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爱 > 第8章(1) > 温芯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后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后爱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她到底打什么鬼主意?

  整个用餐期间,钟晏铭都有些心神不定,不晓得他总是出人意料的妻子究竟在耍什么花样。

  突然出现在他公司附近也就罢了,还跟来一起用这顿商业午餐;跟来也就算了,还和他的客户有说有笑,谈得十分投机。

  Mr.  Felix的英文口音很重,说话又含糊,音量忽高忽低,令他颇感困扰,偶尔搭不上话时,总是映苓慧黠轻巧地将话接过。

  算她有本事,哄得Mr.  Felix眉开眼笑,对她印象好得不得了,还热情地邀请她到马来西亚作客。

  「好啊,一定去!」映苓一口答应,笑容如花。「到时我跟Jason去了,你一定要陪我们四处走走喔!」

  「那有什么问题?」Mr.  Felix一口答应。「你们如果有空来,我就帮你们开Party,把那边商界的朋友都介绍给你们认识。」

  「那太好了。对吧,Jason?」映苓转向他,嫣然一笑。

  他也回她一笑,却是心下沉吟。

  「对了,Jason,你……」

  Mr.  Felix叽哩咕噜地说了一串话,嗓音糊成一团,刚好服务生又来倒水,钟晏铭实在没听清。

  他皱了下眉,在心里迅速组织对方语意,还没想清楚,映苓已经脆声开口。

  「Mr.  Felix,这你怎么会问Jason呢?应该问我啊!」

  「问妳?」Mr.  Felix惊讶。

  钟晏铭也奇怪地瞥向妻子。什么事应该问她?

  「你问晏铭喜欢吃些什么,这个嘛,问我这个老婆当然最清楚了。」映苓娇笑。

  原来Mr.  Felix是在问这件事啊。钟晏铭恍然,想了想,脑海忽地掠过一个念头,眉峰一蹙。

  「妳这意思是说,Jason的三餐都是妳打理的?」

  「那倒也不是啦,我只是偶尔煮煮而已,不过我曾经是一家义式餐厅的主厨唷!」

  「真的?那妳一定很会做菜了。」

  「改天有机会的话,来尝尝我的手艺啊!」

  「选日不如撞日,就今天晚上如何?」

  「好,就是今天。」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敲定了晚餐约会,跟着同时往钟晏铭望过来。

  他一凛,忙定住纷乱的心神。

  映苓彷佛看出他并未专心听两人说话,主动开口。「Jason,你晚上有空吗?我们今天晚上请Mr.  Felix到家里吃饭好吗?」巧妙地替他解围。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顿午餐,她不晓得用这种方式暗中帮了他几次忙──难道她已经发现了?

  钟晏铭阴沉地想,表面上却是拉开一个微笑,点头。「当然好,欢迎之至!」

  「那好,就这么说定喽!」映苓兴高采烈地拍了拍手。

  接着,三人又聊了几句,Mr.  Felix说下午还要去拜访另一间公司,起身告辞。

  钟晏铭亲自送他坐上出租车,才又回到餐厅,映苓正低着头,捧着半凉的花茶啜饮。

  他坐下来,默默地盯着妻子,眼神阴暗。

  她察觉了他异样的眼神,愕然扬起脸。「怎么啦?干么这样看我?」

  「妳……都知道了吗?」他涩涩地问。

  她目光一闪,装傻。「知道什么?」

  他不语,强自克制心海汹涌的骇浪,握起水杯,慢慢地喝了一口。

  她担忧地注视着他的动作。

  他喝完了水,无神的眼回到她脸上。「妳现在知道了我的弱点,妳打算怎样?拿它来打击我吗?」

  「你……你说什么啊?」她微微白了脸,尴尬地扯扯唇。「什么弱点?我不晓得你在说什么。」

  玻璃杯用力放回桌上,敲出重重一响。

  映苓惊颤地动了下身子。

  「妳说实话,映苓,妳已经知道了,是不是?」他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地迸出来。

  她心跳狂乱,垂下眼,伸手悄悄握住桌角,然后轻轻点了点头。

  他倏地倒抽一口气,脸色铁青。

  「那也……没什么啊!」知他情绪不佳,她连忙劝慰他。「在工地里做久了,天天听那些噪音,听力会受损也是很正常的事啊!只要──」

  「妳住嘴!」他猛然喝止她。

  她咬了咬唇。

  他怒视她,眼神复杂。

  她猜得没错,他的确是因为当时在工地待太久了,才导致听力受损,这几年左耳渐渐变得不太灵光,一直是靠着还正常的右耳,以及临机应变的能力,才能勉强掩饰住这毛病。

  没想到他藏得再好,还是让她给发现了。

  他好懊恼,气自己的弱点让人抓在手里,而且,还偏偏是这个他最恨的女人。

  「这没什么的,晏铭。」彷佛看出他的气恼与挫折,她拍了拍他的手,试图安慰他。「只是轻微的听力障碍而已,医生一定有办法治的,我们去看医生好吗?」

  他没说话,狠狠白她一眼,甩开她的手,抓起帐单站起身。

  她愕然地望着他如一阵旋风离去的身影,呆了片刻,才赶忙拿起手袋和餐盒,追上去。

  她一路追出餐厅。「晏铭!你走慢一点,等等我!」

  他不理会,自顾自走得飞快。

  「晏铭!」她焦急地加快步伐,高跟鞋跟却意外卡住了下水道的铁栅盖口,脚跟扭了一下,手上的餐盒也因此散落一地。

  她痛得惊呼一声。

  听到她的痛喊,钟晏铭脚步迟疑了一下,两秒后,才转过身来。

  她蹲下身,正狼狈地抚摸脚踝痛处,尝试要站起来,扭伤的脚跟却不听话,抽搐了一下。

  她喘气,痛得几乎掉下眼泪。

  「妳这笨蛋,到底在搞什么?」见状,他忙赶过来,眼见她脚踝伤处一片淡淡的瘀血,又气又急。「妳受伤了!」粗鲁的口气近乎指责。

  「对啊。」她眨眨泛着泪光的眼,无奈地苦笑。「早知道不该穿这双高跟鞋的,鞋跟实在太细了。」

  「妳们女人就是爱漂亮!非要穿这种三吋高跟鞋累死自己吗?」他没好气地瞪她,抚上她脚踝的手劲却是轻柔的。「可能伤到韧带了。」他皱眉。

  「大概吧。」她又笑了笑,双手搭上他肩膀。「借我使一下力。」说着,便要借势站起来。

  「妳做什么?」他瞪她一眼。

  「啊,不好意思。」她以为他不想她碰他,尴尬地收回手。

  没想到他却是横臂一把抱起她。

  她轻呼,直觉想挣扎。

  「受伤的人别乱动!」一声低吼,将她乖乖定住。

  他抱着她,来到路旁的行人座椅,让她坐下。

  「妳等一下。」他低声命令,转身回原地帮她拿手提包,眼角瞥见那打翻的餐盒时,不禁一愣。

  她出门,干么要带餐盒呢?难不成是专门送饭来给他的?可是她方才不是说,只是顺道经过他公司附近而已?

  她说谎吗?

  钟晏铭掏出手帕,将散落一地的食物都收回餐盒里,一面收拾,一面感觉不对劲。

  这餐盒的样式,好象跟秘书替他买的外卖便当差不多,该不会……根本是同一个吧?

  他收拾完,皱着眉站起身,将手提包跟餐盒都放在映苓身旁的空位上。

  「谢谢你。」她朝他嫣然一笑,粉颊微晕,更显得笑容甜蜜。

  他咬住牙,拒绝被她甜蜜的笑容收买,粗声质问:「那些便当都是妳做的吗?」

  「什么便当?」她又装傻。

  「我秘书帮我买的便当!其实都是妳做的,对吧?」

  她见瞒不过,只好又点了点头。「你不要生气,我不是故意骗你的啦。」

  他一窒,瞪着她那讨好的、撒娇的俏颜,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只好懊恼地从鼻子喷气。

  他在她身旁坐下,沉默良久,好不容易才从齿问逼出嗓音。「妳到底想怎样?」

  「什么怎样?」这回,她可真是听不懂了。

  他没答腔,只是阴暗地看着她。

  到底要怎样撩拨他的心,她才甘愿?

  到底要给她看多严厉的脸色,她才会知难而退?

  他真受不了她这样一下哭、一下笑、一下装可怜、一下又撒娇……百变的神态就像万花筒,转得他眼撩乱,脑发晕。

  他尤其怕听见她说爱他,偏偏只要有机会,她总是将甜言蜜语挂在嘴边,教他恶心到不寒而栗,却又无计可施。

  是的!他后悔了,他不该娶她的,不该让这个女人又闯进自己的生活,是他太白目,太自以为是,才会做此错误决定。

  钟晏铭仰头,看午后的蓝天白云。

  他到底是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决定呢?真的,是为了卢家所拥有的冠洋股份吗?

  「……晏铭。」她迟疑的嗓音拂过他耳畔。「你还在生气吗?」

  他一震,收回思绪,视线落向她。

  她也正看着他,秀眉微微蹙着,迷蒙的眼漾着浓浓的忧虑与歉意。

  「对不起。」她幽幽地说。

  「妳道什么歉?」他冷冷地问。

  她愣了愣,半晌,才苦涩地牵唇。「所有的一切。」

  他看着她,听着她颤抖的语音,刚硬的心,不由自主地软化。

  她的确改变了很多,从前,只有他道歉的分,她从不认错的,两人若是吵架,绝对是他先低头。

  可是从两人重逢以来,她不晓得对他低过几次头,说过几次对不起了。

  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到底是为了什么要做到这地步呢?她真那么想求得他的原谅吗?或者,真如她口中所说的,依然深爱着他?

  钟晏铭蓦地神智一凛。

  不,他不能轻易再上当了!过去的教训该早让他学到,她美丽的小嘴可以吐出多么令人心寒的谎言,一时的温柔也只不过是虚伪……

  「我可以跟妳离婚。」他强迫自己,硬着心,冷着嗓。

  「什么?!」她一震。「你说什么?」

  「我说,我可以跟妳离婚。」他不带感情地重复。

  她脸色雪白,像遭到巨大打击。「为、为什么?晏铭,我……我知道我做错了,可是你难道不能──」

  「别说了!」他吼叫地打断她破碎的嗓音,站起身,居高临下怒瞪她。「都到什么时候了,妳还要演戏?我耳朵有问题,说不定哪天就会变成聋子,别跟我说妳想跟着这样的丈夫过一辈子!」

  「我想啊!」她嘶声喊,跟着站起来,双手颤颤地抓住他臂膀,眼眸满蕴恳求。「晏铭,我求求你,别赶我走,我知道我让你不满意,我知道自己做得还不够好,可是我……我会再继续努力的,拜托你,不要赶我走……」

  说着,她开始哽咽,啜泣到无法接续。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