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爱 > 第3章(1) > 温芯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后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后爱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冠洋建设,主管会议室。

  开会中。

  室内中央一张椭圆形会议桌,十几个主管排排坐,包括冠洋投资的几家子公司总经理,也前来开会。

  这每月一次的主管会议是钟晏铭上任后,颁下的第一个命令,将原本每季固定召开的会议改成每月召开,目的是能让他这个新任总经理对各部门业务更迅速地掌握,并思考如何调整公司业务流程及组织架构。

  简单地说,就是警告各部门主管上紧发条,新官上任,随时要开始烧那三把火了。

  「去!为了他一个人,害我们每个月都要浪费时间开这什么鬼会!」几个林姓家族出身的主管私下抱怨。

  「马的,开会就算了,他上回还要我写销售报告咧!」林乘风逮到机会,跟同一鼻孔出气的人诉苦。「我又不是小学生,写啥报告!」

  「你也真笨,随便找底下人写一写就算了,干么跟他杠上?」

  「我就是不爽啊!他以为他是谁啊?只不过是个毛头小伙子,敢命令我?」

  「人家可是老头钦点的总经理。」

  「我说老头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冠洋总经理的位子什么时候轮到外人来坐?他到底在想什么?」

  「谁晓得啊?也不知道那小子是给老头灌了什么迷汤……」

  几个人凑在一起,碎碎念,根本不管现在开会中,还有某部门经理正在报告业务状况。

  奇怪的是,一向对会议品质极为要求的钟晏铭彷佛对这一幕视若无睹,自顾自垂着头,阅读一份文件。

  仔细注意的人,或许会发现,其实那份文件一直摊在同一页,没翻过。

  钟晏铭不是在看文件,他是在沉思。

  在他脑海里来来回回显现的,都是同样的一幕──一个女人,晕倒在饭店大厅,苍白的脸色,紧闭的眼。

  当时的他,见到这一幕,简直吓坏了,万万没想到,卢映苓的身子竟脆弱至此,不过是跟他吵了几句,就昏倒。

  有那么激动吗?那天,他在饭店里跟她说的一番话,那么刺激她吗?

  他,伤了她吗?

  一念及此,钟晏铭蓦地对自己感到不悦。

  就算伤了她又如何?难道不是因为她先背叛他,才活该挨骂吗?十年前她可以那么决绝地拋弃他,十年后就不该厚颜无耻妄想着他会给她好脸色。

  不管她是不是因为他气到晕倒,都不干他的事。

  那个女人,已经跟他毫不相干了……

  既然如此,他现在是在做什么?

  钟晏铭握紧手上的钢笔,用力到整只手颤抖。

  明知现在开会中,明知参加会议的主管有一半以上对他不服气,他竟还不专心对付,光想着那女人?

  他很懊恼,对自己这两天的魂不守舍很生气,他甚至经常不自觉地拿起话筒,想打电话到医院里询问卢映苓的状况。

  该死、该死!

  怒火在他心中翻腾,他握着笔,虽然极力保持脸部表情的平静,但下巴,已是微微抽搐。

  「……总经理,还有什么问题吗?」

  台上的主管报告完毕,征求他的意见。

  他凛神,深沉的目光朝报告的主管瞥去,后者擦了擦汗,显然经过一段长时间唱独脚戏,有点紧张。

  这位主管并不是林家人,但当然感觉得到公司高层暗潮汹涌的斗争,他兢兢业业地工作,只盼不要一个不小心,丢了饭碗。

  是个老实人。

  虽然能力不强,但至少认真负责,而且是愿意为他所用的人。

  他应该好好听人家报告的,至少给一点回馈。

  钟晏铭暗自咬牙,气自己为了个女人疏忽了身为总经理的职责。

  他深吸一口气。「王经理辛苦了,你的报告我大致了解,细节的部分还要请你给我一份书面,我再跟你讨论。」这番说词,一方面肯定了王经理的报告,另一方面也为自己保留修正的余地。

  「是,是。」王经理忙点头,回自己座位去。

  「接下来是哪一位?」钟晏铭环顾会议室。

  众人面对他精锐的眼神,似都有些尴尬,目光飘移,往某个方向集中。

  钟晏铭跟着调转视线,落在正闲闲喝着茶的林乘风身上。

  原来是他。

  钟晏铭冷冷挑动嘴角。「林经理,请说。」

  林乘风喝完一口茶,喳喳嘴,耸耸肩。「我没什么要说的。」

  「这一个月来,难道业务部没有什么可以报告的吗?」

  「该说的我都已经写在销售报告上了,你没看过吗?」

  「我看过了。」钟晏铭淡淡地接下林乘风的挑衅。「不过在座的主管们都没看过,你何不简单跟他们说说?」

  「啧!」林乘风不以为然地挑眉,低声念道:「这些人又不是我老板,我干么跟他们说啊?」

  钟晏铭直视他。「林经理有什么不满,还请大声说出来。」

  靠!这家伙是故意装没听见,想整他吗?林乘风大不爽,一声诅咒差点就迸出口,还是他旁边另一个林姓主管对他挤眉弄眼,他才勉强压下脾气。

  他摸摸鼻子,总算想起还有个刘副理对自己的位子虎视眈眈,认命地站起来。

  他起身,也没事先准备投影片,就拿着一份销售报告,将上头的文字照本宣科,一一念给大家听。

  他念得不耐烦,钟晏铭听得也很有意见,几乎每一段都能挑出问题,对他最后提出的建议更是不留情面,直接否决。

  「为什么不行?」他火大。「我这建议哪里不对了?」

  「你提出来的行销企划并没考虑到执行力,也没考虑到成本报酬率,投入的成本那么多,公司能回收多少?」

  「能把房子卖出去就是回收!」

  「没错,但能多卖多少房子?多卖的房子得到的利润能够Cover这些支出吗?如果不执行这个企划,销售量会怎样?这些问题你都考虑到了吗?」钟晏铭很冷静地指出这份报告的盲点。

  林乘风当场被问得哑口无言,呆站在会议室中央,答不出来也回不了嘴,窘迫不堪。

  钟晏铭不去理他,直接转向财务主管。「财务部对林经理的提案有什么看法?」

  财务经理被点名,意会地点头。「关于这份提案,我们试算过了……」

  听着财务经理流畅的回答,林乘风这才知道自己被耍了,钟晏铭老早就把他的销售报告拿给财务部评估了,故意让他在主管会议上跟大家说,不过是为了令他当众出糗。

  他气得脸色发青,一时却也不知如何是好,与会的主管们看他下不了台,有的同情,有的却不免好笑。

  他顿时更感难堪,低吼一声,踢了会议桌一下,也不管众目睽睽,旋风似地冲出去。

  目送他的背影,钟晏铭仍是面无表情,唯有嘴角,隐隐挑起。

  *

  「我听说了,你让乘风在会议里当场出丑。」

  会议当天下午,林四海将钟晏铭召进办公室,劈头就是这么一句。

  「抱歉,董事长。」钟晏铭淡淡地道歉。

  林四海摇摇头。「我没怪你的意思,我是要告诉你,你做得很好,这些不中用的小子就该经常这么教训他们!」

  他站起身,老迈的身躯朝钟晏铭走过来,招呼他在沙发上坐下,自己点燃烟斗。

  他抽一口烟,长长叹息。「唉,我年纪都这么大了,偏偏他们一个个都不成材。」喑哑的语音颇有恨铁不成钢之意。

  钟晏铭很明白这老人的想法,自己之所以被任用为总经理,一方面当然是老董信任自己的才干,另一方面也是藉此给林家子孙一个警告。

  「现在不是以前那种生意随便做做,就能赚钱的时代了,这些死小子再不给我争气一点,林家迟早会被他们败光。」老人家感叹。

  「董事长放心,我现在既然是公司总经理,一定会严格要求各部门主管,不会让他们打混的。」钟晏铭口气虽然还是淡淡的,但言语之间显然已经承诺会替老董好好「调教」不肖子孙。

  林四海不禁微笑。「那就交给你了,晏铭,我信任你。」他顿了顿,抖抖烟灰。「对了,我今天找你来,主要是为了另一件事。」

  「董事长请说。」

  「是这样的,关于映苓的事,我想跟你谈谈。」林四海慢条斯理地说,一双老归老、却还不失英气的眸,紧盯在面前的年轻人身上。

  钟晏铭很显然地一震,两秒后,才谨慎地迎视老董的目光。「卢小姐……还好吧?她出院了吗?」

  「你这是礼貌上问一问,还是真的关心呢?」林四海不答反问。

  钟晏铭又是一震,嘴唇抿成一直线。「她是在跟我相亲的时候昏倒的,我有责任关心她。」这话说来平板,不带一点感情。

  「只是责任吗?」

  他不说话。

  林四海又是微微一笑,若有所思地把玩着烟斗。「你跟映苓,其实早就认识了吧?」

  知道自己瞒不过,钟晏铭只得点头。

  「从那天我告诉你相亲的对象是谁,我就发现你怪怪的,脸色很不好看,没想到你们原来早就认识了啊!」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有多久?」

  「十年。」钟晏铭涩涩地吐出这个数字。

  看似简单的数字,代表的,却是数不尽的分分秒秒,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沉重。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