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爱 > 第3章(2) > 温芯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后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后爱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十年前,你们是一对吗?」林四海问得直接。

  钟晏铭皱眉。

  「是卢老弟告诉我的。」林四海解释。「他告诉我,映苓是因为跟你重逢太激动了,才会昏倒。」

  钟晏铭默然。

  「既然你们以前就谈过恋爱,那婚事就好办了,看是你们年轻人自己商量,还是我跟卢老弟决定婚期──」

  「我没同意这桩婚事!」钟晏铭打断老人家的自作主张。

  林四海却似乎并不惊讶他的反弹,眼光一闪。「为什么不同意?映苓是个好女孩,她又爱着你。」

  「她不爱我。」钟晏铭反驳。

  「不爱你的话,怎会一见你就昏倒?」

  「她只是生气。」

  「气什么?」

  「气我让她没面子。」钟晏铭神情冰冷。「她是个高傲的千金小姐,以为每个男人见到她,都会被她迷得团团转,她只是因为发现我并没那样,感觉气恼而已。」

  林四海闻言,呵呵一笑。「那不是很好吗?」

  「什么?」钟晏铭愣住。

  「她气你,就表示她在乎你,一定会同意跟你结婚;你不迷恋她,就表示结婚后也不会身陷温柔乡,误了男人的事业……这样很好啊!这样我就不必担心,你为了女人耽误工作了。」

  钟晏铭瞠目,没想到老董竟是这番想法。

  「与其娶一个会妨碍你的女人,不如娶一个对你事业有帮助,又不会在她身上浪费太多时间的女人。」林四海侃侃地分析这其间的利害关系。「最重要的是,他们林家还有我们冠洋百分之五的股权,你娶了她,等于是将这百分之五娶到手,何乐而不为?」

  分析得是很有道理,只可惜──

  钟晏铭冷冷一笑。「就算我同意,卢家父母也不会同意的,他们从以前就很不喜欢我。」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现在的你是我们冠洋的总经理,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一文不名的穷小子了,否则你以为卢老弟怎么会同意他女儿跟你相亲?」林四海悠闲地吐烟圈。「而且我不是告诉过你吗?最近卢老弟公司有点困难,我借了他一点钱,看在那笔钱分上,他会给我这个面子的。」

  「……」

  「你好好考虑吧,这件事我不逼你,你自己决定。」

  *

  今天是休假日。

  但映苓仍是一早便来到了餐厅,一个人窝在厨房里忙碌。

  再过几天便是七夕情人节了,为了当天推出的套餐,她特地试做了几份,调配不同比例的口味。

  她一一试吃,一面做记录。当天预定的情侣有几位是熟客,为了满足他们的味蕾,她决定依据他们平常的喜好来改变调味。

  她希望到时候送到每个客人面前的,都是最适合他们的,独一无二的味道。

  这是她身为餐厅主厨,一点小小的坚持。

  她专注地工作着,直到午后的阳光从玻璃窗放肆地照进来,她感觉到热了,才恍然回神。

  她瞥了眼墙上时钟,这才发现已经下午三点多了。

  天气好热,阳光普照。

  她坐下来,望着窗外一株木棉树,怔怔地发起呆来。

  那年夏天,也是这么热,那年夏天,阳光也是如此灿烂,那年夏天,他们彼此相爱……

  「喂,以后我们结婚后,你会不会做饭给我吃?」她记得自己,曾撒娇地问过他。

  「是妳该做饭给我吃吧?」他白她一眼。

  「我才不做饭呢!」她嘟起嘴。「我从小到大没进过厨房,我家的饭都是佣人煮的。」

  「妳这话是故意说来气我的吗?」他笑着点她的头。「明知道我爸妈工作忙,从小都是我在照顾我的弟妹,煮饭给他们吃。」

  「所以说你好厉害啊!」她摇晃他的手。「人家也想吃你做的饭嘛,好不好?」

  「我考虑看看。」

  「不要考虑了啦!做给我吃,好不好?明天我们去野餐,你做便当给我吃好不好?」

  「明天啊。」他蹙眉。「明天不行,我要打工。」

  「又要打工?」她好失望。「不管啦!你老是打工,都不理人家,好讨厌!」

  「别闹,映苓,我工作是为了赚钱。」

  「人家不管啦……」

  回忆,在少女无赖的撒娇中卡住。映苓拉回神智,下意识抚了抚湿润的脸颊。

  好任性的女孩!她根本不懂得男友工作的辛苦。

  她只想到自己,只想到自己没人陪伴很无聊,她从小就是被娇宠着长大的,从来不晓得感情不能只要求,不回报。

  她以前不肯煮饭给他吃,现在她总算学到一身烹饪好手艺,他却不想吃了。

  不屑吃了……

  映苓涩涩地想,站起身,无助地看着一桌琳琅满目的情人节套餐。

  这么多不同调味的餐点,她竟不晓得哪一份最合他的口味,她想不起他爱吃什么、不爱什么。

  她真的跟他谈过恋爱吗?为什么想不起最爱的人爱吃什么?

  想着,映苓心一酸。她甩甩头,动手收拾桌面。

  别自怨自艾了。她命令自己。妳不是说自己已经长大了吗?祸既然闯下了,就该想办法收拾。

  不知道他的口味又怎样?就把他当成一个很重要的客人,慢慢地去试探出他的喜好啊,一次不成,就再一次,总会有成功的一天。

  没错!就是这样。映苓忽地脸色一亮。

  她可以从现在开始尝试啊,如果她能经常烹调料理给他吃,总有一天会得知他的喜好。

  对,就从今天开始!

  下定决心后,映苓兴致勃勃地提笔在笔记本上涂涂写写,打算做出一份凉了也没关系、适合外食的餐点。

  入夜时分,她提着心血结晶,忐忑地来到冠洋建设位于信义区的办公大楼。

  这栋大楼除了最上面几层是冠洋留给自家的办公室外,其它各层都出租给各家公司,过了下班时间,大楼里大部分楼层都熄了灯,只有少部分还亮着。

  映苓敢肯定,钟晏铭也是留下来加班的人其中之一,她不确定的只是,他愿不愿意见她。

  「我是冠洋建设的访客。」她勉强对大楼警卫挤出笑容,在访客簿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拿身分证换了一张访客证。

  坐电梯上了冠洋所在的楼层,办公室的玻璃门锁着,柜台小姐已下班,她又没公司证件,无法刷卡进入。

  怎么办?她在门外徘徊,正犹豫着是否要按电铃时,一个女人忽地从里头按下钮,拉开玻璃门,她怒气冲冲地走出来。

  「什么嘛!他以为他是谁啊?」一面走,一面还气恼地念着。

  是那天在饭店见到的那个女人!

  映苓僵在原地,惊疑不定地望着她,女人也认出她了,讶异地睁大眸。

  「是妳!妳怎么会来这里?」对方狐疑地上下打量她。

  映苓无力地一笑,不知该如何解释。

  「妳是来找晏铭的吗?」

  她僵了僵,点头。

  「妳跟晏铭是什么关系?」

  「我──」

  「妳该不会也对他有兴趣?」

  「嗄?」她一愣。

  「那么不解风情的笨蛋,劝妳还是别白费力气了。」女人撇撇性感的丰唇,很不悦。「怎么暗示他都没用,我怀疑他是Gay。」

  「Gay?」同性恋?映苓愕然张唇。

  「我是王雪儿,妳叫什么名字?」女人很坦率地问她。

  「我……姓卢,卢映苓。」

  「卢小姐,看妳特地找到公司来,一定很喜欢他吧?」王雪儿从皮包里找出烟盒,叼起烟。「不过我看妳最好还是死心吧。」

  要她死心?映苓眨眨眼。

  「妳别误会,我不是因为想铲除一个情敌才这么说的,我是为妳好。」王雪儿随意在空中抖烟灰。「那男人八成有病!妳相信吗?他居然跟我说他不交女朋友。」

  「什么?」

  「他说女人都是麻烦的东西,他没空伺候……去他的!跩什么跩啊?本小姐看上他是给他面子!」王雪儿愈说愈气。「连我主动吻他,他都没反应,妳说这男人是不是Gay?肯定有鬼!」

  「嗯,或许吧。」映苓尽量平淡地点头,一抹笑意却几乎忍不住要从唇畔浮现。

  原来晏铭跟这女人并不是一对,是王雪儿倒追他,而他已经拒绝了。

  「总之本大小姐是没兴趣了!追我的男人一大堆,还怕少他一个吗?」王雪儿冷哼,烟蒂随手一丢,昂首摆臀,很骄傲地离去。

  映苓微笑目送她背影,良久,她蹲下身捡起烟蒂,丢到一旁的垃圾桶里,然后来到半掩的玻璃门前,悄悄推开──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