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 > 第7章(2) > 温芯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初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初恋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什么?!田蜜真的不演了?」王导演惊愕地瞪着徐松翰。

  原本看田蜜气冲冲地离去,他还以为只是大小姐耍脾气,等明天再想办法去哄佳人回来就算了,没想到出资的老板竟主动来宣布,田蜜正式退出这部电影的拍摄。

  「这怎么行?老板,她可是这部片的女主角啊!」王导演急得跳脚。「怎么可以说不拍就不拍?那接下来的进度怎么办?」

  「接下来还是照原订计划飞日本。」相对于王导演的激动,徐松翰显得很冷静。

  「飞是可以飞啦,可是没女主角怎么拍?总不能让前田一个人唱独脚戏吧?」

  「你放心,会有女主角的。」

  「老板的意思是你会劝田蜜回来?」王导松一口气。「那太好了,要不然──」

  「我没说要田蜜回来。」徐松翰冷冷地打断他。

  「什么?那你的意思是──」

  「另外找一个女主角。」

  「另外找女主角?」王导咋舌,不敢相信。没搞错吧?片子都拍三分之一了,难不成前面拍的都不算数?「这怎么可能?现在临时怎么换人演啊?那前面不都白拍了?钱都砸下去了啊,现在要重拍会爆预算的──」

  「预算的事你不必担心,有必要公司会再追加。」

  这么慷慨?王导眨眨眼,看徐松翰一脸笃定,一派云淡风轻的样子,他不禁懊恼。

  「老板,你别玩我了,就算预算可以再追加,也得找到人演女主角啊!田蜜脾气虽说是大点,但很受影迷欢迎,现在到哪儿去找一个跟她一样扛得起票房的女明星啊?」

  「谁说找不到?」徐松翰凉凉地说:「这里就有一个。」

  「什么?」王导惊住,其他围观的工作人员也是面面相觑。「谁啊?」

  「宝儿可以演。」徐松翰淡淡地宣布,顺便把一直站在他身后,旁观这一幕的宝儿抓到面前来。

  所有人都是呆呆地看着这一幕,但他们再吃惊,也比不上宝儿自己。她骇然瞪视徐松翰,弄不清他心里打什么主意。

  「你说秦宝儿?」王导首先回神,不信自己的耳朵,再确认一次。

  「没错,就是她。」

  「真的是她?!」王导差点没跌倒在地。「松井先生,你在开玩笑吧?她只是田蜜的助理啊!」

  「她曾经演过电影,『小镇的天空』,你应该听过这部片子吧?」徐松翰慢条斯理地。「前几年在台湾影坛很轰动的,还得了好几座奖。」

  「她演过『小镇的天空』?」王导瞪圆眼,众人窃窃私语。

  一时之间,好奇又不可思议的目光全集中在宝儿身上。

  宝儿顿时窘红了脸。「只是个小配角啦。」她无助地解释。

  这是怎么回事?徐松翰在打什么算盘?

  「妳演什么角色?」王导顿了顿,蓦地恍然。「我想起来了,妳该不会是演那个未婚妈妈吧?」

  没错!

  听闻王导演居然还有印象,宝儿又是惊愕,又是迷惘,扑通直跳的胸口隐隐约约还泛着股微妙的兴奋。

  还有人记得那部片,记得她演的角色!

  她好感动。

  只是这股初生的感动在王导演开口讲下一句话时,立刻就被抹杀了。

  「我承认她在那部片子里表现得不错,不过老板,那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她现在只是个无名小助理,根本没哪个观众会记得她,你要她来主演这部电影,这……这简直莫名其妙嘛!」

  「我认为她有足够的实力。」

  「她有实力?」王导瞥宝儿一眼,讥讽地嗤一声。「我看不是实力,而是她懂得怎么讨好──」来不及出口的话让一记冰冷的眼神给狠狠塞回去。

  王导悚然一颤,知道自己一时激动,差点得罪了出钱的大老板,见徐松翰脸色不善,他忙陪笑。

  「老板千万别误会我的意思,我是说,唉,毕竟秦宝儿也很久没演戏了,也不知道她到底还能不能演,这样吧?先让她试镜,我们再决定好了。」

  「没问题。」徐松翰一口答应,转向宝儿。「妳怎么说?」

  「我──」宝儿脸色发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看看徐松翰,又看看周围一个个眼带鄙夷之色的工作人员,完全猜得出他们心里在想什么。

  他们一定在想,她不晓得是耍了什么狐媚的手段,哄得老板晕头转向,才会坚持用她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出演女主角。

  他们根本不相信她有什么值得称道的演技,他们只相信她不要脸地爬上大老板的床……

  不!她受不了这种鄙视的眼神,她受不了!

  她蓦地转身,飞也似地逃离现场。

  「宝儿!」徐松翰追上来。

  「你别过来,离我远一点!」她尖声喊,加快脚步,到最后,简直是狂奔起来。

  「秦宝儿,妳给我站住!」他坚决地尾随在她身后。

  「我不要!你走开,不要靠近我!」

  「秦宝儿!」

  「走开啦──」她尖锐的抗议才刚迸出口,他已经捉住她臂膀,将她堵在楼梯间,进退不得。「你放开我,放开我!」

  她气苦地挣扎。

  「妳给我冷静一点!」他箝住她的腰,将她定在楼梯栏杆上,幽深的眸喷出两道火焰。「妳在逃避什么?宝儿,为什么不肯演?」

  「你才是发什么神经!」她瞪他,怒气不比他少。「我不能演!」

  「妳当然能演。」俊美的脸孔逼近她。

  她不觉屏住气息,瞪着朝自己直逼过来的男性脸庞,那么迷人,那么有魅力的一张脸……可恶!

  为什么老天要赐给他一张这么帅的脸?为什么他总能够轻易让她透不过气来?

  真是太不公平,太不公平!

  「我说过我不演戏了!」她愤慨地、倔强地扬声。「这辈子都不演了!」

  「为什么?」他低声咆哮,火似的眸在她脸上烧灼。「就因为妳差点被一个色狼制片强暴吗?就因为妳错失了一个出演女主角的机会,所以妳打算惩罚自己一辈子吗?秦宝儿,我从来不晓得妳是这种胆小鬼!」

  她倏地僵住。他骂她胆小?

  「你懂什么?」她嗓音发颤。「你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吗?你知不知道当他的嘴跟手碰到我身体的时候,那感觉有多恶心?你知道后来我在逃出包厢外,却听见里头传来他跟田蜜呻吟的声音,那感觉……就好像在里头的人还是我,是我跟他──」

  她顿住,迎视他惊骇的眼神,眼里看见的却是那一夜,她永远不愿再想起,却总是忘不了的那一夜。

  「可是妳明明还热爱着演戏,不是吗?」最初的震惊过去后,徐松翰再度板起脸。「那天在妳姊姊坟前,我都看到了,那绝不是一个这辈子决心不再演戏的女人会做的事。还有,如果妳真的不想演戏的话,干么还留在演艺圈当助理?妳可以去找别的工作啊!难道不是因为还有留恋才待在这里?」

  他咄咄逼人地问,她一句话都答不出来,面色惨白。

  「妳这是何苦呢?干么要让一只该死的禽兽毁了自己的梦想?为什么不勇敢去争取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妳知道吗?虽然我瞧不起像田蜜那种女人,但至少她有一点比妳好,她敢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妳呢?妳敢吗?」

  她敢吗?

  不留情的质问如利刃,刺痛了宝儿。

  他瞧不起她、鄙夷她吧?因为经过这么多年,他已功成名就,而她,却是离自己的梦想愈来愈远。

  他是不是很看不起她?

  泪水,在宝儿眼海里泛滥,她看着徐松翰,迷迷蒙蒙地看着,这个男人,曾经在樱花树下夺去她的初吻,这个男人,从小就爱欺负她、惹她生气,这个男人,她从来不知拿他如何是好。

  这个男人,是她最不想在他面前认输的人,谁都可以鄙视她,但她就是不想被他看不起。

  她不想啊!

  「给我过去!」他拉扯她臂膀,不由分说地拖着她走下楼梯。「如果妳还有点自尊,如果妳不想让我看妳不起,就去争取妳的梦想,让那些人看看妳的实力!」

  「徐松翰……」她哑声唤他的名,不希望自己是在求他,却又在无意之间软弱地讨饶。

  他震了震,看清她如羽的眼睫上挂着一滴泪,湛眸一黯,似是有些心软,但转瞬间,神情又恢复冷硬。

  「妳给我过去!」他毫不留情地下命令,毫不怜香惜玉地将她推出屋外,推向一群等着撕裂她的豺狼虎豹。

  「去啊!」他将她推向那株经过春风几日摧残,即将凋尽所有花蕊的樱花树下。

  娇荏的花瓣,在草地上铺出一张柔软的花毯,月色温婉,照拂着这静谧的、伤感的夜。

  宝儿站在树下,仰头怔望着在夜色里显得格外诡魅的樱花。

  就在樱花树下,所有的事都发生在樱花树下,男女主角的甜蜜、争吵、欢笑、分离,一切喜怒哀乐,都在这樱花树下。

  她演得出来吗?演得出女主角不为人知的绝望与心碎吗?她能说服这里每一个人,她的演技配得起担负这样的重责吗?

  宝儿茫茫转头,扫过围观的众人一圈,他们有的皱眉,有的撇嘴,有的偷偷笑着,等着她出糗。

  他们当中没有一个,认为她做得到。

  最后,她茫然的眼波停在徐松翰身上,停在那张不带一丝表情、唯有黑眸隐隐闪烁着的俊脸上。

  只有他相信,他是唯一相信着她的人。

  唯一一个……

  宝儿忽地跪倒在地,浓浓的、涩涩的酸意,一下子占领了她的喉咙,占领了她的眼。

  她拈起一瓣樱花,微仰着头,痴痴地看着。

  月光染过樱花,让花瓣更显透明,月光也染上她的脸,她痛楚的、哀伤的,却还倔强地勾着一抹笑意的脸。

  她看着樱花,泪光迷蒙的眼,看的却不仅仅只是这瓣樱花,而是一切。

  她曾经拥有过的一切,却又失去的一切。

  她手一颤,花瓣无声地飘落。

  而她的目光,追随着那瓣落樱,就好似追随着过往的回忆,然后,跟着花瓣一起跌入尘土。

  四下静寂。

  没有人说话,甚至连呼吸也停了。

  他们都傻傻地看着,傻傻地看着这一幕。

  徐松翰也看着。不知怎地,他觉得胸口空空荡荡的,说不出地难受,好像失了根的浮萍,找不到归处。

  看她这样演戏,他竟觉得彷徨无助。

  他蓦地转身,不敢再看,悄悄地,想离开现场……

  「其实我是喜欢你的!」沙哑的、充满感情的,带点哽咽的哭喊,留住了他的脚步。

  她说什么?

  他猛然一震,僵着身子,慢慢回过头。

  「其实我是……喜欢你的。」她看着地上的落樱,痴痴地重复,这一次,放低了音量,极凄楚、极忧伤的。

  原来,只是演戏啊……

  徐松翰无声地勾唇,无声地嘲讽自己。

  方才乍然听到那声哭喊的一剎那,他竟有种错觉,还以为她是真的在对他说话。

  原来只是演戏。

  他闭上眼,涩涩地微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