己的老板说话,不由自主地揣测着他们对话的内容。

  似乎是田蜜热情地邀请他参加一场社交宴会,而据说一向讨厌在公开场合露脸的他,竟然很认真地考虑着。

  「……好吧,看在妳面子上,我去。」

  他答应了。宝儿心一沈。

  「明天见。」徐松翰挂断电话,取下耳机。

  她看着他,情感终究违背了理智的命令,涩涩地开口。「我以为你很讨厌在公开场合露面。」

  「谁说的?」他冷嗤。

  「你真的要陪田蜜去参加宴会?」她追问,话一出口,便想咬下自己的舌头。

  老天!听听她问话的口气,简直像个充满醋意的妒妇嘛。

  他却像没听出来,只是转过头,很冷很淡地扫她一眼──

  「不关妳的事。」

  *

  四月的台湾娱乐圈,很热闹。

  数年前淡出影剧圈、嫁入豪门的玉女明星爆出丈夫外遇的消息,轰轰烈烈地闹离婚;当红的少男偶像跟少女偶像谈恋爱,粉丝大加挞伐;长青本土剧一拖再拖,拖到观众受不了,抗议信瘫痪官方网站……娱乐版天天有新消息,乐坏最爱追逐八卦的记者跟影迷,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正是这一桩──

  来自日本的电影公司老板跟美艳女星的热恋绯闻。

  以田蜜近年走红的程度,她的感情生活受瞩目是必然的,不过能让所有电子跟平面媒体铺天盖地抢新闻,还是得归功于绯闻的男主角。

  俊美至极的年轻电影大亨,充满传奇的色彩,为了追求田蜜不惜舍弃以往低调的作风,陪她在公开场合出双入对。

  光是他神秘的来历、丰厚的身家,就够写一连串追踪报导了,更何况他本人还长得超级帅,击垮一堆号称情圣杀手的男演员。

  也难怪近来各大版面,全是他跟田蜜的照片了……

  徐松翰手一甩,将秘书送上来的几份报纸全都扫到地上。

  他起身来到窗前,点燃一根烟,慢慢抽着,眼神阴郁地望着窗外。

  都怪他一时冲动,答应了田蜜的邀约,去参加那场见鬼的社交晚宴,从此便让台湾的狗仔队盯上,再也摆脱不了。

  更诡异的是,那些狗仔的嗅觉一个个灵敏得像雷达,每天将他的行踪掌握得清清楚楚,只要他一出门,不论上哪里,都可以看见他们在各处埋伏。

  尤其他跟田蜜约会的时候。

  他忍不住要怀疑,或许是田蜜故意将他的行踪泄漏出去的,故意将两人约会的消息透露给那些记者,借着大炒绯闻提升自己的名气。

  果然是个野心勃勃的女人。

  他咬着烟,冷冷地撇嘴。

  若不是她还有些利用价值,他早把她给踢到一边去了,生平最讨厌的就是自己黏上来的女人。

  叩、叩。

  小泉优子推门进来,手上捧着一迭卷宗。

  「社长。」她恭敬地唤。「这是您要的资料,还有,您交代我查的关于那个电影制片的背景,也已经查到了。」

  「是吗?」徐松翰眼神一亮。「快拿给我看。」迫不及待地伸出手。

  她微讶异,很少看见老板如此沈不住气,默默地从卷宗里抽出一份黑色文件夹。「他是香港人,在华人电影界很吃得开,这是他的资料。他这两天刚好在台湾,也很想拜访社长,社长需要我安排跟他见面吗?」

  「先等我看过资料再说。」徐松翰比个手势,示意秘书下去。

  小泉优子点点头,离开他的书房。

  他捻熄烟,立刻打开文件夹,迅速浏览。

  汤尼周,这几年在两岸三地很活跃的一个制片,很多卖座电影都跟他有关系,八卦绯闻也不少,据说不少女星都暗中跟他有一腿。

  徐松翰深思地瞇起眼。

  这名字是他费了好一番工夫,才从田蜜口中套出来的,宝儿差点刺伤的,就是这个男人。

  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那时的宝儿,虽然只是个小演员,可是因为在某部得奖影片里表现出色,正是即将要闯出一点名号的时候,为什么会闹出这种事,自毁前途呢?

  这个汤尼周,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徐松翰静静地思索片刻,按下内线通话键,吩咐秘书──

  「打电话给汤尼周。」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