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爱 > 第1章(1) > 温芯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后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后爱 第1章(1)
  目录 下一页
  台北市,信义商圈。

  街道上,办公大楼栉比鳞次,一栋还比一栋高,在夏季烈日下闪耀着自信的光芒。其中一栋,弧线造型,蓝色玻璃帷幕,玻璃上映着不远处101大楼的姿影。

  这栋玻璃帷幕大楼,在信义商圈里,以其屋顶优美的造型闻名,远远望去,似一艘张帆小船,航在如海洋一般蓝的空中。

  这栋楼是冠洋建设的得意之作,也是公司总部所在地。

  商场上传言,这栋大楼的设计图正是出自冠洋建设现任总经理钟晏铭之手,也是因为这张设计图,钟晏铭得到了老董事长林四海的赏识,刻意栽培,先是让他跟在自己身边担任特助,历练几年后,在董事会上独排众议,坚持聘他担任公司总经理一职。

  这个人事决定一宣布,当场气坏了董事会里一干林家亲戚。冠洋建设一向是家族企业,虽然这几年蓬勃发展,拓展了不少版图,但基本上股权都还是集中在林家人手上。

  原以为这总经理一职,一向是留给自家人的,没想到前任总经理,也就是老董事长的幺弟因病辞职后,林四海竟把这肥缺白白送进外人嘴里。

  钟晏铭是什么东西?一个三十岁的年轻小伙子,懂得什么?最重要的是,他根本不是林家人!

  亲戚们对老董事长的决定很反弹,连带地也对新上任的总经理不甚礼貌,商场上传言,现在冠洋内部斗争得非常厉害,中高阶主管分成几个派系,一心想把钟晏铭给斗下来。

  传言的可信度虽然总要打上几分折扣,不过关于这一个,倒是正确无误。

  钟晏铭冷然想,目光从玻璃窗外昂然矗立的101大楼收回,转过身,端起一杯秘书刚送进来的热咖啡,深思地啜饮。

  其实也难怪林家人会那么震惊,就连他自己,当初听闻老董事长的决定时,也不敢相信。

  台湾的企业大多还保留着传子不传贤的传统,尤其像冠洋这种百分之七十以上都是由家族控股的公司,绝对是栽培自己的子孙做接班人,哪有像老董这样,把公司重要职位让给专业经理人的?

  而且老董还摆明了,要是林家这些不肖子孙一个个还不懂得争气,他连死后都不一定要把公司股份留给自家人。

  事实上,老董为了延揽他做这总经理,已经把百分之五的股份拨到他户头名下了。

  百分之五的股份。钟晏铭冷冷一笑。以公司目前净值来估算,也值几千万呢,怪不得林家人要急得跳脚了。

  不过他可不会觉得抱歉,因为这是他应得的。

  钟晏铭在办公桌前坐下,打开文件正欲阅读时,门扉传来三声剥响,接着,秘书带进一个中年男子。

  男子一身西装,挂着副金边眼镜,脸上表情很不屑,望向他的眼神掩不住气愤和鄙夷。

  他是林乘风,林四海的侄子,也是公司业务部经理。

  「林经理,请坐。」钟晏铭淡淡招呼,吩咐秘书送上茶水。

  林乘风大剌剌地坐下,双手在沙发椅背上放肆地横展。「总经理找我有什么吩咐?」语气讽刺。

  「关于公司在捷运站推的新案,我想知道销售状况如何?还有你的看法。」

  「卖得很好啊!我的看法就是,继续卖就对了。」相当不负责任且无厘头的回答。

  但钟晏铭没生气。「请你准备一份书面资料。」

  「书面资料?什么资料?」

  「销售报告书。」

  「什么?」林乘风瞪大眼。「你这意思是要我写报告?有什么想知道的,你尽管来查就是了,我会叫小姐把资料调给你。写什么报告?浪费时间!」

  「我要的,不是每一天的销售数字。我要知道的,是业务部对这些数据的看法;另外,我也会请财务处分析这些数据。」

  「马的!」林乘风侧过头,低咒一声。

  「你说什么?」

  「去你妈的,你当我是小学生吗?」林乘风继续咒。

  钟晏铭却像没听见,食指一下下地敲办公桌面。「林经理,你有何不满,请尽管大声说出来。」

  林乘风一窒,猛然转回头,怒咆:「马的!你耳聋啦?我就不信你刚刚没听到!好,你要我说,我就再说一遍,我不是小学生,不写什么见鬼的报告,你想看报告,去找别人写!」

  跩跩地撂完话后,林乘风站起身,正得意自己给这个外来者一顿教训后,身后传来钟晏铭不疾不徐的嗓音。

  「林经理不想写没关系,我相信刘副理会很乐意帮忙。刘副理在公司工作也快二十年了,对公司业务了若指掌,我正想好好倚重他。」

  林乘风僵住步履。

  这意思,该不会是……这小子想换掉他这个经理?升刘副理?

  「如果林经理没意见,我下礼拜一就发布新的人事命令。」冷淡的宣称证实他的猜疑。

  林乘风倒抽口气,转头,恨恨地瞪向那个安坐在办公室后头的年轻小子。「你敢换掉我?」咬牙切齿。

  「我是总经理,有人事决定权。」

  「你敢!」林乘风语带威胁。

  「你不妨试试我敢不敢。」钟晏铭一派冷静。

  两人目光在空中一阵角力,谁也不让谁,片刻,林乘风自知落于下风,要是再争下去,恐怕职位真的不保,他懊恼地啐一口。

  「好,你要看报告是吧?给你看就是了!」

  「一个礼拜。」钟晏铭明订期限。

  林乘风气到几乎吐血。「一个礼拜就一个礼拜!」他甩甩头,怒气冲冲地离去。

  直到他背影消失了,办公室门扉重新关上,钟晏铭才允许自己稍稍松懈紧绷的脸部线条。

  他伸手揉揉工作一天,已经略显疲惫的眼角。

  光是要林乘风交一份报告就这么麻烦了,看来他这个总经理的位子只会一天比一天难坐。

  得想想办法才行,总不能每次都要跟林家人上演这种角力的戏码吧……

  念头才刚起,钟晏铭忽然想起,前两天老董事长曾经请他吃饭,语重心长地丢下一个建议──

  「我有个老朋友,也是我们冠洋的股东,他手上大概有百分之五的股份吧,如果加上你手上这百分之五,你们就可以在董事会担任一席董事了。」

  「您的意思是要我买下他的股份?」几千万的资金,一时很难筹到吧。

  「何必买?只要娶他女儿不就得了?」

  「什么?!」

  「娶了他女儿,他自然会挺你当董事,有了董事席次,你在公司做事也会方便些……」

  为了在公司里更容易地巩固自己的势力,老董事长建议他进行一桩利益联姻,娶一个未曾谋面的千金小姐。

  当时他听到这建议时,只是冷笑着,颇不以为然,但现在仔细想想,或许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毕竟在这种家族企业里,股份就代表权力。

  只是他真的要为了权力出卖自己的婚姻吗?

  钟晏铭转动座椅,再度望向窗外,眼神冷冽而深沉。

  这十年来,他一直是拚命工作,除了工作没有其它,女人或许偶尔会出现,却不曾在他生活里驻足。

  十年来,他从没想过恋爱与婚姻。

  他不想结婚。

  因为这辈子他唯一想娶的女人,只有她──

  那个,他最恨的女人。

  *

  台北市,内湖科技园区。

  街道上,办公大楼栉比鳞次,一栋还比一栋新,在夏季烈日下闪耀着贵气的光芒。

  穿过大街,走进小巷,一间小巧的餐厅躲在最里头,白墙面、长春藤、落地玻璃窗,满满的地中海风情。

  正是午餐时间,餐厅内高朋满座,笑语频闻。

  「……A餐一份,B餐两份,A餐的酱料要另外放!」

  外场的服务生朝厨房内大声喊,精神饱满。

  「知道了!」内场的应答同样也是元气十足。

  卢映苓微笑,一面为主餐盘做最后装饰,一面倾听场内场外串成一首活泼乐曲的叫喊声。

  这就是她喜欢这家义式餐厅的主因,上自老板,下至工读的服务生,每个人都是那么活泼开朗。

  因为这样的气氛,四年前她因缘际会来到这家餐厅后,便舍不得离开了。她努力地工作,慢慢地和老板及同事打成一片,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她升上了这家餐厅的主厨。

  如今,这家餐厅打着每季固定更换菜单的承诺,加上餐点味美价廉,不但吸引了一票忠实顾客,也是附近上班族午间进餐的热门选择。

  老板说,这都要感谢她这个主厨的付出。

  她却觉得该感谢的人是老板,因为有老板,有这家餐厅,才有今天积极进取的卢映苓。

  该说谢谢的人,是她……

  「A餐可以上了。」她将装饰好的盘子传给二厨,二厨再传给外场服务生。

  「映苓姊!有老客户点餐。」一个女工读生笑着探进头来。「他想知道妳最近有没有开发新菜色,让他吃吃看。」

  「是哪个老客户想试吃?」卢映苓问。

  「是徐老板。」

  「是他啊。」卢映苓浅浅一笑,脑海里浮现徐老板那张圆圆的脸,以及更圆滚滚的肚皮。

  他是附近一家小公司的老板,老饕一名,以品尝美食为乐,也是这家餐厅的常客,每回更新菜单都会请他来试吃。

  来得正好。她昨晚刚好熬了一锅清汤,正想找人试吃呢。

  「让他等一下,我等会儿亲自过去上菜。」

  「是~~」

  工读生离开后,卢映苓先迅速解决了几份别的顾客点的主餐,才掀开炉子上一只锅盖,拿汤杓轻轻舀一点,送进嘴里尝味道。

  嗯,应该可以了。

  她满意地点头,盛了一碗,附上几片刚烤好的面包,端着托盘走出去。

  徐老板坐在角落靠窗的老位子上,一见她来,笑逐颜开。

  「好久不见了,徐老板,最近忙些什么呢?」她一面将汤碗端上桌,一面笑问。

  「哎,我到大陆那边的工厂转了一圈,昨天刚回来。」

  「正好,回来尝尝我这碗清汤,我昨天晚上熬了一夜呢。」

  「这是什么?」徐老板低下头,研究面前的清汤。清汤色泽偏橙黄色,清透见底,一点浮油都不见的液面上,飘着几个小星星。

  「这是我用牛骨头、蔬菜等等熬出来的清汤,还加了些加拿大冰酒,调味只用了一点地中海的盐,这些小星星是用白萝卜雕的。」卢映苓脆声介绍,递给徐老板一根汤匙。「您喝喝看味道如何。」

  「嗯。」徐老板接过汤匙,喝了一口,然后再一口,闭上眼,细细品味。

  卢映苓专注地看他表情,只见他眉头舒展,嘴角逐渐上扬。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