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爱 > 第7章(2) > 温芯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后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后爱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有点奇怪。

  这天,钟晏铭主持完一场主管会议,在等待一个马来西亚客户前来拜访的空档时,不由自主地陷入沉思。

  他想起他的新婚妻子,想着她最近诡异的举动。

  她总是看着他,任何时候,只要他朝她望去,必会与她四目交接。

  她的目光,总是痴痴地流连在他身上,徘徊不去。

  有时他恼怒起来,拧眉瞪她,她却像浑不在意,依然紧盯着他,眼眸迷迷蒙蒙的,也不知想些什么。

  她到底在看什么?想什么?

  钟晏铭不解,只觉得每当她的视线那样胶着在自己身上时,他便不禁要全身颤栗。

  他竟然……有些慌张,怕迎视她的目光,怕在她眼底发现什么他不想知道的秘密。

  可恶!钟晏铭忍不住握拳,重重敲了桌面一记。他真恨她那样看他!

  他抿着唇,想起昨夜自己终于受不了她无时无刻的凝视,愤然冲着她咆哮──

  「妳到底想怎样?!」

  「什么怎样?」她愣了愣,一副茫然无辜的神态。

  「我问妳,妳到底在看什么?」他咬牙忍住想掐她的冲动。「我身上有那么奇怪的地方吗?」

  「不!不是的,你怎会奇怪?」她慌得刷白了脸,急忙摇头。「我只是想知道……」

  「想知道什么?」

  美眸闪过异光。「没什么。」她吞吞吐吐地说,别开眼。

  他瞇起眼,凌厉的视线将她全身上下扫过一遍,她红着脸接受他的目光,却闭紧了嘴,一句话也不说。

  她不吭声,他也不好再逼问,起身回书房工作,没料到过没多久,她端着一杯热牛奶,盈盈笑着走进来。

  「你又要熬夜工作了吗?喝点热牛奶吧。」她将牛奶搁在桌上。

  他蹙眉,瞪着那杯热腾腾的牛奶。

  「你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吃点宵夜?我去弄。」她又讨好地问。

  「我不饿。」他冷冷地应。

  「好吧。」她丝毫不因为他的冷淡而退却。「那我先煮点咸粥,放在厨房,你要是肚子饿了再吃吧。」

  他静默。

  「那……晚安喽!你别工作得太晚了,注意身体。」温柔地叮咛后,她静静地转身。

  他目送她穿著白色睡衣,显得格外纤细的背影──是他的错觉吗?他怎么觉得她好象……瘦了?

  他绷着下颔,千百次命令自己由她去,却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妳最近都待在家里吗?」

  「什么?」她讶然回眸。

  「我问妳,最近都在做什么?」

  「我?没什么啊!」她眨眨眼,似乎很惊奇他怎会这样问。「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他抿嘴,对自己感到不悦。「我只是想问问……」妳是不是都没好好吃饭?「妳最近好象都没送饭来公司。」

  他强迫自己改口,但话一出口便忍不住想咬下自己的舌头。

  他在说什么?他这样问简直像在期待她继续送饭来似的!

  果然,她闻言,眼睛一亮。「你希望我再送便当过去吗?」

  「我没这么说。」他板起脸。「我的秘书最近帮我找到一家很不错的餐厅,他们外卖的餐盒很好吃。」

  「你真觉得那家餐厅做得好吃?」

  「是,所以妳可以不必费心送饭来了,我不需要。」他恶意地说,本以为她会失望,没想到她的眼眸仍是莹莹生光,连唇角都飞起微笑。

  他愣了愣。

  「你觉得好吃就好了。」她眉眼弯弯,笑得好灿烂,像阳光,一下照入他阴暗的心房。

  他的心,让阳光照暖了,竟加快了跳跃的速度。

  该死!他暗恼,眼睁睁看着妻子璀璨的笑容,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见他整个人呆住,她似乎更开心了,翩然走到他身畔。「既然那家餐厅的便当好吃,你一定要好好吃饭喔!不要老是顾着工作,忘了吃东西,这样胃会被你搞坏的。」

  「该好好吃饭的人是妳吧!」他怒视她。「妳瘦了妳知不知道?」

  「我瘦了?」

  「快成了一根竹竿了!」

  「有吗?」她打量自己,想了想,眉宇又飞扬起来。「啊!你是在为我担心吗?」

  他愣住。

  「晏铭,你是不是担心我没好好吃饭?你在关心我?」她圆睁眼,先是以手摀唇,惊愕不已,跟着欢欣雀跃。「天啊!我好开心!」玉手兴奋地揽上肩颈。「谢谢你,晏铭,你别担心,我一点也没瘦啊,我好得很!」

  「妳……放开我!」她突如其来的亲近教他难以克制地发窘,急着想推开她。「谁说我担心妳了?我只是……」

  「只是怎样?」星眸在他眼前闪烁着调皮的光,红唇距离他的脸只有一时之遥。

  他一窒,几乎无法呼吸。「妳……不是最爱漂亮吗?我怕妳瘦得没法穿妳那些漂亮衣服,跑来我面前哭诉。」

  好烂的理由!连他自己听了,都想扁自己一拳。

  她却像看不出他的懊恼,一张俏脸继续在他面前甜美地晃着。「那你觉得我现在漂亮吗?」

  他白她一眼,用不屑的眼神表示懒得跟她多说。

  她光灿的笑靥稍稍黯淡了一下,但很快地又转亮。「我会好好吃饭的,晏铭,要是你觉得我瘦了不好看,我就再吃胖一点点,好不好?」

  好不好?

  她问得好甜、好俏皮,又好撒娇。

  他心跳难抑,不禁想起好久好久以前,当两人还浓情蜜意的时候,她也总是像这样,甜甜地对他撒娇,教人无法抗拒。

  从以前到现在,她就最懂得来这一套,永远知道该用什么方式搔弄他的心……

  但这一次,他不会再由她摆布了!

  他沉下脸,欲扯开她缠人的藕臂,她却抢先一步,樱唇调皮地赖上他的脸,在颊边嬉戏,在唇上揉抚。

  他强烈一震,一时竟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反应。

  反倒是她玩够了,才心满意足地退开,像只恶作剧过后的猫咪,轻轻喵叫。

  他听不清她的咪呜。「妳说什么?」

  她怔住,傻傻地看他半晌。「你刚刚没听见吗?」

  他神情一凝,皱眉。

  她凝望他,像是领悟了什么,美眸缓缓地蒙上薄雾。「我刚刚说,我爱你。」她温柔地将方才吐露的爱语重达一遍。

  这次,他听清了,脸色一变,竟显得仓皇。

  她深情地瞅着他,玉手柔柔地抚过他沁凉的颊。「对不起,晏铭,我对不起你,只会嘴上说爱你,却还是没看清楚你,对不起、对不起……」

  她一遍又一遍地道歉,沙哑的嗓音,至今仍在他耳畔缭绕,不肯散去。

  她所谓的「看清楚」,是指什么?他不明白她的意思……

  「总经理,Mr.  Felix来了!」秘书清脆的嗓音打断钟晏铭的沉思。

  他震了震,不悦地拉回自己过分沈沦的思绪,整肃脸上表情──

  「请他进来。」

  *

  如果妳真的很爱一个人,那么妳会很认真地看他,很认真地听他,他藏得再深的秘密,也会在妳面前无所遁形。

  爱,不是嘴上说说而已。爱,是看一个人、听一个人,将他的一言一行,收录在感官里,珍藏在心房里。

  经过漫长的十年,她才总算领悟这道理。

  映苓苦笑,恨自己也怨自己,口口声声对晏铭示爱,却还是忽视了他正经历的痛苦。

  她侈言说爱他!

  映苓失落地在屋内踱步,从一早送丈夫出门上班后,她便一直在家里转圈圈,心神不宁。

  直到钟敲了十响,她才蓦然惊觉自己还没准备午餐,连忙进厨房。

  备好色香味俱全的餐盒,她依照惯例,在将近中午时分来到公司楼下,打电话约秘书下来取餐,对方却告诉她晏铭已经跟一位来自马来西亚的客户出门用餐了。

  「不好意思,夫人,总经理说要请客户吃饭,刚刚出去了。」秘书道歉。

  「没关系,那就算了,谢谢。」映苓挂电话,一时有些怅惘。

  她提着温热的餐盒,在原处呆呆地站了好一会儿,转身正欲离去时,远远地却瞥见钟晏铭跟一个肤色黝黑的男子相偕步出办公大楼。

  她身子一闪,忙躲入人群里,一面目送丈夫的身影。

  她静静望着他,看着他侧着头,似是极力想在吵杂的人声中,听清客户对他说的话。

  他微拧的眉宇,揪着不为人知的懊恼,嘴角隐隐抽动,噙着苦涩的自嘲。

  他很苦恼。

  虽然他的背脊挺得傲直,虽然他勾着浅笑的脸,看不出什么异样,她却可以感受到,那硬气的外表下,藏着多少慌张。

  她顿时心房揪拧,疼痛不已,来不及仔细思考,便不顾一切追上去。

  「晏铭!」她扬声喊:「晏铭!」

  听到她的叫唤,他惊愕地回过头。

  「晏铭,好巧。」她嫣然一笑。「没想到会碰上你!」

  「妳在做什么?妳怎么会在这里?」

  「我到附近来逛逛。」她言笑晏晏,明眸转向他身旁的外国客户。「这位是?」

  「Mr.  Felix。」不得已,钟晏铭只能用英文替两人介绍。「这位是我太太。」

  「请叫我Ling,Mr.  Felix,很荣幸认识你。」映苓伸出手来,甜甜笑着与对方一握。

  Mr.  Felix先是有些吃惊,继而很快笑开了。「原来这位美女是你太太,Jason,你可真有福气!」

  「哪里。」

  「既然尊夫人来了,那就大家一起吃个饭吧,我也好多认识认识台湾的美女。」Mr.  Felix兴致勃勃地提议,显然真的很有兴趣和映苓好好聊上一聊。

  映苓转过头,朝丈夫询问地挑挑秀眉。

  钟晏铭眼神阴晴不定,沉默两秒,终于僵硬地点了点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