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爱 > 第9章(2) > 温芯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后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后爱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天,映苓第一次跟自己丈夫一起回娘家。

  卢家父母热烈欢迎,卢爸还推掉了生意上的应酬,特地提早赶回家。

  除了亲自到岳父母家拜访,钟晏铭还把自己的弟妹都找来了,六个人围着卢家那张圆餐桌共进晚餐。映苓很开心,坚持亲自下厨,精心烹调一桌色香味俱全的料理。

  卢爸卢妈常吃女儿做的料理,不觉得怎样,钟晏铭也在不知不觉间,吃过爱妻多次准备的爱心便当,也早明白映苓的好手艺,只有钟家弟妹大为惊奇,没想到出身豪门的嫂嫂,竟对烹饪如此有一套。

  「真的很好吃耶!大嫂。」钟弟捧着饭碗,大口大口狼吞虎咽。「哥真有福气,娶到这么会做饭的老婆,以后吃香喝辣享受不尽了!」

  「对啊,我好嫉妒喔。」钟妹也嘟起嘴,娇声开玩笑。「以前哥也会下厨给我们吃,可是他煮得难吃死了,不像嫂嫂做得这么好吃。哎,等我念完书回国,干脆搬去你们家住好了,这样就可以天天吃到嫂嫂做的料理。」

  「妳有没有搞错啊?」钟弟横姊姊一眼。「人家夫妻恩爱,妳这个电灯泡去凑什么热闹?」

  「小鬼,轮不到你说话!」钟妹拍打弟弟的头。

  两人一时忘了形,在餐桌上打打闹闹起来,直到钟妹发现所有人的眼光都停留在自己跟弟弟身上,才蓦然红了脸。

  「抱歉,让你们见笑了。」

  钟弟也恍然,交握双掌朝众人作揖。「真不好意思。」

  「你们都几岁了?到人家家里吃饭还这么没规矩!」钟晏铭皱眉,不客气地教训弟妹。

  「没关系,这样才热闹啊!」卢妈笑着打圆场,和丈夫交换一眼,两人都是眉开眼笑,显得十分高兴。「以后大家要常来吃饭,陪陪我们这两个老人家。」

  「只要是嫂嫂下厨,我一定来。」两个年轻人举手输诚。

  映苓咬着唇,好得意又好快乐,轻轻地笑。

  钟晏铭见妻子如此开心,宠溺地看她一眼,微微勾起唇。

  「来,妳自己的得意之作,多吃点。」他为妻子挟菜,神态和口气都是温柔。

  「你才要多吃点呢!」映苓抿着嘴笑,明眸闪闪发光。「我警告你喔,今天这些都是你老婆费了很多心思做的,你一定要全部扫光光。」

  「那有什么问题!」钟晏铭毫不迟疑,一口答应,马上就咬下一大块香橙排骨,以示诚意。

  「还有这个。」映苓将一块不知包着什么的炸肉饼挟到丈夫碗里。

  「这是什么?」钟晏铭好奇。

  「你吃了就知道了。」

  钟晏铭咬了一口,满口香甜的肉汁顿时在嘴里四溢,他大声叫好。「这个好吃,虽然是油炸的,却一点都不腻,很酥脆。」

  「知不知道这里头包了什么?」映苓笑问,眼底掠过一丝淘气。

  「是牛绞肉吧。」钟晏铭咀嚼着。「好象还加了点什么,我尝不出来。」

  「总之好吃,对吧?」映苓狡黠地问。

  虽然不知妻子葫芦里卖什么药,钟晏铭还是诚实地点头。「的确很不错。」

  「呵呵~~」映苓终于忍不住,笑开了。「告诉你吧,傻瓜,这里头有你最恨的茄子呢!」

  「什么?」钟晏铭整个人愣住,筷子停在半空中。「这里头有茄子?」

  「真的假的?」钟弟跟钟妹同声惊呼,追着嫂嫂问。「大哥最痛恨茄子耶!」

  「我当然知道他不爱吃茄子,我是故意做给他吃的。」映苓娇睨丈夫一眼,手指轻点一下他的头。「你不是三岁小孩了,以后不准这么挑食,知道吗?」

  钟晏铭发窘,不敢相信自己方才不但吃下最痛恨的食物,还不绝口地赞赏。

  只见爱妻春风满面,对着他笑逐颜开,可爱的笑容甜得像可以榨出蜜汁来,他摇摇头,无奈地对自己苦笑。

  吃就吃吧,只要能让她开心,要他吃什么都无所谓,何况这茄子搅在肉泥里,也不难吃。

  他耸耸肩,为了表示自己是个能屈能伸的男子汉,索性将剩下的半块肉饼全塞进嘴里。

  「你真的吃了?」映苓对他的干脆反倒愕然。

  「当然吃啦。」他挑眉。「不是妳要我别挑食的吗?」

  「可是……」映苓傻住。

  「可是什么?」见妻子俏脸红着,又欢欣又难以置信的模样,钟晏铭觉得好可爱,忍不住伸手悄悄在桌下捏了捏她的手。

  她在他含笑的眼底,看见无限宠爱,脸颊更绯红了。

  两人旁若无人地对望着,沈浸于情人专属的粉红色幸福里,没注意到周遭的亲人们都乐得笑开了嘴。

  *

  「嫂嫂,原来妳就是哥当年喜欢的那个女生啊!」

  用毕晚餐,一行人将残局交给佣人收拾,转战客厅聊天。用了些水果甜点,钟晏铭声称有公事和卢父商量,两人进了书房,又过了一会儿,卢母接到朋友打来的电话,也回房去聊。

  客厅里只剩下映苓和钟家弟妹三人,钟家弟妹乘机提起从前。

  「你们怎么会知道我?」映苓有点吃惊。当年她跟钟晏铭交往的时候,并没有见过他家人。

  「当然知道喽!」钟家弟妹抿着嘴笑。「那是哥第一次谈恋爱,我们从来没见他那么疯狂过,他几乎有空就在想妳,还常常写报告写到一半,偷偷笑出来。」

  「晏铭偷笑?」映苓愕然,简直无法想象那样的画面。

  「妳不知道吧?」钟家弟弟抢着泄哥哥的底。「我哥皮夹里还放着妳的照片,有事没事就拿出来看,有时候他太忙,几天没跟妳见面,我们就会看到他拿着妳的照片在那边傻笑。」

  「他真的……会那样?」映苓还是不敢相信。

  「真的。」两人强调地点头。「哥他真的很爱妳。」

  映苓惘然,咀嚼着当年丈夫对自己用情之深,心弦轻轻地揪扯着。

  钟家弟妹彷佛也看出她内心的震撼,交换一眼后,由钟弟低声开口。

  「后来,哥出车祸的时候,我们一直追问他,女朋友为什么没来看他,他什么也不说,一直到有一天,我们发现他一个人躲在病房里哭。」

  映苓一震。「晏铭哭了?」

  「嗯。」钟弟意味深长地点头。「我哥很坚强,从小到大,我们没见过他掉一滴眼泪,那次是第一次。」

  是为了她!

  映苓身子一晃,脸色刷白,不觉想起前几天钟晏铭刚得知当年真相时,是如何对着她眼眶泛红。

  那天,他也哭了,也是她第一次见他掉泪。

  如此说来,他两次落下男儿泪,都是因为她。

  都是为了她……

  「那时候,我们两个都吓到了。」钟妹幽幽地接话。「我们以为他是怕双腿再也站不起来,拚命安慰他,后来他才告诉我们,你们俩分手了。」

  「我们看得出来,哥很伤心,整个人失魂落魄的。虽然他没说你们为什么分手,但谁都猜得出提出分手的人一定不是他,是妳。」钟弟顿了顿,长叹一口气。「我们都以为,在他最痛苦的时候,妳背叛了他。」

  「我没有!」映苓惊慌地摇头,本想继续辩解,却在触及钟家弟妹感伤的眼神时,将滚到唇边的话语咽了回去。

  没什么好解释的,无论如何,当初她的确有错。

  她深吸口气,眼眸变得迷蒙。「那时候晏铭他很痛苦吗?做复健一定很辛苦吧?都是我不好,我应该陪在他身边的,应该陪他一起做复健,在他最需要我的时候,我竟然背弃了他──」

  「千万不要这样说!」钟家弟妹见她自责,连忙阻止她。「嫂嫂,这不是妳的错,哥已经都跟我们说了,一切都是误会。」

  「只是这场误会太大了。」钟妹补充一句。「竟然白白让你们分开了十年,唉。」她很不忍地叹息。

  映苓眼睛一酸,却是微笑了。「其实我很庆幸老天还肯眷顾我。」她低声说:「能跟晏铭结婚,我真的很高兴。」

  「嗯,我们也很高兴。」钟家弟妹也微笑了。「看得出来你们真的很相爱。」

  「嫂嫂,我们把大哥交给妳喽!」钟妹伸手握住映苓,很诚恳地请求。「这一次,请妳一定不要离开他喔。」

  钟弟在一旁频频点头,也接口说道:「从小,哥为了照顾我们,没过过几天快乐的日子,跟大嫂谈恋爱的那段时间,是他最幸福的时候,希望现在,妳也能让他跟那时候一样幸福──不,你们一定会比那时候更幸福的!」

  这番感性的言语差点没逼出映苓的眼泪,她红了眼眶,感激地望着钟家弟妹。

  她看得出来,这两姊弟有多爱他们的兄长,也知道当两人说出这番话时,其实正代表了对她这个嫂嫂最真诚的认同。

  「谢谢你们。」她哽咽地接下了钟家弟妹的托付。

  这次,她一定会好好爱晏铭的,给他所有的关怀,与温柔。

  这次,她一定不会再让他孤单──

  *

  相较于客厅里感性的对话,书房里,两个男人打量对方的目光却是纯粹理性的。

  一进书房,卢爸招呼钟晏铭在沙发上坐下,倒了一杯威士忌给他。

  「你想跟我说什么?」卢爸开门见山地问,明知钟晏铭说要谈公事只是借口。「是关于映苓的事吗?」

  「算是吧。」钟晏铭点头,啜了一口酒,才慢条斯理地开口。「我查过了,其实你们根本没跟林董事长借钱,对吧?」炯炯的黑眸直视卢爸。

  卢爸惊愕,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卢家的事业根本没问题,说周转不灵是假的,其实这一切,都是你们跟老董精心安排的一场戏,对吧?」

  「这个嘛……」面对女婿沈着的询问,卢爸情知瞒不过,只得苦笑了下,点头。「没错,都是我跟四海兄安排的。」

  「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应该知道为什么吧。」卢爸不答反问。

  钟晏铭眉头先是蹙着,片刻,才缓缓舒展。「你们是为了替我们制造重逢的机会。」他静静地推测。「因为怕我不肯跟映苓结婚,所以才故意让林董跟我提议,要我看在卢家百分之五的冠洋股份上,答应这桩婚事,另一方面,也让映苓以为是因为卢家欠了林董一笔钱,所以安排跟林董一心栽培的年轻人相亲,只是那个人刚好就是我。」

  卢爸听了他的猜测,微微一笑。「你说的没错,事情就是这样。」

  「可是我觉得奇怪。」钟晏铭直盯着卢爸,眼神锐利。「你们不是一直很讨厌我吗?为什么要为我和映苓安排这个机会?」

  「因为我们知道错了。」卢爸黯然坦承。「自从知道映苓曾经为你自杀后,我们就一直很后悔,本来以为小孩子谈恋爱不会多认真的,没想到映苓对你用情那么深。」他顿了顿,叹息。「而且你也不是当初我们所想象的那种一无是处的小子,四海兄告诉我,这些年来你一直很认真跟在他身边做事,他很欣赏你。」

  钟晏铭不语。

  见他沉默,卢爸脸色微微一变,嗓音也不禁颤抖。「怎么?你还是不肯原谅我跟映苓她妈吗?」

  钟晏铭摇头。

  「那是?」

  钟晏铭垂下眼,默默沉思,好半晌,他像是放弃了挣扎,坚定地望向卢爸。

  「其实我的左耳有听力障碍。」

  「什么?」卢爸一愣。

  「是当年在工地工作留下来的老毛病。」钟晏铭解释。「我本来以为会好的,没想到这两年愈来愈不灵光了,说不定哪天就会全聋。」

  「怎么会这样?」卢爸怅然。

  钟晏铭深吸口气。「我想知道,如果有一天,我的耳朵真的听不见了,你们还愿意把自己的女儿交给我吗?」

  卢爸震了震,彷佛没料到他会这么问,寻思片刻,明白钟晏铭的用意后,不禁大为感动。

  「你担心万一你听不见,我们怕映苓要照顾你,会过得不幸福?」卢爸叹了一口气,注视钟晏铭的眼眸隐隐流露心疼。「你想太多了,晏铭,听力障碍只是小问题,重点是映苓爱你,她真的爱你很深。她等了你十年,好不容易能有机会再跟你在一起,我们做父母的,又怎么忍心拆散你们,让她再伤心一次?」

  钟晏铭没说话,卢爸看得出来,他还是很介意自己的听力有问题。

  「你很爱映苓,对吗?」卢爸忽然问。

  钟晏铭愣了愣,虽然没吭声,但忽然燃起火焰的眼眸已经说明了一切。

  「我们看得出来,你很疼她。」卢爸温情地微笑。「映苓现在一定过得很幸福。」

  「……」

  「听力的事你别担心,我相信映苓会陪着你度过难关的,只要她开心,我们做父母的就会高兴。」卢爸走过来,拍了拍女婿的肩。

  钟晏铭抬起头,心神不定地望着头发半白的老人。

  「对了,晏铭,有件事我想请求你。」

  「什么事?」他站起身。

  「我在想,」卢爸停了两秒,表情有些窘迫。「你以后能叫我一声爸吗?」

  钟晏铭闻言,整个人僵住。

  卢爸更加尴尬,吶吶地解释。「我知道是有些强人所难啦,毕竟当初要不是我设计拆散你跟映苓,你们也不必受这么多年的苦,只是……」

  「爸,你别说了。」钟晏铭温声阻止。

  「可是──」卢爸本来还想说什么,却猛然醒悟,掩不住震惊。「你刚刚叫我……」

  「爸。」钟晏铭低哑地再唤一声,表情跟卢爸一样,都是发窘。

  「呵呵~~太好了、太好了!」卢爸喜不自胜,不晓得该说些什么,只能一直喃喃地叫好。

  钟晏铭看着激动不已的卢爸,情绪也不禁起伏,颇震撼,又有些说不出的感伤。

  「来!我们干一杯。」卢爸举杯邀请。

  钟晏铭也举杯跟他一碰,两人一饮而尽,交换一个会意的微笑。

  多年来的愤懑、委屈、恼恨,尽泯于这一笑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