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 > 第6章(2) > 温芯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初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初恋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宝儿,我来了!」

  这天下午,卢映苓在宝儿的安排下,笑嘻嘻地前来片场探班,还带来一盒盒亲手调制的料理,收买剧组人员的心。

  忙到肚子饿得慌的工作人员,正苦着脸对着凉掉的便当,陷入吃与不吃的两难情境里,见到她带来的精美料理,欢呼声此起彼落。

  「太好了!宝儿,妳的朋友真够义气,做的东西又好吃。」

  「对啊,以后要她常来嘛!这样我们就有口福了。」

  「听到没有?我多受欢迎!他们还叫我以后常来呢!」卢映苓眉飞色舞地对宝儿说,好得意。

  「妳以为他们是喜欢妳啊?」宝儿泼室友冷水。「他们是嘴馋,想吃妳带来的食物。」

  「那更好啊,表示我做的东西好吃嘛。」卢映苓呵呵笑,身为餐厅主厨的她最爱听的就是别人对她手艺的称赞。「瞧妳自己还不是狼吞虎咽的?」

  那倒是。

  宝儿捧着好友特意带给她的炖牛肉饭,笑了。「真好吃!」

  「妳喜欢就好。」卢映苓拍拍手。「好啦,现在可以办正事了吧?前田圣也在哪里?」她左右张望,只见庭院草地上剧组人员三三两两散坐着,却没见到本片的男主角。

  「人家可是男主角耶!当然是在屋里吃饭啦,哪那么辛苦跟我们挤在外面吃便当?」

  「那他吃什么?」

  「也是便当,不过比这高级一点。」

  「去!」卢映苓不以为然地嗤道。「便当有什么好吃的?比得上我亲手做的料理吗?走走走,快带我去找他,我特地帮他准备了一个餐盒呢!」

  「可是我还没吃──」

  「待会儿再吃啦!不然等他吃饱就来不及了。」卢映苓催促好友,急着对仰慕的男演员献殷勤。

  「好吧。」宝儿嘟起嘴,好不舍地对香喷喷的炖牛肉说再见,小心翼翼地封好盒盖,怕别人偷吃,还找了个隐密处藏好。「走吧。」

  她领卢映苓进屋,大厅里,前田圣也跟田蜜坐在沙发上,正拿着剧本讨论着,忽地,两人似是意见不合,吵了起来。

  「小姐,剧本怎么写妳就怎么演,意见别那么多好吗?」前田用生硬的英文说道。

  「剧本写得不合理,我不能有意见吗?为什么这场戏都是你的内心戏?我根本成了配角!」田蜜也用破英文呛回去。

  「这场戏是男主角对女主角死心了,决定到日本去,当然要以男主角的内心戏为主。」

  「总之我不管!这剧本有问题,我要跟导演说!」田蜜忿忿地把剧本随手一丢,拂袖离去,临走前差点撞到宝儿,还狠狠白她一眼。「妳在这里干么?别挡我的路!」

  「怎么啦?」卢映苓替好友觉得委屈。「妳老板跟别人吵架,干么拿妳当出气筒啊?」

  「她只是心情不好。」宝儿耸耸肩,轻描淡写。

  「她该不会常常心情不好吧?」卢映苓讽刺。

  「还好啦。」宝儿淡淡的。

  卢映苓看她一眼,知道这倔强的好友就算受了老板欺凌,恐怕也不会吭一声,她叹口气。

  「现在怎么办?还能过去找前田吗?」

  「我先过去看看情况好了。」宝儿接过卢映苓手中的餐盒,挂起甜甜微笑,走过去。「不好意思,前田先生。」

  「是妳啊。」前田见是她,没好气地跟她抱怨。「有空跟妳老板说,脾气别那么大。」

  「是,我知道,真抱歉。」她将餐盒放在桌上,蹲下身捡起田蜜刚刚丢在地上的剧本。

  一阵食物的香气勾惹前田圣也的鼻子,他嗅了嗅。「什么味道?」

  「是这个。」宝儿乘机打开卢映苓准备的餐盒。「这是红酒炖牛肉,我的朋友亲手做的。」

  「妳朋友做的?」

  「就是她。」宝儿指了指站在不远处的卢映苓。「她是你的戏迷,我之前跟你提过的,她今天来看我,顺便做了这个请你吃。」

  「是吗?那太谢谢她了!」前田的肚子饿得咕咕叫,一颗心很快被色香味俱全的炖牛肉给收买,俊唇咧开笑。

  宝儿忙对卢映苓眨眨眼,示意她过来。

  奇怪的是,平时说话大声的卢映苓真正见到心目中的偶像时,竟不由自主地红了一张脸,吶吶地说不出话来。

  「谢谢妳,小姐。」前田圣也温柔地看她。

  她脸颊更烫。「请问……可以替我签名吗?」

  「可以啊。」一个签名换一顿美味的中饭,划算。前田爽快地答应。「签在哪里?」

  「呃,签在……」卢映苓愣住,懊恼地发现自己竟忘了准备笔记本。

  「这样吧,等我吃完这美味的料理,再签在这餐盒上好吗?」前田亲切地问。

  「咦?可以吗?」卢映苓大喜,明眸闪闪发光。签在餐盒上耶!呵呵,她决定了,以后这个微波餐盒就是她专属的了,谁也不准用。「谢谢、谢谢,真是太感激了!」她连用英文、日语各道谢了好几次。

  激动的神态看得宝儿直想笑,忍不住噗哧一声,卢映苓知她在嘲笑自己,顿时羞窘不已,脸红得像苹果。

  「那我不打扰前田先生了,希望你觉得好吃。」匆匆丢下一句后,她拖着宝儿,往外走。

  无巧不巧地,她就拉着宝儿停在樱花树下,双手插腰,很不爽地瞪她。

  「妳再笑啊!再笑给我试试看。」

  「呵呵~~」她愈是煞有其事地威胁,宝儿愈是忍不住狂笑。

  卢映苓气极了,尖声唤:「秦宝儿!」

  「有!」

  「不给妳吃了!」

  「什么?」

  「刚刚给妳的炖牛肉饭,还我!」

  「咦?」宝儿惊怔,停住笑声。

  「快还我,不给妳吃了。」卢映苓作势掐住她颈子。

  「别这样嘛,苓苓,好苓苓。」宝儿肉麻地唤着,一面笑,一面试图抓开好友的手。「我认错了,妳别气了,人家肚子好饿耶,让我去吃东西好不好?」

  「妳要吃东西可以,别吃我带来的,你们剧组不是有订便当吗?妳去吃啊!」

  「不要这样咩!那些便当哪有妳做的东西好吃嘛。」宝儿求饶。「拜托啦,我的肚子好饿了。」

  「我管妳的!」卢映苓推开她,不理她。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这样吧,我答应妳,下次再让妳来探班好不好?」宝儿从身后搂住好友,在她身上磨蹭。

  「少来了!妳不是说你们下礼拜就要到日本去拍戏了吗?我哪有可能还有机会来探班啊?难不成妳要我飞到日本去?妳帮我出机票钱吗?」

  出机票钱?宝儿一愣。呃,好像有点贵,她还想多存一点钱以后自己开店呢,可不能乱花啊。

  「那这样好了,我答应妳,有机会就在前田面前替妳说好话,一定让他忘不了妳,到时候来台湾宣传电影的时候,再想办法带他到妳店里去吃饭,怎样?」

  「这还差不多。」听宝儿好言好语,百般讨饶,又提出令人心动的条件,卢映苓气消了,转过身来,甜甜笑着正想说些什么时,明眸像见着了什么么物,惊愕地瞪圆。

  「怎么了?」宝儿觉得奇怪,跟着回头一看,这一看,呼吸顿时停住。

  徐松翰……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不是应该待在四楼吗?

  瞧他看着她的模样,就好像见着了某种可笑的画面,剑眉斜挑,俊唇似笑非笑地勾着。

  糟糕!他都看见了吗?看见她抱着映苓,不顾形象地撒娇……老天!他会怎么想?

  「你是──你是那个人!」卢映苓掩着唇,手指着他,明亮的眼点亮兴奋的光芒。

  徐松翰俊眉挑得更高,宝儿心沈得更低。

  卢映苓完全没注意到两人之间紧绷的气氛,径自抓着好友欢叫。「是他耶!宝儿,妳居然都没跟我说!」

  「对,他就是徐──呃,松井秀一先生。」宝儿以为好友是认出徐松翰就是最近红透半边天的绯闻男主角,无奈地介绍。

  「他是松井秀一?」卢映苓奇怪地看她。

  宝儿也一怔。「妳不是认出来了吗?」

  「不是啦,我是说……」卢映苓眨眨眼,丝毫没料到自己即将说出口的话有多么劲爆。「他不就是贴满妳整本相簿的那个美少年吗?」

  什么?!

  宝儿和徐松翰同时愣在原地。

  片刻,两个人回神,目光在空中相遇,宝儿触及徐松翰那意味深长的眼神,不由自主地羞窘。

  她急急别过眼,刻意回避,眼光落在卢映苓莫名所以的俏脸上。

  「妳怎么可以偷看我的相簿?」语调不免带点责问的怨气。

  「咦?不能看吗?」卢映苓一怔,见好友神情不豫,隐隐约约知道自己闯祸了。「对不起啦,妳前几天不是要我去妳房里找一份文件传真给妳吗?结果我在抽屉里发现那本相簿,就拿出来看了。这也没什么吧?宝儿,妳干么脸红成这样?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愈说愈小声。

  宝儿瞪眼,两秒后,无奈叹息。「走吧!妳差不多该回去了。」

  「喔,好,那我先走了。」卢映苓识相地不敢多逗留,由她推着走,可是好奇的视线还是忍不住逗留在徐松翰身上。

  宝儿见她还直盯着人家看,又尴尬又生气。「走了啦!」继续推。

  「好啦好啦。」卢映苓这才心甘情愿地加快脚步。

  宝儿跟在后头,也想迅速逃离现场,徐松翰却没那么轻易放过她,扬声喊她。

  「宝儿!」

  她装没听见,继续走。

  「今天晚上,我约了汤尼周一起吃饭。」他提高嗓音。

  她蓦地一震,不知不觉停下步伐,僵硬地回头。「汤尼……周?」

  「妳认识他吗?」他问,看着她的眼若有所思,似是期盼她有所回应。

  他期待她说什么?宝儿咬住唇,脸色慢慢地变得苍白。

  「我……不认识。」

  「是吗?」他深深地望她。「那正好,我介绍你们认识吧。」

  「为什么……要这么做?」她极力克制激动的心绪,极力想表现出不在乎,嗓音却仍是不听话地发颤。

  他知道的吧?汤尼周就是她曾经拿刀想刺伤的男人──他明明知道,为何还要故意这样试探她?

  他究竟想从她口中套出什么?

  「他可是香港有名的制片,如果能得到他的赏识,妳就有机会演电影。」他凉凉地说,目光锁住她。「妳也想有机会演戏吧?」

  她瞪他,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这一刻,她忽然有些恨他,恨他让自己想起不堪的往事,恨他对自己这样步步进逼。

  够了吧?她明白他想报复,可是能不能别再这样折磨她了?

  她闭了闭眸,再睁开眼时,浮在眸上的是一片蒙蒙的自嘲。「谢谢你的好意,可是我不想认识他。」

  「为什么?」他瞇起眼。

  「我已经……不想演戏了。」她涩涩地自白,每个从唇里吐出来的字,都像有千斤重,沉沉地压着她的胸口──

  「这辈子都不演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