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狂 > 第4章(2) > 湛清小说作品 > 印摩罗天言情小说
返回

酒狂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酒狂 第4章(2)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沈绫绯长这么大,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气红了眼。

  一路上推着推车穿过桃花林,回到自己家,她眼前的红雾半点没散去。她知道阎九戒亦步亦趋地跟着她,但她连瞪他都不想,简直气到无话可说。

  他居然是个王爷?

  想当初他因为付不出酒钱还偷喝她的酒,被她五花大绑捆在床上。是个王爷怎么连买酒的钱都没有?还是他一开始就耍着她玩?

  他说的那些关于喝不醉,关于家人都死于火灾的悲惨身世,莫非是一场骗局?亏她还为他心痛,为他眼底的寂寞感到心酸。这算什么?

  究竟是她太天真,还是他太高明?

  她的脑子一片乱,唯一确定的是,她现在气得想咬死某人。

  “绫绯,你听我说……”阎九戒在她身后气弱地喊。

  “我不认识你!”沈绫绯转身朝他大吼。“我只是个平民百姓,不认识什么位高权重的王爷,你走!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我弟弟妹妹回来之前,你给我滚!”

  他还让那几个孩子亲热地喊他“阎大哥”,真是够了。

  他们这种穷苦人家,怎么配跟个王爷称兄道弟呢?王爷,那可是皇上的亲戚,他们是哪根葱,配喊一声“大哥”吗?

  “你先别生气,我不是故意瞒你的。我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难道我要一醒来就嚷嚷自己是个王爷,要你放开我吗?你肯定还记得当初的状况吧?如果我跟你说我是个王爷,你会相信吗?”他真怕她把他赶走后,以后再也不会跟他说话,心急得赶紧解释。

  “要真那样说不定还好一点。”她微红了眼。如果真是那样,她根本不会把这人往心里搁去,根本不会让自己这么喜欢他,根本不会这么喜欢与他相处。想到那天他受伤时她心里的慌乱,现在看来竟然像是个傻瓜似的。

  他是什么身分,为什么要窝在这样一个地方帮她酿酒?他是觉得寻她开心很新鲜吗?否则一个王爷怎么会想要天天来这简陋的地方窝着?

  如果她没发现,他打算玩到什么时候?还有,他那天那样亲她又是什么意思?反正不调戏白不调戏?

  桃花醉,都是桃花醉惹的祸。早知如此,就算让他喝干了一酒窖的酒,她也该忍了才是。

  “绫绯,你冷静冷静,是王爷又如何?那是我爹留给我的,也不是我喜欢当的,你这样跟我生气,我有点无辜。”他开始摆哀兵政策。

  “哼,真委屈,真无辜。”她冷冷地瞄他一眼。

  这一眼简直冰到他了,他的心一沉,大呼不妙。

  “你走吧!我这小庙容不下你这尊大菩萨。你喝了我的酒,我也收了你银子,现在我们是银货两讫了。”她深呼吸几次,语气转为冷淡。

  “别这样呀,绫绯。我还是我,还是你的阎无戒呀!”他提起她替他取的绰号,想要让她回想起之前没有距离的相处。

  谁想到不说不气,他越说越让她上火。

  “你当然是阎无戒,一个王爷,需要有什么戒律?是小女子有眼无珠了。”她讽刺地说完,转身就走,提了一堆盖酒桶用的布到溪边去,准备开始工作。

  他跟了过去,知道眼前绝对不能就这样走开,否则日后更难处理。

  “绫绯、绫绯、绫绯……”他喊着她的名,无奈地、苦恼地、哀愁地,不断地喊着她的名字。

  “对了,还有东西没还你。”她起身,掏出挂在胸口的那块白玉。“不管这是你娘还是你的祖宗留下来的,现在还给你。”

  她说着还看了眼他身上的衣物,这件衣服就是那天他为了护她而受伤时穿着,那袖子裂了道口子,她后来帮他补好,他也还常穿。想到他堂堂一个王爷,居然还穿着一件补丁的衣服,就她这傻子,竟会以为他希罕这件衣服,遗细心地替他缝补,现在怎么看都觉得讽刺。

  “不行,我不能拿。说好了那是抵押物,我还没做够工呢!你说的一个月一两,我还没赔够,我起码还要做上六、七年的,你忘了吗?”他赶紧说。

  “不必了,你给过银子了,咱们谁也不欠谁。”她说着就要把玉佩塞给他,怎奈他就是不接。到最后她气了,瞪着他猛喊:“阎九戒,你给我接着!”

  话声刚落,她就将手里的玉佩往他身前一丢,想他会出于直觉地伸手去接。没想到这家伙执拗到这种地步,居然侧过身于闪开去,那玉佩就这样笔直飞进溪中,仅留下“咚”的一声响。

  “你……你做什么不接?”沈绫绯愣住了,下一刻就推开他,笔直走进溪水中,开始寻找那块玉佩。

  虽然这头溪水浅,可是溪水不断地流着,一转眼她就见不到玉佩了。想到那块玉说不定真是他娘留下的,她还是急了。

  “绫绯,你做什么?衣服都湿了,你上来。”他也急了,但是为她急。他追进水里,想拉她,但怕她更火大,所以几度伸手又缩了回来。

  “阎九戒,我问你,那玉佩真是你娘的?你娘真的不在了吗?”她一边涉水寻找,一边问他。

  “是我娘的,我娘也不在了。但她不会希望你冒险去找的,我确定。”他亦步亦趋地跟着。

  她的裙子浸湿了,变得沉重,让她在水中无法方便地移动,好几次踩到石头,要不是他抓住她,她说不定都被溪水冲走了。

  “那你家人真的……真的都不在了吗?你是不是骗我?”她又问,目光还是没有离开溪面。

  “真的不在了,我没骗你。所以你别找了,要气我就专心气,你跑到溪里做什么?”他急着想拉她回来。

  “那你还拉我?!快点找呀!”她急了,万般后悔刚刚的冲动举动。

  “沈绫绯!”他低吼,一把拉住她。然后在她的尖叫声中将她整个人扛起来,一步步涉溪上岸。

  “你做什么啦?放我下来!阎九戒——”她努力挣扎着,怎奈他力气实在很大,扛着一个人还能制止她的挣扎。

  就在她一路吼叫又挣扎之下,他施展轻功,几个点踏就迅速将她送上岸。她的脚才落地,嘴里的数落还来不及出口,他就朝她吼了——

  “你给我站好,不准动!”

  被这一吼,她整个人呆住了。只能愣愣地看着他,眼眶发红,委屈地咬住嘴,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见她终于安静了,他才转身再回到溪里。

  绫排揪着湿透的衣裳,目光紧盯着站在溪里寻找玉佩的阎九戒,心里转的思绪实在复杂透了。仅仅这样看着他的身影,她就无法欺骗自己过去的动心都是假的,但是她从来不知道他跟她的距离竟然如此遥远。

  一个王爷。

  连做朋友都是奢侈,更别说其他的。转眼间她竟然成了一只想吃天鹅肉的癞虾蟆,多么可怜。

  亏她还觉得彼此身世相似,对他极有相惜之情。可是当怒火再不能掩饰她的惆怅后,她又该怎么面对这段出乎意料的爱恋?

  想到此,她心中酸楚到不行。所以当阎九戒找到玉佩,转身朝她咧开嘴笑,举高手里的玉佩时,她眼里的泪水就这么滚了下来。

  只见那笑容在他脸上僵化,下一刻他几个点踏飞上岸,立在她面前,她不禁更觉苦涩了。这家伙居然还是个武功高强的王爷,真是够了!

  “绫绯……”面对她的泪水,他再度变得无措。“你要生气也可以,打我也成,就是别哭了。是我不好,怎么是你哭呢?你想怎样,只要你开口,我都答应你。”他紧张地拭去她的泪水。

  他的动作让彼此都想起了上次的亲热。上一回她也是哭了,而他也是帮她擦眼泪。然后他就亲了她,再然后她就像个傻子似地喜欢上他了……

  她拍开他的手。

  “我要你离开这儿,以后别再来了。”她才说完,就觉得自己的胸口像要被撕开了似地疼。

  “不能是这个,其他的怎样都可以,就是别乘机会要我走。绫绯,我喜欢跟你在一起,我告诉你的故事都是真的,确实只有你的桃花醉能让我平静,不,现在就算没有桃花醉,只要在你身边,我也能平静了。所以你不能赶我走,绫绯……”他的语气竟真的带着乞求。

  她的心一度软了,但想到彼此的差距,知道还是断得干净对彼此才是好的。只要不再见他,她心里的口子总会愈合的。原本她就没打算有任何感情牵扯,她甚至都笃定了今生要孤独以终了,何必再纠缠呢?

  就算勉强继续当朋友,她真能看着他成亲,看着他生子吗?她宁愿什么也不知,什么也不看,寻回自己的平静。

  她宁愿做回那个不识情爱,只知道酿酒的沈绫绯。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怎样都可以是吧?”她的语气转冷、转淡。

  他看她态度变了,反而更担心了。但她既然丢出问题了,他也只得硬着头皮点头。他知道她总会想出方法刁难,目的就是要赶他走。但他没办法就这样放弃,没办法与她成陌路。

  “你说吧,要怎样你才能原谅我?”他的声音沙哑。

  她深吸了口气,然后扬起下巴看他。“既然你是个有钱有势到极点的王爷,我们家又这么穷,我怎么好随便放过这机会呢?不如你就娶了我,顺便把我这一家大小都带过去养,你看如何呀,定王爷?”

  她得意地抛出问题,知道这下子他总要知难而退了。虽然心里暗暗淌着血,但如果这样才能与他了断,那么她也只好做了。

  没想到他直直盯着她,看得她都开始发毛了。

  “怎样?不敢答应吗?不敢答应就走吧……”她赶紧顺势要把人赶走,甚至动手推了推他。

  谁想到他一动也不动,然后就像迸出一颗火药一样,他吐出了一个字——

  “好。”

  她僵住,感觉脚下的地恍若被炸了开来。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