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 > 第9章(1) > 温芯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初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初恋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宝儿,来,妳尝尝这道味噌鱼好不好吃?」

  经过十年,徐母见到宝儿,还是一样热情,更多了久别重逢的兴奋,频频劝这位远道而来的娇客多吃点。

  宝儿很感动,挟起一块鱼肉,放进嘴里细嚼。

  「嗯,好吃!」美妙的滋味在唇腔里扩散,她眼睛发亮。「这道鱼是徐妈妈做的吗?真的好好吃喔。」

  「好吃吧?」徐母见她赞赏,也很高兴。「那就多吃点。」

  「好。」

  见两个女人和乐融融,徐松翰不发一语默默吃饭,他的老爸却是忍不住用带点奇怪口音的华语插嘴。

  「秦小姐算妳幸运,我这个老婆很久不亲自下厨了,今天是为了妳,才又一展手艺。这道味噌鱼,可是她的拿手菜,我们两父子只有生日或新年这样的大日子才有福分吃到呢!」

  「怎么?听你这口气似乎是在抱怨我平日对你们父子俩不够好?」徐母娇娇地白老公一眼。

  「我哪敢?」松井先生忙澄清。「我只是想告诉秦小姐她有多幸运。」

  「是啦,所以你很不幸啦,真抱歉,娶到我这种很少下厨房的老婆。」

  「嘿,老婆,千万别这么说。」松井先生呵呵笑,搂过娇嗔的妻子,对她是又怜又爱。「我娶老婆是回家宠的,这些家务杂事当然是让佣人去做啊。」

  「这还差不多。」徐母嫣然一笑,姿容妩媚。

  宝儿抿着嘴,微笑看着这一幕,心里也觉甜甜的,很感动。

  想徐母含辛茹苦,独力抚养儿子二十年,好不容易能跟心爱的人双宿双飞,现在能过得这般幸福美满,想必徐松翰也为母亲开心吧。

  她转过头,瞥向徐松翰,他也正看着她,眼神幽幽的,不知想些什么。

  她心一跳,直觉别开视线。

  徐松翰神色一沈。

  徐母注意到两人的怪异,秀眉一挑,推开老公,拢拢秀发。「对了,宝儿,听松翰说妳现在正在日本拍一部新片?」

  「是啊。」宝儿点头,收拾不安的情绪,乘机把注意力转回徐母身上。「是松井公司投资的片子。」

  「我听说了。」徐母笑着点头。「当初松翰说要投资这部片子,还说要到台湾找女主角,我没想到他原来是去找妳的。」

  「什么?」宝儿一怔,半晌,勉强摇头。「徐妈妈妳搞错了啦,他不是要找我,是找另一个女演员,我那时候刚好是那个女演员的助理。」

  「咦?是吗?妳是助理?」徐母搞迷糊了。「那后来怎么会是妳来接演?」

  「因为她不演了,所以松翰才给我这个试镜机会。」宝儿解释。

  「喔,是这样啊。」徐母点点头,瞥了儿子一眼,明眸闪过若有所悟的狡黠意味。「不论如何,妳总算是实现演电影的梦想了,我记得妳小时候好爱演戏,还组了个什么话剧社团。」

  「是啊,还被我妈骂得要死呢!说学生的本分就是念书,哪像我不知死活,只想着在社团鬼混。」

  「哎呀,不一定要读书才有前途啊!像妳现在这样,能在演艺圈闯出名号,追求自己的梦想,不也很好吗?」

  「嗯,是很好。」宝儿垂下眼,唇角若有似无地扬起。「这都要感谢松翰,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否则我现在还只是个跟在大明星身边的小助理呢。」

  「现在可好了,你们现在一个是电影公司老板,一个是女演员,刚好可以合作。呵呵~~我以前就一直奇怪呢,松翰干么坚持要投资电影公司,又跟台湾那边合作拍片子……原来是这样啊。」

  是怎样?宝儿瞪着徐母诡异的笑容,心海跟着波涛起伏。

  她犹豫许久,终于忍不住问:「这家电影公司不是本来就是伯父的事业吗?」

  「妳伯父的事业?才不是呢!」徐母笑。「他这人一点艺术修养都没有,根本对电影一窍不通,哪有可能投资什么电影公司啊?是松翰坚持要入股的,还进去从小职员一步一步做起呢。」

  宝儿震惊。

  原来这家电影公司并不是徐松翰父亲原本的事业,是他坚持要投资的,而且还进公司从小职员做起?

  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对电影应该是没什么兴趣的啊!

  莫非……是因为她?

  一念及此,宝儿整个人僵住,脸色一下子失去血色。

  莫非是知道她对电影有兴趣,所以他才投资电影事业?为了有一天,能和她在演艺圈再相逢。

  因为他恨她,所以想伺机报复吗?或者其实是……

  宝儿蓦地凛神,不敢再想。

  一直保持沈默的徐松翰似乎也很不满母亲提起这件事,冷冷发话。「妈,妳说这些有的没的干么?」

  「有什么关系?聊聊嘛。你跟宝儿这么多年没见了,她一定也很想知道你都在日本做了些什么啊。」

  「她没兴趣的,又不关她的事。」徐松翰冷淡地说。

  这样的冷淡刺伤了宝儿,她瞪他,感情比理智先走一步。「谁说我没兴趣的?我想知道!」

  他扬眉,眼神闪过异光。

  她这才猛然醒悟自己说了什么,一时窘红了脸。「我是说……反正是聊天嘛,说一下会怎样?」吶吶地解释。

  徐松翰没答腔,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看得她心慌慌。

  徐母则是轻轻笑了。「没关系,宝儿,妳想知道的话徐妈妈就说给妳听,这十年来,能说的事可不少呢!」

  于是,也不管儿子乐不乐意,脸色是不是很难看,徐母自得其乐地说了一晚上,宝儿也一直向往地听着──

  *

  聊了一晚上,终于,两个女人都倦了,徐母让佣人替宝儿收拾了一间房,邀她住下。

  宝儿来到大得几乎可以容下一家四口的客房,洗过澡,却是睡不着,来到窗边,怔怔地看窗外月色,心里想的,都是方才徐母跟她说的一切。

  关于他的一切。

  徐母说,他刚来到日本的时候,成天闷闷不乐,从来烟酒不沾的他,那时不但沾了,还天天沾。

  她急得不得了,以为这个儿子是怨恨自己的父亲,彻夜跟他谈了好几次,他一直推说不是,问他理由,他又不说。

  直到一年后,他考上日本的大学,情况才好了一些。

  「……他交了一些日本朋友,又趁课余的时间,到他爸的公司实习,父子俩的关系渐渐地好起来,我才比较放心。」徐母这样告诉宝儿。

  「嗯,我看得出来松翰已经原谅他爸爸了,真高兴你们一家三口能过得和乐。」

  听她这么说,徐母瞥了她一眼,叹口气。

  「我们一家过得的确是不错,不过我知道,松翰其实一直没有真正快乐起来,我知道他心里还记挂着一些事。」

  「什么事?」

  徐母没回答,只是悠悠地,忽然提起徐松翰小时候的事,说有一天他一回到家,就喊全身酸痛,她以为他跟同学打球累了,连忙放水给他洗澡,结果儿子脱下上衣时她吓一跳,发现他竟然整个背青一块紫一块,都是瘀伤。

  「怎么回事?」她听了,也跟着紧张。

  徐母摇头。「我问他怎会弄成这样?是不是跟同学打架了?他死也不说,只说是他自己不小心。后来我才从妳妈口中知道,他那天是出去找妳,因为妳从树上摔下来,压到了他。」

  她惊到几乎说不出话来。「我把他……压成那样?」

  那为什么他当时一声也不吭?还一路把她背回家?老天!他一定痛死了,明明全身骨头都快散了,还要承受她的重量!

  他竟然整个背都是瘀伤──他为什么不告诉她?为什么不告诉她!

  她好急,更心疼,还有一点气,虽然已经是早就过去的事了,但乍然听见时,一颗心怎么也安定不下来,脑子一团乱。

  「宝儿,妳觉不觉得我们家松翰对妳不错?」徐母很含蓄地问她。

  虽然是很简单、很平静的一句问话,她却不晓得该怎么回答,只能默然。

  他对她当然是很不错的,事实上,他对她……简直过分的好了,她根本不值得。

  一念及此,宝儿顿觉胸口空空的,很彷徨。

  这一刻,就算她想欺骗自己,也不得不清楚地认知到,徐松翰对她的那番心意,从以前到现在,没变过。

  她原以为他是恨自己的,刚到阳明山别墅的第一天,他不是还要她擦鞋吗?她以为他这几年,肯定恨极了她。

  但他后来的所作所为,却不像是出自于恨,反而像是……爱。

  他,还爱着她吗?

  可能吗?她曾经那样毫不留情地拒绝了他啊!

  宝儿怅然叹息,迷蒙的目光自夜空收回,慢慢地往下落。

  下方,是占地广阔,很有日式禅风的庭园,水塘边,站着一道孤寂的身影。

  是他!

  她心跳一停,视线痴痴地在他身上流连。他站着,不知想些什么,指间挟着一根烟,偶尔吞云吐雾。

  宝儿看着他抽烟,一面想起徐母告诉她的话。

  他刚来到日本的时候,成天闷闷不乐,从来烟酒不沾的他,那时不但沾了,还天天沾。

  她想着,喉咙酸酸的。

  他真的会抽烟了,他以前不曾抽过的。

  为了排解忧愁,所以才学会的吗?

  她胸口揪住,忽然忍不住,披衣下楼,悄悄地来到徐松翰身后。

  他维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也不动,还是抽着烟,烟身慢慢短了,烟头的火光在夜色里晃动着。

  她的心,也跟着晃动。

  蓦地,过短的烟头烫着了他手指,他低咒一声,甩落香烟。

  「怎么啦?你没烫到吧?」她焦急地上前一步。

  他这才发现她的存在,转过身来,深邃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妳怎么会在这儿?睡不着吗?」

  她愣了愣,怀疑自己在他口气里听到埋怨的味道。他不希望在这时候看见她吧?

  她心弦一紧。「那你呢?这么晚了还在外面?也睡不着吗?」

  「我本来就习惯晚睡。」他抿着嘴。

  「抽烟对身体不好。」她幽幽地说。

  他耸耸肩。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