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爱 > 第2章(1) > 温芯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后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后爱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宝儿妳说,这是怎么回事?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送走母亲后,映苓心情久久不能平复,好不容易等到秦宝儿归家,她立刻抓住好友的手,一遍又一遍地倾诉心中迷惑。

  她眼眶是红的,脸却是雪白,沙哑的声音像一半梗在喉咙里,在寂静深夜里听起来,格外惹人心疼。

  她是太过惊骇了,一个她深深爱着的男人,一个她曾与他山盟海誓、盼望能携手共度一生的男人,一个她以为早已死去多年的男人,原来,还好端端地活着。

  这怎么可能?太不可思议了。她,是在作梦吧?

  「我一定是在作梦,宝儿,一定是的。」映苓呢喃,眼泪模糊了她的视线。「他不可能还活着……如果他还活着,为什么瞒着我呢?为什么这十年来,丢下我一个人独自受苦?为什么?为什么!」

  「映苓,妳冷静一点。」秦宝儿见她情绪逐渐失去控制,担忧地抿着唇,臂膀搂过她,温声劝慰。「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缘故,妳先别胡思乱想,去见他,把事情问清楚。」

  「妳的意思是,要我去跟他相亲?」映苓抬起头,眼神无助。

  「嗯,至少要把事情原委弄清楚。」

  「我也很想去,可是……我不敢。」

  「为什么?」

  「因为我怕去了,就会发现我真的是在作梦。」映苓小小声地道出内心的恐惧。「我怕到时来的,根本不是他,是另外一个人。」

  「如果妳不去,又怎会知道呢?万一真的是他呢?妳不想再见到他吗?」

  「我当然想!我当然……想。」映苓哑声说,垂下眸,泪水偷偷坠落。怎么可能不想见他呢?她当然想,只是──

  「宝儿,妳知道吗?这些年来,我没有一天不后悔。」

  「我知道。」秦宝儿拍她背脊,心疼地抚慰。「我知道。」

  她听说过好友跟那个男孩的故事。映苓是在高中时认识那男孩的,那男孩家境不好,半工半读念大学,工作读书两头烧,过得极辛苦,可惜出身富家的她,不懂得那男孩的苦。

  她抱怨那男孩没时间陪她玩,说别人的男朋友都会骑机车载女朋友去兜风。为了讨她欢心,那男孩跟同学借了机车,载她出去,她却嫌机车小,坐起来不舒服,在车上和他吵架,导致那男孩一时分心,与出租车相撞……

  「我一直觉得,是我害死他的,如果我不是吵着要他骑车载我去玩,如果我没在车上跟他吵架,那他也不会……」映苓哽咽,心海翻涌,悔恨成灾。

  是她害死他的,她一直这么想。

  她好希望一切能够重来。如果时间可以倒转,她不会再那么任性,不会再跟他闹脾气,她会好好地爱他,珍惜他,她每天都会告诉他,她爱他,好爱好爱他。

  一念及此,映苓蓦地痛哭失声。「我真的……好爱他。」

  「那就去告诉他吧!」秦宝儿伤感地拥紧她,柔声鼓励。「映苓,提起勇气,去跟他见面吧。」

  *

  在好姊妹不停地加油打气下,映苓总算下定决心,答应去相亲。

  聚会地点安排在一家五星级饭店,为了让年轻人感觉自在,卢家父母决定不出席,林四海也只是以老主顾的身分,吩咐饭店安排最好的包厢,最棒的餐点。

  相亲时间约定下午三点半,午茶时间。

  可是映苓却提早到了,还不到三点,她便在服务生带领下,踏进林四海的专用包厢。

  这间包厢布置得很舒服,不但有成套的意大利沙发、家庭剧院音响、超大尺寸的LCD屏幕,落地窗外,台北街景更是尽收眼底。

  映苓来到落地窗前,却无心欣赏美景,她呆站着,心跳狂野,满心只是想着,等会儿跟钟晏铭见面后,第一句话该说什么。

  嗨,好久不见。

  太平淡。

  没想到你能当上冠洋的总经理,恭喜你了。

  太生疏。

  为什么你还活着,却不来找我?

  太咄咄逼人。

  老天爷!她到底该怎么办好?

  玻璃窗上,反照出一张眉宇忧郁的秀颜,樱唇颤抖着。

  久别重逢,照理说她该有千言万语想说,却找不出一句合适的开场白。

  而且那人,真的会是她一心期待的人吗?会不会,只是一场误会?

  她额头抵着窗,焦躁的气息在窗上染出一圈圈白雾。

  时间,依照一贯的速度,一分一秒过去,她却一下子感觉过得慢,一下又懊恼太快了。

  终于,三点半到了。

  映苓惊颤地望着表面,心跳停止。

  三十秒后,门扉传来剥响,很礼貌地轻敲两下。

  「卢小姐,钟先生到了。」女服务生的嗓音,好明亮。

  她的心情,却无法如此明亮,有些晦涩,有些酸,还有说不出的慌张。她僵着身子,直到女服务生离开后,都还无法言语。

  反倒是钟晏铭先开口。「卢小姐,我们又见面了。」声音很冷淡,听不出什么特别的情绪。

  映苓喉头忽地剧烈一缩,她忙摀住唇,不许软弱的呜咽冲出口。

  她慢慢地、小心翼翼地转过身,目光先是定在那人胸口,然后,像耗费全身所有力气似的,往上扬──

  斜飞的浓眉,狭邃的眼眸,曾经因伤断过、略微歪斜的鼻梁,以及一张紧抿着、毫无笑意的唇。

  是她熟悉的五官,是她一心牵挂的那个人!

  「晏铭,真的是你……」泪水,在她苍白的脸上放肆地交错,她无声地啜泣着,满腔喜悦,却也神伤。

  「真的是你……」她抓住沙发椅背,撑住自己虚软无力的双腿。

  相较于她的激动不已,钟晏铭对于与初恋情人重逢却显得冷漠,身躯昂然挺立,脸上毫无表情。

  「你为什么……不说话?」她沙哑地问:「你没想到会见到我吗?」

  「我知道会见到妳。」钟晏铭撇撇嘴,想起前两天从老董事长手中接过她的相片时,他也曾经震惊失措,幸亏现在他已经调整好心情了。「我只是没想到,妳居然会同意跟我相亲。」

  「为什么不同意?我一直想再见到你。」她伸手抹去眼泪,微笑了,笑容在泪光闪烁下,格外清甜。

  他一震,不悦地咬住牙。

  「妳不知道林董跟妳父母打什么主意吗?他们是希望我们能为了双方的利益而结婚。」

  「我知道啊。」

  「那妳还同意?」他瞪她。

  「如果那人是你,我一点也不介意。」她笑着流泪。「我爱你,我想跟你结婚──」

  「妳怎么能说出这种话?」他厉声打断她,本来没表情的脸,瞬间染上怒气。「妳没一点骨气吗?为了钱,妳什么都敢说吗?」

  「我……」她不明白他为何那么生气。「我说的是真话啊。」

  「妳以为我还会相信妳?」他冷哼。

  她愣住。

  为什么不相信?他什么意思?

  映苓困惑,认真打量起面前的男人,这才惊觉他并不像她那么喜悦激动,对两人的重逢,他似乎一点也不高兴。

  她一阵心悸。「为什么……你会这样?晏铭,你……不想见到我吗?」

  「这辈子,我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妳!」

  冷然的宣告如炸弹,劈中了映苓,她眼前蒙眬,不敢相信。「你、你……为什么?你那么恨我吗?」

  钟晏铭冷笑,冷冷扫她一眼。「我今天来,只是想跟妳说清楚,我不会同意这桩婚事的,我们两个,早就毫无瓜葛!」

  撂下狠话后,钟晏铭绝情地转身离开包厢,头也不回。

  映苓茫然凝望他背影,那高大的、无情的、冷漠的背影。

  这不是她想象的,这跟她一心期盼的重逢场面实在相去太远,这不可能是真的,她最爱的男人不该如此恨她──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