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爱 > 第10章(1) > 温芯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后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后爱 第10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真高兴你跟我爸妈言归于好了!」

  回到家后,映苓拉着钟晏铭在沙发上坐下,朝他甜甜地笑。「谢谢你肯原谅他们。」

  「其实也没有什么原不原谅的。」钟晏铭心动地看着妻子美丽的笑靥。「我能了解他们当年的心情。一个从小娇宠着长大的女儿,竟然爱上一个穷小子,而且那个小子还不能保护好他们的女儿,让她出了车祸……难怪他们会生气。」

  「那场车祸不是你的错!是我──」

  「好了,别再说了。」钟晏铭柔声止住映苓,掌心抚摸着她的颊。「都过去的事了。」

  映苓怅然点头。「是啊,都过去了。」

  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他们还有美好的未来啊!

  她怔怔地想,又是心酸,又是甜蜜。

  「在想什么?」钟晏铭将她揽入怀里,低声问。

  她没立刻答话,犹豫片刻,明眸才转向他。「晏铭,跟我去看医生好吗?」

  「看什么医生?」钟晏铭皱眉,已料到妻子的用意。

  「这里。」映苓指了指自己的耳朵。「你总得去治疗,不是吗?不能再这么一直拖下去了。」

  钟晏铭脸色一变,别过头。

  「其实我以前看过了。」许久,他才低声开口。「我这是听觉神经受损,属于感音性听力障碍,没办法有效治疗。」

  「不能动手术吗?」

  他摇头。「医生建议我进行听能复健,配戴助听器。」

  「这样啊。」映苓有些失落。她之前跟医生讨教过了,如果是属于感音性的听力障碍,完全复原的机会确实很微渺。

  怪不得晏铭会对治疗的事如此消极。

  为了不让丈夫情绪更低落,映苓打起精神,装出轻快的语气。「那就戴助听器吧!戴了以后情况应该就会好多了吧。」

  「我还听得见!」钟晏铭粗鲁地提高声调,转头瞪她,似乎很不愿接受她的提议。「就算左耳不行了,我还有另一只耳朵,不需要戴,而且戴了也不一定有效果。」

  「总是要试试看才知道有没有效果啊。」

  钟晏铭绷着脸,不置可否。

  见丈夫那阴沈的脸色,映苓大概也猜出了他内心的疑虑。「你怕戴上以后,人家用异样的眼光看你吗?」她柔声问。

  他还是不吭声。

  「我知道复健很辛苦,我们一起努力好吗?」她极尽温柔地劝他,玉手紧紧地握住他的,希望能将自己的心意传递给他。「我会陪着你的。」

  他低下头,心神不定地瞪着两人交握的手。

  「其实你真的别太消极。」映苓柔声继续。「我问过医生了,就算助听器效果不好,现在还有人工电子耳呢。」

  「人工电子耳?」钟晏铭讶然扬眸。

  「医生说这是一种最新科技。」映苓解释。「直接将电极植入耳朵里,刺激听觉神经,就算全聋了,还是有机会听见喔!」

  听见妻子如此一说,钟晏铭神情略略开朗,但眉宇仍是若有所思地锁着。

  「你还有什么考量吗?」映苓体贴地问。

  「妳应该知道我现在在公司的情况,自从老董聘我当总经理后,林家人一直很不服我,如果让他们逮到机会……」

  「你担心他们乘机要你下台?」

  「就算一时不能将我拉下总经理的位子,也免不了闲言闲语。」钟晏铭自嘲地一哂。

  掩不住苦涩的神情令映苓心弦一扯,她伸手,捧起心爱男人的脸庞,坚定地注视他。

  「我爱的男人,不是那种会怕闲言闲语的人。」她一字一句地说,神态既温柔又坚决。「我爱的男人,当敌人来时,他一定会正面迎击,绝不逃避。」

  钟晏铭怔住,迎视妻子清澈的眼,忽然觉得汗颜。「妳爱的男人,没有妳想象得那么强悍。」

  「不,他是很坚强的。」她浅浅地笑。「就算他偶尔有软弱的时候,也会有我陪在他身边。」

  他心口震荡。

  「晏铭。」她轻轻地唤他,脸颊贴上他撞击强烈的胸口。「这一次,我会陪着你的。」

  他呼吸一窒,忽然想起十年前,当他面临双腿可能残废的打击时,那时候,他以为她背弃他了,那时候,他日日活在绝望之中,要不是为了放心不下家人,说不定会一蹶不振。

  那时候,他以为自己失去了她,前途是一片黑暗,可是现在,他有她啊,她会一直陪在他身边。

  「映苓。」他紧紧地、紧紧地将她搂在怀里,像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骨子里。

  「我是你的妻子,不论遇上什么事,我们都会同甘共苦,对吗?」

  所谓夫妻,不就是如此吗?

  他太怯懦了,有她陪在自己身边,他何必介意旁人的流言蜚语?就算所有人都嘲笑他又怎样?他有她相挺啊!

  只要有她,他就有勇气面对一切。

  犹豫,从他眼底慢慢地褪去,他释然一笑。「唉,我早就说了,妳真是我命里的魔星,我拿妳没办法。」

  「什么魔星?」她不依地抬起脸,娇嗔地搥打一下他肩膀。「是幸运星啦!讨厌,人家那么可爱说。」

  「是,妳很可爱!」他笑着翻白眼,假装很无奈。「也不知道害臊,有人会赞说自己可爱的吗?」

  「怎么不会?这是实话啊!」映苓嘟起嘴。「不然你『中肯』地说说看,你老婆到底可不可爱?」狡黠的目光在他脸上徘徊。

  「这个嘛……」他卖关子。

  「要『中肯』喔!」她慎重地叮咛。「不可以故意说反话气我喔。」

  他不禁朗声一笑。「还说中肯呢!妳根本就预设答案了,我能说不可爱吗?」

  「当然可以啊。」她淘气地眨眨眼。「要说就给我说说看。」话虽如此,她却是摩拳擦掌,摆出一副「你敢说出来就要你好看」的姿态。

  钟晏铭笑得更大声了,伸手揉揉爱妻的头。「是!妳很可爱,我的老婆是全世界最可爱的女人了。」

  「这还差不多。」映苓很是得意,眼波盈盈,红颊生晕。「赏你一个吻。」说着,在他颊上啵了一记。

  「才一个吻?」他扬眉,笑望着她的眼显然不太满意。「太小气了吧?」

  「你还想怎样?」看出他眼神的不怀好意,她的脸更红了,娇艳宛如牡丹,含羞却似芙蓉。

  美到令他心跳狂乱。

  他俯下头,囚住她柔软的唇,以实际行动来说明他究竟还想要什么赏──

  *

  会议中。

  钟晏铭注意到,与会诸人表面上认真讨论,暗地里常偷往他这边瞄过来,他猜想,是自己戴在左耳上的助听器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虽然这助听器很小,不仔细看不一定能发现,但既然已经有人看到了,钟晏铭索性也不闪避,大大方方地调整助听器的角度,好让入耳的音量能更清晰。

  见他毫不避讳的举动,几个林姓主管开始窃窃私语,其中,自然也包括一向对他极为不满的林乘风。

  第一个发难的,恐怕就是他了。

  钟晏铭漫不经心地揣测,果然,会议刚告一段落,林乘风立刻发话。

  「总经理,你还好吧?」

  他淡淡地微笑。「我很好,多谢林经理关心。」

  「你!」还来不及说什么,就被一句轻描淡写的话给堵回来,林乘风足足愣了五秒,才找回说话的声音。「我说,总经理左耳上戴着的该不会是助听器吧?」

  「是的。」

  「咦?」林乘风又是一愣,没想到他认得如此干脆,迟疑地跟几个林家人交换一眼后,才恶意地问:「为什么总经理要戴这玩意儿?你耳朵重听?」

  「是有点不灵光。」钟晏铭神情依然平和。「以前在工地工作的时候,太疏忽了,有点伤到听觉神经,不过不碍事,我现在正在做听能复健。」

  「不能动手术吗?」一个非林姓主管追问。

  钟晏铭摇头。「已经伤到听觉神经了,动手术也没用。」

  「这样啊。」那人蹙眉。

  其它人听了,眼中也都隐隐掠过一抹同情。

  只有林乘风依然乖戾。「怪不得总经理以前老要我大声说话呢!原来真的是因为你重听啊!」

  钟晏铭闻言,皱了下眉,众人原以为他要当场发作了,都绷紧了神经,没想到他反而嘴角一扬,微微笑了。

  「大家不用为我担心。」他语气温和。「我右边耳朵还很正常,就算左边的不行了,起码还有右边的可以听,相信我,这不会影响我工作的。」

  众人见他神清气爽,显然对此事已经看得很开,也都信了这小小的听力障碍并不会影响他的工作表现。

  林乘风却是冷哼一声。「真的不会影响工作吗?总经理这样,以后怎么见客户?要是连客户说的话都听错了,那──」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