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 > 第7章(1) > 温芯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初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初恋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我不演了!」

  夜深了,月色银白,一场在樱树下痛哭的戏拍下来,田蜜一再NG,忽地大发小姐脾气,转身就走人。

  众人错愕,愣愣地注视着她窈窕的背影。

  导演首先回神,掷开导演筒,追上来。「田蜜大小姐,我的姑奶奶,妳这是怎么啦?这是在这里拍的最后一场戏了,拍完以后大伙儿就可以休息两天,准备飞日本去了。」

  「我累了,今天不拍了。」田蜜冷着脸,一股脑儿往前走,不管导演在后头追。

  「唉,我知道妳累啊,这两天为了赶进度,工作时间是长了点,大家都累了啊!」导演好声好气地劝。「不然这样,我们先休息半个小时,等会儿再继续拍。」

  「我管你们休不休息,总之我不拍了!」

  「妳说什么?」导演脸色变得难看。

  「我说我不拍了!」明知导演口气已经透出不悦的意味,田蜜还是不理,自顾自走进屋里,上楼。

  她敢这么耍脾气自然有她的原因,她是这部片的女主角,又是足以一肩扛起票房实力的当红女星,别说在台湾红透半边天,在日本也因一支化妆品广告荣登最美外国女星的宝座。

  就连前田圣也,她也不放在眼里,前田能跟她合作拍戏,算他三生有幸,至于这个每次一见到漂亮女明星便流口水的猪哥导演就更不必说了。

  她才不在乎他生不生气呢!顶多她之后撒娇两句哄哄他就得了,问题是她现在没心情哄任何人。

  她很火,胸口堵着一股说不出的闷气。

  她回到自己专属的休息室,用力甩上房门,气呼呼地坐上床。

  她气的其实不是导演,也不是那场愚蠢的哭戏,而是那个对自己忽冷忽热、天天让她洗三温暖的男人。

  她气自己一向把男人把玩在手心里,却独独奈何不了他。

  她最气的,是她都已经主动对他投怀送抱了,不顾女性的矜持趁夜主动爬上他的床,他居然板着脸将她推开。

  她简直不敢相信!

  其他男人,见到她性感地披着头发,穿着薄薄的、半透明的睡衣,我见犹怜地坐在床边,老早捺不住一腔欲火,提枪上阵了,他竟然只是冷冷瞥她一眼,喝令她离开房间,害她当场颜面尽失。

  可恶!

  想到这儿,田蜜脸色铁青,忿忿地握拳搥床。

  本来以为这阵子他肯陪自己出双入对,一定是深深迷恋着她,还以为他是太绅士,才迟迟不对她出手,没想到自己都主动献身了,他却是无情地推拒。

  就算她再自恋,也看得出他其实对自己一点兴趣也没有。

  问题是,如果他对她没兴趣,为何要花时间陪她玩这种男女调情的游戏呢?

  想了很久,田蜜只得到一个答案。

  或许,跟她那个助理有关系。

  「秦宝儿。」田蜜瞇着眼,恨恨地念着这个名字。

  仔细想想,从松井到这里的第一天,他跟宝儿之间便似有些不对劲。她好几次撞见两人私下独处,又或者虽然各据两方,视线却是彼此纠缠。

  她是觉得奇怪,也分别追问过两人几次,但两人总是否认他们之间有什么。

  她想,应该是自己多心了,想想也不可能,松井怎么可能对美艳妩媚的她没兴趣,反倒看上那个没身材的丑女人呢?

  可是现在看来,竟似乎真是那么回事。他真正有兴趣的女人是秦宝儿,不是她。

  他接近她,只是为了打探关于秦宝儿的一切,或许也带有几分对秦宝儿示威的成分。

  他们两个,过去肯定有什么,她真恨自己,竟然笨到现在才想通。

  「气死我了啦!」田蜜放声尖叫,猛搥床。

  正气到不知如何是好时,房外忽然有人敲门。

  「田蜜、田蜜?」是秦宝儿。她的嗓音还是那么冷静,冷静得教她抓狂。「妳还好吧?导演他们还等妳继续拍戏呢。」

  该死的女人!

  田蜜气红了眼,猛地打开门,不由分说先甩过去一巴掌。

  啪!

  清脆的掌声在宝儿耳畔掠过,跟着,是脸颊一阵火烫的刺痛。

  她怔住,捧着热辣的颊,一时间不明所以。

  「妳这贱女人!居然还有脸在我面前晃?我警告妳,离我远一点!」田蜜张牙舞爪地训斥道。

  宝儿愕然,许久,才找回说话的声音。「请问,我做错了什么事吗?」

  「妳还敢问?妳自己做了什么心里应该有数!」

  「我不明白。」宝儿蹙眉,尽量保持语气平静。

  「妳还装傻?妳坦白跟我说,妳是不是跟松井有一腿?」

  宝儿一震,难以置信地瞪大眼。「什么?」

  她愈是表现得无辜,田蜜就愈火大,猛地抓住她肩膀,狠狠摇晃。「妳跟他有一腿吧?妳倒好,把我蒙在鼓里,把我当猴子耍!」

  「我不懂妳的意思,我跟徐──跟松井先生不是妳想象的那种关系。」

  「那是什么关系啊?妳倒说说看!」

  宝儿不语。

  「妳说话啊!」田蜜咄咄逼人。

  「我们……没什么。」

  「好啊,妳还想骗我?!」田蜜气极,不由分说,又是一巴掌。「我就最看不惯妳这种女人,明明哈人家哈得要死,还假清高!那次也是这样,妳不是很想演女主角吗?就乖乖跟人家上床嘛!装什么纯洁处女?」

  宝儿蓦地倒吸口气,明眸睁大。

  「干么?不服气我说的话啊?」田蜜冷笑。「我说错了吗?妳明明就很想争取演出的机会,不是吗?人家也给妳机会表示诚意了,是妳自己不识相,怪谁?还是妳恨我?因为后来是我抢走了妳的演出机会?」

  宝儿闭眸,脑子如走马灯,晃过那夜阴暗的一幕幕。

  那晚,她带着满腔喜悦,接受汤尼周的邀请。她以为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以为终于有人愿意赏识自己的演技,她想,从此以后,她一定可以在电影界闯出一点名声,演更多自己想演的戏。

  她兴高采烈地赴约,却没想到等在前方的,是一头色欲的野兽。

  他要她以自己的躯体,作为交换演出的条件,她坚决不肯,他竟然打算霸王硬上弓。

  至今她仍清楚地记得,他肥厚的双唇在自己身上游走的滋味,那是怎么也挥之不去的恶心。

  幸亏田蜜当时正巧经过那间餐厅的包厢,救了她,否则后果难以想象……

  「我不恨妳。」宝儿从回忆中醒神,幽幽注视着田蜜。「我很感激妳。」

  「感激?妳感激我?哈哈──」田蜜狂笑,像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妳以为天底下真有那么巧合的事吗?我没事会经过那间包厢?我告诉妳,我是故意去的!我听到消息,汤尼对妳有兴趣,打算替妳安排演出机会,我是过去跟妳抢的!」她顿了顿,明眸闪过阴冷的光。「没想到妳那么蠢,居然白白放弃一个大好机会,还拿刀子要跟人家拚命,哼,真是笨透了!」

  宝儿不吭声。

  就田蜜的立场来看,她的反抗或许真是无谓的愚蠢吧,人要成名,就必须做出相对的牺牲,田蜜也办到了。

  将她推离开包厢之后,田蜜和汤尼周在里头做了些什么,她不用想也知道,后来那个演出机会落到田蜜身上,她也不意外。

  她料不到的是,从那晚之后,两人的命运会如此截然不同。

  田蜜因那部片急速走红,成为家喻户晓的大明星,而她,却落得无戏可演,最后只能跟在田蜜身边,当一名小小的贴身助理……

  「妳以为光靠演技就能成名吗?」田蜜继续冷嘲热讽。「哈!我告诉妳,演技是可以磨的,重点是姿色!像妳这样明明长得不怎么样,还故作清高的女人想红?比登天还难!」

  没错,是比登天还难。

  宝儿涩涩地撇唇。这些话,田蜜实在不必一再提醒她的,她很清楚,早就看开了。

  田蜜却不认为她看开了,嘶声撂话。

  「我本来以为妳很认命,乖乖在我身边当妳的小助理,没想到妳其实还是挺有心机的。居然想跟我抢男人?再等几百年吧妳!贱女人!」田蜜眼角一抽,右手再度高高举起。

  眼看着她的巴掌又要落下,宝儿直觉地后退一步避开,田蜜见她闪开了,怒火更炽,另一只手也甩过来,这次,是被一方男人的掌心及时挡住。

  「妳够了没?」徐松翰捉住田蜜的手,顺势把她整个人转过来,高大的身躯护在宝儿身前,不让田蜜再有机会接近她。

  田蜜见他忽然出现,大吃一惊,自知理亏,脸色发白,红唇颤颤的、强自牵起一抹甜笑。

  「秀一。」她软软地、甜甜地唤徐松翰的日本名字,娇躯扭动如水蛇,往他身上黏。「你晚上不是有饭局吗?这么早就回来了啊?」

  徐松翰凛着脸,冷冷推开她,她站不稳,跌坐在床上,脸色一变。

  「以后不许妳碰宝儿一根汗毛。」冰冽的字句,无情地掷向田蜜。「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田蜜倒抽口气。

  从来不曾有哪个男人对她这样说话。哪个男人见到她不是急急地巴上来,盼着能跟她一夜春风?

  只有他,只有他!

  她又羞又恼,眼眸不争气地泛红,嗓音嘶哑。「秦宝儿到底是哪一点好,你干么这么护着她?」

  他没回答,只是冷冷地再次警告。「不许再招惹她。」

  她气得浑身打颤,忍不住呛声。「她是我花钱请来的助理,我高兴怎么对她就怎么对她,你管不着!」

  他淡淡扫她一眼。「从今天开始,她辞职了。」

  「什么?」

  「我说宝儿已经不是妳的助理了。」

  他俊美的脸庞如冰离,不带一丝表情,她看着,心脏忽地强烈揪扯。

  这么帅、条件这么好的男人,为什么就是不喜欢她?他究竟喜欢秦宝儿哪一点?

  「好、好,算你狠!」她恨恨地瞪他,生平第一次,为一个男人感到心痛。「松井秀一,你不要以为你可以这样侮辱我,我告诉你,我……我不拍了!」

  他扬眉,似是有些讶异,笃定的眼神却又像一切在意料当中。

  「这出烂戏,我不演了!」田蜜再呛声。

  拍了一半的戏开天窗,她倒要看看他这个出资老板该怎么办?到时还不是要请人求她这个女主角回心转意。

  她快意地微笑,媚眼瞟向他。「要是你肯求我几句,说些好话来听听,我或许可以考虑。」

  他回她一抹笑。「妳如果不想演就尽管离开,我不勉强。」

  她僵住,笑容顿敛。「你说什么?」

  「我说,我们并不需要一个不晓得什么叫敬业的女演员。」他说,嘴角依然挂着淡淡的笑意。

  「你、你……王八蛋!」田蜜几乎崩溃,歇斯底里地尖喊:「你以为自己是谁?跩什么跩啊?不过是一个私生子,老妈还是人家的情妇──」

  「住嘴。」声调不高不低的两个字,却意外地有股奇特的魔力,教田蜜不知不觉闭上嘴。

  她颤抖着,傻傻地看着那双不带温度的眸子。

  「我建议妳,别说出让妳后悔一辈子的话。」他的嗓音很轻、很柔,她却听出其中令人不寒而栗的危险。

  一股莫名的惊惧在田蜜体内蔓延,她惨白着脸,转身踉跄地离去。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