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 > 第10章(2) > 温芯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初恋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初恋 第10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妳……什么时候变得那么马不知脸长了?」何曾见过她如此信心满满的模样?这不起眼的女人,竟开始有明星架势了──田蜜怒视她,不知怎地更慌了,心跳一下下重重撞击胸口。「妳别自以为是了!妳不过是靠讨好大老板才得来的机会!哼,妳别以为自己比我手段高明多少,我们都一样!」

  「我们不一样。我是靠实力得到这次演出的机会。」

  「少来了!」田蜜冷嗤。「那现在是怎么回事?妳敢说妳不是陪大老板出游吗?」

  「我们是朋友──」

  「见鬼的朋友!妳以为我会笨到相信?」

  「我们真的是──」

  「妳敢说自己对他没有一点非分之想吗?」田蜜咄咄逼人地追问。「妳敢说妳不是想借着亲近他好让自己麻雀变凤凰?」

  「我是喜欢他!」宝儿冲口而出。

  这下,不仅田蜜呆了,连徐松翰也忍不住愕然挑起剑眉。

  察觉到两人的惊愕,宝儿心跳一乱,却没有改口的打算。

  既然话都已经说出口了,索性更明白点。

  她深吸口气。「我的确很喜欢他,但那跟这部片子没关系,跟我演出女主角也没关系,我是……我从很早很早以前开始,就一直喜欢他了。」

  「妳、那妳还敢说自己是清白的?」田蜜脸色很难看。「这不就说实话了吗?」

  「随便妳怎么说吧。」宝儿淡淡地说,不想跟她争论。「反正我问心无愧。」

  「真的随便我吗?」田蜜冷哼。「妳不怕我召开记者会,把妳刚才说的话都告诉记者?」

  「田蜜!妳敢?」徐松翰警告地低吼。

  「没关系,松翰。」宝儿回眸,给他一个安抚的微笑。「由她去吧。」

  他蹙眉。「宝儿……」

  「我喜欢你,这是实话。」她定定地看他,明眸深情款款。「就算记者来问我,我也是这么说。」

  他整个人震住,不敢相信地瞪着她。

  她微微一笑。「我不想再自欺欺人了。其实我很喜欢你,我不想只跟你做朋友,我希望……希望可以……」她羞赧地说不出口。

  「妳希望做我女朋友?」许久,他终于找回说话的声音,替她接下去。

  她不说话,垂下眼,脸颊可爱地晕红着。

  他看着那藏不住娇羞的粉颊,看着那在幽暗的光线下,轻轻颤着的芳唇,忽然有股冲动,想一口咬下去。

  他,不是在作梦吧?

  「松翰,你是不是都没看过我姊姊写给你的信?」她忽然低声问。「你看一看好吗?毕竟那是我姊对你的心意,她一定希望你能看过。」

  「妳说佳佳的信?为什么?」他呆呆地问,一时还找不回迷失的心神。

  她以为他是拒绝她的要求,眼眸闪过难过。「我求求你看一看吧,别辜负姊姊一番心意。」

  「可是……」

  「我要走了。」她突如其来地说。

  他悚然,顿时手忙脚乱,焦急地捉住她肩膀。「妳要去哪里?」

  「回台湾。」

  「妳现在要回台湾?妳过两天不是还要继续拍戏吗?」

  「我马上就会赶去拍戏的,我只是想先去祭拜姊姊。」

  「妳要去祭拜佳佳?」

  「嗯,我想有些话,我应该先跟她说清楚。」

  「妳要跟她说什么?」徐松翰紧拽着她,彷佛很怕她这么一走,就永远离开他似的。

  他,还是在意她的啊!

  宝儿心一扯,感动地偎入他怀里。「你放心,我刚刚说出口的话,绝不会反悔。」她温柔地在他胸前低语。「我只是想先跟姊姊报备一声──」

  *

  不可以跟我抢喔。

  可是姊姊,我也喜欢他啊。

  不可以喜欢他喔。

  可是──

  妳是我妹妹啊,难道妳舍得让我难过吗?我们是好姊妹啊。

  我知道,姊姊,我爱妳,我也舍不得妳难过,可是我不想说谎,已经好久好久了,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对妳说谎,对自己说谎,妳知道吗?



  「……我一直在说谎。」宝儿坐在墓碑旁,涩涩地,看着天边向晚迷蒙的夕照。

  从以前,到现在,一直在说谎。

  「其实我从小学的时候开始,就很喜欢很喜欢他了,那次我因为考差了不敢回家,他来找我,我却躲在树上不肯下来。我其实不是对他生气,而是觉得自己很丢脸,为什么偏偏是他看到我这么糗的时候?为什么偏偏在他面前丢脸?」她低声说,唇角因回忆漾开一抹薄薄的笑意,带着几分酸楚,却有更多甜蜜的笑意。

  「姊姊,我老是跟他吵架,并不是因为我真的讨厌他,而是讨厌自己那么在意他,我不想让他看出我的在意,更不能让妳看出来。」

  她停下来,垂下头,手指轻轻地抚过香水百合的花瓣。

  「姊姊,这么多年来,我从来不敢告诉妳我的心情,可是今天,我一定要告诉妳。」

  为什么?

  她彷佛听见空中传来姊姊不解的低语。

  「因为我不想再伤害他。」她喃喃地解释。「因为他对我的付出,太多太多,而我回报的,太少太少。因为他让我懂得,要勇敢去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就算……」

  明眸调过来,直视沈默的墓碑。「就算姊姊妳因此而恨我,我也要这么做。」

  没错,这是她深思过后所做的决定。

  「我其实是个很胆小的女人,姊姊,有很多事,我怕去承担后果……演戏的事也是这样。我很怕被强迫上床的事再发生,所以才会跑去当田蜜的助理,其实就是退缩了,像乌龟一样,躲进龟壳里。很好笑,对不对?」她拉拉嘴角,自嘲。

  黄昏的微风吹过,卷起她的发,就像姊姊对她温柔的回应。

  宝儿胸口一扯,眼睛忽地有些泛红。「对松翰,我也是那样,我明明就喜欢他,却不敢表露出心意,因为我怕姊姊恨我。」

  她闭了闭眸,站起身,坚毅地面对墓碑。

  「姊姊,也许妳真的会恨我,但我还是要跟妳坦白,我喜欢松翰,我爱他,我希望能永远跟他在一起。」

  轻风,无语。

  「如果姊姊不能原谅我,就尽管恨我吧,我会一辈子都记得妳不赞成我,可是我也会一辈子都爱他。」

  泪水,沿着雪白的颊畔滑下来。

  「对不起,姊姊。」

  轻声诉出最后这句后,她毅然转身。

  前方不远处,站着一个高大的男人,他默默等在那里,很耐心、很专注地等着,夕阳将他落在地上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

  他望着她,一往情深,她回凝的眼波温柔似水。

  她迈开步履,不顾背后是否追过来沉重的怨气,挺着背脊,一步一步,坚定地往前走。

  走向那个她决意爱上一辈子的男人。

  他牵住她的手,斜阳将两人相依偎的身影拉得长长的。

  「你怎么来了?」她轻声问他。

  「我来接妳。」

  「你看过信了吗?」

  「嗯。」

  「那就好。」

  两人默默地走了会儿。

  「宝儿,妳真的决定跟我在一起了吗?」他忽然问,带点不确定的。

  「嗯。」

  「即使佳佳因此恨妳?」

  「嗯。」

  「妳真的做得到?」

  「我可以。」她毅然点头。

  他一震,停下步伐,转过来看她。

  她迎视他深邃的目光,浅浅地、极温柔地一笑。「不用那么惊讶,是你给我勇气的。我很谢谢你,松翰,如果不是你硬把我拖出来,我现在还会躲在龟壳里。」

  他怔望她,许久,才沙哑地开口:「宝儿,我可以问妳一个问题吗?」

  「你问。」

  「妳爱我吗?」

  她没立刻回答,深深地凝视着他。他等待着她的回答,冷汗从眉尖迸出来。

  「我爱。」她终于回答了,轻柔的嗓音,像来自古老时光的回声,在他心海里激起一圈圈波澜。「我爱你,好爱好爱,爱极了,一直就爱着你。」

  十年了,他总算等到这迟来的表白。

  徐松翰震颤着,憋在胸膛里的一口气,慢慢地吐出来。他眨眨眼,不知怎地眼眶竟有些泛红,急忙揽过心爱的女人,不让她看见自己眼底的脆弱。

  「我也爱妳,宝儿。」

  深情的低语,乘着微风送来的翅膀,悠悠地,往好远好远的地方飞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