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狂 > 第2章(2) > 湛清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酒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酒狂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她眉头一皱。“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他迟疑,随即豁出去地说:“我想解手。很急,拜托你放开我。”

  “当然急啦,喝了五坛酒,能不急吗?”她没好气地说。“可是我不能放开你,万一你逃了呢?”

  阎九戒暗自呻吟一声,完蛋了,难道他的英雄气概就要完全消失于此了吗?现在居然为了上茅房而跟一个姑娘讨价还价。

  “我保证我不会逃,人格保证。”他信誓旦旦地说。“拜托你了,难道你想要我尿在你床上?”他苦着脸。

  她犹豫了一下,自然是没办法放着他不管,但是放开他又风险太大。这男人这么高大,随便推开她就可以跑掉了,届时她那五坛桃花醉的钱要跟谁收去?

  “你最好别搞鬼。”她动手解开他脚上的绳子,但是保留了绑着他双手的,然后把那条绳子从床头解下来,牵在手里。

  然后她像牵一匹马似地,红着脸,牵着他往茅房去。

  “你不解开我的手,那我怎么上?”他站在茅房外面,语气无奈地问。

  沈绫绯脸上还有着尴尬的红晕,横了他一眼说:“不会上?那要不要我找余安帮你脱裤子?”

  这下子换阎九戒尴尬了。他只好摸摸鼻子,低身准备进茅房。

  “等等——”沈绫绯阻止了他。正当他要回头问她为何阻止他解放时,她朝着屋子大喊:“钰晴、钰琳、余安,你们通通过来茅房这边。”

  “不会吧?”阎九戒的脸都绿了。不过是喝了她几坛酒,有必要叫大家来观看他上茅房吗?

  果然,那几个小萝卜头以异常迅速的速度抵达。

  “大姊,你牵着他要去哪里?”沈余安偏着头问。

  “你们几个分开排好,这家伙要上茅房,大家帮忙守着他,别让他跑了。”沈绫绯以严肃的口吻交代好任务,然后才红着脸,看也不看他一眼地说:“要去快去,别搞怪喔!”

  阎九戒不可置信地看着手上的绳子,还有按照她命令一字排开的小兵们,这下连苦笑都笑不出来了。

  于是他以毕生最糗的方式进了茅房。

  唉,其实她不用担心他跑掉,现在她已经握有他的把柄了。这种糗到极点的事情,说出去肯定毁他名誉。

  看来喝酒误事的说法是有点道理的。

  *

  大清早,天才刚亮。

  沈绫绯一醒来,在床上伸个懒腰,跟着就呻吟出声。昨天洗了好多酒桶,今天果然就反应在身体上了,真是没用。一想到今天大约还要洗上几十个酒坛备用,她就连起床都觉得痛苦了。

  但是不管怎样,还是得起床的。她的父母去得早,离开时只有她能照顾弟弟妹妹,她虽然已经是个快二十岁的老姑娘了,不过她已经有心理准备,为了扶养几个小家伙,今生恐怕难以婚配了。谁想要娶一个年近二十,还带着三个小拖油瓶的女子呢?更别说她半点嫁妆也没有。

  “今天要运酒进城,可以买些布料,余安的衣服都旧了,钰晴、钰琳也好久没有新裙子了。”她一边盘算着开支,一边赶紧起床,将棉被叠好,赶紧梳洗。

  虽然是春天了,但是清晨起来天气还是凉,她套了件外衣,推开房门走了出去。才一出房门,她就傻了。

  远远地,溪的那端,三个小鬼竟然已经起床了,正围着……那个姓阎的家伙?她一惊,赶紧快步跑过去,心里纳闷着该被绑在床上的人为什么会坐在那边?她昨天明明绑得很牢的啊!

  “你们在做什么?”她的声音有点气急败坏。

  顿时间四颗脑袋一起抬起来看她,阎九戒没说话,只用他那双黑亮的眼眸瞅着她瞧,眼神带点好笑。今天的她脸色并不好看,表情明显带着气恼,但偏偏他就觉得她连生气的模样都挺入眼。当她瞪着他说话时,眼睛那么圆,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格外有神。

  三个小鬼纷纷开口抢道——

  “大姊,阎大哥帮你把酒坛子都洗好了。”沈钰晴赶紧报告。

  “对啊,洗得很干净喔,我有帮忙!”沈余安赶紧邀功。

  “是我跟他说要洗酒坛的,大姊,我很聪明吧?”沈钰琳也跟着邀功。

  顿时沈绫绯的脸色一阵白又一阵红,简直像是拿不定主意是要发脾气还是要露出笑脸,看起来有点破坏了她平日沉稳镇定的形象。

  “你们通通去梳洗,做自己的事情去。”沈绫绯终于能平静地开口。

  三个小鬼得令赶紧散开,顿时间又只剩下她跟阎九戒两个人四目相对。

  “谁……谁帮你解开绳子的?我警告你,不要试图利用我的弟弟妹妹,谁要对他们不利,我都不会饶过他的。”她沉声道,想到那些小鬼才过了一夜居然跟他如此亲热,还喊他“阎大哥”,实在让她大感不妙。

  或许是她平常太保护他们了,都没让他们有历练机会,才会如此容易相信陌生人。

  “你不用紧张,他们不敢违抗你的意思的,绳子是我自己解开的。虽然你绑得很牢,但我白天都睡够了,自然有时间解绳子。”阎九戒好笑地说。

  看着她紧绷的身体线条稍稍放松,居然让他有种怜惜的感觉。显然她身上的担子太重了,长年来都勉强自己去负担一家子的生计与责任,所以一直很严苛地要求自己。

  “那……你怎么没逃走?”她呐呐地问,开始觉得自己有点大惊小怪了。看着地上洗好的酒坛,整齐地叠好,他还真的帮她做了事。“你别想我心软就会放你走,那五坛酒可不少钱,我不能那么潇洒。”

  “我没有要你平白放我走,我说过会还钱就会还。”阎九戒起身,伸手掏出脖子上的一块玉佩,将她的手拉过,塞进她手里。“就用这抵押。这样你不用担心了吧?”

  她摊开手,看着手上那块不小的玉佩,掌心里还能感觉到它的余温,想到这玉佩刚刚还贴靠着他的胸膛,耳根子竟然微微发热。

  “你……怎么会有这东西?”她抬头问他。

  看他的打扮,衣料虽不差,但是相当的朴素,身上没有多余的饰品或是丝毫富贵的气息,再想到他昨天连半两银子都没掏出来,看来不是什么宽裕的人。而这块白玉色泽温润通透,一看就是上等的玉,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人会拥有这一块玉。

  “是我娘留下来的,放心,不是偷来的。”他安抚地说。

  他明白像她这样一位姑娘,在家境不宽裕的情况下还坚持不多卖酒,这种人自有其风骨,玉佩交到她手中,比放家里还安全。

  “那对你肯定很珍贵,这样……”她犹豫了,一听到是他娘亲留下来的,恻隐之心便油然而生,她实在不愿意拿人家如此有珍藏意义的物品,可是难道她真能潇洒地放他走?

  “要还我吗?那我可没别的东西抵押了喔!”他看得出她为什么犹豫,察觉到在她干练的外表下,有着相当善良的心肠。“你就留着吧,等我还了钱再说。听说你今天要运酒进城,我帮你。然后我得回家一趟,晚一点会回来的,我保证。”

  她犹豫地看着他,最后只好勉强地点了头。

  一个时辰后,当他们把酒运到城里的馆子,推车停在酒馆后门时,她看着他搬着那些沉重的酒坛上下货,不禁觉得有人帮忙真的省事很多。

  这阎九戒体力不错,身材也很魁梧,一路上都是他负责推车,她只要报路就可以了。到了酒馆后门,他也不让她搬酒坛。完全自己搞定。

  “沈姑娘,你什么时候成亲了,怎么没通知我喝喜酒?”酒馆老板也站在旁边看阎九戒搬酒,然后对她眨了眨眼。

  沈绫绯愣了一下,随即意会过来,脸跟着红了。然后她可是花了很大的力气才能正色道:“他是我新聘的伙计。”

  “原来如此,是我误会了。”老板但笑不语,显然自有他的想法。

  沈绫绯顿时气恼了起来,这人脑子里面转着什么龌龊想法,她可不想知道。但这也让她考虑到了,如果真的让阎九戒到她那边做工,怕是免不了要引起人家的种种臆测。

  远远的阎九戒似乎看到了她的委屈,几个大跨步就走过来,先是朝她点了点头。“沈老板,东西都搬好了。还有其他吩咐吗?”

  他突如其来的恭敬让她愣了一下,这才缓缓地回答:“没……没有,你可以去办你的事了。”

  “是的。”阎九戒转身时还瞪了酒馆老板一眼。

  那冷厉的眼神吓得老板差点腿软,赶紧收起那不正经的笑容,恭敬地对沈绫绯说:“那么酒钱月底我会跟您结清。”

  “好的,那我就先走了。”沈绫绯拉起推车,镇定地推着车子走了。

  远远地望着阎九戒走在前方的背影,她有点出神。看到他刚刚替她解了围,想必是听到她跟酒馆老板的对话了。她的心头不禁有种异样的感觉,有种温暖的、被呵护的安全感。

  自从爹娘走后,她就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了。阎九戒……这名字缓缓地沉淀在她心中,逐渐发酵。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