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狂 > 第1章(2) > 湛清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酒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酒狂 第1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城外的郊区有片桃花林,穿过桃花林,有一户人家,就依着小溪流而居。屋子都是茅草搭盖的,简单而朴实,但是内外都打理得很干净,屋子里时不时飘出炊烟,看起来格外温暖。

  此时,一个穿着粗布衣裳的女子,挽高了袖子,正蹲在溪边努力刷洗着一个个都快比她高的木桶。

  女子的五官精巧,眉眼间有几分优雅的气质,像是出身大户人家的女儿。可是这样的气质又与她身上的旧衣裳搭不上。她杏眼明亮,带着智慧沉稳的气质,小巧挺直的鼻梁,配上那微微翘起的唇,透显出她可能是个固执之辈。

  女子额头上冒着薄汗,在这早春的上午,专心致力于工作的她完全没想到会有人来访。

  阎九戒就是这样站着端详了她许久。

  “小安,来帮我拿稻草--”沈绫绯往屋子里喊了声,但屋里没人应答,倒是让她发现了阎九戒的存在。“你是什么人?”

  “请问这里可是姓沈?”阎九戒好笑地看着她眼底的警戒。

  这女子看起来气势倒是不输人,虽然身子纤细,个子也不高,站在他这人高马大的人身边更显柔弱了,但她问话的模样,可是半点没把他的身高放在眼底。

  “是姓沈。你找谁?”沈绫绯迟疑地问。

  她不认识这个男子,瞧他的长相,剑眉星目,黝黑的脸庞上还有几分豪迈粗犷的气息,如果见过,她不可能忘记。可是这边只有住着她与三个弟妹,弟妹都还小,对外做生意都是由她出面,所以不大可能是来找弟妹们的。

  瞧她不大信任的模样,阎九戒不禁暗自庆幸刚刚已经让夏涅东先走了,否则两个大男人忽然来访,她的警戒心可能更强。

  “姑娘别怕,我是想上门买酒的。我听悦来客栈的伙计说,姑娘有卖那名为桃花醉的酒,所以特意上门拜访。”阎九戒努力挤出和善的笑容。

  不过到底怎样算和善呢?他从来不曾需要和善地笑,通常只会笑得让人摸不着头绪,笑得让人毛骨悚然。至于和善?很久都没练习过了!

  “买酒?”沈绫绯眼里的敌意稍退了些。“桃花醉都是去年酿的,产量有限。你等等--”她说着起身,转身走到茅屋里面,从架上拿了一坛酒,才要转身,差点撞上他。

  她忍不住瞪了他一眼。不知道这人急什么?硬要跟上来。

  “抱歉,我急着想看那酒。”阎九戒赶紧忍下唐突,平日他不拘小节惯了,但他得记得,现在可是有求于人家,不得不收敛点,毕竟难得找得到能让他醉的酒。

  她一手抱着酒坛,一手揭开封泥,随即一阵酒香扑鼻而来,让阎九戒忍不住眯起眼,猛吸口气,直想把酒气全给吸进鼻子里。

  “就是这个酒没错!”他惊喜地接过酒坛。“啊,香味非常持久,入口非常滑顺,半点没有苦涩,酒味甘醇,回香还带着淡淡桃花味道,真是好酒!”

  这酒的好不仅能让不醉的他醉倒,更能让酒醒后的他头不痛,身子毫无沉滞感,可以说是难得一见的好酒。

  “那当然,我的桃花醉是用最好的米,加上最甘醇的泉水酿制,最后再以桃花入味的。这酒并不好酿,一年也只能酿上个几十坛,这些都是去年酿的,今年的桃花才刚要开而已呢!”说起自己的酒,沈绫绯不禁骄傲起来,说话大声了些,胸膛还挺直了不少。

  瞧着她说话的模样,阎九戒忽然被迷住了似的,眼睛难以移开。

  瞧这姑娘是真心喜欢酿酒的,也投入了不少心力做这件事情,她说起自己酿的酒,像似在展示难得的珍宝一样。回想她刚刚洗酒桶的认真模样,看来她是个卖力工作的姑娘。

  阎九戒佩服认真工作的人。他是个混日子、过一天算一天的人,对他来说,万事皆可抛,即便在下一刻死去,他也不觉得需要遗憾。他不懂得尽心过日子的滋味,对于她眼眸里的光芒,难免想多看几眼。

  “这架上的就是去年酿成的桃花醉?我想全部买下,请沈姑娘开个价。”阎九戒开口。

  沈绫绯马上摇了摇头。“全部?不成。”

  “怎么不成?价格可以谈……”他的脸色一变,没想到买个酒也会有困难。

  “这是原则问题。我不把酒一次卖给一个人,每个老板最多也只能买到五坛桃花醉。这是我做生意的方式,你去问问就知道了,我没有骗你。”沈绫绯解释着。

  “为什么?”他真的不懂,卖酒的不就希望酒卖越多越好吗?又不是酿来好玩的,怎么会设这样的规矩?瞧这破落屋子,这家人也不是什么富裕的人家,哪有本钱把银两往外推呢?

  “因为我讨厌人家喝醉酒。”她皱皱鼻子说。

  “讨厌人家喝醉酒?”他的音调忍不住提高。这姑娘说这什么话?讨厌人家喝醉酒?他可是千方百计想喝醉。

  “喝醉酒不仅失态,还常会犯错,造成许多不该有的遗憾,所以我不喜欢人家喝醉酒。从我卖酒开始,就订下了这个规矩。再说,那些酒有老客户预订了,我不能全卖给你,我顶多能只卖你一坛。”

  “一坛?”他惊喊。他真的不想这样大惊小怪,显得愚蠢,但是这姑娘说得也太夸张了!卖酒人不喜欢人家喝醉酒?

  “对,就这一坛,我本来想留下给自己的。既然你都找来了,看你很想要的样子,我只好卖你了。价格跟给悦来客栈的一样,都是十五两,保证不会坐地起价。”她缓缓地说完,就把酒给封回去。

  “等等,一坛不够,姑娘。我真的找很久了,从来没有一种酒可以让我醉,只有这桃花醉,我一定得买到酒。”他急切地握住她的肩膀。

  她精明的眼神一扬对上他的,仿佛能穿透他的焦躁似的,极缓地说:“为什么你不想清醒?”

  她的话让他松开了手,往后踉跄了两步。

  心底讶然这姑娘居然能看穿他,问出如此犀利的问题?如果是他身边的人,恐怕没人有胆说这话,怕说了这话,搞不好会掉脑袋也说不定。

  不过他当然没有想要摘掉她的脑袋,对于这个望着他无畏无惧的女子,他一时哑口无言了。

  “你不懂……”他的声音干涩。过往那些费力压抑下的情绪都涌了上来,深浓的惆怅与忧郁同时而至,让他连想发脾气都觉得累。“你到底卖不卖?”

  她垂眸,掩去眼睛里的同情。她知道这男子若看到她的同情,可能会气到不行。刚刚她在他眼睛里看到太多的苦涩、太多的阴影,让她忍不住想叹息。

  “两坛吧,酒喝多了真的不好,不然你下个月再来,会有其他的酒……”

  “那我就先买两坛,明天再来买两坛,后天也来买两坛。”他笑笑地说,方才漫上他眼底的鬼魅愁影已经消失无踪,又回复那个轻松的模样。

  “不行,就只有这两坛,总共三十两,付钱。”她一手盖住酒坛封口,一手伸向前,掌心向上摊在他眼前。

  阎九戒为之气结,只好伸手掏掏自己的衣袋,打算能买的先买下来,以免她等等又后悔。可是他左掏右掏,差点把衣袋都翻了出来,还是掏不到银两或银票。

  “啊,该死!”银两都在夏涅东身上,而夏涅东……被他支走了。

  “没钱还寻我穷开心。”沈绫绯俏脸一变,伸手将他怀里的酒坛抱过来。

  “喂,沈姑娘!我……那个只是忘记带……”

  阎九戒懊恼地看她将酒放回架上,放好后连看他都懒,就往外直走出去,到小溪旁,蹲下来,继续洗她的酒桶。

  他当下真想运气劈了自己。怎么会没带钱袋呢?有没有这么糗啊?这传出去像话吗?连两坛酒都买不起的定王爷,真是好了不起。

  但要他就这样死心,那是万万办不到的。

  他跟上去,拿起旁边的刷子,开始帮她刷洗起酒桶。

  “你做什么?”沈绫绯转过来瞪他。

  “我帮你做工,酿酒需要很多力气才行,这些桶子都这么大,你一不小心都会栽进去,以后这些粗活都交给我。所以你把酒卖我吧!我明天会拿银两来买那两坛酒,其他的你也别卖,就让我用劳力换取,这样可以吧?”他有模有样地刷起酒桶。

  “你这家伙怎么这么唐突?我答应你了吗?你是什么伟大的工人,做点事情要换我几坛酒?桃花醉一坛卖十五两,你以为你干活一个月值一两吗?”沈绫绯气得忍不住数落起他。

  “什么?”阎九戒瞪大了眼,这女子实在好大胆子。不知道这世上除了她没人能支使个王爷做事,她当真不知好歹,竟然还说他不值一两?

  “眼睛瞪那么大干么?一两也罢,五钱也好,我没多余的银两雇人手。你走吧!”沈绫绯斩钉截铁地说。

  “你……”阎九戒手痒了,真想掐住这女子。可这不成,只有她酿得出桃花醉,他可不能掐死她。“那我说我买,我明天就带银两来,你卖我,这样成了吧?”

  “你这人怎么听不懂人话,就跟你说了不能卖那么多。你再吵,连那两坛也不卖你了!”沈绫绯难得拉高嗓子说话。

  “不成,你得卖我。我帮你做事,做事不算工钱,但你得把桃花醉卖我。做一天事卖我一坛,如何?我力气很大,很有用的!”他一说完就想哀号,现在他居然只剩下蛮力可以推销了,未免太惨。

  沈绫绯犹豫了下,还是摇了摇头。“不好,你太执着了,我不喜欢。你回去吧!明天有带银子来的话,我会卖你一坛,其他的就别说了。”

  “你这女人!”他气到,甩开手上的酒桶,倏地起身。

  沈绫绯倒是不把他的暴跳放在眼里,蹲回去溪边继续刷洗她的酒桶。阎九戒望着她丝毫不知道害怕的模样,简直英雄气短。

  她边刷着酒桶,边拉长了耳朵听他的动静,直到听到他走开了,这才松了口气。

  “到底为什么,那么想喝醉呀?”她咕哝着。

  接下来的时间她都忙着工作,两个妹妹都不在,最小的弟弟也帮不上这粗活,所以她只能卖力工作了。她今天该做的活儿还很多,没时间去想那个陌生人的闲事了。

  忙了好半晌,她把酒桶全刷好、晾好,再到酿酒房检视了正在发酵的米,然后又翻动了一次蒸好的米之后,一个早上都过去了。

  接着,正当要把几桶酿好的酒搬进去贮藏室放的时候,她被酒架前的人吓得尖叫出声,差点没掀掉了屋顶--

  “啊!啊啊!”

  “发生什么事了?大姊,你没怎样吧?”小弟听到她的尖喊,紧张地从茅屋里跑了出来,惊慌失措地问。

  沈绫绯瞪着瘫在地上醉成一摊烂泥的男人,还有地上好几坛拆封过的桃花醉,她忍不住举起脚,踢了那摊烂泥几下。

  “啊,我要杀了他!”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