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爱 > 第10章(2) > 温芯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后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后爱 第10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你够了没?!」一道严厉的嗓音打断他。

  林乘风一愣,原以为是钟晏铭跟他杠上,没想到开口的原来是财务部经理,正眼神阴沉地瞪着他。

  「总经理上任后这段时间,到底做得怎样,大家心知肚明,我不相信林经理能昧着良心说一声不好。」财务经理板着脸,神情严肃。

  「是啊,是啊,总经理这阵子确实很卖力呢!」一票人点头同意,射向林乘风的目光都是不赞同。

  林乘风一阵懊恼,正想反唇相稽,身旁一个林姓主管急忙扯住他衣袖,用眼神暗示他别再闹了。

  「你干么不让我说话?!」林乘风怒咆。

  「你没见到,现在大多数人都站在他那一边吗?」那人放低音量,警告他。

  林乘风一凛,仔细观察别人的表情,果然大家都是义愤填膺。

  他闭上嘴,顿觉狼狈。

  钟晏铭旁观这一幕,有些惊讶。他早料到林家人必会拿他的听力障碍大做文章,却没想到其它主管会一力相挺自己。

  看来这场派系斗争,他已逐渐占了上风。

  他微微一笑,从公文包里取出事先准备好的邀请函,一人发了一张。「内人跟我打算在下个周末补办结婚喜宴,希望大家赏光参加。」

  「钟总要办喜宴?」众人接过设计得精致典雅的请帖,又惊又喜。

  他笑着点头。「请各位务必赏光。」

  「那当然,我们一定去!」

  *

  在最美的星空下,做最美的新娘。

  这是很久很久以前,当他们还年少轻狂的时候,钟晏铭对她许下的承诺。

  如今,总算实现了。

  望着镜中那一抹穿著白纱的倩影,映苓感觉胸口微微地揪痛着。

  不是难受,是开心,或者,该说是一种夹杂着痛楚的无上喜悦。

  她终于能穿上白纱了,终于能和自己心爱的男人,手牵手,相偎相依,一起走人生路。

  映苓甜甜地微笑,走到窗前,掀起帘幔,望向楼下的庭园。

  为了办这场迟来的喜宴,卢家父母倾尽了全力,誓言要给女儿一个最难忘的婚礼,草地上一张张形状各异的餐桌,摆上鲜花,点燃蜡烛,妆点得温馨浪漫。

  仰头凝望夜幕,满天璀璨的星子也像是上天特地送给她的新婚礼物,美得像一场梦。

  一场好梦呵!

  映苓既甜蜜,又禁不住些许惶恐,感觉手里像捧了一只幸福杯,满满的几乎要溢出来。

  她,有点怕呢。

  「新娘好了没?该下楼了吧。」秦宝儿敲敲门,笑着走进来,身上一袭鹅黄色的礼服飘逸生姿。

  映苓回头,望向最好的姊妹,也是今夜的伴娘。

  「怎么办?宝儿,我好紧张!」

  「紧张什么?」秦宝儿扬眉,过来握住她的手。「卢家大小姐应该见惯了大场面吧?有什么好紧张的?」

  「我不是紧张那个!我是……唉,」映苓不知该怎么解释,只能幽幽地叹息。

  秦宝儿抿着嘴浅浅一笑。「傻瓜!妳跟钟晏铭早就成婚了,现在不过是补办喜宴而已,妳也不用这么激动吧?」

  「我只是觉得……这一切好得不像真的。」映苓咬着唇,粉颊绯红。「没想到我能和晏铭再相逢,没想到我能和他结婚,而他还像从前一样深深爱着我,还有今天这场喜宴……跟我以前梦想的,几乎一模一样。」

  「本来就是照着妳的梦想办的,不是吗?」秦宝儿调皮地拍拍她的颊。「妳不是曾在流星下许愿,要办一场星空婚礼?」

  「是这样没错……」

  「钟晏铭实现了妳的愿望,妳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讨厌,人家怎么会不满意啦!」映苓娇嗔。

  「我知道,妳是太满意了,满意到怕自己是在作梦。」秦宝儿完全猜透了好友的心思。「傻瓜,走吧!妳老公在楼下等着呢,妳别让他等太久,也跟妳一样怀疑自己是在作梦了!」

  说着,秦宝儿来到映苓身后,替她托起长长的裙襬,两人刚要离开房间,一个发色半白的老人先走进来。

  「林伯伯!」映苓惊喜地喊。

  「呵呵~~」林四海笑着走进来,打量身穿新娘礼服的映苓,眼里闪着赞赏的光。「真漂亮啊!映苓,妳是我见过最美的新娘了。」

  「哪有啊?林伯伯就会说话逗人开心。」映苓嗔笑,自然流露风情万种。「林伯伯找我有事吗?」

  「我是送这个来给妳的。」林四海打开手上一只长盒,瞬间灿光流转。

  映苓定睛一看,是一套极典雅、极剔透的钻石首饰,耀眼得令她呼吸一屏。

  秦宝儿亦发出赞叹。「好美的钻石!」

  「搭配映苓这样的美人,正好。」林四海笑。

  映苓抬起眸。「我不能收,林伯伯,这太破费了,我──」

  「别跟我客气了,映苓。」林四海一挥手,阻止她的推辞。「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把晏铭当自己儿子,妳是他老婆,就跟我女儿是一样的,我送妳一套钻石首饰,也是应该的。」

  「可是……」映苓还是犹豫。

  「我看妳就收下吧,映苓。」发话的人是卢爸,他不知何时也来到房间了,笑吟吟地注视这一幕。「其实妳林伯伯很感激妳呢!」

  「感激我?」映苓讶然。

  「我要谢谢妳给晏铭带来的快乐。」林四海望着她,意味深长地微笑。「从我认识他以来,这阵子是我见过他最开心的时候了,而且要不是妳劝他,他恐怕到现在还不肯戴上助听器。」

  「其实晏铭的听能还是有机会复健的。」映苓补上一句。

  「是因为有妳的鼓励,他才肯复健。」卢爸笑道:「妳林伯伯说,晏铭怕公司员工乘机反弹,一直不愿在他们面前示弱。」

  「说到我们林家那些不肖子孙,我就有气。」林四海皱了下眉,半晌,恢复笑容。「幸好有晏铭替我治治他们,也幸好有妳在背后支持晏铭。」他温情地望着映苓。

  「这没什么啦。」映苓因羞赧而绯红了脸,更添艳光。「我是晏铭的妻子,本来就该关心他啊!」

  「说得好!呵呵~~晏铭娶到妳,真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林四海感叹,顿了顿,又笑说:「对了,映苓,我已经批准晏铭两个礼拜的假了,妳看你们要到哪里蜜月旅行,好好放松一下。」

  映苓眼眸一亮。「真的?晏铭可以放假?」

  一旁的秦宝儿见她如此喜悦,扯了扯她裙襬,笑着眨眨眼。「连蜜月旅行都有了,妳这个新娘可心满意足了。」

  「讨厌啦,妳又笑我!」映苓不依地白好友一眼,却是满脸喜气洋洋。

  一行人感染了新娘的喜悦,笑了一阵,接着,卢爸过来挽起女儿的臂膀,相偕走下大理石阶梯。大厅里一群宾客早早就仰头等着,一见艳光四射的新娘子现身,同声叹息。

  连宾客们都看呆了,更别说春风满面的新郎了,傻呵呵地笑着,一副幸福到不行的模样。

  他迎上前,从卢爸手里接过新娘。

  映苓打量钟晏铭一身白西装礼服,迷人又性感。「你好帅。」她低声说,芳心怦然。

  「妳更美。」他毫不吝惜地响应,心跳亦是狂野。

  「我们要结婚了。」她呆呆地说,神情迷惘。

  「傻瓜,我们早就结婚了。」他捏捏她的手。「今天只是补办喜宴而已。」

  「对喔。」映苓蓦地从迷茫中惊醒。「我又昏头了。」她羞涩地瞟他一眼。

  看着那风情万种的眼神,钟晏铭只觉不能呼吸。

  昏头的人,是他吧。

  他怔怔地想,挽着爱妻,来到户外,在星光温柔的照耀下,当着众人的面,再许一次婚姻的誓约。

  钟晏铭,卢映苓,立誓终生相守,不离不弃。

  立下一生的盟约后,映苓转向丈夫,狡黠地抿唇。「怎么办?晏铭,你逃不掉了。」

  「怎么?」他愣了下。

  「你已经被我关在这里了。」她指指自己的左胸。「这辈子,你别想我会放你出来。」

  他看着她唇畔那抹笑意,明白她的弦外之音,心上一阵阵地震荡。

  「没关系,我不怕。」他轻轻地笑,低下头,俊唇深情款款地在她耳畔爱抚。「因为十年前,妳已经先被我关进来了。」

  所以,谁怕谁啊!

  他缠绵地吻住她,以行动证明自己毫无惧意。

  欢呼声顿时四起,四周的宾客们都笑着旁观,谁也没发现,天边一颗流星,正无声地溜过夜幕。



  【全书完】



  编注:有关徐松翰和秦宝儿的爱情故事,请看采花591【又爱又恨】系列一《初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