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爱 > 第6章(1) > 温芯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后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后爱 第6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的心里,当然已经没有她了!

  从她狠心拋下重伤的他那天起,他便决定,从今以后,对她,不能有爱,只能有恨。

  如果,他心版上还有任何属于她的残留影像,那也只是因为恨。

  不是爱。

  所以,他干么要为她愚蠢的祈求动摇呢?为什么要为她眼角虚伪的泪光感到难受?

  为什么!

  钟晏铭简直狂怒,没想到只是和那个向来遭他冷落的妻子交谈几句,就能在他心海掀起惊涛骇浪。

  他真的很怒,气她对自己还有这样的影响力,更气自己到如今还不能彻底将她排拒于自己的人生轨道之外。

  他不该答应跟她结婚的,这个决定,似乎是错了……

  「总经理,看你从刚才就心不在焉的,想什么呢?」嘲讽的嗓音在钟晏铭身后响起。

  他凛神,转过身,迎向一个表情讥诮的男人。

  林乘风。

  他眼神骤冷。「林经理,你也来了?」

  「怎么?就许你陪老董打高尔夫球,不许我也来陪自己的大伯玩玩吗?」林乘风虽是朗声笑着,笑声却很干,眼底也毫无笑意。

  「林经理别误会我的意思。」钟晏铭保持风度。「我只是听说你高尔夫球打得不太好,所以一向不太爱来球场。」

  「我打得不好又怎样了?」林乘风脸色一变,显然被戳到痛处。近年来上流社会风行打高尔夫,他也凑热闹请了个教练来学,偏偏怎么都学不好,好多老朋友都笑他没运动细胞。

  他一怒之下,立誓与小白球不两立,再不踏进高尔夫球场。

  但今天,为了接近许久不见的老董事长,他只好破戒了。

  「我是一片孝心,陪大伯玩玩。」他掀眉瞪眼地强调。

  钟晏铭微微一笑,示意球僮将球杆递给他,潇洒一挥,小白球一下子飞上了果岭。

  林乘风看得眼睛发红。

  此时,林四海正巧也乘着球车过来,眼见钟晏铭这球开得又高又远,赞赏地笑了。

  「晏铭,你的球技还是那么好,这球开得真精彩!」

  「董事长。」钟晏铭回头,微笑。

  「乘风,你也来啦?」林四海扫了侄子一眼。

  「大伯!」林乘风赶忙迎上去。「我听说你礼拜六早上都会来这儿打球,特地来陪你玩的。」

  「你陪我玩?」林四海冷哼。「你自己说说,十八洞你打几杆?凭你的技术怎么跟我玩?」

  「我──」林乘风顿时尴尬。

  反倒是钟晏铭替他解围。「老董,球技好不好不是重点,重点是林经理对您的这份孝心。」

  「是啊是啊!」林乘风找到下台阶,松一口气,频频点头。

  林四海不悦地白他一眼。「你要是真心陪我玩呢,就乖乖跟在后头,别想在我耳边说些有的没的,扫我的兴。」

  「啊,这个──」林乘风更尴尬了。

  其实他今天来,主要就是想开口跟林家这个大家长周转些资金。前阵子他去澳门赌场一掷千金,没想到人家追到台湾来讨债,可把他吓坏了。

  见他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林四海也知他大概又闯了什么祸,冷哼一声,别过头,自顾自地挥杆。

  这一杆,同样直上果岭。

  钟晏铭在一旁鼓掌,林四海也很满意,两人有说有笑地,竟不管林乘风还没打,径自往下一洞前进了。

  林乘风气得脸色超难看,球杆随便一挥,小白球跌进沙坑,他低咒一声,跟上去。

  「我说总经理,你可真有一套啊!」他皮笑肉不笑地瞪着钟晏铭的后背,故意拉高嗓门。「居然能娶到卢家大小姐!」

  钟晏铭闻言,步伐顿住,缓缓地回过头,冷峻的眸直视林乘风。

  知道自己得到了他的注意力,林乘风说得更起劲了。「我听说卢大小姐很拿翘的,很多小开想追她都爱理不理的,你倒厉害啊!不但娶到漂亮老婆,连卢家百分之五的股份都拿到手了,呵呵。」干笑两声。

  钟晏铭没说什么,回一声冷笑。

  林乘风小眼闪闪发光。「不介意的话,我们想到总经理家祝贺一下新婚,顺便看看夫人。」

  「多谢林经理好意,不过映苓最近很忙,恐怕──」

  「总经理夫人已经答应了!」

  「什么?」钟晏铭一愣。

  「她说很欢迎我们呢!」林乘风阴阴地笑。

  见他这表情,钟晏铭也知他心里必不怀好意,暗自恼怒。

  不晓得这家伙又打算玩什么花样了?映苓也真够傻,竟然不晓得对方暗藏玄机,笨笨地就答应了!

  「我们想想,总经理夫人是初次举办这种家宴,怕太多人登门拜访,她会太劳累,所以大概就是我们几个人去吧。」

  也就是说,来的人全都是林家子弟吧。

  钟晏铭冷冷一哂,很明白林乘风的暗示。他思索片刻,还没来得及开口,林四海已抢先发话。

  「也对,晏铭,你是该找机会介绍自己太太给大家认识一下。」

  钟晏铭蹙眉。

  林四海微笑,彷佛看透了他内心的疑虑。「放心吧,映苓到底是在富贵之家长大的,这种场面她见多了,你不必担心她应付不过来。」苍老的嗓音隐隐浮着调侃之意。

  钟晏铭一窒,俊颊可疑地发热。

  他咬咬牙,语气清冷。「我不会为她担心,我知道她能应付。」

  管她呢!就算她是天真的兔子,即将落进贪狼们布下的陷阱,那也不干他的事。

  不干他的事……

  *

  事情的发展出乎钟晏铭意料之外。

  他原以为林乘风号召一群林家子弟借着祝贺新婚的名义前来拜访,一定有所图谋,说不定还会当场找他妻子的麻烦,故意让她下不了台。

  但,从映苓将客人接进家门开始,气氛就一直是和乐融融的,不见一丝剑拔弩张。

  这回来访的,总共有五对伴侣,加上他和映苓,总共十二人。

  映苓亲自准备餐点,招待客人,大小事务一手打理,却是井井有条,将每个客人都招呼得宾至如归。

  今日她采用自助餐的形式,准备了一桌融合中西的餐点,每一道都让客人吃得津津有味,大为赞赏。

  「这道菜真好吃!映苓,怎么做的?可以给我食谱吗?」

  「对啊,真的好吃耶!我也想要一份食谱。」

  「我也要!」

  几个女人吃得开心,缠着映苓要食谱,连无谓的客套都省了,直呼她的芳名。

  钟晏铭啜着酒,深思地旁观这一幕。

  别说这些叽叽喳喳的贵妇人了,就连那几个在公司里不服他的大男人,尝过他妻子做的料理后,也甘拜于裙下,不吝惜地赞赏。

  看来,是他多虑了。

  钟晏铭冷冷勾唇,无语地看着映苓自得其乐地周旋于宾客间,那笑容,灿烂到近乎刺眼。

  不愧是出身豪门的千金,对这种社交场合,她根本游刃有余,反倒是他想太多,还担心她应付不来。

  可笑!钟晏铭在心底自嘲。

  映苓彷佛感受到他的视线,忽然回过眸来,甜甜地朝他嫣然一笑。

  他呼吸一紧,转过身,假借要上洗手间,独自回到房里。

  不知怎地,他讨厌看她像花蝴蝶似地飞来飞去,将所有人都一一哄得开心,讨厌她那么轻易地就扮演好他妻子的角色。

  老董说的没错,能娶她为妻,对他的事业绝对有帮助,她不但有冠洋的股份能挺他,还能帮他做好公关社交。

  她的表现,无可挑剔。

  太完美了……

  钟晏铭涩涩地瞪着镜子。

  镜里,是一张阴沉的脸孔,浓眉像山雨欲来的乌云聚成一团,嘴唇抿成一把锐利的剑。

  好难看的一张脸。他冷冷地嘲讽自己。

  「晏铭,你怎么了?你不舒服吗?」身后忽然传来一道温柔的嗓音。

  他回头,眼底收入盈盈倩影。

  映苓本来就长得漂亮,再经过一番打扮,更显得清丽出尘,身上的丝料裙装飘逸自然,腰间一条带子束出盈手可握的纤腰,一串彩宝项链躺在温润如白玉的胸前,更添性感。

  她真的很美,美到令他不由自主地感到愤怒。

  钟晏铭绷着脸,强迫自己调匀过分急促的呼吸。

  「你还好吧?」她察觉到他神色不对劲,担忧地蹙眉。

  「我没事,只是想打个电话。」他冷冷应道:「妳出去招待客人吧,我打完了马上就去。」

  她仔细地看他,确定他没事,才笑着点头。「好吧。那你快来,男主人把客人丢着不太好呢。」

  他目送她离开,好半晌,才整顿了下脸上的表情,走出卧房。

  「……映苓,妳怎么会决定嫁给钟晏铭的?」一道尖锐的女声忽地划过他耳畔,他停下脚步。

  「你们以前认识吗?怎么从没听说你们交往过?」另一个女人接口,钟晏铭认出这声音是林四海的亲生女儿。

  「你们该不会是相亲认识的吧?我听说……」女人压低了嗓音。

  她说什么?

  钟晏铭蓦地一阵烦躁,他侧过身子,变换角度,却仍是听不清客厅里模糊的交谈声。

  「……妳该不会……」

  该不会怎样?

  钟晏铭铁青着脸,咬牙。

  愈是想仔细听,愈是听不清楚,除非他正大光明地走进客厅,要那女人提高嗓门再说一次,否则,怕是永远不晓得她在映苓面前嚼了些什么舌根。

  「……其实我们都觉得奇怪……会嫁给他……」

  客厅里,交谈声仍然不断,虽然钟晏铭仍是听不清楚,但他猜得出,他们的话题正是自己。

  这些林家人够大胆,明知道这是他的家,明知道他随时可能会出现在客厅,却还是故意在他妻子面前编派他。

  或许,他们就是故意要让他听见,好让他下不了台。

  只可惜他们算错了一点,这样的说话音量,还不够让他明白自己是如何被羞辱的。

  他其实也不太介意他们怎么羞辱他,林家人对他的怨恨,他心里有谱,他只想知道,他的妻子会如何反应。

  她是否,正含笑听着外人对自己丈夫的侮辱?或者,她其实也有满腔怨言想吐露……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