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狂 > 第4章(1) > 湛清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酒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酒狂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自从那天发生酒桶坍塌的意外之后,每次沈绫绯与阎九戒的目光相遇,两人就忍不住想起那意外,还有跟着意外而来的亲密。

  她练习了好多次,终于能不再脸红。而他则越来越习惯用那种占有的目光看着她,仿佛她待在他身边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那天阎九戒的伤被她包得很严实,教他回到王府后还被一堆大惊小怪的仆人给折腾好久。隔天他就把裹伤的布全给拆了,家里的仆人拿他半点办法也没有,但是他一到沈家立刻得到报应了。

  沈绫绯眸光带谴责地看着他的伤口,然后一句话也没说,就朝他勾勾手指,他只得乖乖跟上,让她再把他的手臂裹成火腿。

  沈绫绯已经快要变成他的小管家婆了。

  就像现在,两个人运了一车的酒到城里,抵达万通酒楼的卸货后门,她还在唠叨——

  “你的伤还没好,我让你待在家里又不肯,现在你还想搬酒坛?”她双手插腰,露出母老虎的凶样瞪着他。

  “你不是说这桩生意很重要吗?这万通是大酒楼,如果能持续地跟你买酒,以后就不用跑那么多家店送酒了,我不跟来怎么成?”阎九戒反驳得很理所当然。

  “以前你不在时我也都自己干活,怎么就不成?”她皱着眉头盯着他刚结痂的伤口。

  “除非我死了,不然怎能教我站在这里看你搬酒坛?”他毫无妥协的意愿,说他大男人也好,说他专制也罢,从那天酒桶坍塌意外之后,他就严禁她去动那些大酒桶了,所有粗活更是不准她做,大有不遵从就要跟她翻脸的意味。

  “你这人……你这人真是……我败给你了!”她猛跺两下脚,只好放弃。

  阎九戒不再跟她争辩,很快地把酒坛子搬进酒楼的货仓中,没多久一车的酒就全给搬空了。

  “等等,我去跟老板结帐,你就在这等我一会儿。”沈绫绯转身交代。

  “要一点时间吧?那我去买点东西,回头在这儿碰面。”他看到几个小家伙用的笔墨跟纸都很简陋、破旧了,正想乘机会去买点回去给他们用。再说这万通酒楼他来过几次,还真怕被掌柜的认出来,所以他还是快点闪开为妙。

  如果沈绫绯知道他的真实身分,恐怕会生气吧?其实他也不想瞒骗她,但是一旦说出口,想要如现在这般相处自然,又谈何容易?想当然她会要他别去了。这天天见着都会想了,要他往后见不到她,他根本连想都不敢想,更别说是接受了。

  “嗯,好啊!你要买东西,身上有银两吗?要不要我……”她回头又问。

  “哈哈,我有带,这次不会被老板绑住了,你放心。”他笑着挥手离开。

  阎九戒才走,酒楼里的伙计就出来喊她了。“沈姑娘,我们掌柜的说有事跟你商谈,请你进店里。”

  “好的,如果刚刚那位公子回来,请你跟他说我在里面。”沈绫绯边跟着伙计进去,一边交代着。

  “好的,没问题。”伙计答道。

  沈绫绯才进到店里,就被引到一个厢房坐下,桌上还备有点心跟茶水。正讶异店家的客气时,掌柜就出现了。

  “沈姑娘吗?坐坐。”掌柜客气地招呼,也跟着在她对面落坐。“听说桃花醉这酒是沈姑娘酿的,是也不是?”

  “桃花醉?”沈绫绯微微皱眉。“最近怎么老被问到桃花醉?掌柜的,其实之前我卖给客栈的桃花醉都是去年酿的,今年的桃花都还没全开,你也知道的,所以我已经没有这酒可以卖了。”

  “没有了?”掌柜的脸色大变。“怎么就没有了?难道都没库存吗?这可怎么办?”

  “桃花醉产量本就不大,今年更是意外损失了几坛,没什么库存好给了。真是抱歉。”沈绫绯看他脸色的变化,不知道这位掌柜为何脸色如此凝重,像是买不到酒是件会被砍头的大事一样。

  “这……沈姑娘,我老实跟你说吧!这酒呢是朝中一位大官要的,李大人听说定王爷喜欢喝你酿的桃花醉,特别要我帮他买,还说越多越好,价格好商量。这样吧,如果沈姑娘能帮我调到酒,看是从库存取,或是原本给其他店家的留给我,那么我愿意付一坛五十两的价格。”

  “我已经说过,没有库存了呀。”沈绫绯为难地看着他。

  “沈姑娘,你大概不知道李大人是谁吧?他正是当前的兵部尚书李旭道,而这位定王爷更是位高权重了,当朝没有一个人的权势可以跟王爷相比。难得有王爷喜欢的东西,李大人即使付出重金也希望能买到这桃花醉。这样吧,我给你一坛一百两,你帮我想办法,弄越多越好。”

  掌柜的又是威胁又是利诱的,搞得沈绫绯哭笑不得。

  “掌柜的,我真的没有办法,就算一坛五百两也一样。就算是皇帝要喝的也是一样,我说没有酒就没有酒,不可能说变就变得出来。”她的态度也很坚定。

  这下子换掌柜的面露难色了。“行行好吧,沈姑娘。你也知道我这万通酒楼是什么样的地方,多的是朝廷的要人在这边来去,如果我连这事都办不成,届时李大人找我问罪,我又该如何是好?”

  “你就老实跟他说不就行了?难道没有酒卖他能砍你脑袋不成?”沈绫绯说完起身,已经坐了一段时间了,她怕阎九戒找不到她。“我得走了,掌柜的,今天的酒钱麻烦结给我。”

  “酒钱?”掌柜冷哼。“没有桃花醉就没有酒钱,等你把桃花醉弄来,我就给你酒钱,否则我也帮不了你。”

  “你……想赖帐不成?就算是皇帝来了也得按照规矩来,你怎么买酒不成就扣了我的货又不给钱?当真以为我好欺负的吗?”沈绫绯被这一激简直气到不行。

  这掌柜的做生意怎么这么没信用?她不卖桃花醉难道有罪吗?那个什么李大人的肯定也不是什么好官,不然干么要去巴结定王爷?再说,那个定王爷说不定是第一等大贪官,怎么有人不惜砸重金也要送酒给他?想到这些,她更气了。

  “随便你怎么说,我也是不得已的,拿桃花醉来,我会按照刚刚所说的,一坛付你一百两,否则你也不必来了。”掌柜的如此说话,意指若无桃花醉,不但今天的酒要没收,往后生意也别来往了。

  沈绫绯的牛脾气被激了出来。“难道这京城是没王法的地方吗?这还是在天子脚下,掌柜的竟然想吃了我的货,不怕我一状告进官府吗?”

  “告官?”掌柜再度冷哼。“你以为我们万通酒楼来来去去的都是些什么人,想告官尽管去吧!”

  “你……”沈绫绯气到脸都胀红了,这时候忙着找帮手,真希望阎九戒人在这边,起码要把今天的酒钱讨回来,不然也得把酒搬回家去。“你给我等着!”

  她正想转身去后门看看阎九戒回来没,起码有个“壮丁”可以壮声势。没想到才转身,就看到阎九戒穿过门廊到处在找她。

  “你来得正好,阎大哥,你帮帮我。这店家真的很过分,扣住了我们的酒却不给钱,你说怎么办?”沈绫绯急了,一手抓住他的手臂。

  阎九戒就这样被她半拖着回去刚刚的包厢。

  “不给钱?那我们就把酒搬回去,顺便练练拳头呀!”他知道她紧张,故意跟她开玩笑,心里可是气到了。竟然有人想欺负她,那也得看他准不准!

  没想到两个人才走进包厢,那正打算离开的掌柜跟他们打照面,脸色马上一变,整个身子开始打颤。

  “就是他,这个掌柜的扣住我的酒,也不给银子。你帮帮我!”沈绫绯纤指一指,差点没戳到掌柜的鼻子。

  阎九戒眼睛都还来不及扫过去,那边的掌柜已经整个跪倒在地——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掌柜的整个人趴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起来。“是小的有眼无珠,不知道王爷与沈姑娘相识,请王爷恕罪、请王爷饶命!”

  阎九戒大掌掩住脸,差点要呻吟出声。要命哪,这个掌柜的反应也未免太快,他连暗示都来不及,就给他演出这出戏,害他整个人都尴尬到不行。

  沈绫绯先是被掌柜的举动搞得满脸讶异,接着看到阎九戒脸上的心虚表情,她脑门一热,连嘴巴都张大了。“王爷?掌柜的,你说他是王爷?哪个王爷?”

  “你不知道吗?正是人称九爷的定王爷呀!”掌柜的小小声地说。

  “定王爷?”这下子她的音调整个拔高。“你说这家伙就是那个什么李大人要巴结的定王爷?那个为了买桃花醉不惜威胁我这平民百姓的大人,想要巴结的就是这个人?”

  她尖锐的问题问得掌柜的点头也不是,摇头也不成,一脸尴尬。

  “沈姑娘不是与王爷相识吗?”掌柜怀疑地看着她。

  “相识?不!”她看了阎九戒一眼,眼里的温度一路降,然后她坚定地甩头。“我哪有荣幸认识这样位高权重的人呢?掌柜的,我还有事忙,今天就先告辞了。酒钱我会再来跟你收的。”她说完转头就走,不再理那一脸茫然的掌柜。

  “绫绯,你等等我!”阎九戒临走前还给了掌柜的非常冷的一个瞪视,掌柜的腿软得更彻底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沈姑娘跟王爷是旧识,那么我岂不是得罪了比李大人更重要的人了?天哪!惨了惨了,这下我死定了。”掌柜的捣住脸呻吟,这下子他恐怕前途无“亮”了。

  *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