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爱 > 第7章(1) > 温芯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后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后爱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映苓含着笑意醒来。

  新婚两个多月,直到昨晚,他们才真正完成了洞房花烛夜。

  忆起昨夜的疯狂与激情,她羞红了脸,却也满腔甜蜜。她起身,首先往床的另一边望去。

  原先躺在她身畔的男人已经不见了,只留下凌乱的床单,证明他曾经存在。

  他离开了。

  映苓抬眼望墙上的钟,才六点多。

  这么早,就去上班了吗?

  她翻身下床,随便套上睡衣,便往外寻去,屋内静寂,除了她,不见人影。

  他果真走了。

  他,是否后悔了呢?后悔自己昨夜一时冲动,跟她有了肌肤之亲,所以才一大早就匆匆走人?

  映苓失落地想,倚墙叹息,有些惆怅,却不难过。

  虽然经过一夜狂情,她无法在醒来时,第一眼便看见自己最心爱的男人,但至少,他愿意和她同床共枕。

  这就代表,他对她设下的防线,正逐渐崩溃。

  那么,只要她再多做一些,多努力一些,总有一天,他会重新接受她,允许她完全靠近自己。

  一定会有那么一天的,她相信。

  映苓坚定地想,双手握拳,对自己做了个鼓励的动作,然后便翩然走进浴室,沐浴盥洗。

  她对着镜中还残留着红霞的脸,盈盈一笑,轻声自语──

  加油吧!映苓,今天妳要做的事情可多了。

  *

  首先,是准备一个营养丰富的午餐便当。

  映苓向钟晏铭的秘书打听了今天的行程表,知道他会在公司用餐,于是精心料理了几道餐点。

  经过两个月的尝试,她大概已经捉摸到他的口味,知道他挑食挑得过分,很多蔬菜都不喜欢吃,尤其红萝卜跟茄子,死都不碰。

  就这方面来说,这男人简直跟个孩子没两样!

  她既莞尔又无奈,却不想就此认输,为了丈夫的身体健康着想,她希望他能均衡摄取营养。

  她将胡萝卜捣成细碎的泥,揉在他喜爱的马铃薯里,加上打碎的水煮蛋、玉米粒等等,做成一道清凉可口的沙拉。至于茄子,她也捣碎了和入面粉,杆出一条条Q劲的面条。

  饭后的点心,藏着他讨厌的菠菜,冰凉好喝的葡萄柚冰沙里,偷偷打进了芹菜。

  怕他见到她亲自送便当不开心,她来到公司楼下,请秘书下来取,假装是由外头买回来的餐盒。

  一小时后,秘书打电话给她,笑着报告总经理一面看公文,一面漫不经心地把便当一扫而空了。

  映苓听了,一颗心忍不住雀跃。

  她笑着跟秘书约定,以后都用这种方式偷偷给钟晏铭送午餐和晚餐,不让他饿着自己。

  挂断电话后,映苓着手进行第二件事。

  她去找一个人,一个可能会知道钟晏铭这十年间是怎么过的人──林四海。

  「映苓!怎么妳也会来这里?」林四海正在常去的餐厅用餐,见映苓来了,笑得爽朗,显得很惊喜。

  「我听说林伯伯很喜欢这家餐厅的菜,每个礼拜五都会来,所以我特地来碰碰运气,看能不能遇见你。」映苓笑着坦承。

  「原来妳是特地来找我的啊!」林四海扬眉,招呼她坐下。「来,一起吃吧,妳想吃点什么?我推荐这里的香橙鸭肉,很嫩。」

  「那好吧,我就要这个。」跟服务生点了餐后,映苓端起桌上的冰水,啜了一口。

  林四海笑望她,眸中闪着光。「我听说了,映苓。」

  「听说什么?」

  「听说昨天乘风他们去你们家叨扰的时候,妳当着大家的面对自己的老公示爱。」林四海呵呵笑,语气不无调侃之意。

  映苓一下子脸颊烧热。「怎么……林伯伯这么快就听说了?」流言八卦,果然传得特别神速啊!

  「妳别误会,林伯伯没笑妳的意思。」见她脸红,林四海忙澄清。「我只是很佩服妳。」

  「佩服我?」映苓讶然。

  「很少有女孩子敢这样当众坦露爱意。听说妳还说是自己向晏铭求婚的是不?呵呵,晏铭听老婆这么说,肯定得意死了!」

  「他才没得意呢!」映苓不情愿地嘟起嘴,俏颊更艳了。「他还说我笨,骂了我一顿。」

  「他说妳笨?」

  「嗯,他说这件事一定会很快传出去,到时我会变成大家的笑柄。」

  「晏铭这么说?」林四海端起红酒杯,深思地饮了一口,眼眸直盯在映苓染红的脸上。「没想到他这么担心妳。」

  「晏铭担心我?」映苓怔了怔。

  「是啊,我想他是担心别人会因为这件事笑妳,让妳没面子吧!」

  是这样吗?

  映苓迷惑,寻思片刻,有些不敢置信。

  没有关心,哪来的担忧?晏铭会在乎她被人家笑,就表示他还是关怀着她吧,就像昨夜,他怕自己压痛她一样……

  一念及此,映苓欣喜地抬起眸,迎视林四海若有深意的眼神。

  「瞧妳这么开心的样子!」林四海微笑。「看来妳真的很爱晏铭呢,傻丫头。」

  映苓心一跳,羞涩地垂下眼。「人家是很爱他啊!」她赧然地、小小声地承认。

  这样的坦白和羞赧,似乎取悦了林四海,又是一阵朗声大笑。

  「你别笑了啦!林伯伯。」映苓不好意思地娇嗔。「你再笑人家就要先走了。」

  「好,好,我不笑。」林四海停止笑声,将盘中的主菜扫尽后,才又发话。「对了,妳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

  映苓坐正身子,端正表情。「我有些事想跟林伯伯打听一下。」

  见她这么正经,林四海更好奇,目光一闪。「妳想打听什么?」

  「关于晏铭的事。」

  「妳想知道些什么?」

  「我想知道,晏铭是什么时候进冠洋工作的?他是怎么一路爬上来,怎么当上冠洋的总经理的?」

  「妳想知道这些,为什么不直接问晏铭?」

  「因为他不肯告诉我。」映苓苦笑。

  林四海看着她无奈的表情,也没多问什么,点点头。「好,妳想知道我就告诉妳。我第一次见到晏铭,是在一个工地──」

  *

  那是冠洋建设在十年前标到的一个大型桥梁建造工程。

  当时,身为董事长的林四海很重视这个工程,因为是地方政府发包的,又是和承包商初次合作,于是微服出巡,偷偷来到工地现场勘察。

  没想到一到工地,就见到一个年轻人正跟工头大吵。

  年轻人质疑工头偷工减料,工头斥他不要多管闲事,工人乖乖做工,等着领薪水就好,其它不必多管。

  年轻人见工头不肯悔改,执意将此事上报给老板,没想到工头冷冷一笑,说这一切正是老板授权的,嘲笑年轻人不识时务,当场开除了他。

  「……老实说,我老早就看你不爽了!老板是同情你,才给你这个瘸子一个工作,没想到你反过来要咬他!哼,要是你干得这么不开心的话,干脆走人算了,多的是人抢着要你这份工作,不欠你这个残废!」

  工头左一声瘸子、右一声残废,羞辱得年轻人僵立当场,脸色铁青,过了许久,才倔强地抬起下巴,拖着微跛的腿,离开。

  「……虽然被工头这样羞辱,但他离开的时候,背还是挺得很直,那时候我就直觉这年轻人是个可造之材。」

  说到这儿,林四海停下来,喝了口酒,润润有些发干的嗓子。

  映苓呆呆望着他,心思还陷在方才听到的故事里,愈想,愈惊惶。

  「他……晏铭的腿那时候还没好吗?怎么会没好就出院了,而且还跑去工地做那些粗活?」她追问,脸色略发白。

  见她那焦急的模样,林四海微微一笑。「我当时也问过他,怎么腿会一跛一跛的?他说是车祸受伤,复健还没全好。我问他怎么腿没好就出来工作,他说他需要这份工钱,刚好他爸跟老板认识,所以求老板给他一份临时工作。」

  「所以他就这样一面复健,一面在工地打工?」映苓怔怔地,不敢相信。

  「他说腿上的伤并不影响他工作,顶多就是搬重物的时候,有点痛而已。」

  岂止有点?肯定痛死了!他疯了!竟为了赚钱那样轻忽自己的身体!

  映苓激动地全身发颤,搁在桌下的手,紧紧地捉住了裙子。「他就那么……需要钱吗?」她哑声问,在脑海里想象着他忍痛工作的情景,心如刀割。

  「他的确很需要钱。」林四海嗓音也沙哑起来。「我后来才知道,他父亲那时候因为职业伤害,整条手臂被机器给碾断了,不能工作,所以他必须一肩挑起家里的经济重担。」

  「原来……如此。」映苓恍然,心更痛了。

  她一点也不晓得,当时他身上发生那么多变故,更不晓得,为了养活一家子,他即使伤势未愈,也得想办法出去工作。

  她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困在自己的悲伤里,不去面对现实……

  映苓好恨自己,她深吸口气,硬生生咽回啜泣的冲动。「可是为什么,他明明那么需要钱,却还要跟工头吵架呢?」

  「这个我也问过他了。他说不希望因为工程偷工减料,到时害死无辜的人,他会觉得对不起良心。」林四海幽幽地叹一口气。「这小子还真傻呢!太理想化了。」

  「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映苓低声说道,又是伤感,又是与有荣焉。「他不会把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

  「是啊,他的确不会。」林四海有同感。「所以我才决定,无论如何都一定要把他找来冠洋工作,本来我打算让他直接进公司,他却说自己对建筑这一行没多大认识,坚持从基层做起,在工地里待了几年,从工人一路升到工头,然后自己设计蓝图监工,之后才进办公室,到各部门历练。」他顿了顿,又叹气。「虽然晏铭的确在工地学到了很多珍贵的现场经验,不过──」

  「不过怎样?」林四海迟疑的口气让映苓又是一阵心惊。

  「他还是付出了代价。」林四海涩涩地说。

  「什么代价?」映苓颤声问,心跳一下下撞击胸口。

  林四海没回答,深深注视她片刻。「妳都没发现吗?」

  「发现什么?」心跳,更乱了。

  林四海摇头,苦笑。「也对,晏铭那么倔强,他不会让妳或其它人知道他的弱点的。就连我,也是过了好久才感觉不对劲,逼他说出来。」

  「说什么?林伯伯,到底是什么事?你快告诉我啊!」

  「我答应过他,不会告诉任何人。」林四海拒绝透露。

  「可是……」映苓焦虑不已,脸色雪白。

  「别太着急,映苓。」林四海拍拍她的肩,安慰她。「如果妳真的爱晏铭,总有一天会发现的──」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